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美味在上 (厨神争霸无能力AU) 上部完结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17、

 

比赛胜利,心结开解,艾瑞克心情舒畅。他遣散队员,独自留在后厨等待尔斯。

 

一边准备配合香槟的夜宵,一边掏出手机放松。他登上“FOODFUN”论坛,讨论区依然欣欣向荣,流量爆发,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今天的比赛。讨论兰谢尔果然完胜埃塞克斯,讨论炸鸡和下午茶的做法,更多人在讨论比赛中亮眼的一对小厨师。

 

“那个叫旺达的女孩真厉害。芍药色拉!三色堇和金莲花认识的人多,有几个厨师能认得出什么摩洛哥芍药,又有几个厨师知道那种花还能吃!”

 

“她那个叫做皮特罗的弟弟更厉害,切菜快得像飞!我基友的同学的表哥说,今天去兰谢尔后厨挑衅的雷米·勒博居然没干得过他,两人打成平手!”

 

“老天,是那个雷米·勒博吗?!他在巴黎做实习生的时候,那孩子还没生出来吧!”

 

“据说他们两姐弟开始厨师训练还不到两个月啊!不愧是被泽维尔厨师和兰谢尔大厨一起看上的苗子!”

 

“他们真的接受训练还不到两个月?不可能吧,别又是什么炒作,能让E和C一起下场护航,背景肯定不小!等等,别是肖的私生子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谁还记得好几年前一份八卦小报说E大厨曾经交过女朋友还有了孩子,旺达和皮特罗就是他的孩子,查尔斯为了掩护他们才主动站出来!多么感人,他们果然是相爱的!”

 

突然被人揭穿真相,吓得艾瑞克差点摔了盘子。他气急败坏,正要换小号批马甲亲自上阵转移节奏,不想事情进展大出意料:不但Fire带着一群唯粉大骂“拉郎配CP党恶心去死!”,普通网友也没有相信的。

 

“不可能吧。同一个圈子的高手,泽维尔厨师和兰谢尔大厨的确完全可能私交还不错,不像平时说的那么紧张。但如果那两个孩子是兰谢尔的私生子,泽维尔怎么会站出来说那是他的学生,是他请求兰谢尔见面?”

 

“私生子传闻要是真的,那对兰谢尔可是巨大丑闻,对泽维尔就是巨大利好。这种时候,不落井下石就是一个超级绅士了!他为什么不惜说谎也要替兰谢尔掩饰,这样一不小心就会被揭穿,一起掉进丑闻里面。不可能啦,正常人谁会为朋友做到这一步!”

 

艾瑞克感到舌头口腔干涩,他艰难地吞下唾液。

 

是啊,正常人谁会为了朋友,或者仅仅有些心动的暗恋对象做到这一步。

 

查尔斯那时候冒了多么大的风险,之后又多么体贴地安排好一切,就为了自己这个到现在才全然察觉的瞎子吗?

 

“瞎子”靠酒精和冲动鼓起勇气,向查尔斯献上那份代替花束的芍药花色拉。他准备再说些什么。

 

“我不配你的爱意”,“我现在还不能算自由”,“你是否愿意等我”……说些什么都行,让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心,更进一步。

 

可偏偏就在这个紧要关头,手机铃声突然大声乱叫!

 

艾瑞克现在活像怒火燃遍天的维苏威火山,他一边疯狂腹诽下次告白一定他娘地记得关手机!!!一边接通了电话。

 

“艾瑞克,BOSS让你过来总部一趟。立刻!”

 

爱玛低沉的声音让他感觉有些不安,更有些不祥。查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10点,艾瑞克只得向查尔斯诚恳道歉。

 

“BOSS急召,地狱火那边有些事情,我必须马上过去。”

 

“不用等我。时间不早了,快回家休息吧。”

 

火速冲进更衣室,脱下厨师装,换上外套。再回到后厨,查尔斯也正披上外衣。马维尔的秋天昼夜温差巨大,查尔斯的风衣看上去有些单薄得碍眼。

 

他极度认真地想了又想,像个第一次参加好莱坞试镜的女孩那样调整呼吸,像第一次站在班上最漂亮女孩面前的小男生那样鼓起勇气,掏出在外套口袋里面藏了许久的东西。

 

“外面风大,挺冷的。戴上这个。”

 

他把闲暇时间亲手织打的小围脖套上查尔斯的脖子。

 

上帝啊——艾瑞克感到自己全身硬梆梆的,活像从贝加尔湖底掏出来的还凝着冰壳的石雕。他那一连串动作一定蠢透了,他根本没胆子偷看查尔斯的眼睛!

