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芽春之蕾 02

赶在春节前发一章,下章就7天假期回来发了

01

02

 

在酒吧昏暗的霓虹灯下,罗根饶有兴趣地看着查尔斯一面向皮埃尔微笑,一面转头向自己露出求助的神情。

 

【罗根,你一定得帮我!赶在我被这堆百合和蔷薇干掉嗅觉之前!】

 

【拒绝这小子真的那么困难?一定得这样?你确定?】

 

【否则为什么我会提议大家来酒吧?!OH,罗根,别这样为难我!波士顿地下自由搏击俱乐部三个月VIP!】

 

【半年!】

 

【OK,成交!】

 

如愿以偿的哨兵露出带着后槽牙的笑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成功吸引所有人目光之后,语气夸张地高声惊叹。

 

“那边吧台那个妞真辣!”

 

“哪一个?”

 

查尔斯立刻中断与皮埃尔敷衍的交谈,刻意露出轻浮语气和神态。

 

“那个高个光头的酒保身边,侧面像泰勒的漂亮妞!”

 

“对,那是罗根会喜欢的类型。”

 

瑞雯也兴趣盎然地掺合进来,把尴尬的羞涩王子扔在一旁。

 

“该死的,真不巧!看她左手无名指的戒指,跟她身边那个猛男成对。有主的货色,无缘了!”

 

“罗根你是认真的?这样就后退,真不像‘育空之狼’!”

 

“他们多般配,对视多甜蜜!身后那一对儿看上去像与他们同来的朋友,这种难度怎么可能搞定?!”

 

罗根夸张叹气。

 

“这可是你说的,如果我成功了呢?”

 

“那不可能!……等等,不能动用向导能力!”

 

“当然可以不用!”

 

“那我和你打赌不可能成功!”

 

“罗根你确定?和我打赌,赢家可不多。”

 

“确定!”

 

“一言为定!”

 

好了,一切水到渠成,“夜店小王子”登场舞台搭建完毕。他的任务顺利结束,接下来就是查尔斯的表演时间了。

 

年轻的向导闭上眼睛,又睁开,好像吞噬了所有灯光,亮度惊人。

 

嘴角勾起甜蜜而艳丽的弧度,笑着:“罗根,记住你说的。”

 

掏出隔离器,在众人眼前拨到最大功率,塞进裤袋。对着光滑的桌面倒影略微撩拨发型,抬手解开衬衫最上方两颗纽扣,露出锁骨,查尔斯端起酒杯,走了过去。

 

人声嘈杂,光影错乱,即使几位哨兵也很难分清人群中的对话和剧情。

 

他们只看见灯光在锁骨可爱的凹陷里升满美酒,仿佛诱惑人心的魔药。

 

熬制魔药的巫师倚在吧台,手臂柔软如维纳斯的嘴唇,腰肢柔软如塞缪的歌声。

 

酒杯举到唇边,吐出舌尖,轻点液态的宝石。然后卷起液体,不缓不急舔过唇瓣,抹上魔幻的唇彩。

 

只一个举动,就让吧台一侧静下来。

 

年轻的法国哨兵也不自觉地舔着嘴唇。那一刻,他明白了不少事理。

 

为什么桂妮维亚的一瞥,能让最高洁的骑士心甘情愿,背叛诺言;

 

为什么莎乐美一场七重纱舞,能让伟大的希律王献上圣约翰的头颅;

 

为什么海伦飘香的衣袂能让争论不休的特洛伊议员一致同意,战争再继续十年也在所不惜。

 

他看见酒保停下手上动作。环住“泰勒”腰际,表情不快的壮汉,手臂肌肉隆起又驯服,由准备动粗转变为准备偷摸屁股。脸上神情从想揍他,变成想吻他。

 

皮埃尔觉得自己必须喝点什么,他急需一些冰冷的东西,镇压火焰,确保自己不会当场作出失礼的举动。

 

他立刻在嘴巴里面尝到了冰镇过头的马天尼尖锐的气息。

 

在理智和思维正常运转之前,本能提前下达了正确判断。

 

“……太夸张了。法国佬这么没见识,还是地方没选对?”

 

“查尔斯在英国凑齐了牛津39个学院,剑桥的37个也差得不多了,你认为他为什么如此高效?”

 

踏着在皮埃尔内心扔下核弹的声音,查尔斯漫步归来,好像一位昂首通过凯旋门的将军。

 

“搞定了?”

