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天海之屿 07

前文链接

07

 

拔出“毒针”,摩萨德哨兵在看不见的血液里前行。

 

没空在乎自己这点微不足道的精神纠结和阴影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尔斯!

 

他在部下接通的精神渠道里“大喊”。

 

【安吉拉!安吉拉!你和查尔斯在哪儿!立刻回答!】

 

【中尉,我们刚刚经过老东街7号广场,教授先祖的铜像,我正在劝……上帝!我就在附近,离办事处不到一条街!教授什么时候对我施加了“影响”?!我一直以为我跟着他!】

 

吞咽在喉管爆炸的安慰剂,艾瑞克甚至说不出责备的话来。

 

他早该料到,一个普通向导看不住“影响之王”,查尔斯有一百种方法甩开安吉拉,特别在那样的争执之后!就如同他早该料到,以狡诈诡计著称的兰达肯定不会如此轻易就擒!

 

查尔斯……查尔斯!

 

他在狭窄压抑的小巷狂奔,好像奔逃在怪兽的食道,漏着光线的出口好像永远无法触及。

 

查尔斯在哪儿?!

 

虽然是绝对适配,但作为纯粹的哨兵,他无法主动联络他的向导。安吉拉的联络被查尔斯屏蔽,无法传达。别墅的管家,店铺的老板,渡口的看守,每一个可能性,他都让随行向导一一询问,却没有任何线索。

 

只是查尔斯生气了,影响了所有人的眼睛,故意避开他们?还是阿拉伯人已经动手,查尔斯被他们挟持……或者他们正在查尔斯身后,偷偷掏出雪亮的刀刃……

 

在宛如炸裂的头脑里,记忆跳出了一句话。

 

【“跟我一样。小时候同母亲吵架,我总喜欢坐上小船,飘去湖心,一个人安静呆着。”】

 

湖心……查尔斯在白帆下向他伸手……星星在夜空,也在海中……

 

【“阿扎塞尔!带我去海湾!快!”】

 

红光闪烁,将摩萨德哨兵带到分割主岛和泉岛的海湾。

 

黄昏再度降临,血色天空再次染红大海。

 

顶着那份让心跳加速的刺眼红光,越过海滩浴场熙熙攘攘的人群,哨兵锐敏的视野立刻从点点帆影中捕捉到熟悉的白帆。

 

就像陷入沙漠的迷失者望见绿洲,埋入废墟的罹难者看见阳光。

 

“查尔斯!”

 

抱膝坐在甲板上的向导下意识转头,侧脸和白帆被夕阳染成血红。

 

“趴下!”

 

直觉让身体在思考完成之前抢先行动,艾瑞克听到自己嚎叫着放出白鲨。

 

海中霸王立刻飞射到天鹅身旁,狂舞于虚空之海,释放出最强大的磁力护罩。

 

查尔斯还来不及卧倒,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现实抢先向他公布答案。

 

一只澄黄物体悬停在面前,好像被魔法钉住的杀人蜂。子弹正在形变,好像黄蜂正鼓起翅膀

 

——那是口径超过20MM的大口径子弹!

 

向导立刻滚进船舱俯低,白鲨和天鹅掩护着他。

 

枪声先发后至,姗姗来迟,尖叫和骚动随之从人潮密集的海滩浴场爆发。

 

【艾瑞克,怎么……】

 

【查尔斯!卧倒,别动!该死的,这片海域被人安装了空间阻别,阿扎塞尔一时过不去!】

 

【还不能确定是利比亚人还是突尼斯人,想要争夺芳塔娜岛的阿拉伯人被兰达唆使想要杀掉你。不知道他们埋伏了多少狙击手,但只要一开枪,我就会发现!查尔斯呆在那里,我会保护你!】

 

