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7 前方核能

顶着锅盖,撤退……

07

 

斯科特·萨默斯如坠地狱。

 

就在不到三日前,他刚刚经历了父亲的病故,又收获了兄长阵亡的消息。

 

同时抵达的,还有他派去通知兄长的新婚妻子的死讯。

 

他在接获消息的同时失去意识。等到再度醒来,新任的萨默斯伯爵已经区分不清血与泪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说客让流言潜入耳朵。

 

初次听闻那样的言辞,斯科特险些立刻拔剑斩了那位污蔑自己君主的政治掮客,然而对方提出了难以辩驳的证据。

 

立刻扣押对方,亲自来到忘忧宫。

 

在怒火与怀疑之上,斯科特更希望从自小视如兄长,自小发誓效忠的君主口中得到否定。

 

这种希望甚至更胜于期盼一切都不是现实,一觉醒来,被琴笑话做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噩梦。

 

然而,结果只让他在噩梦里沉得更深。

 

他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更难以相信自己的嘴巴,它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星金雨背后的真凶是你吗,陛下?!”

 

为什么查尔斯陛下不立刻否认,斯科特宁愿他生气、愤怒,用痛苦而惊讶的眼睛看着自己,痛斥自己,斥责自己这肤浅的怀疑和胡思乱想,太令他失望了。

 

为什么他毫不反驳,为什么他那样毫无生气地默认了?!

 

斯科特感到浑身被抽去了力气。他踉踉跄跄地倒退几步,视野混沌着旋转起来,好像整个世界都沦为一出难以理解的荒诞剧。

 

他的国家、他的家族、他的爱情、他的忠诚……他自出生开始拥有和经历的一切,仿佛都在这一瞬间黑白颠倒,天地错乱。

 

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斯科特,你这是干什么?!”

 

倩影在门前惊呼,艳丽红发点燃了斯科特的眼睛,让他的世界重新明亮。

 

琴,还活着!她还活着!!!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这些事情不会是真的,一定是弄错了什么!

 

斯科特急切地迎向妻子,试图证明这不过是一场误会,一出闹剧。

 

琴在投入怀中的下一刻用最娴熟的擒拿技巧让他右手脱臼,拧过左臂,将他掀翻在地。

 

复数的胳膊涌上来,摁住了斯科特。解去他的武器,关闭他的墨镜。

 

斯科特却只愣愣地盯着“琴”。他的“妻子”像魔法一样拔高了身材,改变了形体,一片又一片深蓝鳞片在她身上翻转,仿佛噩梦的羽毛,让他挚爱的容貌变成了瑞雯女公爵的模样。

 

不——

 

仿佛垂死的独狼向北风咆哮,斯科特向压制他的同僚吐露一切。

 

“不,你错了!”

 

安抚急促喘息,勉强起身的兄长,威彻斯特的摄政女大公独自对抗最严峻的局面。

 

示意神态与同僚一样震惊而复杂的部下,关上门,将俘虏扔进来。

 

她小瞧了马罗德斯的前任执政,这只狡猾的松鼠总能找到树杈上的空枝。现在她顾及不了吉诺莎的立场,她必须首先确保威彻斯特的安全与团结。只能向七神祈祷,别宫的精神保密系统像兰谢尔保证的那么好!

 

“你像马罗德斯议长想象的那样蠢!你应该最明白查尔斯不是那样的人,他和他的孩子差点因为这次的事件没命!会那么做的人是谁,用你的脚趾头想一想,只有兰谢尔!”

 

竭力保证语气可靠而自信,叙述清晰,逻辑严密。她的俘虏也没有继续添乱,反而坦率承认了罪状,看上去似乎老实认命的模样。但是他眼角的光,总让瑞雯不安。

 

这对各怀鬼胎的组合解说了艾斯萨兰德惨案的前因后果,成功将在场威彻斯特变种人的眼神由震惊扭转为震怒。

 

“陛下,请您一定为枉死的人们主持公道!”

 

斯科特跪坐在地板上,即使双臂仍因谨慎的处置而保持脱臼状态,他的眼睛仿佛仿佛母狼盯住了捕杀幼崽的凶手。

 

“揭发兰谢尔的罪行,对抗万磁王的专横!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陛下,整个大陆只有您能做到!”

 

被他热切注视,寄托所有希望的王者却那样惨白。

 

“对不起……斯科特,对不起……”

 

 

“我不能那么做……”

 

“144年前……肖屠戮吉诺莎前皇室,登基为皇帝。为了,为了……争取变种人族群支持,他将整个吉诺莎的人类贬为奴隶……雷昂因此形成,人类与变种人的矛盾也由此激化……”

 

“从我的曾祖父开始威彻斯特允许人类进入议院,希阿在戴蒙二世努力下,形成了平衡双方利益的四院体制和轮换选帝,吉诺莎由艾瑞克废除了奴隶制度,甚至雷昂的史崔克也以政治生命为担保,扶植温和派上台。一百年……整整用了一百年!我们终于开始抹平伤痕。重新建立信任和秩序。”

 

“现在,如果让艾瑞克成为第二个‘不死王’,只会摧毁这种信任!”

