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22

22、

 

马罗德斯议长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察觉不对,是在即将进入会场之时。

 

因他一手布置的“雷昂袭击”,大陆和谈被迫暂停。

 

他成功让雷昂成为所有人的目标,他成功让自己摆脱了任何和哨兵的关联,他甚至间接除掉了可能已经背叛的手下,虽然非常遗憾,最终没能除掉泽维尔。现在,马罗德斯议长迫不及待地现在今日终于重启的和谈上检阅成果。

 

然而在步入会场的前一刻,他看见威彻斯特席位一侧的两张轮椅。一张自然是给腿部受伤的泽维尔,另外一张,隔着新增侍卫的重重身影,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有些眼神的背影……

 

那应该属于一个死人!

 

他居然还活着,他出现在这里!在威彻斯特的阵营!这只能说明……

 

毫不犹豫,埃塞克斯立刻伪装钢笔漏墨,弄脏了礼服,尴尬地赶去洗漱间处理。

 

跟进洗漱间,守在厕所门外监视议长的特工发现不对,破门而入,只剩下不知何时整齐破开的天窗,仿佛嘲笑的大口。

 

消息传回会议厅,艾瑞克和查尔斯都拧了拧眉梢。

 

【居然让他逃了!有人接应,看来还是有人看好那只松鼠的剩余价值。】

 

【他本人已经不是重点,照计划进行吧。】

 

不用调整心态和表情,他们并肩面对,在诸神天顶下正用震惊消化全新消息的诸国王者。

 

“如列位所见,马罗德斯的雷米·勒博上校亲身作证,埃塞克斯议长将自己的变种人部下输入那个名为‘哨兵’的机械人信息库,将他们列为牺牲品,甚至派人围杀幸存者。”

 

在惊诧的议论中,艾瑞克抬高了声音。

 

“袭击大陆和谈的会场,对雷昂有什么好处?即便我和查尔斯都遭遇不测,我们的任何一位继任者都会碾平雷昂,用它的残骸堆砌通向王座的阶梯。雷昂的小史崔克阁下也是年少轻狂,才被人轻易挑拨,谁是幕后狡猾的挑拨人,谁是看见勒博上校生还就落荒而逃的胆怯者,现在已经一目了然。”

 

“为什么?一半的原因简单明了,马罗德斯议长挑动希阿诸侯和瓦坎达军方卷入战争,大战爆发,它得负一半责任。战争尾声依然垂死挣扎,发动政变,软禁了加布里埃尔公主,意图左右希阿皇位。大陆和谈之后,谁会放过他?挑动雷昂出手,转移大国注意,的确是步妙棋。至于安全问题,埃塞克斯一家是后天转化的变种人,没有X基因,不在‘哨兵’搜索范围,无需担心。”

 

“而我的一些不恰当行为,也激发了埃塞克斯家族的野心。透过他的私生女玛德琳·普莱尔,埃塞克斯有了一些妄想。”

 

吉诺之王转头看向伴侣,吸集了灯光和日光的灰蓝眼眸里满是歉意。

 

“他们想借雷昂人制造烟雾,除掉查尔斯。这是我行事不谨慎的过错,查尔斯,请原谅我。”

 

深情款款不过片刻。再转过头,视线已经化为“盛怒”的锋芒。

 

“另一半原因,则不那么简单清晰。”

 

“需要转移我们视线的,可不止是马罗德斯,还有冰海之上的诺夫哥德罗!”

 

立起手指,吉诺莎之王指着诸王头顶不断变幻,逐渐形成大陆地图的投影式军旗推演。

 

“当年,亚历山大大公抢了侄女的皇位,僭越登基。为了稳固地位,证明自己,他挑起了战争,然而他失败了。僭越的皇者,流亡的继承人,虎视眈眈的诸侯,仓促而失败的战争……谁能想到,北陆的霸者也有需要我们移开注意力的一天!”

 

“那只狡猾的红松鼠身后,站着虚弱的冰龙!”

 

黑豹之王特拉查貌似随意地换了个姿势,眼角斜向希阿阵营,以此掩饰自己因这锋芒毕露的危险话语而坐立不安的尴尬。

 

但他们都注定难逃。

 

“特查拉陛下,还有加布里埃尔殿下和戴蒙亲王殿下。你们曾经说过,你们是新上位的执政者,实力与威望有限。大战的结果让贵国损失惨重,你们很难接受现状,定下新的大陆版图。一旦答应了,一旦担上这样的罪名,你们无法向国内交代,更会让反对势力欢欣鼓舞地捞到借口。”

 

“难怪马罗德斯‘生意’兴隆,现在需要转移注意力,稳固自身的,远不止一两人。”

 

呼吸几乎停顿,加布里埃尔几乎感到“盛怒”的剑刃掠过面庞,而不是安稳地呆在主人腰间。屏息间,她发现罗根·豪利特又看了一次表,查尔斯也看了一次怀表。

 

为什么?出身大陆最古老的王家,查尔斯礼仪完美,从不会如此无礼!

