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赤裂之海 04

持续被屏中,继续打滚求回复求安慰!

04、

 

收紧手指,把骤然黯淡的光链攥在手心,查尔斯努力平复心跳,不让它们绊住自己的手脚。

 

不管沙漠里发生了什么,艾瑞克很危险!

 

来不及了,没时间等待尼采老师了!

 

那个时候,查尔斯憎恨那个软弱的自己,比憎恨扰乱中东棋局的阴谋家更甚。

 

他如此懦弱,惧怕那头名为“权利”,腐蚀人心的怪兽。仗着父辈和老师们的疼爱,逃避本应由他承担的东西。

 

现在,他的哨兵身陷险境,他却没有足够实力应对。

 

在强大的权力者面前,他的力量渺小如蝼蚁。

 

可即使蝼蚁也会挑战雄狮(阿萨德在阿拉伯语中是狮子的意思),艾瑞克处境危险,他必须放手一搏!

 

跟在叙利亚官员身后,再度整理发型与西装,查尔斯踏入了叙利亚代表团休息室核心部位。

 

他看见了被保镖和秘书围绕的叙(和谐)利亚总统哈菲兹·阿萨(和谐)德。

 

脸庞奇长,额头宽大,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和大多中东的执政者一样通过政变走上高位,在以政治家的标准衡量相当年轻的年龄已经执掌国家多年,就像一匹荒漠中的头马,目光傲慢而执着。

 

此刻,他正和甜美娇小的妻子坐在精致的洛可可风格沙发榻上,对弈国际象棋,似乎丝毫没看见通报求见的美国人。

 

还是阿雅妮夫人看了查尔斯一眼,离开棋盘。

 

“我口渴了,需要一点新鲜的加冰柠檬汁,您需要吗,还有我们尊敬的客人呢?”

 

礼貌谢绝,查尔斯屈下一侧膝盖,执起手背,恭谨行吻手礼。

 

他毫不意外地面对,用温柔目光送走爱妻的阿萨(和谐)德,将倨傲甚而轻蔑的目光投到自己身上。

 

“看在萨达特和莫希丁的面子上,我给你10分钟,泽维尔教授。”


肩膀松塌,双腿斜张,叙利亚总统貌似不经意地示意部下看住向导,没打算给美国人半点颜面。

 

“尊敬的总统阁下,我为和平和繁荣而来。”

 

查尔斯略微欠身,放低背脊,轻声说。

 

“和平?和平!”

 

把手臂摊上椅背,阿萨德立起眉毛,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

 

“谁都知道中东大战在即,开罗今天就向特拉维夫宣战也一点不奇怪。自从美国扶植了犹太国,中东便再无和平可言!至于繁荣,更无从谈起!”

 

“战争只是间奏,和平才是长久,不是吗?不管是谁,都不会被允许轻易打破中东的平衡,私下随意动作,会是恰当的行为吗?”

 

“总统阁下,我向你乞求宽容与仁慈。作为回报,我将为阁下和叙利亚带来繁荣。”

 

查尔斯言辞诚恳,对阿萨德的指责仿佛充耳不闻。

 

“贵国北部幼发拉底河谷与阿萨德湖区,是叙利亚最重要的粮仓。总统阁下不惜斥巨资修建水库和大坝,以保障全国供给。但是您的邻居总是制造麻烦,土耳其占据幼发拉底河上游,修建多座电站水坝,严重影响下游水源供给,两国因此抵牾不断。”

 

“然而事情并不需要如此复杂,完全可以达成双赢。美国斯塔克工业新发开的水电发电机组,正适合解决这一问题。我会为您效劳,将土耳其人,斯塔克公司拉到谈判桌前,还可以为这项计划解决部分投资与贷款。”

 

“贵国盛产石油和天然气,但是被多个资源大国包围,无法施展优势,教派纠纷更让他们不允许贵国运输管线过境。贵国69年就与意大利签署经贸协定,却迟迟无法完成出口份额。我可以……”

 

“够了,美国人!”

 

诚恳交涉的声音被粗鲁打断,阿萨德看向查尔斯的目光没有丝毫变化。

 

“不要认为美元是万能的谈判工具!有些利益,无法用钱财衡量!”

 

“而且……”

 

查尔斯看见中东雄狮眼中的轻蔑攀上顶峰。

 

“谁允许你对我和我的国家指手画脚?傲慢的异教徒,傲慢的觉醒者!”

 

“不管哨兵,还是向导,你或者兰谢尔,在中东都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你能做什么?”

 

在部下的注视里,随手从棋盘抓起一枚士卒,抛起又落下,随意摆弄,牢牢握在掌中。

 

“无论你们如何傲慢自大,或者自诩能力出众,也只是被人驱使,被人决定命运的棋子,明白吗?”

 

“算是一个长者给你的一点建议吧,下次想和人谈判,最好请个有决断能力的人来。时间到了,帮我送客吧。”

 

任情绪在平静如海的眼眸下翻腾,查尔斯证明了不祥的传言。

 

大马士革塔曾推动针对阿萨德的政(和谐)变,导致叙利亚总统对觉醒者极为忌惮,在国内再三打压。为了巩固权威,他不会轻易放过到手的猎物!

 

尼采老师还联络不上,埃及人还没有消息,中东沙漠正进入最致命的时间,指间的光链正逐渐变得稀薄。

 

艾瑞克——

 

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

 

04剩余部分请戳

评论(27)
热度(57)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