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5 继续高能

最近太忙,来不及回复了,希望大家拿回复来砸起我的积极性


本文的确会有一个合理的HE,大家不要太悲观


05

 

吉诺莎历1139年7月12日夜,极其罕见的盛大星金雨降临雷昂小镇艾斯萨兰德。

 

对于变种人与领土安全的双重恐惧迫使雷昂人作出了残酷的决定,雷昂仅存的哨兵全数降临被难民塞满的小镇,残酷的清洗持续了整整一夜。

 

第二日清晨,确认的尸体数目就超过了一万,失踪与伤者不计其数。变种人国家先期谈判团队和救援队伍也在有计划的通讯封锁下伤亡惨重。

 

吉诺莎的亚诺什·奎斯特德上将,卢卡斯·毕肖普中将,忘忧宫近卫军官卡勒姆·林奇上校,赫尔西湖女男爵泰莎·瓦格纳……都殒命在这个数小时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镇。

 

威彻斯特方面,武将名门萨默斯伯爵家族遭受了灭顶的惨剧。新任伯爵在父亲病故不到48小时,接到兄长和新婚妻子的死亡通知。萨默斯家的次子,失去了所有亲人。

 

在制造这份令两国参谋总部哭泣的阵亡名单同时,为防议会阻止,激进的年轻军官们还在当晚炸死了雷昂温和派代表马克塔格特全家。

 

这个恐怖的夜晚,史称“艾斯萨兰德惨案”。

 

惨案震惊了整个大陆,几乎所有国家都在第一时间发出最高级别的最严厉谴责。

 

吉诺莎与威彻斯特更近乎悲愤:吉诺莎亲王,威彻斯特国王,正孕育着两国共同顺位继承人的查尔斯·泽维尔因惨案深受刺激,早产病危,极可能给两国王室带来又一桩惨案。

 

而卑劣的雷昂人居然厚颜无耻地宣称吉诺莎才是幕后主谋,是他们制造了这场星金雨。

 

吉诺莎愤然还击,外务长官克拉丽丝·弗格森亲自召开发布会,带着各国记者参观吉诺莎星金库。

 

“大陆每年掉落星金总量有限。虽然有所加工,这种珍贵矿物从不会被浪费,大战中每一颗使用的星金都有记录,对照记载和新闻估算总量,在座诸位都能做到!不同推算自然会有出入,但造就一场星金雨,投入起码以国库为单位计算,最少也得耗尽整个小国的收藏!”

 

“诸位尽可调查,吉诺莎,以及所有变种人国家,是否任何一国出现如此大量的星金空缺!”

 

在这样的表率下,变种人国家联盟所有成员国敞开国库,接受质疑,同时一同向雷昂递交了断交国书。

 

战争阴云还未散去,便在大陆重聚。

 

但此刻大陆瞩目的中心,忘忧宫戒备森严,万众瞩目的别宫却远比想象的安静。

 

医官们或低声商议,或慌张进出,活像忙碌而安静的小猎犬。

 

吉诺莎权势炙手的将帅们放弃因空缺的御座无法进行的会议,守在别宫阶下。有的人忧心忡忡,眉毛与额头的纹路一起紧锁,有的人义愤填膺,高举着有力的拳头。

 

几乎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目光注视刚刚得到妻子死讯的红脸元帅。

 

阿扎赛尔仿佛在一小时内老了十岁,银发仿佛无法抹去的刺目伤痕,铭刻在宛如血块的暗红发间。

 

只有迟到的克拉丽丝用一贯的特立独行俯瞰同僚。

 

“所以,老娘才不嫁给这些器大活好的混蛋。”

 

即使高傲的女伯爵也在卸掉外务工作需求的伪装后显得异常疲惫,她把蔑视磨成碎末,藏在口齿间咀嚼。

 

别宫之内,早早准备就绪的医疗室门外格外安静。

 

迫于无奈,必须从附近经过的侍从和医官都下意识屏住呼吸,不敢惊扰沉浸在冰冷愤怒中的王者。

 

将头颅深埋双手之间,吉诺莎的皇帝任凭自己化为雕塑。

 

他几乎无法理解医官刚刚的报告:查尔斯的情况极度危险,必须动用星金,

 

“我并不需要保住孩子,一切以亲王为第一考虑!男性变种人孕育孩子远比女性艰难,24周之前中止比保住容易,并且不会对母体造成太大损害,这是你们再三确认的!”

 

“陛下,每个人体质都不一样,医学没有绝对!况且亲王殿下……”

 

头发如悔恨的细蛇纠缠手指,艾瑞克明白医官不敢出口的话语。

 

查尔斯曾经失去过安雅,所有人都认为在彻底的修养之前他不再适合孕育孩子,保住戴维比放弃他更危险。

 

多次试探,确定查尔斯也对失去这个孩子早有准备,让艾瑞克下定了决心

 

——变种人男性孕育孩子,时间越长,越接近成熟越危险。

 

能保住孩子自然最好,就算最坏的结果,早期流产也比晚期遭遇意外,危害更小。

 

然而他还是太大意了,女儿的流产给查尔斯的身体和心理都埋下太大隐患,他直到今日才完全确认!

 

他怎么如此疏忽!

