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6(完整) 核能前奏

06章进行了一些调整,新的内容短小了一些,大家包涵一下

06

 

别宫中心正在嘈杂与冰冷中沸腾,只有一角容纳着男孩痛苦的抽泣。

 

婴儿肥的圆滚脸蛋在不到两天内瘦出了尖下巴,深蓝皮肤被眼泪泡得发亮。男孩努力把自己蜷成一个球,搅住最不经皱的亚麻被子裹起来,用鼻涕眼泪把妈妈最喜爱的蕾丝床单糊得一塌糊涂。

 

妈妈会揉着他的脑袋,扭着他的鼻子,无可奈何地笑着;凯蒂会揪着尾巴,把他拖出来,双手叉腰大骂他一顿。

 

一定会的,就像几天前天天重复的生活那样!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来?

 

柯特蜷缩着等了好久,一直没人过来掀开被子,搂住他,唤他的名字。

 

好像陌生人的爸爸从床边经过,没对他说一句话;门缝微敞着,王女和杰森就担心地守在门外;

 

妈妈……还有凯蒂……

 

她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想到这里,男孩再度倒在床上哽咽起来,沙哑的喉咙只能哼出泣音。

 

哭泣着打滚,翻滚着靠近看好的床头矮橱,用被子和翻滚的动作遮挡拉开抽屉的行为。

 

在手握上匕首的那一刻,立刻启动能力,跑得远远的。

 

这是柯特·瓦格纳复仇计划的第一步。

 

然而在这一步他就失败了。

 

“柯特——”

 

少女的尖叫像钢针刺穿耳膜,让尚未成型的蓝雾混乱起来。随即两人份的体重重重扑上来,缺乏经验的空间传输者被干扰打乱了节奏,从特异的空间摔下来。

 

睁眼看见大片的树林,还有远处宫廷宏伟的屋顶,柯特沮丧地确认自己甚至没能离开忘忧宫范围。

 

懊恼捶地,男孩抓起匕首,准备再次启动传输,立刻被突如其来的冲突摁到落叶堆里。

 

“柯特,你要干什么!”

 

那根钢针又插进耳朵搅动,王女整个人扑上来,压在他肩膀。

 

“放开我!放开我!你快起来!”

 

甩动长尾巴,柯特像一条拼命想往水田里钻的泥鳅那样摆动,败在颇得要领的锁喉动作之下。

 

“不放!说,你要做什么?你要去哪儿!”

 

“雷昂——我要去雷昂!我要杀了他们,我没有妈妈了!我没有妈妈了!我要报仇!杀!杀了……他们!”

 

瞪圆了眼睛,抓紧匕首,男孩歇斯底里地吼起来。嘴巴因为勒住脖子的手臂口齿不清,让“杀戮”的单词模糊在舌尖。他奋力卷起尾巴,试图把少女从背上拖下去。

 

“杰森!杰森快来帮忙!”洛娜着急地大喊起来,与她一起落在附近的援军却迟迟没有到场。

 

吉诺莎最显赫家庭的孩子,就像最缺乏教养的流浪儿,滚过地面肮脏的落叶和泥泞,毫无技巧地相互扭打。

 

最终,凭借大出半岁的年龄和体格,少女压制了男孩,骑在他身上,抡起拳头,劈头盖脸一阵乱砸。

 

“你以为只有你难过吗?你以为只有你难过吗?!你以为只有你失去了妈妈!失去了姐姐?!”

 

“汉克说爸爸还没有脱离危险,弟弟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妹妹没有了,弟弟也要没有吗?还有爸爸……”

 

“爸爸躺在床上,我叫不醒他,他们还不准我去看爸爸。父亲只顾得上担心爸爸和弟弟,旺达还在热海没有回来,皮特罗没时间理会我!”

