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悲悯之地 01

这是作者又灵感爆发了继续开新番外系列,剧情紧接在番外《天海之屿》后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流金战线拉得太长,照例给一下大概的时间点。

1962年

10月 古巴导弹危机爆发,艾瑞克与查尔斯无法再回避绝对适配,终于结合。

12月 查尔斯与艾瑞克前往私人岛屿芳塔娜弥补蜜月,艾瑞克借机诱捕兰达,《天海之屿》

1963年

11月 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悲悯之地》


至于暂时停掉的美食文……看,灰机!


悲悯之地  

Wretched of the Earth

 

01

 

1963年11月22日12时

 

德克萨斯州达拉斯

 

红熊酒吧经理约翰?达斯正趴在自家吧台,叼着烟嘴,有气无力。

 

说是酒吧经理,不过是一种抬举,或者一种自大。

 

达斯只是凭着战场情谊,在达拉斯教科书大楼底层C入口转角处,划了不过3平米的一块小小门面。主营廉价酒水,兼营廉价香烟糖果,借着地利做些来往生意。

 

就如同污迹斑斑的柴木吧台,永远转不利索的老式吊扇,从社区二手义卖会淘来的黑白电视机,还有达斯那件背心仙人掌标志洗得发白的富兰克林航母第五中队纪念T恤……一切都散发着颓败又落伍的味道。

 

都怪肯尼迪和那群黑人!

 

晃着手里灌满威士忌的扁锡壶,达斯愤愤地想。

 

南方太平富裕了这么久,那帮北方佬又看不惯了!

 

什么权利,什么不平等?

 

黑白分离有什么不好,跟黑鬼分得清清楚楚,各过各的,他就绝不会卖酒给黑鬼!

 

北方佬和黑佬混在一起老出问题,什么偷窃啊,抢劫啊,强奸啊,毒品啊,动乱啊,天天都往外冒!政客拿不出办法解决,就想让南方一样乱,煽动黑鬼起来游街示威,就能掩盖他们的无能了!

 

南方人民不会屈服的!

 

不去理会那些围观小丑总统游街的喧闹愚民,那个眼睛像青蛙,脖子像灰鸭的杰奎琳有什么好看的?还被吹捧成了大美女,薇薇安(指《乱世佳人》女主角费雯?丽)才是真正的大美人!

 

捏紧酒壶,仿佛回到51年牛仔队爆冷击败扬基队的赛场。不久,他与电视直播中的观众一起欢呼。

 

佩恩案结果出来了,陪审团好样的!

 

就是这样,南方的事情归南方人自己说了算!黑人到处乱跑,引起骚乱,就应该自己承担责任!

 

等等,无罪释放……

 

无罪……

 

是不是判成防卫过当比较好……

 

“砰——”

 

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酒吧老板的思考,他疑惑地看着店门上方悬挂的彩色气球。

 

“砰——”又一声。

 

达斯紧张地数起来。1、2、3、4、5……17,全都在,没破啊!

 

“砰!”

 

这一次,听起来很像枪声的怪响里面夹杂了尖叫。

 

出了什么事?黑鬼又闹事了?达斯疑惑起来。

 

人群混乱起来,警察和记者冲入大楼。担心有人趁乱抢劫,老板不敢离开店铺,只得听凭好奇心折腾自己。

 

楼上仓库的临时管理员,圆脸蛋的哈维慢悠悠地走过来,买了一瓶可口可乐,200ML玻瓶标准装。

 

“HI!到底出了什么事?!”

 

哈维微笑一下,没有回答。

 

半小时后,呼啸而过的提皮特警官扔下答案。这一幕,终其一生,达斯不断向各路记者回忆。

 

“他杀了总统!”

 

 


“让我出任‘肯尼迪刺杀案’调查组的监察?!”

 

在华盛顿国务院大楼7层,首都政治圈都市传闻中神秘的七号元老办公室。查尔斯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看着保罗·尼采,语调惊讶。

 

“尼采老师,您是全美首席向导,也是肯尼迪的总统顾问,这项工作理所应当由您主持!我没有那样雄厚的资历,不可能服众。”

 

老者抬手在电话上敲了一下,慌乱的声音好像被暴雨驱赶的溪水仓皇逃窜。

 

“总统阁下,罗素议员在一线,汉弗莱议员等在二线,金博士在三号线,胡佛在第四线,罗伯特·肯尼迪就在门口。您准备从谁开始?”

 

“你都听见了,保罗。”

 

被视为最幸运副总统的人带着疲惫与狼狈恳求:“你一定得帮帮我!”

 

“Well,事情就是这样。”

 

尼采无奈地摊开双手。

 

“我们撞上了45年罗斯福骤然去世以来又一个特殊时刻。总统遇刺,局面混乱,林登向协会求助。我已经答应出任他的国防部长,并替腊斯克代理国务卿职位。替我哀悼吧,查尔斯!那个混账刺客害惨了我,把一个向导拖到聚光灯底下,完美的低调首席生涯就此完结!”

