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五部 01 最后一部连载开启!

文前警告(必   看)

1、列王纪的结局已经纠结完毕,会有双结局,雷双结局者慎入!

2、第五部几乎全篇高能,害怕虐的就不要进来了!

前文链接

 

第五部

 

01

 

暗红与钢蓝的钢铁羽翼掀起阿瓦隆湖的白浪,“欧仁亲王号”与“维克托一世号”降落在王室专属的飞艇坪。

 

忘忧宫的主人们结束漫漫征程,回到久违的家。

 

然而胜利归来的主人们脸上找不到任何喜悦或者轻松。在如蚁群簇拥的仆从中,吉诺莎之王拒绝任何协助,亲手控制浮床步下船舱。

 

处于漩涡中心的人对这些一无所知。

 

查尔斯被高热和混乱困在意识的栅栏里,沉浮徘徊。

 

在殚精竭虑,运筹帷幄的大陆和谈尘埃落定那一刻,他下意识放松,然后几乎立刻被汹涌的疲惫和虚弱扑倒。

 

他好像沉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幻空间。

 

空气中吹拂着纳杰德亲王领传说眨眼可将狼群化为白骨的焚风,身体仿佛陷在曾经吞噬奥涅加旧城的汩汩岩浆,令人疑惑为何双手仍完好存在,没有化为焦黑灰烬。

 

鼻翼扇动,每一次呼吸,每一个气息进出的循环,好像不断重复承受暗神切尔纳惩罚的罪人,内脏上一刻被龙息焚毁,下一刻即重生。

 

痛苦永无尽头,永无休止。

 

时间在这场奇异的世界中显得格外诡异。

 

好像短得只是转瞬,又好像长得在时光之神掌间经历了数百世人生。

 

现实与奇境,偶尔难以分辨地在视野中重叠,让查尔斯见到那些焦忧的面孔。

 

“……别……我不会……为了孩子……放弃……你们……”

 

他想进一步安慰他们,但他再没有力气用声音或者精神传达任何东西。

 

意识被沉入厚重如夜幕的洪潮卷入冰海最深处,再恍如气泡轻悠悠浮上海面,仿佛经历了诸神鏖战后,重新创立天地洪荒的漫长光阴。

 

守在床边的影子晃了一下,查尔斯吃力地挪动视线,绕过邋遢的胡茬和不知道没有没有换洗的衣领,与那双欣慰压过疲惫的灰蓝眼眸再次对视。

 

“没事了,没事了……”

 

刻意压低的声音仿佛细雨敲打草叶,伴着轻吻落在额头。

 

不知道害怕惊动谁,也不知道在安慰着谁。

 

“医官说没事了,最艰难的阶段已经熬过去,接下来只需要好好休修养。他们还说可以确定是个男孩,是戴维。就照我们说好的,女儿就叫莎洛特,男孩就叫戴维。”

 

商量?什么时候的事情?

 

……七神啊,这几天神志不清的呓语里,他到底说了什么?

 

艾瑞克握上了他的右手,神色小心翼翼,好像那是稍稍用力就会破碎的纤细玻璃。

 

“查尔斯,可以允许我补上礼物吗?纪念孩子的礼物,我的每一个……每一位伴侣都应该得到。”

 

查尔斯没有拒绝,他没有这个力气,也没有这个意愿。就如同他一开始就没有拒绝艾瑞克以当年的协约为借口,坚持让自己来到阿瓦隆待产。

 

威彻斯特前后百年的努力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沉寂数百年的金狮,终于可以再度坐在白银狮鹫对面,成为不可小视,也不可或缺的盟国,不再是无法决定自身命运的小国。

 

他终于完成了威彻斯特五代王者前赴后继的夙愿。现在,终于可以稍微让步,给家人多一些空间……

 

他感到微凉的金属绕上左手中指。白银托着三粒纯净、色泽、抛光都臻于极点的宝石,一颗堇蓝的天青石(Lapis-lazuli),一颗艳紫的紫水晶(Amethyst),一颗通透的钻石(Diamond)。它们被白银固定在流星轨迹中,排列成三颗闪亮的星星。

 

艾瑞克用威彻斯特王室古老的习俗,代表了他们的三个孩子,其中……还包括的安雅……

 

“爸爸一定要收下!我们都有呢!”