 

“斯科特……如果我提前知道艾瑞克的计划,我会不惜一切去阻止!不惜一切!”

 

“但是现在……惩罚艾瑞克救不了任何人,挽回不了任何一条性命,斯科特!这样做只会撕碎变种人与人类好不容易才弥合的伤口!只会让两个族群重新仇恨!只会成就可怕的种族仇杀,让更多的人类和变种人丧命!”

 

拒绝妹妹的扶持和测试额头的手臂,查尔斯竭力支撑从几乎丧病的手术脱离不到48小时的身体。

 

他的表情比斯科特最绝望之时更为痛苦。他不断摇头,仿佛下一刻,形体和灵魂都即将碎裂。

 

“对不起……对不起……但我只能这样选择……”

 

悲恸的目光与灵魂一样飘忽而破碎,几乎无法与任何人正视。

 

斯科特愣在那里,他好像完全不认识自幼结识的玩伴,自幼效忠的君主了。

 

“那么,那些人就白死了吗?”

 

“…………”

 

眼泪如同薄冰的道子凝固在脸上,眼中却喷出地狱最深层的怒火。

 

“谁来为那么多性命负责?!没有吗?!他们就活该成为人类与变种人和平的祭品吗!”

 

得不到回答,怒火化为独狼的咆哮。

 

“琴·格雷!”

 

“亚历克斯·萨默斯!”

 

“泰莎·瓦格纳!”

 

“凯蒂·普莱特!”

 

“卡勒姆·林奇!”

 

“卢卡斯·毕肖普!”

 

“亚诺什·奎斯特德!”

 

一个又一个,死难者的姓名回荡在描绘七神的天顶之下。

 

神祗静默,俯瞰人世间的惨剧。

 

空气凝重,犹如岩浆冷却,凝固为大理石,让所有人无法呼吸。

 

“还有丧命在艾斯萨兰德的五万七千五百四十八人!”

 

目光攫住了查尔斯,仿佛饿狼终于锁定了猎物。

 

“你这无耻的伪善者!”

 

“相信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

 

干裂嘴唇开阖,查尔斯试图说些什么。声音在挤出咽喉之前,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感谢斯科特,帮我说了我想说的一切。”

 

房门悄然敞开,威彻斯特罕见的人类武将,准男爵威廉·普莱特就在门外。

 

查尔斯被迫第一次直面人类受害者。

 

“查尔斯陛下,我只是一个武者,我不懂得人类与变种人百年和平之类的大计!我只知道一位父亲必须保护女儿,就如兰谢尔自己所言,‘如果一个男人在明知伴侣和孩子陷入危险的时候选择眼睁睁地袖手旁观,他就没资格立在这块大陆上’!”

 

紧张注视着兄长的表情变化,瑞雯恨不得冲过去堵上普莱特的嘴巴。吉诺莎与威彻斯特联手隐瞒的秘密就这样化为泡影。

 

“我已经做不到了,至少必须为惨死的女儿报仇!就像现在,兰谢尔正为他与您的女儿所做的那样!”

 

愤怒在下一刻凝固在人类武官的脸上。庞大的精神力量降临,宛如七神的魔法,控制了每一个人。

 

查尔斯急剧地喘息着,肩膀宛如地动山摇的峰峦,艰难地离开床铺,艰难站立。

 

艰难穿过被他凝固的人像树林,抬手摁住普莱特额头。

 

“对不起……对不起……”

 

心灵能力的幽光从指间亮起,查尔斯不断重复着道歉,脸上的泪比斯科特更多。

 

“对不起,凯蒂……对不起,威廉……我无法劝说你原谅,我只能消去这段记忆……”

 

与普莱特眼睛对视,承受了所有的痛苦和不甘,还有几乎实体化的咒骂,他的背影摇摇欲坠。

 

“……对不起……”

 

人类武官在精神能力生效同时晕倒,查尔斯想要扶住视为兄长的好友,虚弱的身体难以承受。他与普莱特一同滑落,跪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沐浴着失望与鄙夷的目光,近乎虚脱地低声重复。

 

突兀的掌声响起来,在气氛凝固如熔岩的空间,显得那么荒谬。

 

脱力跪坐的查尔斯睁大了眼睛,无法动弹的瑞雯几乎惊呼,所有变种人都忘记了呼吸。

 

威彻斯特曾经的摄政,现任的议长,大陆最杰出的人类政治家正在门外。


评论(34)
热度(98)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