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7

17、


当夜,当艾瑞克顶着阴云,闯进起居室的时候,查尔斯瞥见了那条裂痕的血红内里。

 

看得出来艾瑞克压抑着不满。他带的随侍极少,只有艾琳和今日祭典上操纵火焰的约翰·阿勒德斯少校。他挥手示意儿女们退下,但查尔斯不同意。

 

“旺达和皮特罗留下。凯蒂带洛娜回去,未成年的女孩应该乖乖回到寝室,向大家说晚安了。”

 

他如此坚持,艾瑞克也无可奈何。两位国王用最精湛的演技合力将小女儿哄上了床。洛娜一旦离开,乌云立刻从艾瑞克脸上压下来。旺达和皮特罗焦虑地看着父亲们沉默对峙,令人窒息的低压在他们之间越来越沉。

 

“查尔斯,你这是做什么?”

 

堆积的乌云越来越厚,几乎遮蔽整张面孔,雷光在乌云之后的眼眸隐隐闪动。

 

“艾琳‘看见’的时候,我还认为有什么误会。直到保密局把你和罗伯特二世,希阿的加布里埃尔,还有瓦坎达的特查拉之间的秘密交涉摆到我面前!”

 

他扔下一张全新的大陆地图。疆界分割,纹章林立的地图上有一部分,异常得刺眼。

 

在吉诺莎广大的疆域西侧,封冻的冰海与南海三湾之间,位置最佳,面积最大,已经在对雷昂和楚德的反击中被吉诺莎完全占领的海莎湾,在这张地图上,却被染上了不同的颜色。

 

里嘉、海莎和吕贝克,构成海莎湾的“三条鱼”,三个大区。里嘉回归楚德的冰蓝,吕贝克则重新染上雷昂绿,再度成为雷昂首都。只有海莎仍保留吉诺莎的堇紫色,孤零零悬在海莎湾西北角。

 

“你知道海莎湾对吉诺莎有多重要!现在吉诺莎虽然见到了大海,有了海疆。但是北线全部面对冬季封冻三个月以上的冰海,而且对面就是诺夫哥德罗,和平时代也是准战区。南线则踏入了你们威彻斯特的势力范围!西面的海莎湾是吉诺莎唯一可以拥有的,不与威彻斯特冲突,终年不冻,位置适中的良港!”

 

“海莎湾是吉诺莎在西部的核心利益!你知道我不可能在海莎湾里让步,你这是在做什么?!”

 

雷霆大作,吉诺莎之王的怒气让所有人胆战心惊,不敢抬头。

 

唯一的爱人与宿敌昂头看着他。

 

“我知道。”

 

“但是艾瑞克你明白吗?吉诺莎想要拿到完整的海莎湾有多难?”

 

查尔斯拖出了另一幅古老的地图,上面绘着吉诺莎全盛时期的版图。

 

“即使斯坦大帝席卷大陆的时代,也没能完全控制海莎湾!”

 

一新一旧两幅地图并列,白皙手指点着同样的位置。

 

“南部的吕贝克大区曾经短暂成为吉诺莎海军的第一个基地,后来很快成为独立的公国;中心的海莎大区则从没被吉诺莎统治过,一直是独立国度——如果你还记得,它们都是本应由威彻斯特王室,由我继承的公国;就算是北部的里嘉大区,也被诺夫哥德罗占领了长达百年。”

 

“为什么?为什么即使吉诺莎最强盛的时候,依然保不住海莎湾?吉诺莎的确是大陆最传统的帝国,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人才辈出,几乎没有弱点。没有完整的海莎湾,缺乏良好的出海口就是你们唯一的弱点了。没有这样一个让人放心的弱点,如何让‘邻居’与你安心相处,安心交涉。”

 

“大陆诸国和平的关键,从来不是实力的碾压,而是实力的均衡。”

 

“是吗!”

 

艾瑞克突然笑起来,他笑的样子比愠怒的样子更可怕。

 

“于是你居然宁愿纵容冰龙的爪子,纵容雷昂扩张势力,违背与吉诺莎的约定?!查尔斯,告诉我你没有欺骗我!”

