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4下 高能警告还未解除

最近太忙,来不及回复了,希望大家拿回复来砸起我的积极性


04  下


无法忍受这这样的煎熬,皇帝迈上一步,不顾挣扎,紧紧搂住他的伴侣,急切地解释:

 

“查尔斯,你说过我们不能彻底灭亡雷昂的理由。变种人总数有限,人类才是变种人国家的基石。直接用武力灭亡一个纯粹的人类国家,极可能激化人类与变种人的种族仇恨。你说得没错,所以我制定了这个计划。”

 

“我没有动手伤害艾斯萨兰德的人类!我只想让全大陆的人类看清楚,他们所谓同胞的丑恶!看清楚谁才是用枪口血洗他们,残害他们的敌人!谁才是站在他们这一边,保护他们的救世主!”

 

“如此一来,灭亡雷昂的最大障碍就消除了!我不过是暂时放过他们,我绝不会留下雷昂,我不会给变种人留下灭亡的隐患!”

 

“是我提醒你的……”

 

“缪尔的秘密库藏,也是当年我在因斯特告诉你的……”

 

嘴唇颤抖着,与明蓝眼眸一起褪去色彩,沦为空洞的惨白。

 

“而你也清楚,事到如今,我什么也不能说,甚至还必须帮你掩饰……

 

你知道我不能让这件事暴露……不能让‘万磁王’变成第二个‘不死王’,那只会让人类和变种人陷入血腥的种族仇杀……”

 

“是的,就是这样!查尔斯,你能想明白太好了!”

 

不断用轻吻安抚失神的眼睛,艾瑞克收紧怀抱,支撑爱人虚脱的身躯。

 

“我们没有杀人,只是把星金放在那里!派出哨兵的是雷昂的人类!杀人的不是别人,正是是人类自己的憎恨!如果不是他们如此憎恨变种人,如果不是他们把仇恨传给一代又一代,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们只是为他们的愤怒与狭隘付出代价!”

 

 “我们不得不这样做。为了更重要的东西,更好的明天,有些附加伤害难以避免的。我们都是同类,我们都会如此选择,我就知道你能够理解我!查尔斯坚强些,你还孕育着我们的孩子,你怎么责备我都可以,但想想孩子!为了戴维,你……”

 

难掩喜悦的声音在此戛然而止,艾瑞克发现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查尔斯突然完全失去了力气!

 

他好像已经不会呼吸了!

 

一种难以描述的东西笼罩着青白的面庞,让变种人的战神,吉诺莎的皇帝恐惧战栗!

 

同样难以描述的东西窜进脑海,艾瑞克意识到那是失控的心灵能力。

 

他看见了查尔斯的记忆!

 

“维克托一世号”行驶在夜空云海之上,庞大的机械人形仿佛七神的刺客,挥臂狠狠砸向宛如狮头的旗舰。

 

这是什么……什么时候发生的?!查尔斯曾被哨兵袭击,他却一无所知!

 

绯红能量与光晶炮口激烈反击,让哨兵仓皇撤退。

 

一只带血的手抓住他的长女,舰桥时钟显示6月3日22时。

 

【旺达……帮帮我……不能……让艾瑞克知道……】

 

【没有……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那一天是……安雅……原来如此!

 

“陛下,亲王殿下,艾斯萨兰德的初步统计和情报到了……”

 

“退下!”

 

皇帝转头咆哮,他不敢让查尔斯再受到哪怕一点点刺激。

 

然而,在这个瞬间,他和他的侍从武官都被心灵能力凝固。

 

14年前,艾瑞克也曾被急于挽救“养父”的查尔斯控制,因此他暴跳如雷,失去理智,导致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夜晚;今天,往事重演,他却只感到害怕,每一滴血液,每一个细胞都在嚎叫同一个名字。

 

“查尔斯,不——”

 

毫无眷恋地推开他的怀抱,查尔斯摇摇晃晃勉强站立,声音却无比决绝。

 

“让我看,让我亲眼看着,我还没有那样懦弱!”

