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4上 高能持续

最近太忙,来不及回复了,希望大家拿回复来砸起我的积极性


04

 

别宫的清晨格外宁静,就像窗外弥漫着树影和薄雾的湖泊,水面如完美的镜面,不见一丝波纹。

 

皇帝一家在这里居住,孕育着新一位大公的帝国亲王在这里疗养,吉诺莎和威彻斯特最优秀的护卫、随侍、家政、医疗团队在这里集中,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瑕疵。

 

7月13日的早晨,皇帝与亲王的寝宫门外却传来异样的嘈杂。

 

查尔斯在睡眠与清醒间挣扎。

 

“没事,再睡会吧。”

 

用吻安抚艾瑞克·兰谢尔最柔软和温暖的部分,艾瑞克脸上浮起自己都未曾觉察的微笑。此刻的皇帝不再是昨夜震慑一众部下的铁血君王,也不再是冷酷下令开启秘密行动的人间凶兽,只是一位疼爱妻儿的丈夫,足以成为世间每一个男子的楷模。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快成球了!”

 

在柔软被褥和爱人的怀抱里辗转反侧,查尔斯像个真正勇士,英勇地撑起眼皮和身体。送给丈夫一个早安吻,被赶来的侍女们拥进了更衣室。

 

抚摸着被亲吻的地方,虽然温柔笑意仅持续到走到门口。

 

皇帝用冷冽目光扫过被儿子搀扶的首席女官:“发生了什么?”

 

“泰莎……泰莎昨天去了艾斯萨兰德,柯特刚刚带着凯蒂和林奇去接她。”

 

“……”

 

“父亲,我也正是来向您报告!”

 

不善言辞的皮特罗直接将情报总汇递给父亲,惊奇发现父亲的神情比自己更加难看。

 

他一目十行扫过情报,目光在阵亡名单的位置慢下来,每看见一个名字,眉毛就不易察觉地跳动一下。

 

“七神啊……他们……为什么……”

 

皮特罗听到信仰从不虔诚的父亲压低的声音隐隐抖动。

 

“皮特罗你立刻去上蒙梭大区,联络威彻斯特一起救援,我这就下令帕崔克斯和整个南部军区听从你的命令!快,能多救下一个变种人或者人类都好!”

 

他停顿了一下,皮特罗发现自己居然在父亲眼里看到了畏惧。

 

“只要有一点可能,就一定把泰莎和孩子们活着带回来!”

 

“我明白!”压抑可怕的疑惑在心头仿佛洛宫绿藤乱窜,皮特罗强迫自己只考虑眼前的问题:“那查尔斯叔叔……”

 

“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他。”

 

“父亲,那我去了!”转身准备离开,皮特罗听见父亲在身后叫自己的名字。

 

“带上卫队,别太大意,注意保护自己。再带上那个马罗德斯来的家伙,他曾经从哨兵的围杀中逃脱,经验丰富。”

 

目送神态惊讶得有些尴尬的儿子化为虚影消失,艾瑞克必须面对人生中最艰险的问题。

 

他注定得告诉查尔斯,他急需查尔斯的合作,但是……哪怕让查尔斯再安稳地休息一下,安静地用过早餐也好。

 

这样的想法,令吉诺莎的皇帝在早餐的餐桌上强打精神,坐立不安,好像享用最后的晚餐,等待行刑消息的死囚。

 

“怎么今早机械时报还没响?”

 

他的法官放下茶杯,摇响了命运的开庭铃。

 

开始吧,艾瑞克将茶匙放到预定的位置。

 

侍从武官詹姆斯·傲星行礼进入。

 

“陛下,亲王殿下,昨晚在雷昂东部小镇艾斯萨兰德发生了一桩奇事!”

 

看着查尔斯双手交叉,一派轻松好奇的表情,万磁王用钢铁一样的理智,强迫下巴点下。

 

“平常落下一枚星金也不常见,昨晚在艾斯萨兰德居然下了一场星金雨!”

