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赤裂之海 01

赤裂之海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本番外系列最后一个篇来了!流金战线拉得太长,这里给一下大概的时间点。

1972年

8月24日  艾瑞克前往纽约与查尔斯会合,一同前往卢森海姆,分离四年后两人首次见面。

25日两人抵达卢森海姆,当日晚,卢森海姆事件发生。

9月5日  艾瑞克在新天鹅堡前向查尔斯表白。同日,慕尼黑惨案爆发。

11日  查尔斯随艾瑞克护送慕尼黑惨案遇难者遗体回国,并参与检查艾瑞克的精神漏洞。以色列总理梅尔夫人下令对慕尼黑惨案进行报复,全球追杀该事件主谋与主要协同人员,行动名为“上帝之怒”。

 

1973年   7月  赤裂之海

 

9月11日  门格勒带领行动人员潜入美国。

10月5日  门格勒率众袭击泽维尔学院,在冬兵掩护下绑架查尔斯,并以其安全威胁瑞雯协助离境。

6日  “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艾瑞克选择回国参战。同日,“水门事件”发酵,白宫与各界矛盾激化。

 

 

01

 

1948年斋月


“为什么要,嗯……封斋?从太阳出来到太阳落下都不能吃饭,一个月呢!为什么啊!”

 

八岁的哈娜妮眨着绿琉璃珠一样的眼睛,拧着小腰问。

 

妈妈和姑姑忙着准备封斋饭,没空理会她,小妹妹还不怎么会说话。

 

奶奶抚摸哈娜妮柔软的发丝,教导孙女。

 

“这是真主降下真经,与我们同在的日子。”

 

“真主是最宽容仁慈的,如同你的名字,哈娜妮(阿拉伯语,仁慈宽恕)。真主至大,唯有真主,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真主啊!我只为你封斋,我只归信你,我只托靠于你。恕饶宽恕的主啊,慈悯中至仁慈的主啊!”

 

“我们的真主啊,求你在今世赏赐我们美好的生活,在后世也赏赐我们美好的生活,求你保护我们免受异教徒的侵袭!”

 

祖母念着封斋杜阿宜(祈祷词)的模样格外神圣,哈娜妮规规矩矩地跪下,跟随默诵,不敢淘气。

 

但是什么真主啊,古兰经啊,礼拜啊,都离小女孩太远啦。每到斋月,哈娜妮最期待的,还是傍晚开斋之时的各种美食。

 

家家户户都敞开大门,挂上彩灯,摆上琳琅满目的餐盘,宴请亲朋邻友和路过的每一位穆斯林宾客。哈娜妮拉着妹妹,沿着卢德城宽大的贮水池遗迹跑去街市,挨个品尝。

 

椰枣堆成小山,金黄黏稠的蜂蜜顺着“山脊”淌下来;肉馅塞进面团,在壁炉里烤成香喷喷的馕;羔羊趴在长盘,蜜汁烤制的外皮闪闪发光。

 

各色肉块和洋葱串在长长的铁钎子上,与孜然一起在通红炭火上舞动。羊肉、牛肉、鸡肉凑成烤肉拼盘,薄荷叶配合番茄、香菜、橄榄油,做成薄荷叶色拉,一起裹进薄饼,做成沙威马(Shawarma,阿拉伯烤肉卷)。

 

薄得透亮的油面酥皮夹杂大量开心果碎粒,叠加好几十层,进炉子烤得香脆,再用蜂蜜浸泡就是果仁蜜饼(Baklava);葡萄干和干果搅合在奶酪里做成馅料,包进黄油搓揉的酥皮里炸得金黄,叫做卡塔伊夫(Qatayef,埃及甜饺子);

 

杏脯切碎,熬成浓汁,调入橙花水就是香甜的杏皮饮;石榴切半,压入榨汁器,就会得到红宝石液体一样的石榴汁。

 

可是,嫣红的石榴汁打翻了,彩灯灭了,磁盘碎了,蜜糖浸透的糕点散落一地。

 

哈娜妮被压在双亲的尸体上,扭过头与祖母圆睁的,一动不动的眼睛对视。

 

