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赤裂之海 05

清明会有加更,以及本章出现的这位埃及哨兵在流金正传里面出过场

例行部分被屏蔽,例行打滚求回复

05、

 

黄沙与赤海碰撞,烈日高悬。

 

数条头罩黑纱的人影在真实与虚幻拼接的沙漠现身。

 

“哈娜妮,停手吧!”

 

埃及哨兵默(和谐懂)·哈菲兹抓住向导执拗的手腕。

 

“开罗塔和阿拉伯联盟都下了命令,行动立刻终止,违者押送军事法庭!”

 

兰谢尔有一个太过强大的向导,在尼森海姆,哈菲兹曾亲眼见识“影响之王”如何粉碎纳粹第一混哨的气焰。

 

今天,没人清楚远在北欧的泽维尔干了什么,能在无法使用向导能力的会场,让整个阿盟震动退缩!

 

哈菲兹不想让他的向导惹上这个过于可怕的敌人。

 

“算了吧,哈娜妮,兰谢尔的确和当年的惨案没有关系。第一次中东战争的时候,他不够年龄,被达扬留在了戴尼亚。后来因为卷入巷战受伤,右手差点截肢,他不可能是‘特拉维夫屠杀’的责任者。”

 

“那么谁是责任者?谁该为那些鲜血和尸体负责,为我和我的家人负责?!”

 

幽绿眼睛燃烧着,仿佛一只被人夺去口中鲱鱼的猫。

 

“反正兰谢尔手上也沾满了血,犹太人不愿为他们的罪孽负责,我就撕毁他们的‘战旗’,扔到他们脸上!”

 

有着深橄榄色皮肤与黝黑卷发的哨兵嘴巴张开又合上,最终没有说出一句话,他的肩膀和身体下意识退缩。

 

绿眼睛的女向导转过头,强迫自己不去看自己的哨兵。

 

哈菲兹一定对她失望了,谁希望自己的向导是一个疯狂、残暴又不服从的女人?

 

她多么幸运,遇到那样温柔的哨兵。

 

将她带入开罗塔的训练场,保护她逃脱光(和谐懂,)谋杀的威胁,陪着她觉醒,与她结合,甚至不在意她的遭遇,公开向她求婚!

 

可她没法答应!

 

她给不了哈菲兹一个纯洁的新娘,甚至给不了他一位母亲,不能替她爱的人生育孩子!

 

那年她才8岁,(和谐)让她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

 

抬起头,将一切怒火发泄在罪人身上。

 

很快了,她马上就能彻底摧毁兰谢尔的精神。

 

一羽翼影掠过急切的复仇者,哈娜妮听到了天鹅鸣叫。

 

雪白天鹅飞过红海,进入沙漠,这样诡谲的画面只能在觉醒者的精神世界出现。

 

接着,更加宏伟壮观,违背一切世间常理的景象呈现在哈娜妮眼前。

 

在天鹅身后,红海一分为二。

 

好像天鹅的影子是真主投下的刀刃,将红饼整齐切成两半。

 

浪涛咆哮着后退,水沫扬起,变成沙粒落下,地面露出黄沙的真容。

 

沙漠与海水交织,不断变幻的景象尽头,一道娇小身影楔入幻象与现实的缝隙。

 

那个冲破她幻境的向导是谁?!

 

“【哈娜妮女士,我不得不为您丰富的想象力惊叹。但是,一切到此为止了!】”

 

他的衣摆被烈风托起,他的鬓发被气流撕扯,他明蓝的眼眸在黄沙中格外醒目。

 

在他身后,哨兵与枪管林立。乌齐微型冲锋枪与沙漠飞鹰恫吓地指向入侵者,在烈日下闪着凶光。

 

摩萨德行动队到了!

