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芽春之蕾 05 完 元宵快乐

庆元宵加更!大家大年好!

05

扔下兴致正高的游戏,被父亲召唤下楼,皮埃尔不可能不扫兴。

然而接下来的事态,远不能仅仅用扫兴概括。

刚刚下楼,来不及行礼,他就被父亲挥动手杖狠狠砸在面颊,打翻在地。

“父亲!您……”

“让这个混帐闭嘴,法罗!”

帕尔马公爵厉声喝令,巴黎塔首席俯首听从,皮埃尔立刻变成只能无声开阖嘴巴的哑巴。

就像他一直确认的那样,没有了权势和家世,他就是一条无足轻重的小鱼。

“那个美国向导在哪儿!法罗告诉我,你成功了,你还没让这个孽子毁掉波帕尔马!”

在父亲激动踱步的身影之后,皮埃尔看见一个与父亲同来的陌生人。鬓发花白的老者,包裹在数个高大哨兵和深灰斜纹呢料西装中,身形瘦削,宛如在博物馆中展示的名剑,在丝绒垫子与华丽剑鞘包裹下,看不出任何锋芒。

他看见这位老者,让法罗变了神色,抖了嗓子:“保罗?尼采阁下……”

那是全美哨兵向导协会的首席向导!

白宫的核心幕僚,麦克阿瑟的向导,共和党在国会山最具号召力的党鞭。

老者看向他的父亲,同时,皮埃尔也觉得自己正被他注视,法罗也不能例外。整栋客厅都在那双锐利视线的掌控中。

视线挟带宏大的精神力量,直接嵌入大脑,仿佛巴黎圣母院上百口巨钟一起轰鸣一般的沉重精神威压震慑着皮埃尔的意识,让他惊愕发现,在这个入侵自己脑海的意志面前,自己居然无法产生任何反抗的念头。

就像在那只髋骨宽大,轮廓刻薄,脸上似乎挂着讪笑的银狐面前,他的海豚和法罗的卡斯特獒都匍匐着,无法起身。

“听说我曾经的弟子被您的次子邀请至府上做客。我厌恶那个背弃师门的小混蛋,如果他不经过全美哨兵向导协会批准,就与贵府的哨兵结合。我,还有任何美国人与波旁帕尔马的任何协议——无论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都将从此作废!您可以相信我的保证。”

皮埃尔明白为什么尼采用好像磨碎牙齿的语气咬碎过去时态,同样明白“次子”上面的重音意味着什么,更明白父亲会如何选择。上帝保佑,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他是王族,这种程度的行为不算什么。

可是,上帝闭目塞听,一切与他的祈祷背道而驰。

楼梯处的巨响让皮埃尔与所有人一同回头。尽职的保镖和仆人纷纷逃窜,好像一群在猛兽面前慌不择路的蝼蚁。猛兽从他的私人领域走下来,游弋身旁的鲨鱼昭示着那个让纳粹余党闻风丧胆的名字。

现在这条鲨鱼冲他露出雪亮獠牙。

“你做了什么?你在查尔斯身上注射了什么东西?!”

他怀里抱着失去意识的向导,投向自己的眼神比獠牙更可怕。

“立刻说明白。否则,我就把楼上所有液体塞进你的血管,让你亲自去对比!”

另一端,尼采在精神层面拦住了法罗。

【让年轻人自己处理,你的殿下也该受点教训了。你认出公爵是假扮,却没有挑明那一刻,已经认可了这样的处理。让他吃点苦头吧,这样对你,对他,对你效忠的国度和家族都更有好处!】

卡斯特獒匍匐在地,沉默不语。

在两位首席的威压与父亲明显动摇的表情中,皮埃尔的崩溃比预想中更快。“公爵”亲自冲上前,从艾瑞克怀中接过昏迷的身体,主持急救。艾瑞克焦急地跟在她身后,却被踏过卡斯特獒的银狐拦路。

【站住,犹太人。】

【把查尔斯交给瑞雯吧,感谢你帮助营救我的学生,我欠你一份人情。但是,你真的是在搜索纳粹残党的时候,意外发现?年轻人,演技太不过关了,你看着查尔斯的眼神,瞎子都能明白!】