比女孩大腿还粗的手腕,争着把她的腿掰得更开。剧痛像一把锯子劈开身体,可哈娜妮不敢哭泣,妹妹的血就糊在头上。一个男人抓起哭泣的女童,拎着小腿,砸上墙壁,妹妹再没有声音。

 

被男人们摇晃着,哈娜妮越过起伏的肩膀,透过窗户,看见如钩的牙月升起,悬在清真寺的宣礼塔上。

 

碧蓝屋檐下,喇叭不断重复阿訇录制的杜阿宜(祈祷词)。

 

苍老沙哑的庄严祈祷,在血迹飞溅的白墙,在硝烟与烈焰笼罩的夜空,在惨遭屠戮的城市不断回响。

 

“真主至大,真主至大。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真主至大。真主至大,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真主啊!我只为你而封斋,我只归信你,我只托靠于你!我凭着你的慈悯而开斋,恕饶宽恕的主啊,凭借你的慈悯恕饶我的一切罪吧!啊,慈悯中至仁慈的主啊!”

 

“我们的真主啊,求你不要惩罚我们,若我们遗忘或错误。求你不要使我们负荷重担,犹如你使古人负荷它一样。我们的主啊,求你不要使我们担负我们所不能胜任的,你是我们的保佑者,求你赦宥我们,求你怜悯我们,求你援助我们。”

 

“我们的真主啊,求你在今世赏赐我们美好的生活,在后世也赏赐我们美好的生活。求你保护我们,求你不要让不义的民众迫害我们,求你以你的慈恩使我们免受魔鬼的侵袭,免遭火狱的刑罚!”

 

“你确是至宥的,确是至慈的。”

 

“真主啊——”


1973年7月 

 

万里晴空,没有一丝云迹。

 

炽烈阳光好像歼星舰的主炮,熔化行星,炼成一块巨大的蔚蓝玻璃,罩在无边无际的漫漫黄沙之上。

 

碧空、黄沙、赤海。

 

上帝造就的风景仿佛已经凝固千万年,超过人类所能计数的时间。

 

不……不对……

 

阳光会跟随太阳改变角度,沙丘会跟随风向改变纹路。没有阿扎塞尔,即使迷失方向,他也不可能在生命耗尽之前纵贯整条苏伊士运河,抵达红海。

 

摩萨德行动队队长艾瑞克·兰谢尔中校确认自己落入精神陷阱。

 

1973年,中东战云密布,谁都明白战争即将打响,只等在何处,由何人先动手。

 

犹太国每一条边境线都高度戒备。在局势最紧张的南线,战区司令葛农少将向国防部借调了摩萨德行动队,让以色列最精锐的哨兵队伍协防巴列夫防线。

 

这日清晨,艾瑞克带领部下在西奈半岛空旷的沙漠巡查,他们在突如其来的沙暴中失散。起初艾瑞克努力辨别方向,试图归队。很快,他发现自己掉入了陷阱。

 

影响, C级向导能力。通过影响对手种种感觉器官,干扰对方获得的信息。例如误判方向或者距离,甚至或让对手出现幻觉,看到不存在的事物,听到不存在的声音。

 

他的向导是美国最优秀的青年向导,有“影响之王”的称号,艾瑞克曾见过神乎其技的精神影响。

 

驾临山林的火鸟,火光、烈响、焦味、烫伤……每一个维度都真假莫辩,甚至巧妙结合,让人彻底混淆,无法确定自己的行为。

 

这次的陷阱可能类似,对方至少有一位能力突出的高级向导,他所见到,听到,感觉到的一切都不再可靠。

 

闭上眼睛,排除所有干扰,艾瑞克回忆查尔斯留下的建议。

 

“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对不起,艾瑞克,如果我能跟在你身边,就算留在特拉维夫策应。我们是绝对适配,没人能给你设下这样的圈套!”