 

洛娜努力瞪大眼睛,阻止眼泪像熟透的葡萄掉下来。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它们还是接二连三地砸下来。少女和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搂住对方,哭成一团,任凭泪水糊着落叶和青苔,弄脏彼此的脸蛋。

 

洛娜明白,只有在无人的宫廷一角,她才能肆无忌惮地放声大哭。吉诺莎的皇女不能那样随心所欲,她不能在局势如此紧张的时刻,送给别人怀疑的把柄,给父母兄姐再添麻烦。寻找他们的脚步正在接近,她又要回到身份框定的驱壳里去了。

 

握起拳头,用手背顽强地拭去眼泪,扶了扶凌乱头发上快掉下来的发夹,洛娜准备回应侍从的呼唤。却在无意间发现柯特的眼神变得非常奇怪,他那么僵硬地别着脑袋看着洛娜,不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变种人男孩,更像是被蹩脚演员操纵的木偶。

 

“柯特……”

 

潜意识不断拉响警报,洛娜感到害怕,她回头向距离最近的侍从武官求助,可杰森的模样更可怕!瞳孔诡异放大,占据了异色眼瞳里大部分位置,头部动作和柯特一样僵硬,好像被同一个蹩脚操偶师控制。

 

来不及思考,失重的感觉控制了洛娜,光影在身旁紊乱,空间穿越的裂音撕碎了世界。

 

等到意识再度稳定,洛娜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舰艇内。身下冰冷的地板上,目光冰冷的雷昂长蛇吐露獠牙,比地板更冷硬的声音从头顶降下。

 

“欢迎光临鄙舰,吉诺莎的皇女殿下。”

**************************************

当吉诺莎的第三顺位继承人接到父亲的召唤,走进通讯室,他看见长姐焦虑的面容浮现在远程通讯屏幕上。

 

“太大意了!小史崔克年初在大陆和谈之时挟持过杰森。那时他不止抽去杰森的脊液验证身份,还在他体内注入了雷昂最新研究的精神控制分导液。这种液态精神武器极不稳定,就算只是潜入对方五官,获取信息也需要相当长时间,非常容易被察觉,并且非常容易被精神能力者打断。在昨天之前,对雷昂,这只是个用处不大的人体试验。”

 

“昨天下午洛娜和杰森为了阻止柯特,被带离宫廷,三个孩子独自在无人的树林呆了几分钟。雷昂人终于抓住机会控制杰森,再让他控制柯特把洛娜带走。”

 

“刚刚老史崔克发给我最后通牒,约定明日在两国边境的空艇谈判。旺达你现在暂停访问,去南陆的万达格山脉,寻找精神科学领域泰斗柯森教授,他有办法解除液态精神武器,甚至远程激发心灵能力者潜能,解救洛娜的关键就在他身上。一定要在明天凌晨之前找到他,旺达!”

 

“我明白了。父亲,我一定做到。还请您和皮特罗,还有瑞雯姨妈好好照顾查尔斯叔叔,绝不能让他知道,他……”姐姐在屏幕另一端几乎落泪。

 

“我明白……”

 

“父亲,我立刻出发。万达格山脉地势复杂,很难保持移动通讯,一旦找到柯森教授,我就用精神渠道联络您。”

 

旺达急匆匆从屏幕上消失,父亲转身注释他,皮特罗觉得自己好像被灌进水泥柱子,浑身僵硬到极点,哪怕最小幅度地牵动肌肉发出声音,都极其困难。

 

“父亲……您与雷昂约定的谈判时间明明是今天,您马上就要出发……为什么……为什么对旺达说谎……”

 

“如果吉诺莎可能失去我和洛娜,就绝不能再失去旺达!”

