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Howlett家来了一只猫 02


用查喵原型的小布偶预告一下,愚蠢的LZ寒假数额已经不足,且无法充值,更很难兼顾两边更新。SO,从下周开始猫和流金番外两边都只能周更,周三小猫,周六流金,喜欢的读者们求回复求推荐喵~

第二章

 

Charles从小鱼干山丘上滚下来,又在羊奶湖泊里面遨游。

 

一座又一座小鱼干山连绵到天边,丁香鱼山、公鱼山、沙丁鱼山、鲞鱼山……全部都是小鱼干喵!

 

山下是逗猫棒的树林,羽毛的,弹簧尾巴的,吊蜻蜓蝴蝶小老鼠小鱼儿的……各种样式,应有尽有。

 

羊奶的湖泊旁边围满了一圈又一圈的软膏,天上飘着一团又一团五颜六色的猫罐头,还有绒毛球球和毛线球球,太阳就是糖心水铺蛋喵!一碰就有香喷喷的蛋液流出来喵!

 

糖心太阳蛋,Charles来了喵!

 

踩在绒球云朵之间,小布偶欢快地向太阳蛋扑去。一只不识趣的手从天而降,把它从美妙的梦境捞出来。

 

恼怒地挠着惺忪睡眼,Charles鼓着腮帮子瞪着罪魁祸首。

 

“嘘——”Raven在嘴巴前面立起手指,好像在示意安静。

 

喵?

 

9周大的小猫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两边耸立着高高的“山壁”。脚下是Raven从来不许自己碰的书本和画册,赶紧啃啃!

 

不好吃喵!没有味道,口感差评喵!人类好奇怪,又不是神马好吃的东西为么不让碰喵!

 

咦,还有个色彩鲜艳的方块喵!果断咬住,呜,好硬喵!这是神马鬼喵!

 

Charles抬爪揉着腮帮子,泪花噙在眼角。

 

这里一点不好玩喵!没有小鱼干喵,没有猫罐头喵,没有软膏喵,也没有羊奶喵!连逗猫棒,毛线球和小老鼠都没有喵!Charles不要呆在这里喵(>﹏<)

 

头顶的Raven再次比划了一个“嘘”的姿势,然后两边的山壁就合起来了!合起来了喵!这是神马奇怪的地方喵!

 

金发女孩背起藏着秘密的书包窜下楼去。

 

“Daddy!Mary!校车快到啦!没时间吃早餐了!”

 

穿好外套和靴子,和父亲姐姐匆匆亲吻告别,拿上爸爸啰嗦着不吃早餐可不行硬塞过来的三明治和牛奶,踏着道旁皑皑白雪,Raven踩在最后时刻赶上了校车。

 

今天是寒假结束,镇上小学重新开学的日子。Raven故意死缠硬摩让父亲送姐姐去中学,就是为了自己的大计划!

 

嘿嘿,她要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让那个Angel好看!

 

女孩抱着背包,愉快地笑起来。

 

Angel是镇上农场主Victor·Creed家的小女儿。她家是镇上最有钱的人家,她的父亲Creed似乎和Daddy从小学开始就不对盘。不过按说这些陈年旧事,不至于影响小女孩们之间的交往。

 

但是Angel老喜欢炫耀她随父母去过多少大城市,见过多少大世面。但自从镇上来了出生在底特律,成长在芝加哥的Raven,她的经历似乎就不算什么了。而且Raven还不小心戳穿了她吹的几个牛皮。这下可让Angel记恨上了Raven,领着她的朋友排挤Raven,Raven也不是受气包。两个小女孩,就像两只小斗鸡似的,互不相让。

 

到了学校,走进教室。果然看见讨厌的Angel又在炫耀了。

 

Angel有大把的零花钱,出手阔绰,经常请客全班零食和小玩意,就是无视掉Raven。果不其然,圣诞节后开学的第一天,她又带了好几大盒比利时手工巧克力,加拿大薄荷太妃糖,吉百利限量版金星糖分发给大家,傲慢地翘着鼻子冲Raven说:“大城市来的小姐肯定看不起这些东西,就不算你的份啦!”

 

但是这次Raven有了反击的重型武器,她把书包往课桌上一放,拉开了拉链。

 

Charles看见“山壁”又分开了,光线再次射进来。它赶紧抓住机会离开这个又闷又小的鬼地方。

 

但是,一跳出来。喵,Charles傻了!

 

这是什么地方,好多人喵!都不认识喵!而且而且而且为什么大家都看着Charles喵?!

 

它抿了抿深色的耳朵,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迈出两步,蹲坐下来,巧克力色的尾巴圈住身体,脑袋轻轻一歪:

 

“大家好喵,我叫Charles喵!”

