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21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21


“在这种时候,乔装打扮冒险混入吉诺莎的大本营,真是辛苦您了。雷昂总统,老威廉·史崔克阁下。”

 

对方摘下帽子和围巾,瘦削如鹰喙的侧脸精悍中透出疲敝,高耸颧骨上点缀着密集的老年斑。

 

“查尔斯陛下,好久不见了,请允许我先替我的蠢儿子致歉。”

 

将帽子扣在胸口,老者深深地弯下腰。

 

他的另一只手自然垂下,金属的冷光在重重衣褶间隐约闪过,延伸向老史崔克身旁另一只手。

 

手的主人抬手揭去伪装,金棕色的头发仿佛阳光照进深夜的病房。

 

抖落带来阳光的发丝,雷昂的女议员笑容也如南洋的阳光一样耀眼。

 

“感谢七神!查尔斯,你伤得不重真是太好了!别告诉我这是你为了见我们放的假消息,我会真的非常生气!”

 

说着,她冲查尔斯身后的阴影,举起两人被镣铐锁在一起手。

 

“马格纳斯陛下,我们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您的部下已经验证了,手脚也如您的要求铐上了。让您尊贵的医官放下瞄准我们的光晶枪吧!”

 

病床之后宛如山岳的阴影挪动,吉诺莎之王缓步现身。

 

没有对秘密现身的雷昂人表示任何惊讶和疑问,他首先转到病床前。

 

一手架在床头,一手撑着枕头。吉诺莎之王仿佛用肢体语言,构架私密空间,将所有人排除在外,旁若无人地进行私人对话。

 

“老史崔克阁下和马克塔格特女士已经到了,你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在总该安心去休息了。查尔斯,你的烧还没退,别老把医官的叮嘱当废话,我可不会继续在瑞雯面前替你遮掩!”

 

七神在上!昨日艾瑞克头一次感受自己的祈祷如此虔诚。

 

旺达的应对绝佳,甚至来不及完全保护自己,抢先为查尔斯张开了能量罩,否则仅凭爆炸的冲击和气浪就足以毁了查尔斯和孩子!现在仅仅小腿骨裂和徘徊不去的热度,必须卧床静养,已经需要感谢七神!

 

只是艾瑞克没觉察自己的声音里面满是无可奈何,好像一个毫无底线的溺爱母亲面对顽劣的孩子。

 

面对如此诡异的场面,雷昂的老狐狸可丝毫笑不出来。

 

普通人类与变种人一同虔诚地祈求同一群神祗。单独与马格纳斯一世交涉只能是一场噩梦,只有查理五世在场,才能将噩梦变成一场具有意义的谈判。

 

或许七神听到了他的祈祷,老史崔克听见查尔斯虚弱的笑声:

 

“我就在这里休息。我累了,不想再换房间。”


“好吧……”

 

老史崔克接着听到毫无意外的让步。

 

兰谢尔面向卧床,俯身整理看上去极为舒适的羽被和枕头。调整温度,抚平褶皱,动作仔细而严谨,仿佛一国之君亲自动手干着仆从的工作并无任何不妥。整理妥当,他将右手伸入羽被,似乎与伴侣两手相握,侧身在床边座椅落坐。

 

这样的行为让老史崔克一时出神。他好像看见了当年的自己,也是如此守在卷入政治暗杀,重伤垂死的妻子身边,陪她度过最后的时光。

 

……那已经是整整18年前的事情了……

 

吉诺莎之王抬起戴着婚戒的左手,屋内灯光随即熄灭,只留下雷昂人身旁昏暗的牙雕落地灯。

 

身处暗影中的背光区域,兰谢尔缓缓转过脸朝向他们,仿佛一头从山岭中探头的巨龙,威严非常——如果不是因为他一定得保持与伴侣握手,导致姿势极为别扭,威慑效果会更好。

 

不过……莫伊拉不动声色地在内心挑了挑眉毛。

 

是错觉吗?兰谢尔视线从自己脸上扫过的时候,脸好像突然拉长了半寸。

 

接着莫伊拉和老史崔克都在头脑里听到了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就与之前无数次一样。

 

政治就是这样,即使一直视如仇雠的吉诺莎与雷昂,私下从未停止高层沟通。

 

早在十二年前,经过威彻斯特斡旋,吉诺莎国王便与雷昂总统开始了秘密洽谈,只是成果……

 

【史崔克阁下,我不认为事到如今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马格纳斯陛下,我们必须耐心,为了吉诺莎与雷昂!】

 

【耐心?耐心!耐心?!】

 

兰谢尔的刻毒语气几乎可以在脑海中实体化为巨龙露出雪亮牙齿冷笑的模样。

 

【看在查尔斯的份上,我已经给了你太多耐心!】

 

【12年前,我们开始固定的高层会谈。你向我和查尔斯承诺,强硬和激进只是你用来选举的保护色。完全敌视占据整个大陆统治阶层的变种人,等于与所有国家为敌,这样的政策不可能长久。你一定会改变它,但是你需要时间,希望我们保持耐心,约束部下,尽量保持克制。】

 

【我相信了你,我给了你耐心,足够的耐心!否则何吉诺莎与雷昂长达十年的边境冲突,为何除了一开始的收复失地,始终只是小规模冲突?】

 