 

最沉不住气的小女儿终于挣脱长姐的手臂,用肩膀使劲推开门闯进来。扑到床边,向爸爸炫耀五彩斑斓的新礼物。

 

“L-e-o-n-o-r-a·E-r-i-c-a·L-e-n-s-h-e-r-r,这是用宝石首字母拼的我的名字,用欧石楠的镂花衔接,旺达的是玫瑰花藤,皮特罗的是槲寄生,我们都有了!”

 

那些热闹的聒噪让查尔斯笑起来,似乎让健康的红润开始回归他的脸庞。他抬起手,把正在右手形成的戒指放到唇边亲吻。

 

那样的场景甜蜜得充满了荒谬感,让艾瑞克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仍难以置信。

 

这样仿若梦境的美好,接下来,他还得艰难地适应更多。

 

从一开始,查尔斯就不喜欢王后套间,那晚之后,艾瑞克也不再入住国王套间,国王办公室配套的休息间由暂住逐渐变为常住。

 

现在,它们都被冷落,包括忘忧宫南翼王室子女的房间。远离宫殿群落,宏大运河西端,植物园茂密森林与阿瓦隆纡回湖岸之间的别宫成了宫廷新的中心。

 

吉诺莎皇家卫队负责外围,来自威彻斯特的侍从负责馆内,根据协约诸国归还洛宫的大量艺术品点缀了这处忘忧宫庭院的特殊领土。

 

怀着小王子的查尔斯在那里修养,即将成为独立统治大公的旺达和皮特罗跟随继父与导师紧张学习,洛娜几乎从不离开爸爸身边。艾瑞克在政务结束之后,也会回到这处新的寝宫。

 

当吉诺莎之王走下地行车,步入简洁大方的别宫,总能看见孩子们簇拥在伴侣身边欢笑,或是长女指导妹妹运用能力将装着鸡蛋的轮椅运下楼梯,不能任何差错才能亲手搬动怀孕的父亲,抑或是庭院安宁,皮特罗靠在午茶桌上打盹,查尔斯抱着洛娜在塞满软枕的吊床安然入睡,神情如落在脸上的春光一样静美。

 

这样的场面每每让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充溢胸膛,甚至隐隐超越了面对再度拼合的吉诺莎版图时的踌躇满志。那种满足让他总不自觉退下面具,露出不同寻常的表情,时时考验新晋侍从的心脏。

 

四月的一天,艾瑞克从行政翼回到别宫。来到起居室门口,他听到了查尔斯柔软的声音,还有他柔软的笑容,与装饰在起居室,威彻斯特新古典主义大师大卫的杰作《萨宾妇女的调停》并不相称。那么杀气腾腾的作品,一点也不适合现在的查尔斯。

 

“……很久以前,大概是比斯坦大帝统一大陆更早的时间。在蒂罗尔的一个村庄,住着一位姑娘,名叫安妮。安妮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虽然没有父母,却有个很疼爱她的兄长。”

       

安妮与盗贼,那是大陆流传很久的故事,也是一则不错的习题。

 

简版的军旗推演摆在桌上,积木参差耸起,搭建蒂罗尔宏伟的山脉。木头人偶登场,模拟战场的棋盘,变成了演绎故事的舞台。

 

“这位兄长是一个杀人越货的盗贼。一天,他闯进一户人家杀人放火,连婴儿也不放过,触怒了当地村民和领主。”

 

“大家围捕他,抓到了盗贼,领主为了警告所有人不再犯错,按照王国处置犯人最重的刑罚,下令把他钉在一棵大树上。不许任何人探望他,让他被秃鹰狼狐啄食,在风霜饥饿中走向死亡。”

 

“但是安妮违背了领主的命令,她守在兄长身边,燃起火堆为他驱赶野兽,温暖身体,喂给他饮水和食物。领主震怒,逮捕了安妮,质问她为么违反王国的法律。她回答,我知道我的兄长是罪人,但他同时也是我的亲人,救护家人是七神定下的天理,我不能违背!领主勃然大怒,处死了安妮。”

 

“那个领主的处境是个难题。如果处罚一个照顾亲人的柔弱女子,可能引起争议;但如果不处罚安妮,领主又如何维持自己的权威,律法和规则的严肃呢?”