 

麻麻,好可怕喵!为神马所有人的眼睛都在放光喵!

 

小布偶吓的撸平了耳朵尖,立刻连跑带跳躲回熟悉的怀抱,钻进Raven的外套,露出一只耳朵和半张脸偷偷往外瞅。爪子尖冒出来,把Raven最好的一件外套都勾出了乱线。

 

但Raven一点都不在乎,这一天她赢得了空前的胜利!

 

校长的儿子Hank立刻向她提供好几本详细的笔记,并承诺了一学期的作业;邻镇镇长的孙女Margarita马上邀请她参加下个月的生日宴会,请务必带上小猫出场;兽医的女儿Betty 主动把她最心爱的发卡借给Raven佩戴一天——全班女生都妒忌那个漂亮的珐琅饰品,Betty平时根本不让人碰它——只要能让她靠近摸摸猫咪毛茸茸的背脊……

 

连Angel的眼睛也一刻不肯离开小布偶,她甚至降尊纡贵地主动示好,把最后一盒手工巧克力推到Raven面前。但小女孩还是记仇:“这不过是只值区区1000美元的普遍布偶猫,怎么配得上农场主家的大小姐?”

 

然后她得意洋洋地享受着同学们吃惊的呼喊,羡慕的眼光,还有Angel屈辱的神情。

 

“汪,瑞雯把你带去学校,老师都没有发现么?”Pietro垂着长长的粉红舌头,好奇地问。

 

“后来就是被老师发现了喵!所以Charles被拧去了教师办公室喵,然后脸又被揉肿了一圈喵!”Charles委屈地趴在高加索獒柔软而多毛的腹部,尾巴尖指着被揉肿了两圈的小脸,“女教师战斗力比女学生强多了喵!”

 

它恶狠狠地得出结论:“Charles再也不去学较,不,学校了喵!”

 

边境牧羊犬Pietro和猎兔犬Wanda都笑得在地板上打滚。

 

眼角噙着泪花,小布偶怒气冲冲地瞪了一眼没有同情心的家庭成员。从高加索獒的肚子上跳下来,舔了两口羊奶,爬上台阶去Raven的房间,找它最喜欢的玩具寻求安慰。

 

那是瑞雯房间的布艺窗帘,Charles正在加班加点给它打制上波西米亚风格花边——完全免费的,不用谢谢喵!

 

但是今天的打制过程有些不顺利,Charles一不留神,爪子被挂住了,怎么也摆脱不了,反正越缠越紧。

 

Charles被吓得不管乱动,但是长时间保持蹲立的姿势好累喵!地板还时不时打滑站不稳!

 

后腿越来越酸,前爪越来越麻,爪子越来越疼,泪珠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但是Charles坚持不让它掉下来。Erik说了,Charles是“男汁汉”,不能随便哭鼻子喵!只是“男汁汉”是神马东西?像汉堡包一样能吃喵?

 

熟悉的脚步越来越接近,女儿们出现在门口。

 

终于得救了喵!

 

 

Charles冲着门口,喵喵叫着求救:“Mary!Ravenn!救救Charles喵!”

 

奇怪!为什么她们不过来喵!

 

还掏出板砖一样的东西——那个叫做“手歌”,Charles知道喵!

 

但是为神马不过来帮忙,还立起“手歌”对着Charles,发出轻微的咔擦咔擦的声音?

 

好心的Mary放下手机,上前帮小猫解开爪子。一旦脱困,好奇心立刻唆使Charles抓着裤腿,攀上Raven的肩膀,查看姐妹俩刚刚用“手歌”做了什么。

 

手机屏幕正显示着一个叫“Twitter”的界面,几张Charles爪子被窗帘挂住的傻呼呼的照片刚刚上传,照片上面还写着“我家的蠢小猫”。

 

………………

 

太过分了喵!Charles生气了,Charles再也不理Raven了喵!

 

小布偶喵喵大哭着,连滚带跑冲下楼梯,从猎兔犬和边境牧羊犬出入的小翻口闯出家门。

 

Charles要离家出走喵!!!

 

等嚎啕大哭的小猫冷静下来,才发现大事不妙。它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它甚至不清楚自己现在在哪儿!

 

白昼正慢慢从天空撤退,远处灯光一盏又一盏亮起来,四周越来越黑,气温越来越低,一月的道边还堆着白雪。

 

白雪上两个光点一闪一闪,那是神马!Charles浑身的毛都立起来了!

 

光点开始移动,向它的方向靠近了!

