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2

02

 

暮春五月,三大陆元首与王室成员云集忘忧宫门前赫芬伫立的广场,场面比十五年前更为宏大。

 

不论是真心或者假意,没人会错过吉诺莎国王马格纳斯一世重新加冕为吉诺莎帝国皇帝的盛会。

 

从比平民更低贱的奴隶起步,被(和谐懂)父母的仇人养育,揭竿而起推(和谐懂)了“不死王”的残酷统(和谐懂),抚平奴隶政治为吉诺莎留下的种(和谐懂)伤痕,重新团结塑造了整个国家。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粉碎前所未有的诸国围剿,将吉诺莎带出前代皇室与“不死王”共筑的低潮,白银狮鹫再次君临大陆!

 

谁也无法否认,马格纳斯一世本人就是一部宏伟的史诗,一部庞大的传奇!

 

现在,这个传奇正走向他的巅峰。

 

振钢锻造的王剑“盛怒”悬在腰间,象征君王权威的貂尾斗篷匍匐在脚下,嵌满钻石的帝冕在阳光朗照下璀璨逼人。

 

暗红天鹅绒幕布在王座之后如瀑布垂下。白银狮鹫怀抱的三重盾大国徽,不再单调。这枚塞满了代表吉诺莎全盛时期整整42个地区代表纹章的光辉国徽,马格纳斯一世登基时,曾为大局着想,拿掉了整整29块,主动降为王国。现在它们中一半以上回到狮鹫怀抱,其余大多也被吉诺莎的盟友收归版图。今日,它们的主人也将重新称帝,拿回早该属于他与吉诺莎的荣耀。

 

同月,加布里埃尔在猛羽堡登基,终身未婚,史称童贞女帝加布里埃尔一世;两个月后,诺夫哥德罗前皇储妃娜塔莉亚在多国主持下称帝,北陆大帝娜塔莉亚二世登上彼得堡的黄金皇座。

 

未来十年,这二位女帝将与吉诺莎的马格纳斯大帝、瓦肯达之王特拉查以及威彻斯特摄政女公爵瑞雯共同主持大陆局势。

 

“三帝一王一公”的时代即将到来。

 

这一切目前对查尔斯并无太大区别,除了他在加冕礼上的位置近了很多,头衔在加冕礼后长了很多。

 

在医官严密管控的行动强度下,他正忙碌准备着孩子们的生日。6月4日是洛娜的生日,7月2日是旺达和皮特罗的生日。这么多年来,他们忙于公务和战事,除了双胞胎十八岁成年礼,很少家人齐聚,好好庆祝一次。今年务必得弥补缺憾。

 

孩子们的笑容让他的愧疚稍为平定。洛娜拽着手腕撒娇要全家一起去摘樱桃,被皮特罗取笑太过着急,樱桃还有几周才红。

 

查尔斯笑着围观孩子们笑闹,暗中准备给孩子一个惊喜。

 

熬樱桃果酱,做樱桃糖,烤樱桃馅饼、樱桃派,都做过几次了,酿酒却一直成果不佳。全家都喜欢蜜酒,如果可以酿制樱桃蜜酒,也可以为旺达和皮特罗的婚礼准备上。

 

对吉诺莎不算熟悉,查尔斯向泰莎求助。

 

“樱桃酒吗?我记得盛产樱桃的利浦大区有一位名家很擅长。”

 

泰莎用手指点着下巴,思索着回答。

 

“明天是个大日子,陛下肯定会霸占您一天。我的年假也攒了不少,用一天假期去找大师,不会引起注意。”

 

不经意的回答勾起了歉疚。

 

“泰莎麻烦你照顾我这么多年,你和阿扎塞尔差不多跟琴他们一起完婚,琴和斯科特还在度蜜月,你也应该多花一些时间陪伴家人。我身边的侍从女官不会只缺你一个。”

 

“反正也这么多年了,不急着现在,何况阿扎塞尔那家伙还在北陆支援娜塔莉亚陛下。”

 

泰莎轻快地笑着回应,祖母绿和星金镶嵌的藤莲发梳在发髻上熠熠生辉。

 

“至少也得让我服侍您平安生下大公。”

 

“泰莎你这么说,阿扎塞尔可要伤心了!”

 

光明正大偷听的人露着牙齿雪亮,令人印象深刻,不知道该形容为锐利还是犯傻的笑容走进来,脱下手套递给泰莎。

 

“所以我准备明天请个假陪儿子,陛下您反对吗?”

 

“当然不会。明天查尔斯归我,你和利兰德拉调好晚班就行。”

 

略微试探,确认没有露馅,泰莎冲查尔斯眨了眨墨蓝的眼睛,知趣地拖着水蓝裙摆,行礼告退。

 

孩子们跟着父亲拥进来,洛娜用力蹦起来,跳着跪在沙发椅上,搂着爸爸的脖子大嚷:“父亲说今天要画像,用那个什么照相机!一下子就能画好,不会让爸爸一直坐着,那么累人可不行!而且父亲说明天我们不能来见爸爸,明天爸爸都归他一个人,好过分啊!”