 

战靴有如冰块敲击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威彻斯特摄政女公爵瑞雯·泽维尔抵达别宫。

 

她没有与她法律上的兄长进行一句对话,甚至没有与他对视哪怕一眼。

 

在仿佛刀锋拼接的寂静中,他们仿佛狮鹫与狮子静默对峙。

 

唯有光明、生命与爱恋之神菲妮丝雅的恩赐,能够冒犯传说中吞噬天地的神兽狰狞的獠牙。

 

医官汉克带人推出光晶保温箱,小小的匣子牵动它们的视线。

 

“七神保佑!”

 

欣喜之声冲破尴尬的静寂,欢快跳跃。

 

“陛下!女公爵殿下!星金成功了!亲王殿下和戴维大公都平安渡过了手术!”

 

“由变种人男性孕育,不到24周的早产儿成功降生,这是三大陆医疗史上的奇迹!恭喜陛下!恭喜亲王殿下!”

 

医官用手指撑住因过于兴奋而不断滑落的眼镜,对两位王者间僵硬的气氛浑然不觉。

 

“当然,亲王和大公现在仍然非常危险。亲王还极度虚弱,并且面对多种并发症。殿下已经用过了两次星金——这种矿石激发X基因潜能,挽救变种人生命的机会有限,第一次使用可以配合疗效提高90%,第二只剩下50%,第三次就只有不到10%,与常规手段区别不大……接下来,必须非常小心。陛下您也用过一次星金,请您和亲王都务必当心。”

 

“至于大公……”

 

“现在必须立刻进入恒温箱保育。大公的内脏和五官发育都还远不成熟,体重只有400克,体长只有24厘米。皮肤和肌肉的发育也还不完全,体表暂时呈凝胶状,陛下和殿下们还不能拥抱他。能否最终成活,会不会留下严重发育障碍……甚至残疾,属下无法保证。”

 

看着保温箱内只有手掌大小的生命,汉克甚至为新生的大公感到委屈。

 

他的父亲还在昏迷和虚弱中无法起身,为什么另一位父亲和姑母也不围过来看看孩子呢?

 

仅仅语言的描述,就令父亲心脏绞痛。无法鼓起勇气面对被自己决意牺牲的孩子,艾瑞克叮嘱医官竭尽全力,挥手让他们退下。他更急于确认查尔斯真的平安无事,却被冰冷的语调阻拦。

 

“马格纳斯陛下,我的兄长已经配合您演完这出大剧,也完成了替吉诺莎皇室诞下子嗣的任务。已经没有了用处,让我带他离开吧。”

 

威彻斯特的女公爵慢慢扯下丝滑的夏季薄手套,似乎正压抑自己不要将它变成宣告决斗的工具。

 

“‘就算只是短暂的停战,兰谢尔重视他的家人,在蒂罗尔亲王平安产下孩子之前都是安全期。’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就连老谋深算的史崔克也中了套——不,您最重要的观众或许就是这位对亡妻情意深重的丈夫。您甚至收服了忠心耿耿的首席女官利兰德拉,让她亲手为查尔斯送上加料的红茶。真是精彩,需要我为您的谋划鼓掌吗?”

 

“没人料到您会在这种时候下手,所有人都毫无防备!您成功了,您获得了您所期望的一切——雷昂声名扫地,被整个大陆所唾弃,查尔斯准备了十几年,可能重塑雷昂的温和派力量也不复存在。”

 

“让我们离开吧,查尔斯需要好好休息。而您,从不缺少为丰功伟业喝彩的随从。”

 

双手在发丝间陷得更深,艾瑞克无从辩解,他也明白自己没有辩解的余地。

 

“瑞雯,实际一点,为查尔斯想想!”

 

他只能近乎要挟地警告。

 

“查尔斯现在不适宜远行,他现在的情况比猛羽堡那晚更糟!”

 

他递给瑞文一枚按键。

 

“整个别宫已经安装了反磁场装置,全套瓷刀就在你手边,别宫内的侍从和护卫大多来自威彻斯特。瑞雯你可以安心住下,我就是你的人质。我也不会再有任何动作,在查尔斯安全之前,什么都不重要。”

 

万幸,他早有准备。为了今天,他已经准备了三个月。

 

虽然这种“准备”只让自己羞愧,让瑞雯冷笑。

 

“您的准备就是把查尔斯和孩子亲手推入危险之中,别再说关于您对我的哥哥的爱了,这只让我恶心!”

 

“现在您已经毁了查尔斯奋斗多年的一切,南海的政治平衡已经不复存在。当然,这和您的荣耀,吉诺莎三重纹章的完整比起来,不值一提!”

 

在威彻斯特女公爵视野中,吉诺莎的皇帝突然抬起了头,好像一头在寒风里竖起鬃毛的孤狼,那种眼神足以令七神胆寒!

 

瑞雯怒吼着什么?

 

“……查尔斯……孩子……危险……”

 

一模一样……

 

与艾琳所预见的未来一模一样!

 

那可怕的预见并非仅仅如此。

 

巨大的钢铁之躯在硝烟与晨雾间浮动。

 

查尔斯身着威彻斯特的金狮礼服躺在水晶棺材里,雪白的硕大蔷薇遮掩了身体,映衬惨白如雪,双目紧闭的面庞。

 

而自己跪倒一旁,痛哭流涕得不像自己。

 

一半为了野心,一半为了查尔斯,吉诺莎的皇帝启动了撼动大陆的计划。

 

现在,艾瑞克唯一能做的,只有压制住自己仔细思考未来是否能改变的可能性……


评论(35)
热度(10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