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3下 持续高能预警

国庆的第二个福利来了,下章要到下周三了

03 下



在常人无法企及的区域,拥有心灵能力的变种人想要联络本部,呼叫救援,却发现当晚的艾斯萨兰德被一层无形而厚重的精神干扰力场笼罩,没人能听见他们的哀鸣。

 

带队暗中守护伪装在小镇边缘的战术精神干扰泵,约翰·阿勒德斯上尉通过心灵能力辅兵搭建的交流通道向上司报告。

 

【一切就绪,阿扎塞尔元帅。一切照陛下计划,顺利进行。】

 

【让你的部下注意,一旦陛下名单上指名保全的人物出现,立刻设法引开。如果皇室成员现身,不惜一切代价救援!两国来援助艾斯萨兰德的人不用去刻意保护,不管是吉诺莎还是威彻斯特,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必须有所牺牲才能撇清关系,就当他们为陛下尽忠了吧。】

 

【明白,如果帝国和陛下需要,我乐意成为牺牲在这里的吉诺莎军人!】

 

果然,不出陛下所料。

 

阿扎塞尔暗自佩服君主的眼力。早些时候,他跟着他的君主一同见到了阿勒德斯上尉,当时他因觐见陛下兴奋得脸上眼里都好像放光。他热衷得近乎狂热,全然没有顾虑这个任务的后果,牺牲生命,牺牲名誉,甚至可能一辈子见不得光。好像能为了帝国和皇帝所做的一切,都是赐予他的至高荣誉。

 

事后,他的君主是这样评价阿勒德斯上尉的:虽然忠心耿耿,可行事冲动,对亲王和威彻斯特饱含戒备。不适合留在宫廷,留在王女身边。这样的脏活,他再适合不过。

 

【当心隐藏行迹,绝不能被人发现干扰艾斯萨兰德通讯的战术精神泵与吉诺莎有关!如果出现万一,你知道应当怎么做……】

 

远在忘忧宫的红脸元帅脑波冷如冰刃,只在转向窗外某个方向的时候变得柔和。

 

婚后数月没能陪伴泰莎和孩子,今天执行机密行动,即使回到忘忧宫也不能与他们见面。每每想到遗传自己的异形变种婴儿,体型怪异,导致难产,如果不是亲王殿下启用威彻斯特星金库,几乎让泰莎丧命,吉诺莎的元帅总感到后怕与歉疚。

 

可能,今后他还会让泰莎更生气吧。

 

没关系,他已经备下了十年份的生日礼物,守在窗户外面,总有送出去的那一天。

 

【明白!刚刚才抓住一个撞上来的倒霉鬼,已经处理干净。】

 

约翰也轻快地笑着,踩着脚下尸体,随手把玩沾满血迹的链坠。

 

“‘斯科特’她刚刚被分尸的时候,好像也喊着这个名字,恋人吗?”

********************************************

胡乱套上衬衫,踹上鞋子,再没时间整理妆容和发型。

 

莫伊拉匆忙下楼,一边挪动脚步,一边飞快与秘书交谈。

 

“联络不上?那就继续联络,还要联络威彻斯特的瑞雯女公爵,肯特·马科尔议长,吉诺莎南部战区的帕崔克斯元帅,通知他们雷昂叛乱军人出动的哨兵在艾斯萨兰德突然失控暴走,现场伤亡惨重,请求支援!让他们立刻联络查尔斯陛下和马格纳斯陛下!快,立刻!”

 

女议员近乎喊叫地发出指令,同时闯出房门,钻入父亲等待着自己的光晶地行车内。

 

“立刻去总统府,我们得与老史崔克达成一致。立刻把那群混蛋宣布为叛军,与吉诺莎、威彻斯特联手救援,或许还有机会!开车!”

 

马达轰鸣转化光晶能量,在车辆启动的那一刻,莫伊拉看见一颗太阳出现在路旁停靠的地行车。

 

【查尔斯——】

 

这是莫伊拉·马克塔格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到的单词。

 

爆炸和巨响冲毁了所有事物,看不见头尾的庞大火龙塞满整条大街,只留下连串的深陷大坑,仿佛巨龙犁过的深渠。

 

楼房垮塌大半,车队炸成碎片,雷昂温和派核心势力不复存在。

 

从彭兹堡到艾斯萨兰德,血色爆云连绵千里,在忘忧宫上空漫开血色的朝霞。

 

洛宫首席女官利兰德拉守在寝宫门前,眼神凝重。看见蓝皮肤的小男孩揉着睡得迷糊的眼睛走过来,让她轻松了一些。

 

“早安,柯特。和妈妈玩得开心吗?下午才销假,你和泰莎这么快就回来了!”

