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10 核能警告

10

 

绯红的血,如暮春陨落的花。

 

带着死亡的呼吸,轻柔拂过吉诺莎王女面颊。

 

那一刻,罗娜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死亡,忘记了世间一切事物。

 

她想尖叫,想爆发,想毁灭世间一切事物!

 

——让她撕碎眼前的血剑和混蛋!

 

让她挽救她的爸爸!

 

可只有一股力量抱起她,让她远离被血花染红的爸爸。

 

毫不犹豫,狠狠张口咬在手臂上,王女第一次尝到了血的味道。

 

但她无法阻止局势,她被抛了出去,父亲的声音在耳边剧震:

 

“带罗娜离开!”

 

她只能看着爸爸染血的脸越来越远,看着父亲宛如峰岳的背影,孤单支撑即将倾覆的天宇。

 

铁门无情闭合,切断一切。

 

复数的手臂接住她,复数的声音向她确认安全。

 

可罗娜什么也顾不上了。

 

父亲还在坚持,她不能就这样傻傻地等待结果。

 

抓住最近的,最熟悉的手臂,王女向曾经的侍从武官大喊:

 

“约翰!微忿!爸爸丢了微忿!王剑上有星金!带我去找微忿!”

 

**********************

 

将女儿交给凯因带走,艾瑞克听见了死神的铃声。

 

振钢涂层的戒指难以抵抗同样材质的锋刃,他亲手赠给查尔斯的戒指彻底折断,现在挡在利剑之前的,只有查尔斯的血肉之躯,小史崔克随时可以将他切成两半。

 

艾瑞克从未有过如此奇异的感觉

 

——在这样的时刻,自己居然如此冷静,宛如冰海源起的寒窟。在他认定自己应该比火神赫芬的长发,更加炽烈的时刻。

 

“稳住你的手,小史崔克阁下。”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平静得不像那个灼热的自己发出。

 

“你手里握着最后的王牌。”

 

“你的,你父亲的,也是雷昂的。”

 

“如果……七神在上,我真不愿这样设想!如果查尔斯,我的伴侣,有任何意外。我会将雷昂夷为平地,在你们的故乡倒灌海水,再没有一片新叶在那里生长,一只小鸟在那里啼叫。”

 

“我会继承当年‘监护人’的遗志,给人类带来最可怕的纪元!”

 

“我还将宣告大陆,这一切都是对你们父子无耻行径的报复!让‘史崔克’成为人类最大的罪人!让你父亲的治世永远被人诅咒唾骂!让你和你父亲奋斗终身的东西化为乌有!让你们所有的亲属,永远以这个姓氏为耻——我做得到!”

 

猛地提高声音,形成威压。皇帝心中远不如表面从容,艾瑞克死死盯着嵌入胸膛的赤剑,紧张几乎让他窒息。

 

“只有我才能给你想要的,不管你多生气,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小史崔克阁下,稳住你的手。我们还有的谈。”

 

他成功地镇住了小史崔克。狂怒的复仇者迟疑了,注意力向他身上集中。

 

“很好,我也会释出我的诚意。”

 

高举双手,然后松开,任手中星金滑落,撞击地面。

 

艾瑞克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撞击地面的声响,就是与凯因约定的信号。

 

巨大光束突破地板,凯因将佩剑插入地板,刺穿楼层,留下标记,也留下了难能可贵的机会。

 

匆忙赶到的威彻斯特军官将墨镜调至最大输出功率。瞄准剑尖,射出光束,冲击天顶,砸穿宛如星辰运行的反变种能力力场泵,

 

艾瑞克在同一时刻弹动手指。被光剑击飞的地板碎片瞬间化为铁签,贯穿小史崔克脖颈与双手,彻底剥夺对手制动能力。

 

与此同时,他竭尽全力冲到爱人身边。支撑染血的身体,小心翼翼将贯穿身体的利刃变化为没有锋刃的铁块。

 

不能拔出来。减少伤害,防止失血才是正确选择!查尔斯很清楚人体结构,他在撞上去之前算好了位置,不会造成致命伤害。

 

战地经验丰富的皇帝不断在内心说服自己,嘴巴和舌头却语无伦次地胡乱重复。

 

“没事了……医生!快叫医生!……没事了……该死的医生在哪里!……没事了,查尔斯……”

 

“即使暗神,我也绝不让步!”

 

部下纷乱的嘈杂和行动,都成了无声的背景。

 

艾瑞克将查尔斯紧紧搂在怀里,锁住他的视线紧密交缠,舍不得眨一下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逆转命运,阻挡七神的脚步。

 

直到吉诺莎人从小史崔克藏身之处解救了两个孩子,杰森得到解放的嘴巴打破了虚假的平静。

 

“雷昂人装了炸弹!在史崔克手里!”