 

利兰德拉下意识靠近一步,挡在查尔斯面前。红裙眼角闪过,旺达公主几乎与她不约而同,同样的动作。

 

女士们的动作让国王的随侍惊愕。约翰下意识抢出一步,抬手摆出警戒姿势,随时可以出击。

 

然而下一刻他消失了,他所护卫的王者挥手将他扔出房间。深红身影砸破硬木大门,倒在雕饰繁复的门扇上挣扎翻转,难以起身。

 

“谁允许你对亲王和公主无礼!”

 

吉诺莎之王转过挺拔身躯,对门外惊讶的部下们大喝,怒气如巨涛澎湃,终于找到泻口。

 

“滚下去,军衔降级,职务暂停!自己去宪兵队请罪!”

 

说完抬手按上额头,控制自己往后退了两步,竭力调整呼吸,压制怒气。

 

唯一不被他的威势压制,敢于昂头看他的人,依然坚定,毫不退缩。

 

“艾瑞克,我没有。我与你一样希望将北陆人赶回冰海,我虽然希望保全雷昂,但削弱雷昂,是保留它的必然前提。”

 

“不止我如此,雷昂不论。你认为哪个国家希望让诺夫哥德罗在海莎湾这么敏感而重要的地区收复失地?是达尔马提亚,还是一直与冰龙双线作战的希阿?是育空,还是同样被诺夫哥德罗夺走了‘法蒂玛联盟’和雾海岛链,深受冰龙另一只爪威胁的瓦坎达?要让谈判对手接受一个很难接受的条件,那就得先开给他一个更难接受的条件。”

 

“……”

 

“吉诺莎不会拥有完整的海莎湾,这两个法理上应该由我继承的公国也不会还给诺夫哥德罗或者雷昂,它们会拥有新的主人!”

 

查尔斯转过视线,看向身旁视为儿女的双胞胎。

 

“他们就是新的吕贝克大公与海莎女大公;或者你希望保留核心的海莎大区,用里嘉大区替换,将它独立为里嘉公国也可以。”

 

查尔斯的声音释放了最大的雷电,旺达和皮特罗都立刻仿佛被电流刺激。姐姐惊惶回头,弟弟差点蹦起来,嘴巴张得合不上。

 

“查尔斯叔叔!!!”

 

“公国!等等!旺达就算了,为什么还有我?!我根本什么也……”

 

“让吉诺莎王室旁系继承海莎湾的公国,独立统治。这是既满足诸国条件,又最大限度保全吉诺莎利益的最好选择。”

 

——还能弥补洛娜夺去了你们继承权的遗憾。

 

将不能宣之于口的理由压在心底,查尔斯用力握住双胞胎惊讶的手掌。

 

“不用担心,国家的交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们至少还有十年时间学习如何执政,我和艾瑞克都会教导你们,帮助你们。”

 

“同样也满足了威彻斯特的利益,没有开阔的海湾,良好的不冻港,不受威胁的航线,吉诺莎在海洋利益上就必须依赖威彻斯特。拥有如此精明的棋手,威彻斯特必然前途光明,查尔斯陛下,我应该向贵国道贺吗?”

 

缺乏温度的声音从双胞胎身后传来。

 

“随便您如何揣测,”侧过头去,用淡薄笑容遮掩苍白的表情:“就如同我也不想对您监视我的会客情况发表评论一样。”

 

“很好,大陆诸国满足了,威彻斯特也获得了利益,请让我为吉诺莎也讨要一点好处吧!”

 

把背脊抛在松软的沙发靠背上,吉诺莎之王换上了公事公办的表情。

 

“我要保下马罗德斯。”

 

“没问题。”

 

“我还要保留马罗德斯执政的埃塞克斯家族。”

 

“父亲!”

