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HE END

前文链接总目录

【父亲……我做梦了……】

【“我梦见……我遇见了一个人……”】

【“他叫马克思……也叫艾瑞克……”】

【“这个梦……真美啊……也真疼……”】

【“……父亲……我可以……不用……醒来吗……”】

……

一个单词也无法吐出,艾瑞克不顾一切惊呼和阻拦,扯下了所有徒劳的管道和手段。用染血的丧布裹住残缺的躯体,大步向外走去。

穿过白花如同繁星的长廊,单驾飞艇停在老位置。

造型厚重冷硬,宛如随时可能变身的双足机器人的飞艇,蹲在廊下,等待着它的主人们。

一如十五年前,初见之夜。

马达轰鸣,掠过别宫外的樱桃树。

殷红果实压弯枝条,葱郁翠叶迎风招展,生机盎然。

飞艇极速升高,恍如明镜银链的水系再度落在脚下。吉诺莎的七大城区就像精细的玩具模型,位列大陆奇观的七神塑像矗立其间,高大恢弘,仿佛7位亘古不变的巨人。

火球正从东方的地平线跃出,就和那天一样。千万道囊括了由金色到红色,色谱内所有色彩的光线从天际喷薄,燃烧与那日一样壮丽的礼花。

他们再次驰骋在恍然相似的朝霞中。

霞光染红静静沉卧的古都,波光粼粼的湖泊与长河,恢弘壮观的七神塑像。

同样,染上空中的飞艇与飞艇上的两人。

只是,再也无法染红怀中如雪的脸颊。

呼吸几近断绝,每一次缓慢的脉搏,都将艾瑞克的灵魂更深一步带入幽冥。

近乎奇迹的,他听到了微弱的声音。

“……艾瑞克……马克思……艾瑞克……”

微弱而坚定,而后一切归于沉寂。

皇帝再一次成了孤儿。

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地,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只明白他的生命再度遁入无尽长冬。

飞艇降落在大陆南端。

碧海橙花的威彻斯特首都正进入最美好的时节,以植物园闻名大陆的洛宫正郁郁葱葱,绿意盎然。

噩耗冻结了所有的欢乐和笑容。

带回国王尸体的皇帝让一切失去色彩,堕入隆冬。

仿佛残破的失去灵魂的僵尸,任凭洛宫侍从推搡摆弄,承受瑞雯胜过刀山剑林的目光。接过湿巾,艾瑞克亲手为冰冷躯体拭去血迹,套上金狮相向咆哮的洁白礼服,放入威彻斯特王室传统的水晶棺。

残缺双手无法处理,在瑞雯示意下,侍从送来大量雪白如云的硕大蔷薇,遮掩身体,只露出肩膀,与惨白如雪,双目紧闭的面庞。

这个场面彷如赫芬掷出的雷电长枪,瞬间击溃了皇帝!

他早就知道!

艾琳早已预见!

3个月前,拥有预见能力的部下就向他报告噩耗,通过精神渠道让他预见了现在的惨剧!

他与瑞雯的激烈争吵,

瑞雯气急败坏的怒吼。

“……查尔斯……孩子……病危!”

在硝烟与晨雾间浮动的巨大的钢铁之躯。

身着金狮礼服,被雪白蔷薇遮掩身体,躺在水晶棺材里的查尔斯。

还有那个跪倒在水晶棺材一旁,痛哭流涕得不像自己的自己!

一模一样!

他早被仁慈的七神告知了一切,却丝毫未能挽回!恰恰相反,就是他被命运恫吓,逃避、怯懦、自私又残酷的行为,推动了一切的发生!

罪魁祸首仍能活在世上,流下无用的眼泪;无辜之人却被迫承受了精神与身体,一切的苦难和痛楚,陨入暗神魂灯

——被他的爱人,以爱的名义!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匆匆赶来的儿女同样泣不成声。

皮特罗抱着哭成泪人的小妹,旺达挂着泪水,面色铁青,目光如剑,悲伤没能腐蚀利剑,只让怒火燃得更旺。

“皮特罗都告诉我了!查尔斯叔叔……他、他的左手……他的左手!到底发生过什么,父亲!还有……这一次!”

“兰谢尔,告诉他们吧……你的孩子也是查尔斯养育的孩子,他们有权利知道!”瑞雯的目光只比旺达的更甚。

遣去仆从,开启精神防御,威彻斯特的女公爵声音里面连一克拉的善意也筛不出来。

“告诉他们,就在查尔斯面前!”

