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13 END

前文链接总目录


第一个结局  BE END


忘忧宫别馆迎来了血色黎明。

还未褪去的漆黑,仿佛丧服披在天际。

它的主人回到宫廷,浑身冒血,遍体鳞伤,肩头还插入仿佛断翼的窗框。

毫不在意,操纵金属活生生退出血肉之躯,仿佛那根本不是自己的躯体。

皇帝在部下震恐的目光中,完成非人的行为。

医官们仿佛追逐腐肉的鸦群,追随在后,却被比暗神更可怕的男人驱逐。

他踏入办公室,坐在染血的御座上,喘息片刻,指令尾随的部下,语气比众人预料的更轻松。

“安娜,传令医官,不惜一切代价,必须保住亲王的右手!”

俯身听令的部下们,在皇帝不能见的角度,惊恐交换着视线。

亲王正在别宫另一头,接受徒劳的急救。

是的,徒劳的……

所有人都知道亲王殿下已经回天乏术,医官们只能竭尽全力,拖延着以小时为单位的时间。几位殿下都守在那边,帝国的重臣正紧张商议如何安抚皇帝的悲恸和怒火。

但陛下这是……

……难道……出离悲痛的情绪,让他……

眼神和脑波极速交流着,谁也不敢在此刻充当死神的使者。

视线中心的面孔突然扭曲了,皇帝脸上凸现令众人心惊胆战的表情。

突然抬手遮住面孔,肩膀以可疑的曲线起伏,仿佛天崩地裂,天宇塌陷。

随即放下手臂,艾瑞克又成了皇帝。

刚刚的一瞬间,仿佛根本不曾存在。

“……如果无法保全,就让医官团队协同巴赫科技。按照……按照‘左手’,再给亲王做一只最好的假肢!”

“不用担心保密和外表,一切以舒适便宜为先。”

“安娜,你让汉克去协调最好的复健队伍;卡利班,让你的部下准备改建房间,参考假肢重建者的一切需要,今天晚上之前,我要看到完善的方案;艾琳,你去通知威彻斯特方面,让瑞雯和孩子陪着查尔斯,我……最好最近不要出现……”

这样不合时宜的不屈不挠让所有人胆寒,没有人胆敢加重一点点呼吸,皇帝办公室内安静得可怕。

唯一胆略超群的人,排开木偶一样的人群,给了皇帝致命一击。

威彻斯特摄政走来,破碎的狮鹫和雄狮静静躺在摊开的掌心。

当年炮火下的婚礼,他亲手环在查尔斯左手的戒指,已经被利刃葬送。

艾瑞克狠狠瞪着对方,仿佛那是亵渎七神的道具,当众扇在他脸上的耳光。

那把插入查尔斯胸膛的利刃……他松开了“左手”……约翰·阿德勒斯……“微忿”……

真实如潮水涌来,强迫皇帝推搡面对。

艾瑞克再也无法维持虚假的镇定,愤怒和比愤怒更深重的悲哀在胸膛咆哮,让他打碎什么!

但他还能毁坏什么?

吉诺莎的皇帝比任何旁人更明白:

旁人,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错的……只有……

他静静等待,张开手掌的裁决者作下判决。


“抹去我的记忆!”

对方却说,和他一样的血泪在彼此脸上徒劳淌下。

“我无法保证,我一定能控制我的愤怒,我一定不会泄露真相!”

“那么抹去我的记忆,兰谢尔!为了我的君王最后的命令!”

“为了不再开启人类和变种人的战火!”

终其一生,威彻斯特的人类摄政将这道命令恪守不渝。

再也无法忍耐,再也无法逃避,艾瑞克猛地站立,奔过长长走廊,穿过重重人群,来到尽头的病房。

医官冲他深深鞠躬。

躺在白与红交织的惨像中央,查尔斯已经失去了双臂与意识,生命也正在离去。

他无力出声,无法控制的脑波,接通了艾瑞克的思维。

【“父亲……我做梦了……”】

半闭半合的眼睫间,曾经挚爱的蔚蓝色彩黯淡得足以撕裂灵魂。

【“我梦见……我遇见了一个人……”】

【“他叫马克思……也叫艾瑞克……”】

【“这个梦……真美啊……也真疼……”】

【“……父亲……我可以……不用……醒来吗……”】

……

一个单词也无法吐出,艾瑞克不顾一切惊呼和阻拦,扯下了所有徒劳的管道和手段。用染血的丧布裹住残缺的躯体,大步向外走去。

穿过白花如同繁星的长廊,单驾飞艇停在老位置。

造型厚重冷硬,宛如随时可能变身的双足机器人的飞艇,蹲在廊下,等待着它的主人们。

一如十五年前,初见之夜。

马达轰鸣,掠过别宫外的樱桃树。

殷红果实压弯枝条,葱郁翠叶迎风招展,生机盎然。

飞艇极速升高,恍如明镜银链的水系再度落在脚下。吉诺莎的七大城区就像精细的玩具模型,位列大陆奇观的七神塑像矗立其间,高大恢弘,仿佛7位亘古不变的巨人。

火球正从东方的地平线跃出,就和那天一样。千万道囊括了由金色到红色,色谱内所有色彩的光线从天际喷薄,燃烧与那日一样壮丽的礼花。

他们再次驰骋在恍然相似的朝霞中。

霞光染红静静沉卧的古都,波光粼粼的湖泊与长河,恢弘壮观的七神塑像。

同样,染上空中的飞艇与飞艇上的两人。

只是,再也无法染红怀中如雪的脸颊。

呼吸几近断绝,每一次缓慢的脉搏,都将艾瑞克的灵魂,更深一步带入幽冥。

近乎奇迹的,他听到了微弱的声音。

“……艾瑞克……马克思……艾瑞克……”

微弱而坚定,而后一切归于沉寂。

皇帝再一次成了孤儿。

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只明白他的生命再度遁入无尽长冬。

恍惚中,回忆起查尔斯曾经的感慨:

“萨曼人信仰时空之神克瑞斯,就如吉诺莎人崇拜赫芬,威彻斯特人信仰狄修特。他们认为世间一切都是克瑞斯拼接的梦境。在别的世界,还生活着别的我们,我们不过是他们的一场大梦。”

曾经,他不屑于这种论调,志得满满,认为一切都在手中;现在,他虔诚祈祷,神灵庇佑,一切成真。

在别的世界,还生活着别的查尔斯。幸福美满,健康快乐,不曾遇到自己这个劫数。

他们不过是他的一场大梦。

****************************************

“……查尔斯……查尔斯!”

查尔斯睁开眼睛。

他看见金发少女唤着兄长,灵缇在她腿边欢快晃着尾巴。

“查尔斯,醒醒!快到你出场了!”

她的兄长抬手支撑额头,明蓝眼眸中混沌未明。

“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

“好长的梦……”

甩开迷蒙,恢复清醒,全美哨兵向导协会内定的向导首席即将登上世界舞台,发表撼动觉醒者社会的演讲。不过百米之外,以色列的新任哨兵首席正进入会场,坐上贴着“艾瑞克.兰谢尔‘’名牌的位置。

那时候,是1960年12月17日。

尚无人知道,另一段传奇即将揭晓。


最后部分为作者的另一部EC哨兵向导《流金岁月》,有兴趣的可点击下方链接观看。

http://qing5504.lofter.com/post/1d08a71c_5b536d1

评论(82)
热度(13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