 

双胞胎姐弟的抗议甚至比当事人来得更快,旺达的眼睛几乎已经燃起了火。

 

“好的。”

 

查尔斯的平静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他拉住旺达和皮特罗,借着他们的手站起来,他的脸色苍白得透明。

 

“我答应您的条件,我们成交了。我可以离开去休息了吗,马格纳斯陛下。”

 

那个时候,旺达惊讶地发现,父亲的表情居然是所有人中最惊讶的。他立刻转换了翘腿闲坐的姿势,身体前倾,几乎快要跳起来,脸庞和手脚好像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刚刚闪动雷光的眼睛里只剩下茫然和惊诧,嘴角嚅动,似乎想解释什么。

 

但他什么也来不及说了。

 

查尔斯叔叔还没来得及迈出一步,就突然瘫倒,好像被看不见的棍子在腰上狠敲了一计。旺达和弟弟立刻搀扶,可他们居然都没赶上父亲的速度。父亲用难以想象的速度和反应接住查尔斯叔叔,紧紧抱着他,不断唤着他的名字。

 

医生赶来,将查尔斯叔叔送入卧室。医官们紧张地判断与处理,仿佛达尔马提亚积雪的冰冷制服完全包围了查尔斯叔叔,只偶尔传出几乎微不可闻的喘息。父亲一直等着床边,一面尽量远离,不妨碍医生的动作,一面隔着重重雪白的阻碍,执拗地握着手没有松开。

 

查尔斯叔叔也没有。

 

他们的手一直紧紧相握。

 

夜幕渐深,让利兰德拉送走医官,艾瑞克顶着瑞雯标枪战斧一样的眼神,以慷慨赴死的劲头走进卧室。换上睡衣,放轻手脚,爬进柔软的羽被,从背后轻轻抱住蜷缩着的身躯。

 

“对不起……”

 

“查尔斯,对不起……”

 

放低声音,在耳边重复一遍又一遍。

 

虽然查尔斯并无大碍,但是以男性身体变异的特殊体质孕育胎儿,对身体消耗极大。当年查尔斯在平叛战争对阵爱玛之时,突然晕眩,被爱玛抓住机会重伤左臂手肘,便是由于当时怀着洛娜。

 

自己明明知道这一切,却……

 

“查尔斯,我知道埃塞克斯在你的父亲和叔父的死亡事故上有很大嫌疑。我需要保留马罗德斯作为制衡,但埃塞克斯家族从不是关键。我从没想过保下那只沾血又闹腾的松鼠,我一直准备拿下马罗德斯,就让你随意处置他。我……”

 

有些难以启齿地停顿。

 

“我刚才只是想借着他们,讨价还价,商讨一些可以进退的地方……”

 

“对不起,我不应该用埃塞克斯做筹码,刺激你……我……”

 

搂着怀中触手发凉,让他胆战心惊的温度,艾瑞克下意识收紧了双臂。

 

即使没有查尔斯父亲和叔父的悲剧,他也没打算让埃塞克斯一家活下去!

 

安雅!他们意外流产的女儿也很可能跟埃塞克斯的私生女玛德琳有关!

 

玛德琳•普莱尔!那个女人……那个婊子!

 

他试探过那个婊子,她的神色极为可疑。

 

查尔斯很可能毫不知情地中了那个婊子不知道什么样的阴谋!

 

他从不轻信意外和巧合,最大的获利方就是最大的嫌犯。就算那一次玛德琳清白无辜,毫无牵连,她的野心勃勃和各种自以为聪明的小动作,早已惹下了一连串麻烦!

 

特别是他与查尔斯和解之后,再多的情妇也压不住这个婊子痴心妄想,垂死挣扎。现在,她的存在本身对查尔斯便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他不会继续纵容这个婊子逍遥度日!

 

只是……

 

艾瑞克在心中微微叹气。

 

查尔斯好像并不知情,他似乎一直认为那只是一次普通的意外。

 

……没有必要再告诉查尔斯,让他知道也只能让他再伤心一次,于事无补。

 

就让自己替查尔斯和女儿讨还血债!

 

他不会让那个婊子和教养她的好父亲死得太轻松……

 

文后小贴士:

文中提到的争议地区地图



评论(35)
热度(137)
  1. wayloseword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