 

“妈妈还没回来,她让我今早去艾斯萨兰德接她……”

 

柯特不解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一向疼爱自己的利兰德拉阿姨脸上表情瞬间变得那么可怕,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指甲扎进娇嫩的皮肤,男孩差点委屈地掉下眼泪。

 

“利兰德拉女士!”

 

皇室寝室门前的失态表现不止落在一人眼里。凯蒂迈出一步,将柯特拉到身后,当值的卡勒姆·林奇上校也疑惑地盯着同僚。

 

利兰德拉已经顾不上这些,她像是被抽去了全身力气,瘫软着无力滑倒。

 

“快去救泰莎……柯特,快去接你妈妈!快点,来不及了!”

 

不安和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少女的眼睛,她拉过还愣在那里的男孩,大声催促:

 

“柯特,快走!我们去接你妈妈!”

 

有力的大手按上她的肩膀,林奇上校赶在空间传输者启动之前,加入队伍。

 

“我和你们一起去!”

 

光影紊乱,失重与空间穿越的裂音之后,不论是年幼的男孩,精干的侍从女官还是身经百战的吉诺莎军官,都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巴。

 

他们看见了人间炼狱。

 

夹着火舌的浓烟与参差起伏的断壁仿佛祈求七神垂怜的手臂,绝望地伸向微亮的天空。遍布血迹的窗帘与同样遍布血迹的头发一同垂下,在晨风中微微摆动。血红的布偶娃娃停在血地中间,周围的事物让凯蒂几乎呕吐起来。

 

“妈妈!”柯特第一个醒悟过来,他呼唤着约定在此与自己碰面的母亲,蓝雾在残垣断壁间不断闪现。

 

“妈妈!妈妈!你在哪儿!”

 

稚嫩的声音压抑不住哭意,在静寂得可怕的废墟与血色朝霞下回荡。

 

他看见凯蒂古怪地停在一堵残壁后面,下意识瞬移过去,却被青梅竹马的小姐姐一把搂住,紧紧捂住眼睛。

 

“柯特,不要看!听话,不要看!”

 

放任眼泪爬过脸颊,凯蒂用沙哑的声音大喊。

 

她无法想象从小像妈妈一样照顾自己的女官在昨夜遭遇了什么。但她可以肯定,泰莎阿姨绝不会愿意让柯特看到这样一幕!

 

她那么聪明,那么厉害,甚至曾在“不死王”身边冒充人类,卧底多年,从未暴露。不论遇到什么,即使无法取胜,她不可能找不到逃命的机会!

 

可是她跟她的孩子约定了,她的儿子会在数小时后来到这里。为了保护孩子,母亲坚守到了最后一刻。

 

撤下披肩罩住尸体,凯蒂听到烟雾背后传来刺耳的金属摩擦声,恍如巨神的机械人形从烟雾间缓缓现身,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他们。

 

立刻抓住蓝色皮肤的男孩高喊:“林奇上校快过来!柯特准备回去!”

 

然而,不远处吉诺莎人类军官的身影已经被机械巨人隔开。

 

“凯蒂你带柯特先走,我掩护你们。我是人类,在哨兵面前,比变种人更容易脱身。”

 

说话同时,人类军官对钢铁巨人展开攻击。启动光剑的猛烈连击,仿佛螳螂不自量力地扬臂,只让巨人晃动一下,闪着红光的眼睛慢慢旋转到背部。

 

“走吧!让女人和孩童殿后,骑士没有这样的规则,阿萨辛同样没有!”

 

晨风骤然激烈,在乱摆的烟雾中,林奇看不清状况。好像在对面的机械人形开火的瞬间,蓝雾腾起,少女和男孩消失了,他应该成功了。

 

环视四周,平静看着围上的复数的“巨人”,林奇的视线落在远处高大的暗神塑像。

 

双目紧闭的神祇,深埋在象征暗夜的斗篷里。

 

灰烬与硝烟一道扬起,仿佛无数的魂灵奔向他们的主神。

 

集聚的雨水顺着斗篷滑下面庞,仿佛神明也为之默默流泪。

 

称量天理与正义的天平中,堆满了陨落的星金;右手高举的魂灯内,幽蓝魂火熊熊燃烧,永不熄灭!

 

暗神的魂灯燃起来了!

 

“凡人皆有一死。”

 

暗神的信徒竖起藏在吉诺莎军服下的兜帽,深埋面目,嘴角默念着信仰的箴言。

 

“与死亡同样永恒的,唯有正义!”

 

效忠吉诺莎的人类军官开始了一生最后的冲锋。


评论(30)
热度(90)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