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赤裂之海 06

前文链接总目录

持续求回复,求动力

作者在纠结这篇怎么结尾,本周可能没有第二更了,周五不用等啦


06、

 

在场犹太人欢声雷动,全场阿拉伯人面如灰烬。

 

艾瑞克立在漫漫风沙中,就像永不陨落的大卫星战旗。

 

抬起双手,操纵铬砂如灰褐蚊群,密密麻麻仿佛有生命有意识的烟雾腾起,吞噬了风沙,遮蔽了烈日。

 

白鲨托起羽翼受伤的天鹅,仰天长嚎。

 

在无声的嚎叫中,蚊群蚕食掉残余的海洋,场景彻底回到西奈的沙漠。

 

灰褐烟雾狰狞炸裂,密集乱舞的飞蚊变成无数灰色触手包围了暴露的阿拉伯人。所有人的颈项要害,关节脚踝,都被不止一只铬砂飞蚊盯住。

 

一群铬蚊化作数柄利剑,牵制埃及哨兵,剩下数不清的飞蚊扑向哈娜妮。

 

它们聚成无数的箭头,贯穿哈娜妮的手脚。女向导咬紧牙齿,在接二连三洞穿肉体的可怖闷响中,倔强地一声不吭,

 

一支利刃凭空凝聚,紧贴着她的颈部动脉。

 

风沙彻底平息,四面模糊的影子现出真容。

 

他们彻底暴露了,他们正陷在摩萨德行动队和以色列国防军的包围之中。

 

密密麻麻,数不胜数枪口和炮管比万磁王召唤的铬砂飞蚊更密集。

 

僵硬维持着姿势,没人胆敢把呼吸放重一点。

 

被困的阿拉伯人好像一群被魔法凝固的雕像,又像一群被抛弃在沙漠的士卒棋子。

 

哈菲兹知道这不仅是个比喻,这就是事实。

 

潜入以色列国境,伏击特拉维夫塔首席哨兵,这是一套激怒以色列军方的完美方案。

 

一旦失败,或者暴露,参与者将承受同等的怒火与危险。

 

任何一国政府或者塔,都不会竭力救援他们,即使他们都是珍贵的觉醒者。

 

中东大战在即,没有任何一国会破坏整体战略,贸然出手。

 

就如以色列同样不会为了兰谢尔,大举出动。

 

他们都是棋子,可以被估价交换,被牺牲抛弃的棋子!

 

兰谢尔正站在他们前方,高举双臂,不断喘息,用身体牢牢挡住他的向导。

 

狰狞绽开的皮肤纵横交错,裂在脸上和手臂上,露出通红嫩肉,残破的无花果叶肩章(以色列校级军衔标志)摇摇欲坠,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以色列人脸上!

 

哈菲兹听到了数不清的枪栓打动,保险打开的声音。

 

他们都在等待兰谢尔的命令,无论威望还是军衔,兰谢尔足以掌控场面,处置潜入敌军。

 

哈菲兹也等待着真主的宣判。

 

长年的交手经验,让他不认为可以抱有任何幻想。

 

犹太人信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犹如信奉耶和华。

 

兰谢尔也是虔诚的“教徒”。他曾经带着队伍,为了报复游击队打死一个部下,而夷平一座村庄。更曾为了死在炮火下的妻女,不顾停火协议和军事法庭,擅自越过国境,掀翻整块炮兵阵地,甚至为了追杀主谋,在亚历山大的街市大开杀戒。

 

现在,他俯视宛如棋子的双方士兵。

 

不管胜者,还是败者;犹太人,还是阿拉伯人。

 

哈菲兹见过兰谢尔看向泽维尔的表情。哈娜妮为了发泄,横加侮辱没有责任的无辜者。并且在兰谢尔的意识里一遍又一遍虐杀他唯一的家人,珍爱的向导。兰谢尔不可能放过她!

 

华沙塔沦陷之时,犹太哨兵用尸体为向导铺出逃亡之路。

 

犹太人能做到的,没理由阿拉伯人做不到!

 

何况,自从与哈娜妮重逢,赎罪已经占据了哈菲兹一半的人生。

 

即使无法挽救她的精神,注定会让他的女孩那样痛苦,至少必须挽救她的生命。

 

在内心订好全套计划

 

——暴起出击,用生命吸引火力,掩护哈娜妮撤退。

 

所以,当紧张的大脑意识到兰谢尔到底说了什么的时候,哈菲兹那样惊讶,他忍不住叫喊出声。

 

其他人也一样。

 

团团包围的犹太军人因惊诧而骚动。兰谢尔身后的向导捂住嘴巴,低声惊呼。

 

以色列首席哨兵屹然挺立,在急促的喘息中重复让所有人震惊的话语。

 

“哈娜妮,你的名字是宽容!”

 

放下双手,撤下压制阿拉伯人的铬砂蚊群。紧贴哈娜妮颈部的利刃就此消散,滑入黄沙。

 

“《沿地中海国家向导协约》!”

 

艾瑞克高喊在变化莫测的中东乱局,被遵守得最好的条约。

 

“非战争情况下,不针对向导展开敌对行动。在战场上,不刻意杀害;俘虏后,也不加以杀害或酷刑!”

 

“阿拉伯人,默罕默德的子孙!我签署的协约,我做到了,我遵守了!你们最好也给我记住!”

 

至始至终,犹太哨兵一直用宛如山岳的身躯,挡住身后的向导。

 

 

如果犹太国和查尔斯只能选择一个,他会选择国家和职责,即使那样会把他情愿用生命保护的向导推向地狱。

 

他知道,他一定会那么做。

 

总有一天!

 

在那天到来之前,他愿竭尽所能,尝试任何可能,为查尔斯积攒任何一张护身符,任何一张赎罪券,任何一点可能的保护、偿还或者利益交换。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意识在此中断,再次瞥见光线,艾瑞克发现自己躺倒在沙地上。

 

细腻柔软的织物垫在身下,无数枪支与部下的手臂架起军服,撑起遮阳的帐篷。

 

干裂的唇被濡湿触觉浸润,头颅枕在柔软的怀抱里。

 

抬起眼睑,明蓝眼眸闪烁在昏黄帐幕,是艾瑞克最爱的星辰。

 

“查尔斯,你在那里吗?”

 

他听见自己低声呢喃。

 

“……我在这里。”

 

片刻的宁静后,他的神祗回答。

 

此刻,西奈沙漠烈日酷热,空气滚烫。

 

他们的吻,灼热有如红海。


评论(27)
热度(78)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