 

然后他听见查尔斯笑起来,像初春第一只唤醒嫩芽的知更鸟。那声音不像嘲讽,或者嫌弃,谢天谢地,看来结果不那么糟糕嘛!

 

接下来那毛绒绒的触感居然回到了自己脖子上!

 

艾瑞克傻乎乎地张大嘴巴,看见查尔斯把小围脖套在自己脖子上。就像一只布偶猫用它毛绒绒的长尾巴圈住一头高加索獒犬的脑袋。

 

“你才是累了一整天还要顶着寒风外出的那一个,你才更需要保暖。”

 

“当然,我也累啦。今天球赛太精彩,喊得我累死啦。不想自己开车回家。偏偏今天瑞雯加班,司机放假,没人来接我。”

 

查尔斯冲他眨了眨眼睛。

 

春风一样湿润又温暖的气息打在脸上,像一个吻。

 

“我等你回来!”

 


艾瑞克确定自己一定保持着傻笑的表情离开后厨,下到停车场,一直开车来到地狱火总部。

 

他从爱玛瞬间惊悚的表情上得以确认。

 

地狱火的影子女王居然倒退半步,勾画精致的眼睛难以置信似的地瞪起来。

 

过了好一会,她终于放弃似的松懈了肩膀。

 

“我本来还准备先说你那被烧掉的房子保险金下来了,再突然袭击问你怎么跟泽维尔做邻居了。现在看来彻底白费脑筋,没用!”

 

哦,上帝啊,让她那傻乎乎的同僚别再笑得那样傻逼了,活像一条磕HIGH了的鲨鱼。再这样下去,她就快控制不住右手的洪荒之力,背上袭击伤害的罪名!

 

偏偏那条大白鲨还不知道死活地冲着自己咧嘴。

 

“只不过是我爱上查尔斯·泽维尔,又不是什么世界末日。反正人设里面我也可以是个双性恋,公关就交给你了,万能的爱玛·弗罗斯特小姐!”

 

白女王只能叹气,看在同事多年的份上,为昏了头的同僚做最后告解。

 

“好吧,你准备好面对人气崩盘粉丝反噬了吗?准备好面对天价的违约金了吗?还有更重要的,你准备好面对那位先生了吗?”

 

话音未落,一个声音透过樱桃木的华贵大门,缓缓落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小爱玛。别把我说得像什么可怕的东西!”

 

地狱火的白女王立刻蜷缩起身体,好像一只面对毒蛇的小白鼠。和她相反,艾瑞克却直着背脊,直视那扇门。

 

最出乎意料的是,她从不再傻笑的艾瑞克脸上找不到视死如归,也找不到破釜沉舟。

 

爱玛承认,那一刻艾瑞克的表情自己看不明白。那已经不是12年前,被自己带到这扇门前,交给肖的少年了。

 

“就让我试一试吧。”

 

望着塞巴斯蒂安·肖休息室的大门,他低声说。

 

穿过大门,艾瑞克一眼看见了漫长地毯与高大办公桌尽头,仿佛端坐舞台中央的身影。

 

“小爱玛太夸张啦,这不是一桩好事吗?”

 

声音好像一条毒蛇潜在草丛里吐着信子,嘶嘶作响。

 

毒蛇爬上脖颈,盘成领结。玫瑰好似染血矛尖,立在胸口。花纹斑斓的猫在手下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睁开琥珀色眼睛。月光下,沉默的猛兽刚刚苏醒。

 

即使在深夜,他依然衣冠楚楚,西装革履,好像用文明的外衣包裹兽性。

 

“我也听过风声,只当是个玩笑。没想到泽维尔家的少爷居然是认真的!”

 

“别放过他,那个小少爷很有价值。你的机会来了,我的小艾瑞克!”

