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8 继续核能

最近身体出了一些问题,这段时间一直奔波于医院。更新确实不能保证了,下周有没有也不敢说,希望大家耐心等待。


突兀的掌声响起来,在气氛凝固如熔岩的空间,显得那么荒谬。

 

脱力跪坐的查尔斯睁大了眼睛,无法动弹的瑞雯几乎惊呼,所有变种人都忘记了呼吸。

 

威彻斯特曾经的摄政,现任的议长,大陆最杰出的人类政治家正在门外。

 

他垂着头,高举手臂,用力鼓掌,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好,很好!干得实在漂亮!”

 

“我负责威彻斯特的人类事务。普莱特准男爵听闻有人秘密会见萨默斯伯爵,而他立刻去了忘忧宫。普莱特有所怀疑,我劝说他相信君主,与他一同来到忘忧宫,向他许诺,陛下和女公爵会证明一切都是污蔑。好吧,是我错了……”

 

“肯特叔叔……”

 

“请别用那样敬称,陛下。臣只是区区一介人类,实在承受不起。”

 

肯特没有使用任何贬义词汇,语气也没有太大起伏。但他的声音,让虚弱的王者血液沿着血脉一寸寸冻结。

 

“我的祖先受您的高祖父高祖父查理三世联合贝雅、吕贝克、里嘉、缪尔,达成种族和解,人类与变种人联手钳制“不死王”的壮举感召,投入金狮王旗麾下效命,我的祖父是威彻斯特第一批人类议员。”

 

“百年来,马科尔一族效忠威彻斯特,为历代国王鞠躬尽瘁。只因我们相信开明的威彻斯特王室是变种人王者中最有可能理解人类,接纳异族,最大限度实现平等与公正的!”

 

“然而我们错了……”

 

他的目光拒绝与查尔斯接触。转过身,抬头望着天顶,仿佛向神态悲悯的七神控诉。

 

“即使再开明公正的变种人王室,也终究是变种人族群的一员;即使付出再多,争取再多,人类也终究只是变种人国家的二等公民!与变种人的大局,变种人的地位相比,人类的性命不止一提!”

 

“即使耗费百年光阴,即使前赴后继的牺牲。这一点,从不会有任何变化!”

 

“不……肯特叔叔!马科尔一族与王室是几代人的交情,您是我祖父的教子,我父亲的好友。您能明白不是这样的……”

 

嘴唇沦为比冰海中心更冷暗的颜色,查尔斯苦苦哀求着,不论公私哪一方面,他都不希望与养育自己的另一位“父亲”走向决裂。

 

“那么,这是一个误解,还是你成了威彻斯特的‘叛徒’!”

 

“肯特叔叔!”

 

瑞雯眼睁睁看着兄长的肩膀猛烈晃动,好像被雷电击中。

 

“殿下,请别再用敬称叫我,我不配!我没有这样教导过你们!”

 

保持不急不缓的语气,肯特将冷冷的失望与愤怒宣泄殆尽。

 

“而你,也不配做泽维尔的子孙!”

 

浑身剧烈颤抖,查尔斯仿佛被一万把利刃砍中。

 

他无力地跪坐着,仰视肯特撕下胸前的金狮勋章,扔在面前。

 

“自即刻起,我决意退出威彻斯特议院,辞去一切公职。我将为我的族群奋斗,我会向整个大陆揭穿这桩谎言。”

 

“别乱动,陛下。我身上戴着您的父亲亲手赠予的反心灵能力胸章,我不是普莱特,精神控制对我起不了作用。”

 

“如果您那么想阻止我,”他无情地扯动嘴角。

 

“您尽可以杀了我了!就用那把代表您身份的‘微忿’!”

 

天空好像一片片崩溃,地面好像一片片龟裂。即使几乎趴在地上,查尔斯也止不住天旋地转的晕眩感。血腥的气味不断冲刷咽喉,仿佛一把柔软的刀子,不断割裂血肉。

 

恍惚中,查尔斯发现自己走在刀刃攒成悬崖。

 

进,不能进;退,不能退。

 

四处都是厚重的,望不穿的浓雾。

 

他应该走向何方?

