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9 久违的核能

最近身体出了问题,一直奔波于医院。更新确实不敢保证,争取一周一更吧,反正也快到结局啦


09

 

雷昂空艇“弧光号”横亘于两国边境。

 

三叉戟式空舰宛如审判之剑,君临群山。

 

吉诺莎的皇帝在“三叉戟”握柄之处,仰望空舰最顶端控制室,屏住呼吸。

 

他为身经百战的部下吸引注意,创造机会。突破空舰内部,控制大部分区域,除掉大量雷昂士兵,老史崔克带领亲信退守一隅。

 

然而,女儿被瓷刀锁住的喉咙,告诉他已经达到极限。

 

老史崔克带着仅存的数十名部下,退入空舰顶端控制室。艾瑞克与部下破坏了整艘舰艇,却对此处毫无办法。

 

那是雷昂百年来反抗变种人的科技结晶,为“不死王”肖准备的终极坟场!

 

——除非他能无视女儿的生命,下令直接摧毁控制室与雷昂人。

 

在脑海中将这个选择彻底抹杀,严令阿扎塞尔约束部下。遵照老史崔克的要求,艾瑞克解下腰间“盛怒”,扔下所有星金,通过长长的螺旋楼梯,高举双手,进入等待变种人王者百年的控制室。

 

跨过那道限制能力的钢门,艾瑞克立刻落入人类包围,老史崔克攫住他的眼神正如地狱之火,熊熊燃烧。

 

“洛娜,不要害怕,父亲这就接你回家!”

 

他冲女儿高喊,努力把雷昂人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

 

“如此父女情深,真让我感动得快要吐了!”

 

老史崔克近乎面无表情地嘲讽,咽下更多的痛骂。

 

他知道这一切都不重要,艾斯萨兰德惨案后,雷昂已成死局。他已经没有任何方法改变雷昂被吞并的命运,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逼迫兰谢尔认罪。

 

只要他公开认罪,雷昂就可以摆脱现在的困境,甚至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兰谢尔刚刚战胜了大陆上所有的国家,只要有一丝打到他的可能性,诸国都不会放过。变种人族群沦为罪人的风险,任何一位变种人元首都不会容许。

 

他不能冒这个风险,只能将罪责归于兰谢尔个人!

 

“来吧!完成我的提议,向全大陆承认你犯的罪,我就放你的女儿离开!”

 

艾瑞克明白老史崔克想干什么,他也早备好了预案。温佳德正带着他的老部下,吉诺莎的心灵与通讯军团,截断周边所有大区的远程影像通讯,这个房间内的雷昂人都不能活着离开,甚至这艘空舰也不可能完整存留。

 

暂时听从老史崔克的摆布,编一套说辞,争取时间和机会,似乎是可以选择的方案。

 

但是,现在存留声音和影像的设备层出不穷,他能够如此轻率吗?

 

此刻门外传来喧哗,犹豫的皇帝和愤怒的总统都听见了。

 

他们一起低头。透过内侧透明的玻璃钢地板,看见那个混入吉诺莎暗红军服的身影,单薄惨白,宛如幽灵。

 

两人的表情都急剧变化,两人都在对方脸上看到意料之外的东西。

 

随即,厚重钢门被敲响。

 

“威彻斯特国王求见雷昂总统,希望获得允许!”

 

示意部下开门,威彻斯特之王迈过门槛。

 

衬衣罩在他身上,随着喘息急促起伏,显得格外空荡荡。那样的惨白和虚弱,甚至让老史崔克感到辛酸。

 

“我来见我的女儿和丈夫,史崔克阁下。”惨白的灵魂说。

 

“欢迎光临,陛下!”

 

老史崔克礼貌颔首:“如您所见,小公主安然无恙。”

 

望着被陶瓷利刃抵住喉咙,泪眼汪汪,却无法出声的女儿,查尔斯下意识踏出一步。

 

“但陛下,此处并不欢迎星金。”

 

老史崔克目光指向腰间微忿。

 

环视四周。钢门已经闭合,雷昂人包围了他,女儿落在他们手中。庞大的反变种基因装置在头顶运行,巨大的钢铁哨兵立在史崔克身后。

 

他没有看见杰森和肯特,也没有看见任何机会。

 

“查尔斯!”