 

宛如被50口径的光晶舰炮近距离轰击,爆风和震动拍打全身。

 

身为王者,很少亲临前线,查尔斯第一次体验这名为“战场”的触觉。

 

爆风暂歇,查尔斯发现自己悬在半空。

 

小史崔克引发的爆炸在三叉戟式的高耸空舰内部炸开一个巨大窟窿。从顶端控制室贯穿整个空舰,数不清的人影正攀住残余舰体,白云和风声就在脚下呼啸。

 

血腥在四周弥漫,痛楚在胸腔膨胀,晕眩和虚弱控制了躯体。

 

……这就是“战争”吗?

 

是自己开启了一切,也是自己默许了一切,如果这是七神的惩罚,他甘愿承担。

 

但是,有人绝不愿。

 

一只手牢牢抓住查尔斯“仅存”的左手,勉力提起。

 

“……查尔斯,听我说……那边,那边残留了一段地面,杰森就在那边,边缘还有可以抓取的栏杆。我……我会延展你‘左手’里的金属,把你送过去……你抓住栏杆,杰森也会帮助你,救援很快就到!”

 

绯红的血花飘过明蓝的眼睛。

 

艾瑞克浑身是血,更多赤红的碎片,正从他的眼角、鼻子、耳廓、嘴边……还有无数血管爆裂的伤口飘散。

 

这是连续拍碎星金,爆发人体难以承受能力的必然结果。

 

最大的血花盛开在肩膀,形状诡异而可怖的巨大碎片贯穿了那处,仿佛狮鹫被七神撕裂的巨翼。

 

伤痕累累的手臂竭力举起,控制几片碎片,勉强熔铸连接,将两人悬在仍残留部分作用的反变种能力泵下,摇摇欲坠。

 

残存的星辰天图在头顶运行,好像注定降临的神罚;

 

炸裂的巨大豁口在脚底呼啸,好像死神的嘴巴。

 

血线沿着紧握的手臂缓缓爬下,在明蓝眼眸烙印红光。

 

“那你怎么办,艾瑞克?你的手在抖,你的能力在消散,你撑不了多久。”

 

“把你送过去,我就吸附舰壁,滑去安全的地方……”

 

“别想骗我!下面的破洞空气吸力那么大!你有多大把握安全抵达,一旦摔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查尔斯,查尔斯,先保证你的安全……我是‘万磁王’,我对金属把握。而且我还有一次星金的机会。”

 

吉诺莎的皇帝在血与铁之间,轻声劝慰伴侣,仿佛最耐心的教师劝说最顽劣的幼童。

 

他忽略了两次使用星金之后必然来临的虚脱,也忽略了累积再多星金,也无法救治没有生机的变种人,他只知道他绝不能让胸口还插着凶器的爱人冒险!

 

然而,有人绝不会忽略这些。

 

“艾瑞克,放开我,集聚能量保全你自己!”

 

“如果我死了,我的血会让肯特叔叔放弃追究,你可以与瑞雯共同摄政,局势不会有太大问题;如果你死了,想想吉诺莎会怎么样?谁能保证我和旺达能镇住你那些骁勇的部下?!”

 

“艾瑞克,你从来都是最理智最明智的!选择最好的方案,艾瑞克!”

 

“闭嘴!”

 

皇帝怒吼。狮鹫即使残翼,依然威震天宇。

 

“我做的事情,就让我来承担!”

 

接着低头咧嘴笑开了,牙齿雪亮的夸张笑容,让查尔斯目眩。

 

“别说了,查尔斯,你知道我经常不听你的!我已经明智了一辈子,偶尔任性一次似乎也说得过去。”

 

查尔斯咬着牙,似乎思考用什么词汇破口大骂。

 

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他抬起头,钟爱一生的眼睛撞进艾瑞克眼中。

 

视线缱绻交缠,宛如一次永恒的吻。

 

带给皇帝最大的甜蜜和最大的恐惧。

 

“可是,艾瑞克……”

 

“我舍不得你死。”

 

“不管你做过什么……即使你无可救药……罪无可赦,可……我依然爱你……”

 

世间最美的眼睛和唇,以令人惊骇的速度褪去了生命的色彩。

 

“所以,我才是那个罪无可赦的人……”

 

在撕裂灵魂,痛彻心扉的恐惧中大喊,艾瑞克知道自己在喊着什么,可是他听不见自己喊叫的声音。四周的一切似乎被人按下了新型减速按钮,每一个举动都无比清晰地倒映在视网膜上。

 

他看见查尔斯松开了“左手”——可以被意念操控的假肢。

 

他感到手中比整个大陆更重的分量,骤然丧失。

 

而他,无能为力。


评论(39)
热度(108)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