 

“不,肯特叔叔。”

 

他听见自己说,声音和声道的震动仿佛都与他无关。

 

“您知道我不会那么做。”

 

“您知道我做不到……”

 

“我是懦弱的人,我对不起所有人,我辜负了您的教导……我不知道该如何请求您的原谅……但是,我可以恳求您暂时不要行动吗?”

 

“洛娜有危险,艾瑞克已经去救她!我必须先去救那孩子!肯特叔叔,我会对这件事情负责。等救回洛娜,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呵!”

 

冷笑像最尖锐的冰锥坠下屋檐,碎裂在寂静的室内。

 

“坦率一些,查尔斯陛下。您也如此虚伪,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查尔斯回头看向威彻斯特人中突兀如异类的前马罗德斯议长。

 

他正在地板与自己的鲜血间,像一只被压扁的乌鸦,笑得噪杂嘶哑。

 

“承认吧,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干的都是一样的事!”

 

“和所有的政治家一样,虚伪是我们的本色。”

 

“‘大局’、‘道义’、‘公理’、‘正义’?! 多么美妙的词汇!它们从来只是政治家豢养的玩物,培育的可口‘香料’,挂在嘴边任意玩弄,让人甘心送死的借口。”

 

“本质的只有利益!坦率一点,我们不会记得承诺过什么,牺牲过谁,这是政治家的本性。计算每条命的价值,将他们高效率运用,就是我们的工作。”

 

“农夫会因为每一次挥锄,损伤蝼蚁而感到抱歉吗?不会!我们也同样心安理得!”

 

“瞧瞧我,再瞧瞧镜子,瞧瞧你自己!”

 

“谁不是干尽了不义不公之事,谁的手上不是沾满了血?!

 

“别急着否认,看看洛宫那丛最美的红蓼,再对着你的小女儿玩弄你的舌头吧!”

 

仿佛充耳不闻,查尔斯抓住本不想再触碰的“微忿”。没有支撑,他无法独自站立。

 

他的行动那样地艰难,似乎挪动一寸,都必须竭尽全力。

 

心急如焚的部下无法相助,背向无视的长者无从察觉,查尔斯倔强地,极度勉强地支撑着身体。

 

摇摇欲坠,好像一把伤痕累累的王剑,即使下一刻就会断裂,依然刚毅挺拔。

 

脑海里回荡着埃塞克斯恶毒的诅咒。

 

【去吧,你的丈夫和女儿都在险地,你不会不去。兰谢尔夺走了我的权柄,我最宝贵的东西。我自然要替他送上一份匹配的称帝贺礼。让你因他而死,就是我给他的最好的礼物。】

 

他向马罗德斯议长伸出手臂。

 

“我不能让您继续活着,对不起。”

 

精神利刃在瞬间取走性命。埃塞克斯彻底软倒在自己的血液里,双目圆睁,嘴角还挂着满足的笑意。

 

收回手臂,同时收回对众人的记忆阅读,查尔斯低声劝说:

 

“肯特叔叔,您不会认为吉诺莎全无防范。我离开后,很快会放开对瑞雯的束缚。现在,只有在她身边,您才能确保安全,请暂时不要随意行动。您是大陆威望最高的人类政治家,团结人类与变种人对抗的最佳人选,为了您的族群,您一定得活下去!”

 

肯特依然用背脊面对他,不肯回头。

 

查尔斯深深地呼吸着,积攒驱动身体的力量。离开房间这一小段路程,对他也那样艰难。

 

没什么,用心灵能力控制所有阻止者,从最近的侧门离开,艾瑞克修复的飞艇就在廊下。

 

然而仅仅挪动几步,便站立不稳,撞翻了盛着樱桃的藤篮。

 

殷红果实遍地滚落,宛如一颗颗刺目的血珠。

 

站在血珠之中,威彻斯特之王手撑王剑,缓缓抬头。虚脱视野中隐约浮现出幢幢身影。

 

那些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一个个从迷雾中闪现,接着消失。

 

重物落地的声音砸在肯特心头,让他想起遥远的过去。

 

还那么幼小的查尔斯蹒跚跌倒,磕青了额头,委屈地哭起来。这个时候,自己总会越过冷漠的母亲,抱起柔软的身体,就像托起一轮初升旭日。

 

忍不住回头,人类摄政看到亲手养育的王者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说:

 

“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评论(36)
热度(101)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