 

似乎充耳不闻,查尔斯摘下王剑,穿过即将闭合的门缝甩手掷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在幽深空间不断回荡。

 

随即,钢门闭合。下一刻,剑鞘狠狠抽在皇帝脸上。

 

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牙齿折断的声音,老史崔克随着声音夸张地拧歪了面孔。

 

“查尔斯陛下,别那么动怒。对付这样的渣滓,不值得。”

 

“如果您对一个人付出了十五年感情,最终发现他指望设局杀了你,控制你的孩子,屠戮你的亲友,吞并你的国家。如果您对这个人还压得住火气,我会很乐意向您请教‘宽容’的真意。”

 

“我不会反对您如何处置他。我可以运用精神能力,控制他,甚至整个空舰内的雷昂人,让你们全身而退。我也可以将兰谢尔变为你我的傀儡,但我并不建议这么做,温佳德并非如此无能。吉诺莎人还没有发现我的态度变化,如何利用现在的局面,我们可以商议一个最佳方案。”

 

对惨白的面容露出安慰的微笑,让部下控制震惊的兰谢尔和小公主。在太过顺利的发展中,警笛不断在大脑摇晃。

 

这是老史崔克最理想的局面:泽维尔醒悟到兰谢尔对他的出卖,对威彻斯特的威胁,主动站到雷昂一边。

 

雷昂会迎来翻盘的机会,吉诺莎会猝不及防,面临盟友致命的反扑。

 

但是,他能够就这样信任泽维尔吗?

 

操纵心灵能力者的技术还不成熟,他更不能指望那个孩子的能力可以压制传闻中大陆最强的心灵能力者。

 

“你还是一样天真,认为这样就可以骗过史崔克阁下?你真以为我会忘了你婚戒上的星金?”

 

一个声音代替雷昂总统提出质问。

 

威彻斯特的王位觊觎者,考特公爵凯因·泽维尔,十余年来对堂弟丝毫不减敌意。

 

“来吧,交出星金,再戴上这个!”

 

孔武如棕熊的红发公爵举起轻铁的箱子。那是威彻斯特反心灵能力研究的最高成果,十四年前被逃亡的公爵带到了雷昂。在针对变种人的战争中屡建功勋,甚至让吉诺莎的幻象大师吃过败仗。

 

“被彻底掌控,是心灵能力者作为谈判对象的起码诚意。”

 

保持沉默,史崔克坐视凯因代替雷昂人进行必要的发言。作为托庇于邻国的叛逆者,察言观色是必要的生存策略。

 

泽维尔非常合作,毫无反抗,任由凯因拆下戒指上狮鹫与金狮合抱的星金,开启可以彻底克制他的箱子。

 

一切如此顺利,让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近乎荒诞。

 

打开箱子,叛逆公爵从中拿出的不是形似头盔的反心灵能力装置,而是两块闪着密集金沙的深蓝矿物。

 

——两块比戒指大出几倍的星金!

 

完全超出想象的行为,令雷昂人的反应近乎愚蠢,所有人眼睁睁看着泽维尔砸碎星金。

 

宏大的精神压制随即降临。

 

老史崔克倒在地上。歪斜视野中,所有部下都与他一样歪倒。

 

凯因将另一块星金扔给兰谢尔,两人分头拦截哨兵,合力掩护泽维尔。默契极佳,仿佛多年老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马罗德斯有保底王牌,雷昂有保底王牌,威彻斯特也有一张。泽维尔一直将它扣在雷昂的牌桌上!

 

来不及思考更多,老史崔克只记得父亲的身份。

 

逃!威廉还有希望逃掉!

 

他躲在轻铁密闭的暗室,控制着年少的心灵能力者和空间传输者,他还有机会逃脱一条性命!