仿佛被什么烫伤,艾瑞克不自觉地退缩了一下。

【是的,尼采阁下。请您让我过去,我真的很担心查尔斯……】

银狐并不回答,蹲坐下来,左右摇晃尾巴。

【如果我还没老糊涂,你们是绝对适配,你打算怎么办?】

艾瑞克警惕地眯起眼睛,他不太明白对方的用意。

【尼采阁下,我们是绝对适配,就是我逃避责任,才让查尔斯遇上了那个混蛋!我不会再逃了,我是犹太哨兵,我会对我的向导负责,我会好好照顾他,请您放心。】

银狐没有半点触动,脸上似乎讪笑的表情越发浓烈。

【犹太人,长点脑子。查尔斯为什么从没跟人结合?那个孩子外表温柔随和,内在倔强刚烈。他一直想做自己的主导,他一直希望组成以向导为中心的配对,从来拒绝和任何一位强大的哨兵结合……】

【我可以保证,尼采阁下!我绝不会利用绝对适配强迫他,也绝不会用哨兵的身份逼他做任何事!】

艾瑞克不明白尼采的顾虑,他因为那种不信任而恼怒。

【所以,你能为了他离开以色列,加入美国国籍,还是准备强迫他跟你去中东?】

摇晃尾巴,银狐把一桶冰水泼在鲨鱼脑门上,看着那发热的脑门滋滋冒烟。

【向导比哨兵更危险。影响国家的政策,推动时代的走向,高级向导是觉醒者中真正的利器。这决定了我们面对的战场半点不逊于你们这些武夫,而上帝却决定了我们的体质甚至不如普通人,我们需要最严密的保护。】

【韦尔奇的哨兵是艾森豪威尔,曾经为了向导停留在少校和国内勤务的职位上长达8年;胡佛的哨兵托尔森,曾经是FBI最强大的警探,身手不逊于MI6的00组特工;我的哨兵,那个自大、高傲又臭脾气的道格大佬(指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也曾给我位于华盛顿的住所送过一个加强排。】

【我们和我们的哨兵都是美国人,都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我们的哨兵都可以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守在身边,为我们付出一切。而你呢?】

【犹太人,特拉维夫塔首席哨兵,你的命要给以色列留着!不管是艾瑞克?兰谢尔,还是马克思?艾森哈特,以色列和犹太民族始终是第一位的。】

【如果你利用绝对适配和查尔斯结合,你就等于把他置于更危险的境地,剥去了他最重要的一层保护壳。更不用提你的工作,你的位置必然带来更多的威胁!】

毫不留情扔下一道又一道枷锁,把艾瑞克钉在原地,无法挣脱,更无力反抗。

【犹太人,如果明知如此,你依然坚持对查尔斯行使绝对适配的权利,我就杀了你。别说那是上帝的决定,上帝替你做完了决定,就该轮到我这个曾经的老师行使上帝赋予我的责任!】

【就如我的老师说过的,‘如果正义女神选择蒙上眼睛,视而不见,我就替她持剑!’】

撒开尾巴,拱起背脊,白狐坚定地拦在天鹅之前。

死一般的寂静在两人之间蔓延,与老者身后嘈杂的急救对比鲜明。

深深地向那里,向牵挂着自己灵魂的人投出视线,艾瑞克退却了。

好像那具完全失去意识,虚弱不堪的身体是威震中东的万磁王命中注定的克星。

不可战胜,无法解决。

他只能向尼采鞠躬致意:“没有绝对的必要,我不会在查尔斯面前出现,请您代我好好照顾他。”

老者扭过头,用鼻子甩出不屑一顾的声音:“那个背叛了师门的混蛋小子,我才懒得管他。”

雕刻爱神的时针转过一圈又一圈,当当事人恢复意识,事情已经过了12个小时。被药物的后遗症和瑞雯的白眼绑在病床上接近一周,查尔斯终于获得允许,出门向救助自己的摩萨德哨兵表示感谢。

“兰谢尔中尉已经返回特拉维夫。”特拉维夫塔办事处留守的黑发向导告诉他遗憾的消息。

“摩萨德行动队事务繁忙,会议结束后,他没有空余时间。”

“不过……”不能确定是否是错觉,查尔斯发现那个叫安吉拉的向导露出别有深意的微笑,和她肩上的蜻蜓一样。

“中尉给您留下一份礼物,让我转交。”