 

小布偶慌不择路,不管草丛台阶,屋底树林,撒腿就逃。

 

光点疑惑地眨了眨,猎人Kent家矫健的马里努阿犬Piotr晃了下尾巴:“那不是Howlett家刚来的小布偶猫吗?怎么都跑到镇子边上了?”

 

刘易斯镇外围树林的一棵水杉上,Charles正颤巍巍地探头往下看。

 

好,好高喵!Charles是怎么爬上来的喵!

 

它只记得之前太过害怕,埋头乱窜。不知道怎么的,居然窜到了这根离地面至少8英尺(约2.5米)的水杉树枝上。

 

天色已经基本暗下来,西边的天际只残留了一片铁红的区域。北风在头上呼啸着怪响,冷风吹透了小猫薄薄的被毛,甚至吹得爪下的树枝晃动。

 

残留在眼眶里的泪水终于藏不住了,小布偶抱住树枝喵喵哭起来:

 

“汪,你这小家伙可真难找!”

 

犬吠打断了小猫的哭泣,它睁开被泪水浸泡的蓝眼睛,小心翼翼地往下望。

 

高加索獒正蹲在树下望着它,这个角度看上去,Erik熊一样的身躯似乎也没有那么高大了。

 

“快下来!跟我回去!晚上外边可冷呢,你是要挂在树上冻成小猫干吗?而且今天的晚饭,Logan要加水铺蛋汪!”

 

越来越饿的小肚子“咕噜”叫起来,反而促使一种倔强突然在心头蔓延,一时压倒了恐惧、饥饿和寒冷。不管“男汁汉”能不能吃,反正不能就这么算了喵!

 

“Charles才不回去喵!Raven太过分了喵!她还没有跟Charles道歉喵!”

 

大狗叹了口气,扬起头语重心长地说:

 

“你跟愚蠢的人类计较什么?他们连猫语狗语都听不懂,智商有限,我们应该包容他们,引导他们!Logan在牧场还不是经常做傻事,跑错路,我就从来不跟他计较!”

 

“真的喵?”Charles瞪着还泡在泪水中的蓝眼睛,团着身子问。

 

“真的汪!”Erik左右摇晃黑色中夹杂着些许杂色的尾巴。

 

好吧,Charles是“男汁汉”,不能跟女孩子生气喵!

 

但是,但是……好高呀,怎么下去呀喵?!

 

正在犹豫,头顶突然传来“嘎啊——”一声怪叫。

 

喵嗷——

 

Charles吓得巧克力色的小尾巴全炸开了,后颈的毛也根根直立,它“咻”的一下从树枝窜到树干,两只爪子抱着树干乱挠。

 

“好可怕好可怕喵!Charles要回家喵!但是太高了太高了怎么下来喵!”

 

“别怕汪!你抓着树干慢慢滑下来。如果掉下来,我会接住!我是刘易斯镇最好的护卫犬,我从没让Howlett家任何成员受伤!”

 

大狗拉长了身子,扶着树干近乎直立起来。这样看从Charles的位置到高加索獒多毛宽大的头颅,似乎也不是那么高了。

 

小布偶深处爪子,一点一点地抠着树干小心往下挪,高加索獒也随之一点一点放低高度。直到距离不到两英尺,Charles后爪发力,在高加索獒背部着地。

 

小小的身体在大狗宽阔的背上弹了弹,真的一点都不疼喵!而且好暖和!被北风吹得直哆嗦的小猫立刻把自己埋进高加索獒茂密的双层被毛。

 

感受着背上增加的重量,Erik驮着小猫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不管如何,这个小家伙也是Howlett家的家庭成员。作为刘易斯镇最好的护卫犬,保护它们是Erik与生俱来的责任和荣耀。

 

暮色低垂,落基山脉下的小镇充溢着灯光和晚餐的香气,Howlett家今天也渡过了和谐的一天。


文后小贴士:
今天来介绍一下Howlett家的其他几位成员:


边境牧羊犬Pietro,中型工作犬,工作能力极强,叼着奶瓶给小羊喂奶神马的,真不是作者的艺术夸张。


猎兔犬Wanda,中型猎犬,在蒙大拿州刘易斯镇这里野生动物数量碾压人类,每个月都可能有狐狸浣熊鼬野兔进镇旅游的地方,小猎犬是必备物种。


罗威纳Azaze,以咬合力著称的大型工作犬,牧牛为主,战斗力杠杠的。


最后来一张隔壁Smith老太太家,原本是牧羊犬,现在退休下来当护卫犬和家庭陪伴犬的老古代牧羊犬Trask。边牧古牧和澳洲牧羊犬是美国牧场最常见的三种牧羊犬种类。

评论(31)
热度(14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