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芽春之蕾 03

03

 

“教授,我们明天继续追踪神秘的蓝色百合吧。那么神奇的花朵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太好奇了!”

 

在百合与蔷薇浓郁的香气里忍住喷嚏,查尔斯认真思考是否忠告皮埃尔,下次追求向导或者女友不要同时用上这两种以芳香著称的花卉。太过浓郁的味道只会刺激鼻翼,让人嗅觉失灵。

 

热情的话语阻截了这个念头。

 

他必须尽早表明态度,为了尽量减轻伤害。

 

查尔斯沉默地下定决心。

 

“不用了,皮埃尔,我准备明天就回伦敦。”

 

热情引路的背影慢下来,皮埃尔有些僵硬地回头。

 

“可是,那些百合……教授,您真的不好奇吗?”

 

“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保持平和语气,查尔斯尽量平和地导出真相,直奔主题对大家都好。

 

“皮埃尔,你明白,我们都明白,从来没有什么神迹。”

 

“百合花是波旁家族的标志,蓝色百合是波旁家族帕尔马分支的主纹章。”

 

“卢浮宫前的花圃属于杜伊勒里广场,那里原本是杜伊勒里宫,波旁王室在凡尔赛之前的王宫;塔恩行省的蒙特罗镇,古时隶属波旁公国,是波旁家族的发源地;比利牛斯山间的雉岛行宫,在大革命之前是法国与西班牙的分界线。1700年,两国在此签署协约,由路易十四次孙安茹公爵菲利普继承西班牙王位,波旁帕尔马分支(日后这一分支丢掉了西班牙王位,但是因为联姻拥有了帕尔马公国,因此得名)由此诞生!”

 

“……”

 

“太明显了,谁都知道这批蓝百合是波旁帕尔马家族为昭示存在感与正统继承权搞出来的花样。”

 

“至于它们是怎么被搞出来的,我对园艺和植物基因技术并不太感兴趣。”

 

青年低垂着头,慢慢缩在华丽古董座椅上,几乎蜷成一团。这样的场面让查尔斯酸楚不已,他强迫自己硬起心肠,用公事公办的态度,给出最佳建议。

 

“百年前,你的家族在意大利统一战争中失去了帕尔马公国。1931年西班牙共和派宣布废除王室,成立共和国。之后西班牙历经内战,由独裁者弗朗哥统治。最近几年,弗朗哥流露意向:希望死后,让王室回归,重新统合这个伤痕深重的国家。”

 

“波旁帕尔马是从血缘和正统性上最合适的王族之一,失位王族有所希冀,有些野心实属正常。”

 

抚摸着青年柔软的头发,轻轻坐在一旁,查尔斯再度放低语气。

 

“但是,弗朗哥已经属意波旁另一分支,阿方索十二的后裔。其继承人胡安·卡洛斯已经确定将于明年与希腊公主索菲亚大婚。希腊王室是爱丁堡亲王(当时,也是现在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丈夫)出身的家族,英国王室已经用婚姻做出了表态。你的兄长虽然娶了荷兰的艾琳公主,但朱莉安娜女王从未承认那次私奔,荷兰王室绝不会为你们下场。弗朗哥,英国人,还有北约和华盛顿,没有人会欣赏自作聪明的表演。”

 

“放弃吧。劝说你的父亲和兄长,及早止损或许更合算。”

 

“我在伦敦还有一些人脉,如果你们愿意谈和,我可以……”

 

“有什么资格……”

 

抱头蜷缩的青年却突然低声笑起来,那笑声令人毛骨悚然,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

 

“谁给你的资格,让一个卑贱的平民对正统王室指手画脚!”

 

意外让沉默的时间比预想更长。

 

“的确,我没有资格。殿下,是我僭越了,我可以自罚离开了吗?”

 

离开!快离开!赶在一切变得最糟之前!

 

然而,查尔斯发现自己几乎动不了。虚软的腿脚无法协调运动,把他摔在异常昂贵的地毯上。

 

“你不可能离开。在完成连结,成为我的向导之前。”

 

皮埃尔抬起了头,那个羞涩而腼腆的王子不复存在。狰狞的表情和流窜着焰火的眼睛,让他彻底换了一副面孔

 

——不,这才是皮埃尔·卡洛斯·路易·波旁的本来面目!