 

他的父亲表情异常平静,就像刚才面对所有部下拼死进谏,几乎引发兵变时,毫不动摇的模样。

 

“诸位的担忧都有道理。的确,洛娜带来的两国继承权对吉诺莎再重要,也重要不过我本人。如果我前往谈判,不幸遇害,很可能让吉诺莎群狼无首,让你们陷入争斗,让吉诺莎再度陷入内战。如果我和洛娜都不能活着回来,情况会更可怕。”

 

“但是……”

 

父亲转动指间银色的戒指。白银托着三粒瑰丽纯净的宝石,组成流星轨迹,排列三颗闪亮的星星。这是威彻斯特王室古老的习俗,一颗堇蓝的天青石(Lapis-lazuli),一颗艳紫的紫水晶(Amethyst),一颗通透的钻石(Diamond),首字母分别对应着洛娜、安雅和戴维。

 

查尔斯叔叔怀上戴维的时候,父亲亲手做了这枚戒指送给他,代表着他们的三个孩子。

 

此刻父亲的眼神格外柔和,他一向是令人仰望甚至畏惧的。但这种柔和的目光,却让皮特罗感到前所未有地坚不可摧!

 

“安雅已经死去,戴维不能确保活下来,如果洛娜也不能活下来……查尔斯撑不下去……”

 

“如果一个男人在明知伴侣和孩子陷入危险的时候选择眼睁睁地袖手旁观,他就没资格立在这块大陆上,更没资格成为一个国家的皇帝。”

 

……可能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父亲那时念出查尔斯叔叔名字的声音吧,皮特罗想。

 

在回忆之外的现实,他听到了父亲唤他的名字。

 

“皮特罗,你也不能去。”

 

“……”

 

“我明白你在想什么。雷昂派出的空艇‘弧光号’是仅存的限制变种能力舰艇,以前专用于关押被俘虏的变种人高层。你就算赶到那里,也毫无用处。”

 

“留下来。如果我和洛娜不能回来,你必须立刻接回旺达,控制阿瓦隆局势,协助巩固与马罗德斯的关系,防备希阿出手;如果洛娜活下来,而我……也必须靠你火速接回洛娜和旺达,协助查尔斯确定摄政局面。这里更需要你!”

 

凝视僵硬苍白宛如石膏像的儿子,艾瑞克刻意放软语气,转移话题。

 

“你决定收养那个从艾斯萨兰德救回来的女婴吗?很好,我很乐见你这么做。她在暗神塑像脚下被发现,就叫‘露娜’吧!吉诺莎皇室的长孙女需要一个响亮的名字。虽然我一点也不乐意,在46岁时就成为祖父。”

 

目光拂过儿子肩头,投向窗外茂密的樱桃树。15年前,尚隐藏身份的皇帝与家人一道种下这棵果树。现在已经枝叶繁茂,生机勃勃,比热海珊瑚珠更殷红的果实在初夏的绿叶间炫耀着艳丽身姿。

 

“樱桃成熟了。让人摘下来,挑一些最好的,替我送给查尔斯。”

 

父亲念出另一位父亲名字的语气,几乎让皮特罗心跳再度停顿。

 

“查尔斯可能不会再愿见我,但如果是你的礼物他应该不会拒绝……”

 

目送父亲踏上生死未卜的旅程,吉诺莎的皇子费尽心力,将一筐樱桃辗转送入威彻斯特之王修养的卧室。

 

果实鲜艳欲滴,嫣红明媚,与惨白的床单,以及比床单更惨白的面孔对比鲜明。

 

室内极其安静。为照顾病人静养,大理石地板被厚厚皮毛覆盖。侍从都换上了软鞋,放轻了脚步,仿佛只剩下呼吸和心跳仍在发声。

 

而卧床中央惨白的面孔,仿佛连呼吸与心跳也停止了。

 

不知何处而来的身影,仿佛徘徊的幽灵潜入房间,立在宽敞卧床一侧。

 

“陛下,查尔斯陛下!”

 

身影压低了声音,以防这宛如异端的打扰会立刻招来制止。

 

眼睫颤动,惨白的眼皮勉强撑起,毫无生机的黯淡蓝眸一动也不动。

 

“有人告诉我。在艾斯萨兰德的星金雨之后,第二天早晨,您下令调动了比瑟姆港的秘密星金库存,这是真的吗?”

 

他没有得到回答,也没有得到否认。

 

萨默斯家唯一的幸存者紧握佩剑,将宛如狼嚎的质问压抑在喉间。

 

“星金雨背后的真凶是你吗,陛下?!”


评论(32)
热度(80)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