 

“林登算是刺杀案嫌犯之一,我进入他的班底就是利益相关者,必须回避。再找一个各方面都认同的接替者,可没有那么容易。现在,能让肯尼迪家族、金、胡佛,还有我和林登都点头的人选,就只有你了。”

 

“放下你正忙活的那什么歌剧吧,雨果不会怪罪你的,因为美利坚需要你!”

 

“不用担心。需要什么,我会为你安排妥当,我的保镖借给你使用,珍明天就到。还有一份来自所罗门王的‘礼物’。”

 

呃,尼采老师真是越来越……

 

努力控制心跳,向身后传来的脚步转身,查尔斯看见数月不见的哨兵。

 

随手带上房门,被脚步带着,离自己的向导越来越近,艾瑞克脑子里不断回荡尼采尖刻如利刃的声音。

 

“犹太人,别急着推脱。你认为你手上沾血,不适合站在查尔斯身边。还有呢,以犹太人身份参与美国总统遇刺案调查太敏感?你是犹太首席哨兵,你的立场必须由犹太国为先,即使查尔斯,你的向导,也不能优先,就像在芳塔娜岛那样?!”

 

“得了吧,犹太人!”

 

那个时候,尼采的目光异常锐利,异常陌生,仿佛约柜里最利的剑,令人无法忤视;又像沙蝎尾巴上最毒的那根针,刺入尚未愈合的伤口,让艾瑞克不由自主地颤动。

 

“如果你真是为了犹太国的最高利益奋斗,你根本就不会在芳塔娜拒绝兰达的要求!你知道那只纳粹黑猫在最后的战役把柏林卖给苏联人,九头蛇与他有血海深仇!日后他又隐姓埋名,做了俄国与中东之间的政治掮客,知晓不计其数的军事秘密和交易内幕。”

 

“不管是为了情报、人脉,还是要挟、交换。兰达对于以色列可说是奇货可居,相当值钱!别提什么血仇,信奉实用主义胜过上帝的犹太人,这种事情你们干过多少次,摩萨德首席你最清楚!

你们的局长派你利用查尔斯的地盘引出兰达,本就是力求逮住那条大鱼!现在他正顶着整容后无人认得的新面孔和严格的精神监控,为以色列做事吧——在被摩萨德榨干油水之前,上帝保佑他多活两年~”

 

尼采的铁灰目光仿佛架在高耸通天的巴别塔上,俯瞰世界,通晓天理的神眼,没有谁能逃过探看。手中把玩着金属子弹壳,敲在桌面,笃笃地拷问着心脏。

 

“再让我们看看一年前的你吧。你明知应该与他谈判,却逃不过内心的阴影和执念,还有那点被兰达错误挑逗起来的尊严,你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在他用查尔斯的安全相要挟的时候!”

 

“一边是查尔斯可能有生命危险,一边是你的自尊和执念。”

 

裁决的天使长托起双手,目光如同手中圣剑,让犹太哨兵近乎无地自容。

 

“看看你的选择,犹太人!这样的行为在任何一个塔或者协会,都足以被判决解除结合!而你自己也明白,你最畏惧的不过是查尔斯得知真相后失望,甚至鄙夷的眼光!”

 

“可偏偏你们是绝对适配……”

 

头发花白的审判者缓缓摇头,声音铿锵宛如剑鸣斧击。

 

“我早该在亚历山大城杀了你!”(厚着脸皮预告一下,这里在预告另一个番外《狂怒之城(暂定名)》)

 

“不,那之后也有机会。去年10月,你们擅自结合。第二天我就去纽约见了查尔斯,我问过我的弟子是否愿意,如果查尔斯的答案是否定的,你活不到今天。”

 

曼哈顿计划的主事者之一毫不避讳,表情淡然地面对当事人。谈论充满血腥味的话题,如同闲聊广岛上空的天气。

 

但面对查尔斯脸上难以掩饰的欣喜,还有同样难以掩饰的苍白和脆弱。

 

艾瑞克只对尼采感激万分。

 

发生了什么,让查尔斯那样憔悴,疲惫在美丽的眼睛下面重重堆积,苍白的面孔里隐约浮现无数裂纹,好像下一刻就会碎裂。

 

……不会是肯尼迪,刺杀刚刚发生不过几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毫无察觉,什么也不知道!

 

“收起你的心里那点小纠葛,现在轮不到它们彰显存在感。谙熟实用主义的犹太人,你应该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

 

“查尔斯需要你。去吧,到他身边去,与他并肩前行。”

 

澄澈如海水的明蓝眼眸对上钢铁一般的灰蓝,艾瑞克因查尔斯洋溢在脸上的欣喜而喜悦。

 

这种发自内心的欢乐与渴望,无法阻止,无从压抑。

 

即便自参孙以来最强大的哨兵,也做不到。

 

“现在去哪儿,我们一道。”

 


评论(36)
热度(90)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