 

野兽在月光下笑着。

 

雪茄烟头一明一暗,好像野兽腥红的眼睛随呼吸开合。晦暗光线映出墙上肖的帝国版图,用野心勾勒的势力范围。

 

塞巴斯蒂安·肖,马维尔餐饮业的第一枭雄!

 

从传统巨头威彻斯特集团的一介员工做起,白手起家,最终成就了有用二十余家星级餐厅,数个知名品牌,完整的供销体系——宛如庞然大物的商业帝国。

 

在那比自己年龄更长的征途上,充满了勤奋、谋划、欺瞒、倾轧……种种艾瑞克所能够想象和无法想象的手段。那样的肖,那位贪婪又狡诈的巨头不可能不对击垮宿敌抱有兴趣。

 

而自己明知自己与他有着千丝万缕,无法割舍的关系,还那样轻率地接近查尔斯,把炸弹带到自己深爱的人身边!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竭尽全力弥补,不管付出何等代价。

 

艾瑞克下了决断。

 

“不,您误会了。只是查尔斯·泽维尔对我有兴趣,但我不准备回应他,我还没有意愿开始下一段恋爱。何况我一直准备追求一位富豪千金,这样对我的事业更有帮助,这也是您教导我的。同性恋毕竟容易成为丑闻,让保守人群反感,还是算了吧。”

 

他说。同时保持面部冷淡,竭力模仿肖和月光一样冰冷的神态。

 

“这样吗……”

 

对方沉吟良久,万幸没有深究。

 

“算了,你自己看着办。”

 

说着起身,月光顺着笔挺的黑色礼服与雪白衬衫投下一片暗影。白色的衬衣和袖口像被月光映得惨白的幽灵,而那漆黑的礼服就是黑暗本身——就像塞巴斯蒂安·肖的本体。

 

“今天晚上真冷,需要来一杯热饮吗?请自便。我的房间你熟悉,你知道所有东西都在哪儿。让自己舒服点,我的小艾瑞克。”

 

“不必了。我这就回去,还得准备明天的工作。”

 

“啧啧,真是冷淡。”

 

黑暗悄无声息来到身旁,伸手替他整理衣襟。

 

“你早些年明明跟我很亲近的。”

 

艾瑞克不记得如何离开肖的房间。他只知道自己落荒而逃,在深夜的街道漫无目的,浑浑噩噩地游窜。

 

黑夜浸入身体,寒冷浸入骨髓。他浑身僵硬,止不住颤抖。他不停地机械地驱赶双腿,好像长路永远走不到尽头,长夜永远见不到曙光。

 

光,在他眼前出现。不知不觉,本能又带他回到蔷薇碗体育场。

 

几小时前,他与查尔斯隔着香槟和鲜花相望,查尔斯为自己戴上围巾,承诺会等待自己的地方。现在时针已经指向5点,查尔斯不可能还等在那里。

 

自己也需要回去带走刀组和提包。这样说服自己,艾瑞克走进了蔷薇碗的后厨。

 

灯还亮着。灯下,娇小的身影靠着橱柜沉睡,脑袋缩在衣领里,好像收敛翅膀的天使。

 

查尔斯一直在等待他,从未离开。

 

无法兑现承诺,必须离开的那个人是自己!

 

等一等……离开前,至少为查尔斯盖上衣物吧。夜那么冷,会让他着凉病倒。

 

双手垂在身边,从松弛到情不自禁地悸动,最终紧握成拳。

 

不!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就断个干净,不留任何幻想。

 

若即若离只会徒增痛苦。

 

束住自己的双手和念头,艾瑞克用前所未有的强硬命令自己拿上东西,立刻离开。

 

无从得知,在他身后,一双明蓝的眼睛悄悄睁开。凝视远去的背影,抬手搂上双肩,委屈地抽了抽鼻翼。

 

灯光把背影拉得越来越长,距离越来越远。

 

秋风卷来落叶,绞断视野,一切都消失不见……

 

FIN(上半部的)

上部到此完结,“BOSS”出场,下部将过一段时间再开始连载。毕竟作者和角色都是需要中场休息的。


评论(24)
热度(11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