 

转过十五年来一直令他心颤的明蓝眼眸,查尔斯看着年长的双胞胎,从轻松的故事进入了严肃的问答。

 

“旺达、皮特罗,如果你们在就任大公之后遇到这样的社会事件,你们会如何处理?”

 

“安妮好可怜啊!”

 

小女儿趴在父亲端坐的膝盖,仰着脑袋抢着回答。

 

“她也没有放跑盗贼,只是照顾她的哥哥啦,为什么要处死安妮?”

 

捏捏女儿的小鼻尖,揉着她柔软的发丝,查尔斯用眼神催促年长的儿女。

 

“如果是我……我会立刻处死盗贼。加大宣传,明确他的罪状,我的命令的正当性。同时监禁安妮,对她藐视律法给予一定惩罚……”

 

皮特罗在旺达之前回答,他的声音有一些不太自信的犹豫。

 

“然后,等到事情平息,我会减轻对安妮的处罚,给予一定照顾,抵消负面舆论影响。完全没有必要处死安妮,那个地方违反领主命令就会被处死吗?就算有这样的律令,也没必要在这种可能引发普遍不满和争论的时候严格执行,至少我是如此认为的。”

 

查尔斯没有立刻评论,只是温和地笑了笑:“旺达到你了。”

 

“我觉得这个故事有些古怪。”

 

“在蒂罗尔山地,山民社区较为封闭,会侵扰村落的盗贼的姐妹为什么可以安然住在普通山民中间?故事只说安妮被处死,盗贼呢,那个真正应该处死的盗贼是什么下场却没有任何交代。明明是盗贼犯了错,确定死去的却是安妮。还有皮特罗发现的违背领主的惩罚是什么,故事中并没有说明,直接处死过于严苛,除非在战时。”

 

看着足以引以为傲的长女,吉诺莎之王与伴侣一同露出满意表情,微微点头。

 

“缺乏这些细节,让这件事听上去只是一个故事,而不是一桩真实发生的事件。而且从叙述语气来看,似乎有意暗示领主暴戾不公,将不满的情绪指向领主。我怀疑这个故事并不单纯,背后有人推波助澜。我会好好安排,设法揪出幕后的影子。”

 

洛娜翠绿的眼睛已经被崇拜塞得满满,用力为长姐鼓掌。

 

“如果是我,我就下令赦免安妮。我是吉诺莎的王女,我有这样的权力啊。”

 

查尔斯笑着注视倔强抬起脑袋的小女儿。

 

“我曾告诉旺达和皮洛特,今天也告诉我的小王女。变种人拥有强大的力量,王族拥有庞大的权力。你们既是变种人,又是王族,自然拥有大陆最强大的力量,足以左右时局,抵御强敌,保护想保护人,甚至一个族群,一个国家。但是这份力量有着它的代价,放任自己的行为,滥用权力和能力,只会适得其反,甚至造成更大的灾害。】

 

洛娜似懂非懂,眼神迷茫。

 

“我只是觉得安妮不应该死去,犯错的明明是盗贼啊!”

 

旺达同时摇头。

 

“我也不明白,既然盗贼那么疼爱安妮,为什么就不能为了安妮,避免成为罪人呢?”

 

“父亲——”

 

查尔斯正想回答,小女儿发现了自己,急冲冲跑来迎接,把所有人视线引向门口。

 

查尔斯的眼睛越过自己的肩膀,落在身后女官泛红的眼圈上。

 

“怎么了,利兰德拉?艾瑞克,别老欺负我的女官!”