 

“【停手吧,哈娜妮。你的名字是仁慈和宽容。】”

 

在所有人的退缩里,哈娜妮迎着风沙,尖锐地狂笑着。

 

“【宽容?美国佬,你这句话晚了25年!】”

 

抬手扔掉针管,整整一管“斯大林格勒伏特加”已经被她注入静脉。

 

(斯大林格勒伏特加:珍珠港鸡尾酒的苏联版,一种以古柯碱(可(和谐懂,)原料)为主要成分的混合药物。静脉注射,短时间内可以镇痛兴奋,抵消疲劳,强力提升注意力,但对身体损害很大,后遗症严重。是向导在危急关头,拼死一搏的赌命工具。)

 

精神能力的威压在天穹下耸立,崩溃的红海与黄沙,如同按下倒退的录像带,再度聚合,将犹太人困在彼岸。

 

骤然膨胀的法老猫弓起背脊,竖起灰毛,冲着盘旋的天鹅凶猛嘶吼。

 

“【来吧,美国人!要找到你的哨兵,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哈娜妮准备好了迎接传闻中内定美国向导首席的精神攻击,可她只听到一声叹息。

 

明蓝眼眸里盛满悲悯和叹息,投在她身上,甚至穿过她投向身后更远的地方。

 

“【哈娜妮女士,您还要自欺欺人到几时呢?】”

 

“【1948年7月9日,在第一次中东战争开战阶段被阿拉伯联盟军彻底压制,被全世界认为即将亡国的以色列利用斋(和谐懂,)发动“十天进攻”作战,大举反攻,收复失地。这期间,两军交战的特拉维夫外围多个城市发生多起流血惨案,出现大量抢劫、强(和谐懂,)、(和谐懂,)杀(和谐懂,)民的惨剧。】”

 

“【战后,您以幸存者的身份在联合国提出指控,控诉以色列军队为恐吓和驱逐巴勒斯坦人,攻占特拉维夫周边地区后大肆(和谐懂,)杀,进行种(和谐懂,)洗。您在7月11日的卢德城亲身经历了那场(和谐懂,)杀。】”

 

“【联合国调查组对您证词的真实性抱有疑问,未予采纳,您便认为是大国在幕(和谐懂,)纵,包庇犹太人。】”

 

“【可事情真如您所想吗,哈娜妮女士?整整25年了,关于这桩摧毁了您和您所有家人的惨剧,您就真的没有认真……】”

 

“哈娜妮!”

 

出人意料的人物突然做出超出所有人意料的举动,埃及哨兵突然高声喊道,意图打断向导们的对话,表情异常强硬。

 

他的行为同样被打断,一连串机枪子弹在两人之间精确扫射,迫使哈菲兹停步。

 

“埃及人,谁允许你打扰教授?!”

 

摩萨德行动队的乔纳森·内塔尼亚胡端着乌齐微冲,拉动枪栓,语气森冷,影影幢幢的影子从四面围上来。

 

“在中校生还之前,你们所有人都没有活着离境的门票。别乱动,阿拉伯人!”

 

失去了最后的机会,望着沉浸在精神对话,执拗注视着泽维尔的向导,哈菲兹沉痛闭上双眼,仿佛接受审判的囚徒。

 

【特拉维夫的气象记录显示,1948年7月11日,卢德遭遇风沙,可见度不高,透过窗户望见远处(和谐懂,)寺的概率不高。】

 

【这点所谓的收获就让你得意洋洋,狡辩者?】法老猫不屑地嗤之以鼻。

 

【当然不是,沙漠地区天气变化极快,这的确说明不了什么。】

 

【那么让我们看看这张1948年6月8日的泰晤士报,第六版是关于中东战争的报道,上面附有一张卢德城的航空照片。您看见那处废墟了吗?卢德是早期犹太移民创立的小城,阿拉伯居民稀少,只有一座简陋的(和谐懂,)寺。如您所见,早在开战之初,这座(和谐懂,)寺的(和谐懂,)塔就被炸毁了。】

 

【您或许会说西方的报道都不可信。这里还有一份48年6月底的大马士革报,刊载了另一角度拍摄的卢德(和谐懂,)寺照片,(和谐懂,)塔的废墟同样清楚明白。】

 

点头示意肩膀肌肉坚实得有些夸张的壮汉,举起从牛津图书馆紧急借调的报纸原件。

 

【哈娜妮女士,那一天您不可能在卢德,透过窗户看到(和谐懂,)塔!】

 

完整版点击请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不——你说谎,是你在说谎!影响之王,是你修改了我的记忆!”】


【“卑劣的骗子!骗子——”】


歇斯底里地疯狂嚎叫,怒火燃烧在泪水之上,幽绿眼睛锁定了仇敌!



评论(25)
热度(62)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