罪人呆立在世间最有资格处决自己的人们中间,几乎本能地开口。

一旦开始便无法停止,仿佛面对七神的忏悔。

从一开始包藏仇恨和偏见的计划,到星光蔷薇长廊下宛如七神恩赐的初遇;

从诸侯叛乱中的生死与共,到林堡风雪下的血色长夜;

从长达十年的守望与合作,到大陆战争时的并肩作战,再到最终由自己一手酿成的惨剧……

获知真相的儿女陷入可怕的沉默。

艾瑞克看见长女瞪大了眼睛,湛蓝双目中再没有一滴泪。

“旺达……”

与查尔斯当年肖似的神态,让皇帝恐惧。

“查尔斯叔叔,怎么可以……”

红发女大公好像迷失了灵魂,晃动着长发,失声低语。

所有人都注视着她,忽略了空气中异样的悸动。

一颤,又是一震。

仿佛飓风的雏形,正在室内形成!

“怎么可以!!!”

随着女性的尖叫,与无法自控的精神攻击。

世界仿佛崩裂!

大地在脚下震动,空气在头顶急旋,光影在身旁撕裂!

这是吉诺莎皇帝最后的明晰意识。

紧接着,急切奔向女儿的他被甩入无法理解的境地!

看不见任何东西,听不见任何声音,嗅不到任何气味,感觉不到任何重量和质感!

他仿佛奔跑在无边无垠的虚空。

然后难以形容,同样难以理解的力量袭来,身体好像被甩进宏大的力量漩涡。

被拉扯,被拧转,被坠落!

听不见的巨响震碎着他,看不见的巨力撕扯着他。

仿佛落入七神与巨人鏖战,毁天灭地再重新捏合的神话时代。

以凡人之躯,介入诸神战争,不断被粉碎,再不断被重生!

当艾瑞克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循环往复,以为永无休止的时候。

双脚最度踏上坚实地面。月光闯入视野,虫鸣充斥耳朵,蔷薇的香气随呼吸涌入胸腔。

刚刚还是清晨,为什么现在已经是深夜?刚刚自己还在洛宫,什么时候已经回到当年初遇的蔷薇长廊。

发生了什么?

正当艾瑞克怀疑自己过于悲伤,意识混乱,记忆错杂。他看见了身旁大理石塑像。这条长廊只点缀几个手捧水瓶、野果或枝条的山林仙女塑像,重建之时,他曾亲自督查,什么时候立了这座托着时空之环的克瑞斯侍从?

疑惑抬头,高峻的五角砖塔矗立在视野。

等等……曾经软禁爱玛的“博林塔”早在诸侯叛乱中毁于炮击,从未有人提议重建这处不祥建筑。

【陛下,威彻斯特的王储正好向您的方向逃窜,是否需要阻止他?】

曾经的宪兵总监,埃斯萨兰德的罹难者在精神渠道中发问。

好像被雷电击中,艾瑞克几乎跳起来。

他明白了!

旺达和皮特罗都拥有来自时空之神克瑞斯的能力,曾被查尔斯调笑,他们居然不是希阿皇族。特别是旺达,她的能力深不可测。养育教导了她,被她视为父亲和兄长的查尔斯惨死极大地刺激了她。

爆发的能力重启了时间线,缔造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这是七神的奇迹!

液体爬过面颊,嘴角尝到咸味。

不知道何时,也不知为何,灵魂和本能让未来的皇帝落泪。

【让他过来,让他过来!毕肖普,叫人盯紧他身后的追兵,绝不能让人伤害他!】

【遵命。】

【还有……抱歉。】

【……呃……陛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当我替当年的粗鲁言行道歉吧。】

隔着错乱时空,向埃斯萨兰德的受害者道歉。艾瑞克期盼着最应该接受自己赎罪的人,如同刚刚睁开眼睛的羊羔期盼看见母亲。

脚步正从黑暗中传来,越来越近,仿佛唤醒大地的春雷。

查尔斯的身影从黑暗中出现,仿佛跃出乌云的太阳。

一如当年生机勃勃,光华耀眼,照亮自己生命的少年王储。

繁花蔷薇彷如满天星斗庇护着他,月光彷如舞台追光照耀着他。

尚未历经磨难的蔚蓝眼睛即使在奔逃中依然明亮剔透,神采奕奕。脸蛋和嘴唇因激烈奔跑而更加红润,胸膛急剧起伏,呼吸急促,绝不是躺在水晶棺材里惨白冰冷,毫无生气的模样。

在一切的悲伤和苦难还没有上演的时候,查尔斯正向自己奔来。

抹去泪水,迈开脚步,艾瑞克与未来的马格纳斯大帝迎向了新生的命运。

FIN

列王的HE终于来了,二周目就暂时别想了,不过可以保证作者不是老虚,二周目就会HE,小圆啥的在作者这里没有生存空间。

评论(75)
热度(12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