 

“哐——”

 

轻松和好奇的表情仿佛熔岩在查尔斯脸上瞬间凝固。大陆教养最优秀的王族失礼地冲动站立,几乎推倒座椅,撞倒侍从。

 

幅度过大的动作掀翻了茶杯,残留红茶扑上衬衫,留下仿若血迹的暗色污渍,不祥的印记刺痛了吉诺莎皇帝的眼睛,让他不悦地皱起了眉。

 

这一切查尔斯都毫不理会,不管是丈夫的不悦,还是狼狈的侍从。

 

立刻将手指抵上额角,威彻斯特之王接通联络,推开惊讶的首席女官,快速向丈夫在别宫的办公室走去。

 

【瑞雯,瑞雯你听到了吗?!】

 

【查尔斯!终于联络上你了,雷昂的艾斯萨兰德……】

 

【我知道了!瑞雯,现在听我说!】

 

【离开会议室,去露台,对肯特叔叔说我让你来阿瓦隆一同商议。等着,阿扎塞尔会来接你。】

 

“是的,阿扎塞尔即将抵达洛宫。”

 

他们已经走进皇帝办公室,通讯机密可以保证。

 

【立刻与阿扎塞尔去缪尔的巴尔莫罗宫!用你的纹章戒指打开书房秘道,下到地下室,左转第三个岔口,右进30米,再右下转入第五条岔道,在第11个灯柱用我寄放在你手上的纹章戒指打开密室,密码是我们的家族箴言。】

 

【那间密室是百年前缪尔被迫独立时暗藏的星金库,打开它,阿扎塞尔,应该还有克拉丽丝和他们的心腹部下很快会抵达,帮助你搬运……】

 

他突然回头,问跟在身后的男子。

 

“你用了多少星金?”

 

“吉诺莎战后剩余的库存,我用掉了一半。”

 

【不够……瑞雯,把缪尔暗库的星金全部交给克拉丽丝。你带阿扎塞尔去比瑟姆港的提取秘密库存,运输……】

 

【莉兹也是强大的空间运输者,让她去比瑟姆港。】

 

【瑞雯,现场交给你主持,具体事宜由你决定。记住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类参与,也不能让任何人类知道,包括肯特叔叔!】

 

手指滑下额头,来不及喘息,便被熟悉又陌生的臂膀搂住,冰冷又热切的气息喷在耳边: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查尔斯一定会站在我这边!”

 

那个声音甚至称得上“喜悦”。

 

被夹在冰海与熔岩之间,查尔斯抬起止不住抖动的双手。他抖得那样厉害,好像下一刻就会碎成齑粉。

 

在彻底破碎之前,他奋力用右手握住自己的左手,攥住那只狮鹫与狮子追逐星金的戒指,艾瑞克在婚礼上亲手为他制造的戒指,用尽全身力气脱下它,仿佛急于摆脱一场噩梦,一个魔鬼。

 

但那只戒指在他手上呆了太久,整整14年的光阴让他们很难分离。查尔斯很快改变目标,攥上中指三颗宝石代表三个孩子的白银戒指,新的戒指很快松动,双手却被醒悟过来的男人按住。

 

“查尔斯,别……”

 

“艾瑞克·兰谢尔——”

 

帝王关切的怀抱被猛地推开,他面庞惨白的伴侣爆发出疯狂的力量!

 

“你知道把半个国库的星金扔在雷昂的一个小城会发生什么!整整半个吉诺莎国库的星金!而且还是一个与吉诺莎和威彻斯特都接壤相邻的地区!老史崔克镇不住他的手下!即使雷昂高层都意识到必须克制,他们也拴不住那群被他们养成疯狗的年轻人!他们一定会动手!那是一个挤满了避难人群的小镇!那里……那里挤满了人……几十万人!”

 

仿佛神经质地不断摇头,查尔斯缓缓抬起双手,搂抱头颅,好像荒原上苍白的幽灵。他浑身都颤抖起来,他的表情仿佛正被活生生分尸。

 

无法忍受这这样的煎熬,皇帝迈上一步,不顾挣扎,紧紧搂住他的伴侣,急切地解释:

 

“查尔斯,你说过我们不能彻底灭亡雷昂的理由。变种人总数有限,人类才是变种人国家的基石。直接用武力灭亡一个纯粹的人类国家,极可能激化人类与变种人的种族仇恨。你说得没错,所以我制定了这个计划。”

 

“我没有动手伤害艾斯萨兰德的人类!我只想让全大陆的人类看清楚,他们所谓同胞的丑恶!看清楚谁才是用枪口血洗他们,残害他们的敌人!谁才是站在他们这一边,保护他们的救世主!”

 

“如此一来,灭亡雷昂的最大障碍就消除了!我不过是暂时放过他们,我绝不会留下雷昂,我不会给变种人留下灭亡的隐患!”


评论(28)
热度(84)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