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3上 高能预警!!!

前方高能警报,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前方高能警报,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前方高能警报,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另警告下文会有一些让人不适的描写!


03

吉诺莎历1139年7月12日傍晚,泰莎?瓦格纳与她的儿子出现在雷昂小镇艾斯萨兰德的街巷。


受她所侍奉的亲王之托,双重国籍的宫廷女官请假去了吉诺莎最盛产樱桃,樱桃加工业也最为发达的利浦大区,寻找一位擅长酿造樱桃蜜酒的皮尔大师。


没想到她扑空了。从邻居口中,泰莎得知大师的女儿十五年前嫁去了雷昂南部城市崔斯顿,大战以来音讯断绝,大师非常担心。前不久两国停火,大师听说崔斯顿是重点轰炸城市,市民大多疏散去了东部小镇艾斯萨兰德,就去那里寻找女儿一家。


通过儿子传送,泰莎追踪大师脚步潜入了雷昂。


虽然两国关系依然紧张,泰莎的身份更是敏感,曾经的女特工无所惧怕。与伪装人类潜伏在“不死王”身边数年,联络人类军官团体的惊险经历相比,混入大批避难人群涌入的普通小镇寻找一位身份平常的酿酒师,只是连冒险也算不上的小游戏。


唯一的破绽只有……


“柯特你先回去,明早6点到这里来接妈妈。”揉揉儿子满是卷毛的黑色头发,捏捏圆滚滚的深蓝脸蛋。深蓝皮肤,扫帚尾巴的外形太过抢眼,不可能强行混入普通人群,一位母亲也不会轻易让儿子冒险。


“妈妈当心。”儿子乖巧点头。


“放心,我有全大陆最快的传送器,两台!”对儿子自信地笑着,泰莎抬起手指点了点太阳穴,“有需要我就联络你们。”


目送儿子化成蓝雾消失,泰莎走出小巷,汇入暗神切尔纳立像下熙熙攘攘的人流。


转了几圈熟悉地貌,记下军士巡逻规律,再用不到一个小时与崔斯顿避难社区的人们混熟。受热心妇女指点,泰莎向皮尔大师女儿一家暂住的旅店走去。


“妈妈,这是什么?好漂亮的蓝石头!”


旅店之前,泰莎看见人群中一个女孩捡起一小块深蓝石头,断面闪着美丽的密集金星。


是碰巧捡到了星金吗?这在雷昂可不算幸运,看她妈妈惊恐的表情就知道。


敌视变种人的国家对变种人转化的源头矿石管理非常严格。一经发现,立刻出动专门部队锁入密闭性最好的轻铁盒子。捡拾星金的人会受到严密监视,甚至后代也备受歧视——触碰星金者都可能觉醒X基因,即使本人无法觉醒,后代中觉醒变种人的概率也会急剧增加。


小女孩尚不知晓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她兴高采烈地举着星金,歪着脑袋疑惑妈妈为什么不敢靠近。


微妙的光芒划过疑惑的眼睛,再度点燃了它。


女孩惊喜抬头,用力举手,指向夜空。


“看!流星!好多流星!大家快看啊——好美啊!”


一道又一道,由零星到稀疏,金色的星光瀑布从天而降!


孩子们尖叫起来,追逐着光芒。他们从地上捡起明亮蓝色的石头,相互比对抛接着,玩得高兴极了。


星光落在他们手上的石头上,他们的眼睛里,他们的脸上。


诸神之泪陨落的绚丽轨迹撕碎了艾斯萨兰德的夜幕!


远在千里之外,位于雷昂新首都彭兹堡威廉大道上的总统府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


“父亲,您还在犹豫什么?!”


总统府的侍卫尽职尽责,却无法阻挡总统独子闯入。


双手擂在父亲的办公桌上,小威廉?史崔克冲着艾斯萨兰德唯一一架远程影像传输端传回的实时画面怒吼,声嘶力竭,口沫飞溅。


“星金雨!下蒙梭大区崔斯顿附近的艾斯萨兰德镇出现大面积星金雨!现在落在那片区域的星金已经超过了小国国库的总和!”


“星金是变种人国家立国的根本!不管是兰谢尔还是泽维尔,都不可能看着那样大量的星金无动于衷!艾斯萨兰德是崔斯顿附近主要的难民疏散地,现在那里滞留了几十万人!雷昂将星金与普通民众隔离已经超过百年,突然大面积的星金接触会爆炸性地转化大量变种人,会导致大规模的人种污染!何况崔斯顿是蒙梭大区东部重镇,北面与吉诺莎交界,东边和威彻斯特接壤,距离非常近!”


“哨兵,我们必须出动哨兵!父亲,请立刻下令,否则我们保不住那块地区了!”


