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您好,兰谢尔先生(暴发户X没落贵族,ABO无能力AU) 第三部 03

春节之前,您好的最后一更,预祝大家春节快乐~下一更就在春节假期回来之后了


第三章

 

跟随斯特兰奇医生签署了明早手术的相关手续,给家里打去电话,告知妈妈大概情况——虽然其中省略了大量内容。

 

经由护士指点,艾瑞克带着沉重的心情和脚步,爬上三楼,查尔斯被转移到那里的病房休息。在楼梯转角的平台停下,竭力调整情绪,缓和表情,迫使笑容重新回到脸上。

 

转过回廊,沿着护士提供的号码走向查尔斯的房间。

 

空荡荡的雪白房间和病床让艾瑞克的大脑在一瞬间冻结。

 

“查尔斯!查尔斯在哪儿!”意识在积雪下获得松动的时候,身体已经扑上去,揪住房间内收拾杂物的仆人怒吼。

 

“您……您……不是让少爷回家了?”仆人明显被他的模样惊吓,哆哆嗦嗦,口齿不清地回答:“我进来的时候,看见肖恩在伺候少爷穿上外套……对,外套!穿戴整齐,他就扶着少爷离开了,在差不多十五分钟以前。难道不是少爷病得不重,您不准备让少爷在医院久呆。”

 

对……刚刚休斯太太在电话里说,派人来帮忙,并为他们带来夜宵和住院需要的日常用品。他没有经历诊疗室前医生责问的场面,什么也不知道。

 

但,肖恩……他是怎么回事,还有查尔斯!他们去哪儿了!

 

冲到窗前,推开窗闸,阿列克斯和劳斯莱斯也消失不见。

 

他们能去哪儿!

 

立刻下楼,不听指挥的腿脚移动僵硬,几乎让他狼狈地滚下了楼。

 

闯进医生办公室,请求借用电话。那失态的表情一定很可怕。

 

没工夫向他致歉,艾瑞克抱着话筒,拨通了报社的电话,瑞雯、罗根以及爱玛住处的电话,询问查尔斯的下落,叮嘱如果有消息一定回复。犹豫片刻,他给瓦普尔夫人也去了一个电话。

 

接下来,他的手停住了。

 

他不知道第六个电话应该打给谁。除了家里和报社,还有几个屈指可数的报社同僚,他居然想不出查尔斯还有什么地方可去,还可能去找谁?

 

查尔斯在纽约没有几个深交的朋友,他的社交圈子小得可怜。因为自己那卑鄙的私心作祟,总想让查尔斯依赖自己,更靠近自己。一月的事件之后,他甚至和瓦普尔夫人也再没多少联系。

 

这就是他许诺过的,可怜的“自由”!

 

在足以没顶的悔意里,艾瑞克再度抬手,接通了罗杰斯检查官和列奥,请求警方与帮派帮助搜寻。

 

正当他考虑是否需要询问英国大使馆,电话响了。

 

抓到耳边,休斯太太在话筒另一头惊诧询问:“查尔斯回家了,你怎么没跟着他?”

 

那声音在艾瑞克耳朵里,丝毫不逊色于天使的和声!

 

连声道谢,艾瑞克扔下话筒,立刻赶回家里。

 

踏进主宅,全家人都等着他,贴身男仆就等候在门边。

 

“您离开后,查尔斯少爷执意要回家。他非常固执,摇晃着下床,光脚踩在地上,脸上白得可怕。我不敢阻拦,只能尽量照顾好少爷。”

 

肖恩迎上来,跟上脚步,向艾瑞克解释。

 

“夫人和伊蒂太太让少爷休息,可他坚持去了老书房,不让任何人跟进去,让我留在这里转告您去那儿找他。”

 

点头示意知道了,艾瑞克不再废话劝妈妈去休息,叮嘱休斯太太和老罗伯特看住仆人,防范泄露消息。

 

爬上三楼,他的脚步越来越慢,并非疲惫,而是难以面对。该死的,查尔斯多半察觉了,他该怎样向查尔斯解释,怎么做才能让查尔斯同意放下孩子,保护自己!

 

抬手敲门,发现书房大门根本没关,只是轻轻掩上。推开门,牵挂的身影立刻回到视野。

 

艾瑞克觉得咽喉干涩。房间内灯光很暗,只有入门处昏黄的小灯亮着。暗黄的灯光笼罩了房间,就和那一天一样!