 

这是在杀戮的精神能力降临之际,雷昂最后一任总统,最后的念头。

 

倒下的雷昂人都成了没有呼吸的尸体,空旷的控制室变得更加空旷。

 

撕碎最后一块哨兵,艾瑞克捧着松动的牙齿和淤青的下颌,在星金增幅后的虚脱中喘息。

 

“查尔斯……你怎么样?……不,你刚刚才……怎么能……”

 

查尔斯依旧背对着他,不作任何理会,径直走向哭泣着扑上来的女儿。

 

凯因在他身旁耸肩。按照威彻斯特的传统与法律,私生子没有继承权,任何一个王室旁系都弥足珍贵。叛国罪之外,不会轻易否决旁系。王位觊觎者与竞争对手在王位巩固后,与其拼个你死我活,不如就此和解,保住已有利益。

 

早在十年前,查尔斯便以承认凯因及其后代继承权,恢复地位与财产为条件,拿到了这张底牌。

 

现在,这张底牌正置身事外,饶有兴趣地围观堂弟的家庭纠纷。视角稍转,他看见了另一张“底牌”!

 

如同雷昂人没能料想到凯因的真面目,吉诺莎人和威彻斯特人也都未能料想到的还有不收控制的人出现在现场!

 

怒火驱动人影跨过同胞和父亲尸体,年幼的公主就在他剑下。

 

金属与空气摩擦,发出轻如叹息的声响,振钢涂层的利剑如雷光降临。

 

他距离太远,万磁王还处在星金爆发后的虚脱状态。

 

他们都不是神,他们都只能眼看这悲剧上演。

 

大片的血红晕开,一只手宛如被抛弃的木偶残件,掉落在血腥的背景上。

 

吉诺莎与威彻斯特两国王室,和几分钟被他们全歼的雷昂人一样,仿佛愚蠢地被命运钉在原地。

 

毫发无损的小公主,脸上表情比她断臂的父亲更为痛苦与绝望。

 

“爸爸——”

 

表情比女儿更可怕的皇帝下意识向血红的伴侣和女儿迈步,被血红涂抹的长剑阻止。

 

“别动!兰谢尔!”

 

眼神血红的复仇者咆哮着。

 

“考特你也别动,放下你的剑,别指望再让他们砸一块星金!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只要你们谁移动那么一厘米,我就立刻动手!这是振钢涂层的剑,兰谢尔你知道有多锋利!”

 

艾瑞克不敢移动,凯因铁青着脸,将同样振钢涂层的利剑,狠狠插进地板。

 

查尔斯浑身赤红,跪在自己的血泊里,左手将女儿搂在怀里,右手像堵不上的泉眼,血流汩汩喷涌,利剑正悬在他背后。

 

手持利剑的人,脸上纵横的泪仿佛被眼神染红的泪。

 

“说,兰谢尔!立刻承认你犯的罪,否则我立刻刺穿他们俩个!”

 

艾瑞克没有任何犹豫。

 

但比一切更快的精神能力,赶在毫不犹豫的唇齿之前达到。

 

吉诺莎的皇帝仿佛被一根钢锥刺入大脑,痛苦嘶吼着倒地,他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个动用心灵能力的“凶手”。

 

他的伴侣,他不惜一切也要拯救的爱人,他的查尔斯在这个时刻放出了仅存的心灵能力。

 

【闭嘴!】

 

【不能说!什么也不能说!】

 

【人类与变种人纷争百年,终于有和解的机会。如果反而演化为更可怕的裂缝,两个种族都将永无宁日!】

 

【艾瑞克,就像你说的:“有些牺牲是必须的!”】

 

虚脱的皇帝趴在地上,亲眼看着挚爱的身影猛地后仰,撞上剑锋。

 

赤红凶器立刻从胸膛冒出来。

 

抓住自己制造的震惊,查尔斯抬起仅存的左手抓住剑刃,用胸腔的骨骼和同为振钢的戒指锁住利剑。

 

在死一般的静寂中,在血腥与剧痛吞噬自己之前,查尔斯吐出血块,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

 

“走!快带洛娜离开!”


评论(57)
热度(11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