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赤裂之海 尾声

前文链接总目录


尾声

 

 

特拉维夫—利达机场在朦胧未明的晨曦下异常静谧。

 

以色列的首席哨兵正在外交专用通道送别向导。

 

“药都放好了吗?还有外用的药膏呢?虽然医生说你脱水和晒伤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还是再补充几次生理盐水,别太大意。对了,别急着洗澡,也别急着自己做饭,你还不能碰水,感染的可能性还没有完全排除。”

 

絮絮叨叨,叮嘱个没完的反倒是即将离开的查尔斯。

 

自从与艾瑞克结合,他利用自己和朋友名下的基金,公开或秘密地为以色列医疗系统注入资金和设备,引入技术和人才,将特拉维夫建设为世界第一流的外科中心。托尼曾开玩笑,犹太人应该在国防军医院门口给他立尊雕像,表示感谢才对。

 

可查尔斯从来笑不出来。他觉得这些只是最起码的责任,甚至赎罪——在他每每只能从派驻的医生嘴里,听到他的哨兵又多了哪些伤口,幸运地免于截肢,或者逃出性命。

 

他从来无法守在他身边,现在他又将离开。投入前途未卜,吉凶莫测的政治漩涡。

 

在他的哨兵,那个背负着黑暗与惨痛的男人,闯过20年战火征程,不惜收敛杀气,改变脾性,开始期盼生命中迟来的春天。

 

在这样的时刻,他却无法向他承诺一个光明的未来!

 

艾瑞克应该已经有所察觉。

 

灰蓝眼睛那样沉默,那样温柔,说不出挽留的话语。

 

即使此刻,他仍不愿让自己为难,更没有启用哨兵对向导古老的权力。

 

上帝啊,我何德何能遇到这样的哨兵,又有什么权力伤害他呢!

 

抬起双手,拥抱一生最大的幸运,查尔斯在耳边轻声述说。

 

“艾瑞克,无论遇到什么,我会竭尽可能留下来。因为,你会找到我。”

 

那个时候,无论是查尔斯,还是艾瑞克,都无法得知。

 

这次拥抱几乎成了他们最后的相聚。

 

靠着临别的承诺,守着重伤昏迷的向导,艾瑞克熬过了长达17个月的噩梦。

 

而今天,在医生近乎死刑判决的宣告后,在灿烂春光无法朗照的绝望里。

 

他跟随崩溃的情感一起失控。同时失控的还有他的面部与喉咙。泪水沿着脸上沟壑深陷的纹路溃堤,声音承载不住汹涌倾泻的泪水与哀痛,扭曲得又细又哑,不成样子。

 

“我爱你……查尔斯……留下来,留在我身边……我爱你……”

 

抬起双手,挡住崩溃的面部神经与肌肉共同造就的狰狞神态,和泣不成声的声调。

 

然而,透过模糊泪水与指缝见到的场景,让他惊呆了!

 

他的巨颌鲨正欢天喜地的,用动物杂技团里海豹顶球的动作,顶着一团深灰色的,绒球一样的物体。还故意抛起,再稳稳接住,一上一下顶得开心极了,艾瑞克简直能听见皮球在鲨鱼额头“嘣嘣嘣” 敲击的声音。

 

艾瑞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急忙拭去泪水,用力擦干眼睛再使劲睁开。他没有眼花,他的精神向导顶着的,真的是一只刚刚孵化出壳的天鹅幼崽!

 

幼小的雏鸟,浑身包裹在间或夹杂着零星杂色的深灰绒毛里,扑腾着只有拇指大小的稚嫩翅膀,在鲨鱼宽大的吻部嬉戏。

 

一个极细的声音轻轻潜入他因过度震惊而几乎停摆的大脑。

 

【我都听见啦。艾瑞克,你可不能把说过的话收回去。】

 

浑身僵硬地转过头去,在这个短暂而又漫长的动作期间,噩梦一样的念头塞满他的脑子,这会不会只是一场梦,一个错觉?

 

幸而,这一刻,命运终于慷慨地给予馈赠:他的向导仍倚靠在轮椅上,姿势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双眼微微开启,露出两丝色彩明艳的光线——那是艾瑞克·兰谢尔生平仅见的绝美光彩!

 

急忙抓住向导的手。刚刚从长久昏迷中醒来的查尔斯尚无力回握,只有手指在他的掌心轻微磨蹭。交错的双手十指之间,两条淡银色光链正闪烁着格外璀璨的光芒。

 

带着满面的泪水,艾瑞克咧开嘴大笑,想要同全世界分享他的欢乐。可是在极度的悲痛与喜悦之间,摩萨德哨兵的面部神经和肌肉,实在没法适应从嚎啕大哭到开怀大笑的急剧转换,一时间无法调整过来。于是,那诡异的表情组合,足够成为被嘲讽三十年的笑柄。

 

不过此刻,他早已经顾不上这些。

 

他疯狂地喊着医生和护工,拼命让美梦落地生根,发芽抽枝为现实的大树!

 

他为自己注射药物,通过沉睡,进入因绝对适配而彼此连结的精神领域。

 

亲手由焦土废墟一寸寸重建的领域,正春意盎然。

 

茂密而柔软的青草萌发,组成草甸,覆盖大地,宝石一般的杂花散落其间。几处被清理疏浚的泉眼重新在繁花簇拥下,淌出银子一样的溪水。粗细不等的溪流在草甸中央汇聚,形成一个不大的湖泊,水色由深绿到浅碧,逐渐与浩瀚大洋相接。

 

湖泊大为缩小,不见了湖畔原本茂密常青的森林,也不见辽阔湖面上轻盈飞翔的天鹅。

 

杂菜团子一样可爱的雏鸟正在主人怀中拍打小小翅膀。

 

它的主人再次站在湖畔,回头向自己微笑。

 

把春光变成了圣光。

 

不知为何无法迈开脚步,缩短最后的距离,更不知为何喉咙梗塞,无法出声。

 

分别多年的伴侣就这样遥遥相对,微笑着注视彼此。

 

仿佛这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重逢。

 

“艾瑞克,你果然找到了我。”

 

他的神祗开启创世的箴言。

 

放开表情与心怀,拥抱新生的世界。

 

任眼泪随笑语落下。

 

“欢迎回来,查尔斯。”


FIN


完结了,完结了,又一个番外系列完了!下面就是列王HE结局,然后接下来写啥呢。目前在继续写流金番外(可能是补完岛番外之后,老万如何重新鼓起勇气,接受教授,两人关系确定,也可能是写二战背景的前传)

或者厨艺世家小王子与新锐大厨之间双向暗恋的厨神争霸日常向报社向傻白甜小品文 之间纠结,写啥好呢

评论(26)
热度(87)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2. 水仙已乘鲤鱼去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