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赤裂之海 02

打滚求回复,好多好多回复都不见了,好吧虽然重点下章才展开QAQ


02、

 

点头同意接入精神对话通道,查尔斯立刻听到那位座机陨落也不动声色的独眼名将,异常急切的“声音”。

 

【泽维尔教授,艾瑞克已经失去联络7个小时!】

 

【今天凌晨,艾瑞克在西线参与巡查。据他的临时向导爱玛·弗罗斯特中尉报告,5点,他们在巴列夫防线北部的吉迪前哨遭遇强烈沙漠风暴。风暴停止,弗罗斯特中尉开启精神联络,找回迷失的队友,但是她联络不上艾瑞克。巴列夫防线的驻防向导判断,这是一场利用天候安排的巧妙伏击。】

 

【我现在也无法联络艾瑞克,但我能肯定他还活着,也没有受到严重的精神攻击或者控制。我已经摘下了隔离器,我们是绝对适配,艾瑞克的精神防御由我负责。如果发生那样的严重攻击,我不可能毫无察觉。】

 

白皙牙齿深嵌在丰润的唇,手指上光彩依旧的银色光链支持着查尔斯。

 

【特拉维夫塔也是同样看法,情报显示不止埃及或者叙利亚,阿拉伯联盟各国都有精锐向导去向不明。目前可以确定阿拉伯联盟的精英向导几乎倾巢出动,联手对艾瑞克发动精神袭击,目的不明,但他们还无法杀掉或者俘虏他,他们现在应该一起被困在西奈半岛的沙漠里。】

 

【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我们无法确定对方是否拥有空间传输者,他们过不了巴列夫防线,但光一个西奈半岛就足有半个德国大小。太阳已经升起5个小时,阳光和高热足以除掉一个被困在沙漠,孤立无援的哨兵。

 

我们也无法大举出动,不管特拉维夫塔或者国防军。‘绝不能抢先动手,必须等到阿拉伯人出兵,确保舆论优势。’这是我国总理与贵国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共同商定的战略。】

 

在讥讽与责备出口之前,查尔斯从独目名将的声音里听到了深深疲惫。

 

【可是,消息已经开始泄露。巴列夫防线的官兵传说着“埃及人正在伏击我们的哨兵首席,软弱的高层惧怕政治影响,不敢动手。”再这样下去,很可能无法控制事态,让第四次中东战争提前爆发,朝着我们都无法预估的方向!】

 

【我已经亲自前往西线坐镇。现在,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你和你们的绝对适配,能够快速定位,找到艾瑞克。】

 

【泽维尔教授,我请求您。不止以以色列的名义,也以我个人的名义,请您一定把那个孩子带回来!】

 

【我会的,那是我的哨兵!】

 

放下手指,查尔斯却拒绝了阿扎塞尔的接应。

 

“我现在去现场,也不一定管用。解决问题的关键,或许就在这里!”

 

明蓝目光投向会场一角。

 

会场另一出口,正掀起骚动,查尔斯看见开罗塔首席向导艾哈迈德·莫希丁与自己一样提前退场,快步走向约旦代表,侯赛因国王同母弟阿卜杜拉亲王,单峰驼与阿拉伯猎豹聚首,彼此眼中都盛满震惊。

 

查尔斯里立刻向他们跑去,高举手臂,强调存在感,赶在保镖阻拦之前高喊:

 

“莫希丁阁下!亲王殿下!”

 

他立刻被人拦住:“泽维尔教授,您没有预约!”

 

“看样子莫希丁阁下与亲王殿下也没有预约,再加上我一个,不会太麻烦。”

 

查尔斯盯着开罗塔首席向导,纳赛尔与萨达特共同的副手,慢慢地说。看到莫希丁眼中的犹豫,他明白自己赢了。

 

果然,面庞柔和,五官细致,虽然发际线堪忧仍被公认为阿拉伯政坛美男子的向导首席点了点头,查尔斯被允许放行。

 

【两位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这桩袭击没有经过埃及和约旦同意,有人越过你们,擅自行动?】

 

毫不迟疑,查尔斯在走向两位代表的同时,展开“攻势”。

 

天鹅降低翅膀,向骆驼与猎豹表现诚意,为在情况紧急下,为求保密与便利,没有征求允许便接入精神对话表示歉意。

 

【有人煽动阿拉伯联盟的觉醒者出动,伏击了特拉维夫塔首席哨兵艾瑞克·兰谢尔中校,在如此敏感,一触即发的时刻!】

 