查尔斯在疑惑中收下了这次巴黎之行的最后一束花,瑰丽壮观的粉白蔷薇被无花果叶子包裹着,占据了整个臂弯。

“中尉离开前,去了一趟约瑟芬皇后的马勒梅松庄园,带回了这束花。这种蔷薇叫‘皇帝’,是约瑟芬专为庆祝拿破仑一世登基培育的品种。那位皇帝出身低级贵族,碾碎了波旁王朝和几乎整个欧洲的王庭。中尉说,这束花很衬您。”

真是一个奇怪的哨兵,没有乘人之危,没有邀功示恩,也没有哨兵常见的侵略性。

温度从怀中升起,将脸庞也照得温暖红润。

摸着脸,微微抬头,一定是今天天气太好,日照充沛,查尔斯如此想着,抬手搭上额际,仰望天空。

巴黎春日下,阳光正艳。

正如一年半之后的古巴海滩,面对绝对适配的结合,查尔斯在内心对自己说。

【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人选。】

【我愿意。】

14年后

1975年3月,春天如期归来,同样灿烂的春光笼罩着英吉利海峡对面的康沃尔郡,照耀悬铃木下同样粉嫩的蔷薇。

一切都和14年前,艾瑞克在巴黎窗外看到的一样。

只是那时查尔斯比蔷薇更红润的脸庞,即使在如此灿烂的春光下,依然惨白灰暗。

圆润的面颊深深凹陷下去,发丝早已失去的光泽。

当年波旁王子留下的针眼和淤青,让自己愤怒不已;现在枯枝一样的手臂上,已经浮满了青筋和针孔。

毛毯下的单薄身体里,接近三分之一的器官受过损害。17个月里,艾瑞克陪伴他的向导经历了25次手术。在病危通知和手术同意单据上签字的次数,他不忍回想。

每次等在寂静的手术室门口,哨兵可怕的听觉,总会让他听到各种声音。医生交流状况不妙的声音,血液滴落的声音,冰冷器械切割肉体的声音……

门的另一边发出的任何声音都能轻易地在艾瑞克心里激起惊涛骇浪。

但是他拒绝了MI5的陪护人员提议他暂时离开等待结束通知的建议,固执地好像一尊石像立在手术室门口,他不能代替他的向导经受这一切,至少要听着一切,与他共享生死未卜的煎熬。

尼采警告过他,威胁过他!

早在14年前,他就知道他们的结合意味着什么。

可他还是忍不住在凯蒂入学那天,名正言顺地去见他,忍不住在古巴的海滩,以全世界为借口,吻上了他,占有了他。

当那些墨菲定律的灾难如期降临。他像尼采和那个阿拉伯女人预言的一样,把他无法割舍的国家和血族放在首位,把他的向导一个人留在地狱!

…………

这是他不可饶恕,百死莫赎的罪!

中东最关键的战役结束了,他完成了责任,辞去军职,守在昏迷不醒的查尔斯身边。他自修了基础护理和肢体按摩的技术,希望能尽最大可能,做出哪怕一点点弥补。

可就在刚才,责任医师面色严峻地通知他和瑞雯。

纯导的体质通常不如普通人,查尔斯的身体更承受过足以致命的伤害。近期的生理监测数据非常不乐观。长久的昏迷,无法正常饮食与行动,正让他的身体一点一点走向衰竭……

“如果持续昏迷,可能撑不了太久了。”

在三月灿烂的春光里,在蔷薇馥郁的香气与知更鸟清脆的鸣叫中,坚毅如钢的摩萨德哨兵任泪水划破面颊,泣不成声。

文后小贴士:

保罗•尼采(Paul•Henry•Nitze 1907-2004)

共和党保守派代表人物,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专家,约翰逊总统时期海军部长与国防部副部长。二战太平洋战场对日经济战略,冷战对苏联遏制战略的主要制定者。长期担任历任总统战略顾问,在换一次总统几千人下岗的华盛顿特区,从38年一直工作到了83年。在流金的设定中是全美协会的向导首席,教授的启蒙老师,流金向导能力的巅峰。 
 

你们没有看错,这个番外完了,但是文章还没有完!后面还有两篇番外,他们共同组成了流金的新番外系列。

第二篇叫叠浪之屿,第三篇叫赤裂之海(都是暂定名,可能改)现在公布出来,不给自己留后路!第二篇情人节当天发布!

评论(37)
热度(112)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