摩萨德哨兵在精神通道大喊。他不敢告诉对战场毫无经验的向导,手感和声音告诉他对方使用了大口径枪械配合达姆弹。这种被国际公约禁止的兵器,只要一发命中,就会在身躯开一个头颅口径的大洞,甚至可能就在自己的眼前把他撕得粉碎。

 

对方计划周密,查尔斯的心灵能力可能很难派上用场:狙击点可以在以查尔斯为中心两公里以内,任何视野允许的地方。这个范围包括了旅游胜地芳塔娜最热闹的场所,起码聚集了10万人。查尔斯不可能一口气影响或者控制他们,一一读心鉴别需要相当长时间。

 

他甚至不能立刻去到查尔斯身边,无论他有多想立刻抱住他的向导,确认那份支撑自己心跳的温度。他和查尔斯之间横着近两公里的海水,进入无法保持平衡的水中,只会干扰他的能力和五官,让他无法倾尽全力。

 

但他没有把糟糕的消息告诉查尔斯。

 

把痛苦埋在心底,把灾厄挡在身前,就像每次挡在他的亲人和族人之前那样,艾瑞克仿佛无所不能的神明,把一切抗在肩上。

 

【查尔斯,别动!我会保护你!】

 

在血色夕阳里全神贯注,在尖叫奔逃的人群干扰下,聆听每一丝金属的异动。

 

抓住子弹,顺着弹道,揪出枪手。

 

把枪手手中的狙击枪,变成听从召唤的铁蛇。

 

缠住原本的主人,拖着他们离开藏身处。

 

悬在半空,并不仁慈地摔下去,而是被铁蛇勒住,一次又一次砸在岩石或砖墙上。

 

牙齿横飞,眼珠凸出,颅骨爆裂。

 

用他们的血把天空和大海变得更加赤红,用他们的惨叫和尸首警告所有人:

 

谁敢动手,谁就会暴露,谁就是下一个!

 

防空警报从军港方向凄厉鸣叫,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重复:

 

“内海湾方向发生枪击,并发现多处疑似爆炸物,所有居民和游客立刻离开!立刻离开以下区域……”

 

查尔斯向驻军舰队求助,聪明的做法!

 

这样清场对他们很有利,而且……

 

【我已经向驻军求援,他们很快出动!我也已经通知你的部下过来会合,艾瑞克,你的……】

 

温泉一样的精神波瞬间变成尖锐警报。

 

【艾瑞克!后面!】

 

肩膀和腰部同时遭受冲击,艾瑞克摔倒在沙滩,痛觉在右肩爆发。

 

一支消尖的木箭贯穿肩膀,弩机赋予它近距离内不输子弹的威力。如果不是阿扎塞尔反应及时,撞倒了他。这支木箭可能刺穿特拉维夫塔首席哨兵的胸口,建立震惊地中海的武勋。

 

阿拉伯人的指挥比兰达想象的更精明,他不止打算除掉查尔斯,还打算以此为饵,诱杀自己,用一支箭拿下双份猎物!

 

【“艾瑞克!”】

 

天鹅渡海而来,查尔斯站在白帆下,焦急眺望。

 

【回去!趴下!】

 

把天鹅挡在身后,艾瑞克带着插入肩膀的木箭踉跄站立,仿佛永不倒下的战旗。

 

用带箭的右手掐死暴露的弩手,用完好的左手遥控白鲨,“咬断”帆缆。

 

白帆背着血色残阳缓缓飘落,罩住查尔斯,仿佛一双坚定手臂将向导搂抱入怀。

 

“中尉,你的……!”

 

似乎听不见部下的声音,也感觉不到左腿崩裂的伤口。

 

艾瑞克踏入海中。

 

每前行一步,脚下被夕阳染红的海水便晕开一团血雾。 

 

抚着那只天鹅,盯着那艘帆船,任凭伤口被海水浸泡,浑然不觉。

 

他喃喃低语,宛如承诺。

 

【别动,查尔斯!我会保护你!】

 

【我一定会保护你!】

 

 


评论(14)
热度(84)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