 

笑着抬眼,与那双因满含笑意而显得意外柔和的眼睛相对。

 

“没错,明天不行。明天我与你们的父亲,只属于彼此。”

 

“除非有人不识相地突然挑衅。”艾瑞克的笑意里包裹着一些锐利的东西,“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在接到伴侣的瞪视后,立刻化为笑成弯弯眯缝的眼角隆起的褶皱:“如果,这仅仅只是一个假设。”

 

一家人在第一次为皇室服务而异常紧张显得结巴的摄像技师指导下,排好位置。查尔斯坐在沙发椅中央,小女儿依偎在身旁,旺达和皮特罗立在身后。艾瑞克张开手臂,将孕育着么子的伴侣揽在怀中。

 

一张完美的吉诺莎皇室家族合影,就此定格。

 

次日清晨,查尔斯被密集的亲吻唤醒。

 

迷迷糊糊从被褥中撑起身体,睡眼惺忪地打量眼前的伴侣。

 

抹上发蜡的发型一丝不苟,下巴刮得光滑,身上套着整齐的吉诺莎军校官常服——与他们初见那日一模一样——啊,可怜的林奇上校,又被他的君主征用了军服!

 

此刻,他手臂挽着一套眼熟的礼服,冲查尔斯展露笑容。

 

“来吧,查尔斯,有个东西给你瞧瞧。”

 

十指交扣,他们再次路过当年频繁约会的骏鹰俱乐部,来到繁花蔷薇覆盖的长廊。

 

那个夜晚,威彻斯特王子逃进长廊,为了躲避追兵,在繁星与繁花之下吻上了仿若武士雕像的吉诺莎“军官”,一切从此开始。

 

而今天是吉诺莎历1139年7月12日,他们相遇的15周年。

 

缕缕晨光代替夜幕繁星,镶嵌在小巧洁白的重重花叶之间。

 

查尔斯惊讶抬头,喜悦的神情在脸上活泼跳跃。

 

这座长廊在平叛战争中成为艾瑞克的部下与爱玛麾下叛军激烈争夺的阵地,损毁严重,只剩下光秃秃的残架,让回到忘忧宫的查尔斯格外难过。

 

现在,它完全恢复了当年的原貌。

 

“我们可以回到当年,就像这座长廊一样,我一直坚信着!”

 

艾瑞克的眼睛神采奕奕,脸庞像太阳一样发光,查尔斯发现自己无法挪开视线,任凭艾瑞克领着自己来到下一个惊喜。

 

“法芙洛娜1124!”

 

单驾飞艇停在走廊外的老位置。造型厚重冷硬,宛如随时可能变身的双足机器人,蹲在廊下,等待着它的主人们。

 

“真的是当年那一架吗?!”

 

查尔斯难以置信地回头,表情已经很难用惊喜概括。

 

“我一直认为我驾着它闯回冰宫之后,它就彻底报销了!我记得它好像被击中了!”

 

“的确是报销了没错。它的遗骸我一直留着,最近集合了吉诺莎和拜尔利希的精英工程师,终于修复成功。”

 

格外满足地享受这种表情,艾瑞克打从心底确定自己做对了。

 

和当年一样,迈开长腿,跨上飞艇。手臂划出优雅而夸张的弧线,掌心向上递到查尔斯面前。

 

“尊敬的蒂罗尔亲王陛下,想乘上法芙洛娜去兜兜风吗?您的忠诚属下诚挚邀请,可以赏光赐给鄙人这个荣耀吗?”

 

再次将手放进男人粗糙的手掌,黄金双狮,红钻点睛,威彻斯特王家世代相传的婚戒与狮鹫和雄狮一同追逐明蓝星金的戒指交相辉映。

 

查尔斯的回答,宛如当年在神殿的婚礼誓言。

 

“我愿意。”

 

引擎怒嚎,飞艇由静止加速至飞驰。蜜棕与深褐的头发都被风速抓扯着乱舞,查尔斯与艾瑞克再次驰骋在清晨黛青的天空。

 

只是这次,查尔斯不再坐在后座,艾瑞克小心地环过肩膀,裹上披风,将伴侣拥在胸前。

 

刻意放慢速度的飞艇掠过统领忘忧宫与政务院的赫芬女神的焰火发梢,从肩扛丰饶角的大地女神卡塔蕾娜的耳坠雕花间穿过,追逐云彩越过风神法斯达高举的号角,在白云清风间悠然穿行,阿瓦隆城就在他们脚下。

 

临空俯瞰,阿瓦隆湖有如明镜,欧恩利希河与隆河宛如银链,七大城区仿佛精细得匪夷所思的玩具模型。位列大陆八大奇观的七神塑像矗立其间,高大恢弘,护城墙只及他们的脚背,仿佛7位巨人立在玩具的都市。

 

飞艇开始下降,掠过波光粼粼的湖面,白浪在在飞艇两侧涌起,宛如天鹅拍打洁白的翅膀。零星水沫溅上查尔斯洁白的脸颊和乱舞的发丝,宛如水晶的珠子。

 

“‘在晴朗的日子里,驾驶飞艇掠过七神塑像,沿阿瓦隆湖辽阔的水面飞驰’的确是一桩惬意的乐事。只可惜没有马罗德斯的蜜酒,查尔斯别这样看着我!忍忍吧,医官不建议你现在饮酒,还有别的美食等着我们,来吧!”