 

詹姆斯无法抗拒,像牵线人偶一样,被操控着打开了皇帝办公室远程影像传输端的屏幕。

 

尸山血海,残垣断壁。

 

挂在窗棂上的尸首,交叠堆砌的躯体,由雨水、泥土、灰烬与难以言喻的碎块杂糅的混合物,扑面而来。

 

“7月12日晚21时49分,大量星金降落在雷昂东部小镇艾斯萨兰德。随后开始通讯管制,13日凌晨零时,大量哨兵降临艾斯萨兰德,开始无差别攻击人类与变种人。小镇聚集了大量附近城市疏散的避难人群,恐慌导致了踩踏,伤亡惨重。初步统计,目前已发现一万一千具尸体。”

 

“事件发生之后,吉诺莎与威彻斯特边境军区都出动代表积极联络,前往救援,也出现大量伤亡。”

 

“另据消息,13日凌晨1时雷昂首都彭兹堡发生剧烈爆炸。马克塔格特将军一家遇害。”

 

“查尔斯!查尔斯……不要这样……”

 

播报情报的声音冰冷无情,统帅他的皇帝的声音却已经几近乞求。

 

艾瑞克心脏好像被码放在焦油乱溅的热锅上炙烤,却阻止不了一幅幅画面在他们眼前展开。

 

吉诺莎曾经的铁面宪兵总监,如今的预科军校校长,与他的学生一起倒在从未料想的战场;

 

阿瓦隆艳名远播的舞蹈明星与她的助理被同一根铁棍贯穿。生命最后的吻,相隔不到一指,永远无法交汇。

 

威彻斯特武将名门痛失家主,与查尔斯一同长大的玩伴不见了方正的头颅;

 

他的弟媳也未能幸免于难,查尔斯看见了血红长发下自己亲手送出的新婚礼物,他知道那里面嵌着斯科特的照片……

 

红发、黑发、金发、棕发,人类与变种人,吉诺莎的暗红和白银狮鹫,威彻斯特的深蓝与黄金狮子……都被难以计数的鲜血浸透,混杂践踏为几乎认不出原貌的垃圾。

 

查尔斯站在那里,仿佛一具站立的尸体,与他的同胞只隔了一道屏幕。

 

比惨案现场更可怕的场景让吉诺莎的皇帝心惊胆战,他终于抓住空隙,摆脱控制,用身体死死挡住伴侣的视线。

 

“查尔斯,不要再看了!为了我,为了孩子!”

 

目光终于挪动,仿佛下一刻就会碎裂的剑刃抵住艾瑞克的喉咙。

 

“你早就知道!”

 

艾瑞克不敢回答,他几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对不起……查尔斯请相信我,他们不是预定中可以牺牲的人员!我不知道阿列克斯和琴……”

 

来不及解释更多,浓重血腥包围了他们。仿佛令人作呕的画面突破屏幕,让不祥的血色沾染了两位王者!

 

年幼的空间传输者将千里之外血淋淋的现场带到查尔斯面前。

 

蓝色皮肤的男孩被难以想象的血量浇成鲜红,抱着母亲惨不忍赌的尸体不肯放手。

 

尸体血肉模糊的手指攫住曾经华美的藤莲发梳,拍碎了发梳上每一颗星金。

 

泰莎的丈夫和儿子都是大陆最杰出的空间传输者,可在艾斯萨兰德夜空冰冷的精神封锁下,她最后的求助没人能听见。

 

“陛下救救妈妈!当年就是您救了妈妈,你什么都做得到!”

 

嘴唇颤抖,查尔斯发不出声音,他几乎连呼吸也忘记了。

 

他无法面对柯特充满信任和希望的目光,他办不到……

 

他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他甚至必须坐视他的母亲,拯救过自己,陪伴了自己多年的朋友就此枉死,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就像对阿列克斯、琴、毕肖普……

 

对惨死在艾斯萨兰德的千万条性命一样!

 

孩子纯粹的眼光那样清澈,让卑劣的罪人无处可藏!

 

罪·人·——

 

瘦小的身影撼动了视野,凯蒂压在查尔斯肩上。

 

她的血浸透了查尔斯的衬衫,她的背部没入一柄硕大战刀,几乎将少女劈成两半。

 

周围似乎嘈杂起来,但查尔斯什么也听不见了,他的眼睛只能见到从小在身边养大的女孩,嘴唇仿佛被暴雨拍碎的密雪花,惨白开阖。

 

“陛下……我没有违背……保证……我、我……保护了柯特!”

 

少女那样轻盈。小时候,她大胆骑在查尔斯肩上去掏杜鹃树上的鸟巢,就像一只嚣张的喜鹊。即便加上那柄尺寸夸张的战刀也不应该太沉。

 

现在,她的分量却仿佛比整个蒂罗尔山脉更重,她压垮了查尔斯。

 

他再也无法站立。

 

他感到有人冲过来,紧紧搂住他。

 

“……查尔斯,我不会让你有危险!医官就在门外!”

 

……没有用的……

 

在失去意识的边际,查尔斯格外清晰地意识到。

 

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全世界在他脚下崩塌。

 


评论(46)
热度(11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