 

那时查尔斯不安的表情,让他只想抬手拂去。

 

“你有一张底牌可以用!你是磁控者,对金属也非常敏感。放出磁场防御,远程攻击很难对你起效。土耳其高原富含铬铁矿,几百万年风化切割,中东的荒漠砂砾很多由它们贡献,感应沙中夹杂的铬与铁就能代替视觉和听觉,获得较为准确信息。”

 

查尔斯说得没错,他已经“听到”踩过铬砂而来的潜行者。

 

抬起手掌,催动富含铬铁的细沙,化为致命烟尘,白鲨无声出击,几个人头无声滚落,掀起精神屏障藏不住的骚动。

 

鲜血被砂砾吸干,尸体被黄沙掩埋。沙漠很快恢复平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艾瑞克暂时安全了,阿拉伯人一时找不到办法解决他。

 

但他无法移动,精神干扰成倍加强,有可能眼前平坦的空地就是悬崖,前方平缓的沙丘就是雷区。

 

他被困住了。

 

抬头,太阳已经缓缓升起。

 

沙漠最大的杀手,可怕的炙热阳光像刺刀戳进额头和肩膀。

 

无法移动,无法遵循最基本的野战法则,寻找阴影躲避。艾瑞克脱下作战服,罩在头顶,进行最低限度的挣扎。

 

水壶一开始便被巧合的“沙暴”毁坏。用不了多久,他的喘息就会和火狱一样灼热,他的气管就会像被焚风点燃。汗水会加速流失,血液会迅速黏稠,脱水、中暑、日晒症很快会找上他。

 

或许这就是阿拉伯人的策略,用这片沙漠处决自己。

 

摩萨德的白鲨在西奈沙漠晒成鱼干。

 

为这荒诞的笑话摇头自嘲,再抬头,灰蓝眼眸里只剩刚毅如赫尔蒙山的眼神。

 

他绝不会坐以待毙,不管为了犹太国,还是他的向导。

 

他有绝不能死的理由!

 

14岁加入哈加纳(早期犹太武装,以色列国防军前身),25年以来历经三次中东战争和无数次冲突、追捕与暗杀。从全副武装的纳粹哨兵,到以幼童为伪装的阿拉伯刺客,再到数十万大军厮杀,重炮震动大地,坦克战机如蝗虫冲阵的战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没有经历过?

 

如果就在这种小场面倒下,未免太对不住手下千百条亡灵!

 

犹太首席哨兵果决走向未知的战场。

 

在心底默念最渴求的名字,汲取力量。

 

查尔斯——

 

 

“教授,泽维尔教授?”

 

恍然惊觉自己失神地站起来,查尔斯再三道歉。

 

这几日,他正在斯德哥尔摩,在北欧难得的艳阳里出席会议。

 

这次会议由国际哨兵向导联会发起,旨在商讨各国塔与协会向导的服役岗位与保护提供,世界多国首脑列席,影响重大。

 

即使查尔斯事务繁重,情况特殊,也抽出时间,前往斯德哥尔摩登场发言。

 

议程漫长,从早上入场到午间休息时间在4小时以上。查尔斯的日程排得更密,他本已一一预约,希望趁此机会与数位实力派人士会晤。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一直心神不宁。

 

心脏躁动着,跳动不安的节奏,手指自作主张地彼此搓揉,唇齿不由自主地彼此噬咬。

 

发生了什么……这样的情形只会发生在……

 

立刻向主持者道歉,提前退场。一踏出会场入口,便被学生和犹太人包围。

 

查尔斯看见了琴和红脸的阿扎塞尔,还认出了摩萨德局长兹维·扎米尔,以色列驻瑞典大使,摩萨德第二任局长伊塞·哈雷尔。

 

“艾瑞克怎么样了?”

 

他听到自己毫不迟疑地问。

 

“教授,摩西·达扬(时任以色列国防部长)阁下在等您。”

 

琴按着额头说。

 

点头同意接入精神对话通道,查尔斯立刻听到那位座机陨落也不动声色的独眼名将,异常急切的“声音”。

 

【泽维尔教授,艾瑞克已经失去联络7个小时!】

 

 

文后小贴士:                            ,

 

1、本篇中的祈祷词为了情节效果做了相当大更改,不是正确的斋月祈祷词,别当真。

2、摩西·达扬,时任以色列国防部长。流金设定中是小万在哈加纳时期的老上级,日后把他推荐给沙龙和摩萨德,在EC的婚礼中曾经出场。


评论(22)
热度(77)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