 

飞艇最终停在久违的哈克工坊门口,霓虹光晶灯围绕的硕大标牌让查尔斯在愣住之后,大笑起来。

 

“阿瓦隆最好的蛋糕房!皇帝用本店的蛋糕追到了亲王!”

 

“有那么夸张吗?”

 

扶住笑得后仰的身体搂在怀里,艾瑞克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弄巧成拙。

 

“这家店自从知晓我们的身份,就把那晚的桌子原样保留起来,说是对王室表示敬意。借着把我们那晚的餐点定为‘国王套餐’,高价推出,据说销量非常好。如今哈克工坊已经成了‘阿瓦隆一日游’的热门景点,老板的生意头脑真不错。”

 

“是吗,我们可以跟老板商量抽成吗?”

 

“这就去试试?”

 

他们笑着推门而入。在熙熙攘攘,人声嘈杂的热闹店铺中,走进被暗紫条幔围住的保留座位,拉开靠椅坐下。

 

处于角落的平凡桌椅,现在被装饰一新。洁白的丝绢桌布在灯光下折射精美暗纹,成套的雪亮银器都雕饰着皇家纹章,洛宫花园独家培育的“南海美人”蔷薇在阿尔布雷瓷瓶中怒放着华丽的身姿。

 

店主挪动过于肥硕的肚子,单膝着地,笨拙地行着皇家礼仪,毕恭毕敬递上菜单。他表现得相当不错,除了举着菜单的双手抖得厉害。

 

艾瑞克照例点了两人份的黑森林蛋糕和苹果千层卷,外加一碟冷肠切片拼盘,一杯黑啤酒和一杯柠檬汁。

 

餐点很快上桌,味道也和当年一样的棒。查尔斯对这个味道并不陌生,即使十几年来从未再次踏足这里,艾瑞克总会找出各种借口往洛宫送哈克工坊的苹果千层卷,还有黑森林蛋糕,甚至还曾把大厨打包送去几个月。今天,他对另一件事更好奇。

 

“艾瑞克,我记得我们那晚出游不是只有两人。那晚暗中跟随的人不少,虽然事后宪(和谐懂)监大发雷霆,痛斥你不经通知,随意出行,让他几乎来不及安排。”

 

“确有此事。”

 

“那么,那天在这间酒吧,多少是你的人?”

 

“大概只有三成。”

 

“那今天呢?”

 

“呃,全部都是,除了大厨。”

 

整个酒吧几乎安静了一秒钟,好像一部突然卡住的胶带。下一刻,顾客和侍者都若无其事,极具影帝职业素养地继续表演。

 

“查尔斯,请你谅解。”艾瑞克装得很无辜地冲他眨眨眼睛,“我得确保安全,不能留下任何破绽。”

 

“是吗?那当晚我们从飞艇下来,滚进小树林也被很多人围观了?”

 

正从桌旁路过的侍从托着餐盘的手,非常不专业地抖了一下,差点把啤酒掀下去。

 

“没有!那肯定没有,查尔斯!一进树林我就命令撤掉了所有监视!查尔斯你相信我!”

 

吉诺莎的皇帝急忙高举双手,用投降的姿势再三保证,换来一片笑声。

 

这样欢快的笑声陪伴他们走遍了剩下的旅程。

 

光神菲妮丝雅脚下,阿瓦隆老城的每一块砖石都是传世文物;暗神切尔纳高悬的魂灯之下,钢铁与钢化玻璃组成了新时代的神殿图腾。密布的古迹,纵横的河道,茂密的绿荫,大图书馆高高的书架……他们几乎踏遍了大街小巷中当年的足迹。

 

回到别宫,彩霞已经渲染了整个天幕。怀孕之后一直安心休养的查尔斯几乎累坏了,喝下利兰德拉送来的晚茶,很快入睡。

 

亲手为查尔斯解下衣物,脱下鞋袜,抱上柔软的床褥,拉过薄毯,盖好微凉的肩膀。

 

站起身,最后一丝温度从艾瑞克脸上彻底消失。高耸的眉骨投下冰冷的阴影。阴影之下,灰蓝色的眼睛宛如令七神恐惧的野兽。

 

——那是查尔斯从未面对的存在。

 

艾瑞克成了万磁王,万磁王成了吉诺莎的皇帝。

 

皇帝低沉的声音宛如叹息。

 

“不管发生什么。查尔斯,记得我爱你。”


前方高能警报,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评论(68)
热度(12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