 

害羞与腼腆是最好的保护色,避免与向导直视,能最大限度避免被自己阅读思维。就像那些无处不在的百合和蔷薇,表面是不懂搭配的失误,符合青涩青年的设定,实则用馥郁香气掩盖了最后的吸入性药物。

 

不止这些,还有一个强大的向导为他全程保驾护航,遮掩思维。那个将皮埃尔安排到他身边的人,那个热情洋溢的向导首席。

 

挪开视线,躲开被海豚与卡斯特獒一同挟持的天鹅,查尔斯不想面对昭示自己愚蠢的铁证,他向门外呼唤塑造这一切的魔法师。

 

“让•法罗阁下,您还要坐视到几时?”

 

巴黎塔新任首席迟疑现身,脱帽行礼,像一头忠诚的獒犬立在失位王族身边。

 

“劝劝您的殿下吧!让他犯下这样的错误真的好吗?”

 

查尔斯在法国首席脸上看见了难以描述的痛苦与犹豫。

 

粗暴的耳光让他在嘴里尝血腥的味道,撕裂的衣服让肌肤在冰冷空气中战栗,无力动弹的手腕被掐出淤痕,查尔斯陷入了近乎荒谬的分裂中。

 

“你这个无礼的家伙!”

 

【对不起,泽维尔教授!对不起!】

 

“波旁帕尔马准备给你‘殿下’头衔!美国佬带着大笔家财请求联姻,不就是为了身份和地位?你在装腔作势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的家族世代是波旁帕尔马的附庸属臣,我不能违背殿下的命令!】

 

 “张开腿!身体结合会把精神结合拴得更牢。反正一个向导怎么也得属于一个哨兵!”

 

【您不可能真正与王子结合,我们都清楚全美协会不可能允许,强行结合很快会被解除。您经历丰富,暂且忍耐一个不合意的床伴,想必不是什么大事。我会劝阻殿下,约束他的行为,不会对您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你这个卑贱的平民,下贱的野草,别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反正你也习惯了那么多女人,还有男人!淫荡的野蔷薇真是适合你!”

 

【明天我会清洗您的记忆,将您和您的随从安全送回英国。请您原谅我,宽恕殿下。对不起,他只是一个被宠坏了的,不太明白自己在干什么的孩子……】

 

恶毒谩骂和苦苦哀求交替响起,仿佛一出荒诞剧滑稽的背景音。

 

查尔斯却一点笑不出来。

 

在这样荒谬的处境里,他想起了尼采老师和韦尔奇老师共同的告诫。每一个年轻的美国向导,有希望成长为高级向导的新秀,都会经历这样一课。

 

“你们是觉醒者世界最贵重的珍宝,总会有些不长眼的混蛋,痴心妄想,妄图占有你们。”

 

“遇到所有不同寻常的,无事献殷勤的家伙都得当心。”

 

“万一,如果遭遇不幸……”

 

尼采老师严厉地,韦尔奇老师温和地,用截然不同的风格警告。

 

“不要逞能!”

 

“记住你们是最贵重的珍宝!美国最宝贵的战略资源!没有任何垃圾,任何人值得让你们受伤!”

 

“他们不配!”

 

“遭遇意外,你们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自己。什么妥协都可以接受,什么让步都可以做出。只要活着回来,全美协会为你们讨还公道,美利坚为你们复仇!”

 

是啊,应该是这样。就当还在剑桥郡,不小心喝过头,睡了个不情愿的家伙。

 

明天就是全新的一天,一切从头开始。将那些不快拂去,好像抖落肩头烟尘,转眼便不复存在。

 

应该这样……

 

尼采老师,韦尔奇老师……

 

我真的,是你们最愚蠢的,最不成器的学生。

 

“滚开!”

 

用尽积攒的力气全力推搡,查尔斯拔出暗藏在王子身后的枪支,拼命支撑不听使唤的手,举起大喊。

 

“离我远一点!”


文后小贴士:

本文中提到的波旁帕尔马家族是存在的,他家到现在还没放弃对西班牙王位的诉求,这一支的长子跟荷兰公主私奔了也是实有其事,但这个叫皮埃尔的次子完全是虚构人物。

评论(25)
热度(96)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