 

“一对夫妻外加酒保,居然用了4分钟。”向导皱着眉,遗憾摇头。“效率太低下了。”

 

“你居然放过了另外一对。”他的哨兵朋友调笑着。

 

“嗯,年龄大了,必须注意保养,一次最多只能玩4P。”

 

声音被混乱撞击的声响打断,查尔斯和罗根看着法国青年剥开人群,仓皇逃窜的背影,好像来自地狱的利爪正追在他背后。

 

【好像太刺激,玩过了……】

 

【自己捅的漏子自己收拾。】

 

追着背影来到室外,查尔斯看护那位“殿下”扶着双膝不断喘息,期望巴黎春夜饱含花香的气息能让他好过点。

 

“抱歉,教授。”

 

竭力平复的喘息里包裹着真挚的诚恳,就像那出奇的羞涩与身份一样格格不入。

 

“抱歉,我太失礼了!我不太习惯封闭的空气,我不应该这样……”

 

“不,不是的……”

 

低沉的声音反而让青年惊慌起来,他有些语无伦次地道歉。

 

“教授,我的态度伤害到您了吗?上帝作证,我没有那样的想法!我向您道歉!”

 

“不,应该抱歉的人是我。”

 

你到底干了什么呢?查尔斯·泽维尔,你这个混蛋……

 

咀嚼口中近乎实体化的苦涩,查尔斯艰难开口。

 

“皮埃尔,我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我并不如你想象的美好,更不适合做一个虔诚天主教王室成员的配偶。”

 

“我只是一个平民,不值得让你放弃继承权。”

 

是啊,说着这些谎言和借口,为了坚守自己的梦想和执念,伤害一个又一个真心爱慕自己的哨兵。

 

查尔斯·混账·泽维尔。

 

“我配不上你这样好的人。”

 

“我明白了……”

 

在巴黎春夜的华彩灯光下,青年王族目光异常黯淡,就像一个被夺去了圣诞礼物的委屈孩子。

 

“但是,今晚我还可以邀请您去我家里做客吗?我一早准备了庄园自酿的葡萄酒,还有1789年的干邑白兰地,我一直认为对您说‘请品尝来自大革命之年的白兰地!’会让您高兴起来的!”

 

抬头恳求,好像盯着过于严苛的保姆手里最后一份礼物。

 

“就今晚,以朋友的身份。”

 

 

夜幕低垂,巴黎陷入了沉睡。

 

吞着哈欠的服务员无精打采,应付着手中抹夹。即使在拉丁区最闻名遐迩的酒吧工作,日夜颠倒的清理也极其难熬。

 

但是……该死的,他可从没祈祷来点刺激的!

 

瞪着手里整整齐齐裂开几道弧线的杯子,倒霉的服务员只想骂人。

 

上帝惩罚那个没有公德心的混账!

 

绝不敢当面咒骂的对象,此刻正在数个街区外遥望香榭尔大道旁,一处豪宅公寓的阳台。

 

夹杂花香的夜风拂过残存体温和酒液的水晶杯,轻柔摇曳装饰阳台的花束,卷起刺绣精美的白纱门帘。眼眸温柔的向导淡淡笑了笑,缓缓走进去。

 

“中尉!”

 

特拉维夫塔派驻巴黎的安吉拉•萨尔瓦多提高了调门,恼怒的声音里夹带着指责。

 

“如果国内知道会怎样?塔里的元老一定会下令,让您尽全力追求那位向导!”

 

是啊,艾瑞克明白安吉拉说得没错。

 

因此他即使发觉绝对适配,依然隐瞒至今。

 

他是以色列的首席哨兵,他是摩萨德行动队的头把尖刀,他是注定与死亡和鲜血为伴的兵器。

 

已经有两位向导因为他流尽了血,还有他的小女儿……

 

他是比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的绝对适配。

 

 他宁愿看着查尔斯那样鲜活恣意地活着,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学习,生活,恋爱……

 

巴黎春日鲜艳的花朵,与残酷而炽热的中东沙漠那样格格不入。

 

就像最美的海市蜃楼,只能遥望,永远无法拥入怀中。

 

……足够了,这样就足够了。

 

只要能守望他那样精彩而幸福的存在。

 

“看着那里,有任何意外,报告我。”


评论(14)
热度(104)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