 

“没什么,陛下,只是昨晚睡眠不佳,有些犯困。”

 

这个借口并不太让查尔斯认可,他命令利兰德拉离开休息后,仍用力瞪了他一眼。

 

熟练地无视掉,艾瑞克哄走了孩子们,陪伴查尔斯外出散步。

 

距离大陆和谈的袭击已经过去两个月,查尔斯的腿伤恢复良好,孕育着孩子的身体也开始稳定下来。汉克的表情随之明显开朗起来,他代表医官们建议可以让查尔斯适当运动。

 

男性身体通过X基因二次变异获得的孕育体质,远不如真正的女性高效而合理。即使对母体消耗更大,怀胎40周,胎儿发育程度也仅等于女性24周,早产儿近乎不可能存活。新鲜的空气,适宜的阳光,强度适宜的运动会很有帮助,在水域森林广阔的别宫散步就很不错!

 

自那之后,散步成了他们每日的保留节目。看着查尔斯在林中漫步惬意轻松的表情,艾瑞克庆幸自己选择正确。走到树林一角,被欣喜骤然点亮的眼睛,削薄了压在心头的乌云。

 

一树雪白绽放的樱桃花伫立在他们眼前。

 

白花在艳阳下开得正盛,仿佛天边轻云飘落。

 

“开花了,真漂亮!”查尔斯回头笑着,好像所有的光都在他眼里。

 

“这棵樱桃树真的活了下来。抽枝,开花,结果,真好!”

 

“今年樱桃成熟的时候,我肯定在阿瓦隆,终于可以兑现对孩子们的承诺……艾瑞克?”

 

再也无法忍受,吉诺莎之王任凭冲动的情绪操纵双手,从身后紧搂住伴侣。唯一幸存的理智提醒他注意力道,绝不能给怀里的身体带来一点伤害。

 

“查尔斯……查尔斯!我们可以……我们并不一定需要这个孩子!查尔斯请听我说,我明白你很想弥补安雅的遗憾,但我们已经有了洛娜,没有必要!你真的不需要再去冒险!”

 

查尔斯惊讶望着失态的丈夫。

 

七神在上,发生了什么?!他是第一次看到,也能保证绝没人见过这样的万磁王!

 

吉诺莎的战神,大陆的霸者,即将重新加冕的皇帝,居然颤抖着嘴唇。

 

他握上他的手,发现它比唇抖得更厉害。

 

“艾瑞克!怎么了,艾瑞克?”

 

“艾琳看见了!艾琳看见了!”

 

灰蓝的眼睛变得惊慌失措,那些熟悉的成熟与锐利,甚至冰冷狠戾消失得无影无踪,变种人的英雄王好像在那个瞬间变成了找不到母亲的男孩。

 

“艾琳看见我与瑞雯激烈争吵,瑞雯气急败坏地冲我吼……查尔斯……孩子……危险……病危!”

 

狄修特啊!让他露出这种神情的,是我吗?!

 

急忙回身拥抱着爱人,搂着额头宽阔的额头,不断亲吻,竭力宽慰。

 

“艾瑞克,我说过我明白我的身份,我的责任!我不想直接放弃戴维,那太残忍了,但我也不会固执地非得为他冒险。我会配合医官,一旦出现危险,需要动用星金,我就放弃!我不会离开你,不会离开你们!”

 

“艾琳告诉过我,未来不是固定的。她的能力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我们可以改变或者回避它!我们可以告诉瑞雯,研究预见片段,分析细节,通知两国卫队和保密局。我会配合你们的行动,留在忘忧宫绝不离开!艾瑞克,我们可以战胜未来!”

 

怀中混乱的气息逐渐平复,查尔斯感到搂抱身体的手臂收得更紧了,急促的吐息喷在颈项,低沉的声音伴随手臂萦绕着他。

 

“查尔斯……别离开我……”


文后小贴士:

安妮与盗贼的故事原型是古希腊传说中著名的安提戈涅,因为这是架空历史的故事,直接写古希腊如何如何,显得风格过于不统一,于是用了改编版。

评论(43)
热度(138)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