“吉诺莎军方要求入境,保护变种人和基因携带者!他们说蒙梭大区的变种人具有吉诺莎国籍!威彻斯特方面也发来了请求……吉诺莎人已经在街上和控制变种人的巡警冲突,我们该办?总统阁下,请指示!”


在影像传输端的屏幕上,星金的碎粒已经在高大的暗神塑像肩上堆积,现场官员正哀鸣一般求助。


雷昂总统瘫在座椅上,紧闭眼睛,抬手遮住面孔。阴影在他脸上淤积着难以描述的痛苦。


“不行!绝不能动手!”


老者艰难而坚定地开口,声音异常沙哑。无视儿子,他对部下叮嘱。


“让他们过来,带走所有变种人和星金!封锁舆论,别让更多人捣乱!我们必须忍耐!在这种敏感问题上随意行动,只会让兰谢尔抓住借口!”


“哪怕……哪怕把崔斯顿地区送给吉诺莎或者威彻斯特,也必须忍耐!”


呆立良久,小史崔克无力地张着嘴巴,好像根本不认识自己的父亲。


一拳砸烂影像传输端屏幕,踹塌办公室半扇房门,小史崔克怒气冲冲,冲出总统府。


亲密的战友围在宅邸门外,他的表情告诉了他们失望的答案。


“还记得我说过什么?总统已经老了,只顾得上保全自己,和其他自私腐朽的政客、将军一样!现在,只有无私的年轻人还拥有创造雷昂的活力,只有你们,不吝啬鲜血和生命的爱国者才能拯救这个国家!”


一个声音在阴影中点燃了年轻野兽们的眼睛。


“好!”


“对,就这么干!”


沉重军靴碾过威廉大道古老的石板大道。数小时后,军械局空艇坪方向传来躁动,声音的主人在被惊动的人群中,抬头遥望雷昂残存的所有哨兵冲上夜空。


声音的主人勾起唇角,抬起手指,敲打太阳穴,用另一种无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任务完成!】


庞大机械人形从天而降,一架又一架,与高大的暗神塑像并肩而立。


混乱惊惶的人群变得安静,吉诺莎和威彻斯特的军人摸上了武器,吃力维持现场秩序的官员和警察露出如释重负的轻松神态。


不受这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影响的,大概也只有年幼懵懂的孩子了。


小女孩眨了眨眼,今晚发生的事情大都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先是有很漂亮的石头从天上落下,现在又有看起来很威武的机器从天上落下?她抬头看了看机器人在夜空下展开的存在感令人惊悚的手臂在夜空下展开,这个机器人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它能陪自己玩吗?


想到这里,女孩一勾头从官员的缝隙中穿过,抱着自己的布娃娃来到自己还不到对方膝盖的机器人面前,朝它举起了蕾丝裙子的布偶娃娃。


但下一秒,所有人的神态都剧变为惊愕和恐惧!


彷如巨神的机械人形突然行动诡异,手足似乎不受控制地僵硬移动,头部朝向正面,眼部几度闪烁,最终亮起可怕的红光!


对着因涌入大量避难平民而极度拥挤,大街小巷都人头攒动的小镇,庞大的机械哨兵举起了55口径的机关枪。


大陆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寂静之后,枪声、惨叫、哭泣与向七神祷告的悲鸣在同一时间爆发。


惊恐的人们忙于逃命,试图穿过因涌入大量避难平民而极度拥挤的大街小巷。弱小的孩子跌倒在地,被同伴挤压在地上,绝望的母亲试图救助,却被身后的人群推到。复数的腿脚从他们身上踩踏而过,奔向前方缥缈的希望。颈椎碎裂的声音响起,谁也无法再站起来。倒下的身体很快堆满了巷口,成了新的路障,阻塞着逃亡的道路。人们攀爬着尸体堆成的高墙,朝着屋顶,朝着天空绝望地伸出双臂。


钢铁的巨神在身后启动,踩过站立和倒塌的躯体,将血肉与泥土混为同一物体。


不管普通人还是变种人,平民还是军人,都成了绝望的猎物,没有例外。


枪口不断抖动,从街道扫向两边楼房,玻璃破碎,窗帘撕裂,窗台上的盆花一簇簇毁灭。


父亲护着妻儿退入封闭的地窖,试图躲过一劫。可是他们没看到,楼上的蜡烛已经倒下,点燃了床幔和窗帘,整个屋子即将陷入火海,地窖也将变成致命的烤炉,再没人能走出来。


一扇扇窗户暗下去,一片片街道暗下去,光晶缔造的文明之光熄灭了,人类再次回到兽性的莽荒时代。


细雨随着诸神的眼泪散落,洗去墙角散落的雏菊上的血迹,加入地面鲜血组成的河流。


仿佛溶解了黑夜的黏稠液体在无人的街道无声汇集,浮起无人认领的布偶娃娃,飘过没有主人的肢体,汇入黑夜深处。


评论(34)
热度(81)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