 

灯光好像引领他穿越空间与时间,回到令他不堪回首的时刻。

 

高耸的联排书架像在黑黝黝的连绵山脉,又仿佛卧在黑暗中酣睡的狼群,随时可能被渴望血肉的欲望唤醒。深红的地毯在黯淡光线里看不清花纹,就像脚底浮起一张张命运那恶毒的笑脸。

 

它们一道将视线引向房间尽头,弧形窗户和幕帘环绕的宽大书桌。

 

书桌旁不见那个红发的混蛋和足以灼伤视网膜的雪白躯体,只有一个由极不协调的纤细四肢和硕大腹部组装的身影倚靠着书桌。

 

仿佛一根即将枯萎的藤上,丑陋而膨大的果实正贪婪霸占一切生机。

 

书桌上,还有一个晶莹剔透的绯红色瓶子,在这样惊心动魄的时刻,还能分去注意力。

 

“查尔斯……”

 

但艾瑞克不敢上前,只能万分焦急地盯着那个身影和瓶子,好像盯着他的死刑判决书。

 

“选择性表达本来是你工作的一部分,但你好像不擅长对我说谎,你不愿意那样,每到那个时候,你总是不敢完全对上我的眼睛,总有一部分视线会逃去别的地方。很好分辨,看,我已经学会了。”

 

畸形的身影发出声音。

 

“可刚才,我真的希望是我在胡思乱想,我看错了……或者根本就没学会过……”

 

“查尔斯……”干涩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仿佛无形的骨刺梗在喉咙里。艾瑞克强迫自己开口,即使被骨刺戳破咽喉,鲜血淋漓,有的话不能不说!

 

“查尔斯……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是我造成了现在的一切!”

 

“查尔斯,你不能出事!不应该由你来承担最严重的结果,这不公平!”

 

“我可以接受你的任何条件,任何要求,任何的——”

 

吐出的每一个单词都像矛尖刺穿心脏,还有一些砍断头颅也无法让它们滚出舌尖的词汇。艾瑞克放纵声音陷入哽咽。

 

“我求你,我恳求你别再固执。你做什么都可以!但别这样惩罚我!”

 

哽咽的声音开始抖动,开始语无伦次。

 

“求求你……查尔斯……求求你……”

 

身影突然摇晃了,倚着书桌蜷缩,只有坚持握住绯红瓶子的手异常稳定。

 

“查尔斯!”

 

“别……过来!”

 

痛苦蜷缩的声音,从衣料的摩擦中艰难渗出。却像最高明的定身魔咒,将艾瑞克的身影钉在原地。

 

“艾瑞克……”

 

“在这里……不,不是……这里……不是……”

 

他的声音也颤抖起来。

 

“在庄园的……老书房,你强迫了我……”

 

“但那时候,最痛苦的不是……而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人是你!”

 

“我……最尊敬的人,已经……偷偷爱上的人,为什么……”

 

“为什么,连你也会不把我,当做平等的人……无视我的意愿!”

 

“今天,你……仍然无视我的意愿!”

 

他缩在书桌和书架之间的夹角,喘息急促,艾瑞克在艰难的吐词中听到泣音。

 

“没有区别,艾瑞克……今天的事情和那天,那一天……”

 

“没有区别……没有区别!”

 

“如果爱我,就尊重我……即使死,也让我自己来决定!”

 

深深呼吸,查尔斯好像积攒了全身仅存的力气。

 

“让——我——自——己——决——定——”

 

用尽最后的力气,举起瓶子,将整整一瓶“石榴汁”,半年的分量灌进嘴里。

 

Omega要买到一瓶“石榴汁”太容易了,比获取抑制剂轻松百倍。

 

这是他最后的清晰意识,头痛欲裂,狂跳的心脏冲撞胸腔。眩晕感像把查尔斯塞进疯狂运转的搅拌器,地板和天花板宛如搅碎在三维空间内的燕麦粥。

 

但他赢了,沉浮在残存的意识湖泊里,查尔斯想。

 

这个房间是艾瑞克的软肋,自己绝对的主场。在这里谈判,他有必胜的把握。

 

但他也再没有力气保持靠坐,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甚至没有力气完整地思考。

 

他能感到艾瑞克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身体轻飘飘浮起,好像和思维一样沉浮在意识的湖泊。

 

脸上感觉冰凉。

 

水……水滴……

 

下雨……了……

 

一滴,又一滴……

 

绵密的细雨在湖泊漾起数不清的涟漪,充塞天地。

 

一个声音,随雨滴一同陨落。

 

“查尔斯,别对我这样残忍……”

 


评论(39)
热度(11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