【这不会是开罗的主意。贵国的萨达特阁下要的只是胜利,哪怕仅仅只一秒钟,一寸土地!你们知道真正战胜犹太国不容易,甚至不现实,不管从实力还是从地区战略着眼。只要赢过犹太人一次,洗刷一点第三次中东战争的屈辱(第三次中东战争由以色列突袭埃及开始,不到两小时就将埃及90%空军力量碾碎在开罗机场),萨达特总统就能获得属于自己的武勋,树立自己的权威,名正言顺继承纳赛尔总统的衣钵,开启后续的改革与外交。】

 

【那么,提前开启战端,对贵国没有任何好处,你们需要万全的准备,时间越充裕越好。你们也知道以色列不会抢先动手……静默备战符合双方需求,开罗与特拉维夫早已达成默契。】

 

调动全部注意力,高度集中精神,查尔斯竭尽所能观察埃及人。不放过眼神每一点细微变化,面部肌肉与神经每一点动作,还有空气中任何一点微妙的精神波动。

 

在国际会议的公开场合,必然配置了针对高等精神能力的屏障设备,不可能任由高级向导使用能力进行“影响”或“控制”。

 

查尔斯只能抛弃能力,运用两位老师言传身教的技巧,寻找答案。

 

他没有料错。

 

【你们不会选择派人潜入国境伏击艾瑞克,撕毁以色列的“战旗”没有必要。这种程度的战果对萨达特阁下意义不大,反而会打草惊蛇,把埃及人彻底暴露出来。】

 

【您知道吗?这件事情已经泄露。巴列夫防线的以色列官兵开始传说着“埃及人正在伏击我们的哨兵首席,软弱的高层惧怕政治影响,压制我们不敢动手。”】

 

埃及人与约旦人悚然震动的表情,正是查尔斯需要的!

 

【事态正在失控,阁下与殿下!以色列的摩西·达扬阁下已赶往前线坐镇,但如果放任攻击继续,甚至让他们得手,把艾瑞克的尸体扔在巴列夫防线之前……】

 

不需要伪装,查尔斯只需要控制自己在表述这一可能性时的颤抖。

 

【这种前所未有的挑衅,会彻底引爆以色列军队的情绪,再无人可能控制。埃及会被迫提前应战,并且承受“中东第一强兵”最高涨的战意与怒火!】

 

【当牧羊犬争斗起来,赢的只有狼!那么谁是那条坐等埃及与以色列激烈争斗的狼?】

 

【谁在中东的战争里频频获利,发展壮大?】

 

【谁是中东仅次于以色列的靶子?假若没有犹太国,它就是众矢之的。】

 

【谁最不愿看到中东诸国对犹太国认清现实,承认现状,开始和解。】

 

突兀转头,查尔斯突然打断自己的“对话”,面对约旦的亲王。

 

【至于约旦的哈希姆王朝,关键问题已经不是犹太人。你们那位要命的邻居和那些要命的包袱,早让您的君主和兄长侯赛因国王看见梅厄夫人比看见巴勒斯坦兄弟更亲近。三年前的‘黑九月’,他与阿拉法特和阿萨德在阿盟会议拔枪相向,我记忆犹新。】

 

天鹅、骆驼与猎豹都沉默了,他们一同缓缓回头,看向同一方向。

 

【除了他,没别人了。】

 

【还来得及,我可以证明事情还没到最糟地步。莫希丁阁下,亲王殿下,请立刻联络埃及和约旦的参与人员,让他们立刻停止攻击,并提供地点,让以色列人展开救援!以色列驻瑞典大使就在那边,摩西·达扬阁下也等在精神对话渠道,我可以为你们引荐。】

 

【我定竭尽所能!只是……】

 

开罗塔首席向导摇头苦笑。

 

【阿拉伯的问题从来不只关乎国家和法令。还有宗教,还有民族,从来都是大麻烦,我们对下级军官的掌控,从来不如犹太人顺利。而且,这一次有人借阿拉伯联盟的名义下令。理论上,我们的士兵可以借此抗命。】

 

【泽维尔教授,我们必须从根源处着手。】

 

轻轻点头,查尔斯望着那个方向,收紧手指,握住银色光链。


文后小贴士:

艾哈迈德·福阿德·毛希丁(Ahmad Fuad Mohieddin,1926-1984)纳赛尔起家的班底幕僚,连续辅佐了纳赛尔与萨达特两代埃及总统的传奇官员。



还有曾经与阿拉法特在阿盟会议上持枪对怼的约旦老国王侯赛因


中东汉子的颜值还是不错的

评论(12)
热度(58)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