 

而兰谢尔那仿佛隐藏枪炮轰鸣的声音,依然继续。

 

“如此看来,现在,机会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眼前!”

 

“既能解决我们的难题,又能稳固诸位的王冠。”

 

“特拉查陛下,加布里埃尔殿下,难道你们不想成为驱逐冰龙,收复失地,恢复国家疆域,立下赫赫功业的一代明君吗?”

 

达尔马提亚偌大的会议厅,瞬时沉寂如同死境,只有明显急促的呼吸,充斥众人的耳膜。

 

巡视自己创造的死寂,艾瑞克在满意中感到一丝不悦。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被雷昂的老狐狸说中了!

 

那天夜晚,冒险前来的雷昂总统在自己与查尔斯面前缓缓揭开雷昂的底牌。

 

“即使无关事实,马格纳斯陛下。将这一连串袭击归罪于雷昂,对您,对现在的吉诺莎有多大好处呢?”

 

“当然,您最大的隐患会消失,您和您的盟国可以增加大量领土。但是您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与大陆诸国达成协议,消化这几年的战利品吗?您需要给他们一些好处,或者给大家制造一些好处,好让各国各取所需,而雷昂不是一只蛋糕。”

 

“我国地处大陆南端,热海之滨,只与吉诺莎和威彻斯特交界,用雷昂补偿不了希阿与瓦坎达的损失。就如当年……”

 

指着光晶壁炉上装饰的地图挂毯,老史崔克眼里嵌着不屈不挠的智慧。

 

“是什么让雷昂、诺夫哥德罗、希阿、瓦坎达,四大国及其各自属国先后向吉诺莎宣战?只有一个地处中央,面积足够的大国才能满足所有人的利益,一只位置合适,大小合适的蛋糕才会让所有人伸手。雷昂担不起这样的责任,有的国家可以。”

 

“马格纳斯陛下,难道您不认为这是解决希阿与瓦坎达利益的最佳方案,也是煽动诸国一同对抗冰龙的最好时机吗?”

 

“至于雷昂,如您所想,我们的确得到苟延残喘的时间。但是对比北陆霸主,孰轻孰重,您应该有所考量。

 

一只手端不稳两只蛋糕。雷昂的长蛇已经摆在‘盛怒’剑下,随时可以切割;北陆的冰龙,能逮到它虚弱的时候可真的不多。”

 

雷昂的老狐狸眼光不错,胆量更足。

 

与他相比,这些轻易陷入寂静的年轻人还需要一些猛药。

 

朝后勾了勾手指,珍珠与宝石轻轻碰撞的声音细碎响起,宣告主人来到。

 

豪奢的红发光彩照人,艳黄琥珀与让人目眩的璀璨钻石,在鹅黄洛可可礼服上组成异常夺目的向日葵胸衣,诺夫哥德罗前王储妃娜塔莉亚恍如女王驾临。

 

“诺夫哥德罗正统皇室将与列位同行,整个法蒂玛联盟将成为我们的同盟军与反击基地。一旦事成,楚德公国将归还给吉诺莎,法蒂玛联盟将归还给瓦坎达,鲱鸥岛群将归还给希阿,长雾岛群归属将视情况而定。”

 

“在此,我以诺夫哥德罗正统皇室之名庄严承诺:自我或我的女儿登基之日算起,二十年内,诺夫哥德罗绝不越过楚德海峡一步!”

 

娜塔莉亚容光灿烂,言谈款款,仿佛太阳照亮整个厅堂,没有一点失位王族的落魄。

 

加布里埃尔竖起手掌,阻止叔父的发言,她盯着曾经的婚约对象说:

 

“查尔斯……这太突然了!给我一点时间,我必须先与四院商议!”

 

“我很抱歉……”

 

曾经挚爱的明蓝眼眸为难地拒绝。

 

再度无礼地打开怀表,查尔斯亮出时间。

 

“半小时前,变种人国家联盟已经向诺夫哥德罗宣战,吉诺莎、威彻斯特与育空联军已经开始进攻楚德公国,法蒂玛联盟也在吉诺莎协助下反攻长雾岛群。”

 

温柔的声音在大陆和谈的会议厅内抛下炸弹。


这一章必须上地图了,以及本章是第四部倒数第二章,下章第四部完结


评论(26)
热度(94)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