【然而我和吉诺莎得到了什么?雷昂依然激进!你们的人民早已习惯了将变种人当做反派。生活的一切不如意,一切矛盾都是变种人的错!灭了他们,天就亮了,水也清了,幸福生活就哗啦到来了!】

 

【为了保住地位,你也只能依然是个激进的演员,你们那充满歧视和偏见的宪法一成不变!为了赢得选票,你们的政客争先恐后迎合他们,谁表演得更彻底,谁就能获得更多支持——至于外敌的威胁。谁怕?偌大一个吉诺莎,空有“战神”名号的兰谢尔,整整十年奈何不得我们!】

 

【十年克制只落得纵容,还让诺夫哥德罗觉得有机可乘!然后冰龙下场,局势逆转,黑鹰和黑虎跟进,意图瓜分吉诺莎。尊敬的史崔克阁下,请您别急着否认:雷昂人,包括您,当时没想着从中分一块蛋糕!】

 

“艾瑞克……”虚弱的声音仿佛在梦境与清醒的边缘徘徊着低声抱怨。

 

“好吵……”

 

兰谢尔立刻“闭嘴”,急忙回身查看。忙碌了好一会儿,等他再转过头,已经从一头怒龙变成一头让人戴上项圈,挠过下巴顺过被毛的大狗。

 

真像……

 

感伤好像故时的昏黄灯光在雷昂总统心头浮动。就像当年的妻子和自己,那样的相处,那样的举动真是一模一样。

 

当然他清醒地知道,此刻绝不是感伤时刻,而是雷昂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机会!

 

马罗德斯的埃塞克斯议长为了自保,也为了他和他私生女那点不能示人的盘算,挑唆他的儿子,彻底出卖了雷昂!

 

为了投靠吉诺莎,成为大陆新霸王的马前卒,利用哨兵将雷昂献到了“盛怒”的剑刃之下。

 

然而……

 

雷昂总统在内心勾起冷笑的嘴角。

 

那只狡猾的红松鼠是真的糊涂了,还是不敢正视?

 

马罗德斯有一张足以保全国家的底牌:吉诺莎不可能完全无视威彻斯特无限壮大,就算只是一个表态,也一定会在南海留下牵制的棋子。何况大陆东西三大国交界之处,设一小国为共同缓冲区,也是必需。

 

可是,雷昂同样有一张保底王牌!对现在的吉诺莎而言,比马罗德斯更为有用……

 

缓缓揭开这张底牌,老史崔克满意看着吉诺莎之王的眉峰越聚越高。

 

不甘不愿,却也无可奈何。

 

【一旦马格纳斯陛下同意,我会用上我所有的政治资本,扶植马克塔格特家族代表的温和派势力在雷昂上台。如您所言,雷昂人已经习惯了地将一切问题推到变种人身上,但自欺欺人也有底线,四大国围攻吉诺莎三年,只落得失败的下场足以敲醒不少人。最近半年舆论急转,即使不用我出面,也有不少势力自觉投向马克塔格特家族,您可以问询莫伊拉女士。】

 

【至于哨兵,它的原理其实可以针对所有生物,只是被关上了自动搜检,植入变种基因识别库。我国可以承诺放弃该项武器的研发,将其图纸和生产线全部移交给吉诺莎。】


【我们还可以驱逐考特公爵凯因·泽维尔,或者严密地控制在雷昂手中,只看威彻斯特王室的需要。】

 

“以上承诺可以形成书面文件,由我亲手签署,留下指纹和生理证据作为凭证。”

 

刻意放弃精神交流,老史崔克用更危险的语言亲口许下承诺。

 

而后,他如愿以偿等来了意料中的默许。

 

兰谢尔没有反对!

 

按捺心头狂喜,解决国家大事之后,老史崔克向床上注定未能入眠的查尔斯提出私人问题。

 

“查尔斯陛下,关于杰森·林堡上士……”

 

【您的儿子取回了他的血液。通过DNA检测,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杰森和你没有直系亲属关系。】

 

精神波直接在他的脑海中说。

 

【而我还可以提供两份证据。】

 

【杰森的骨龄测试显示林堡福利院的记载有误。他现在刚满14岁,而不是记载中的16岁。吉诺莎内战紧接着平叛战争,林堡福利院档案室曾被炮火波及,记录出错在所难免。】

 

【杰森的异色瞳也不是先天形成,外伤导致他的左眼视力偏弱,对光线反应不同,意外形成了瞳色的巧合。】

 

全副武装的侍从从阴影走出,目光充满戒备,将厚厚两袋文件呈给雷昂总统。

 

【非常遗憾,史崔克阁下,杰森不是史崔克家的孩子。】

 

威彻斯特之王在他脑海中笃定地下了结语。

 

内心早有结论,最后的侥幸也被排除,老史崔克只得遗憾放弃,在夜色掩护中秘密离开。

 

送走了两位举足轻重的雷昂人,艾瑞克轻手蹑脚换上睡袍,滑上床褥。

 

【这么轻易就答应,真不像你。】

 

熟悉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

 

【我原本跟莫伊拉打赌,说服你会花费更长的时间,更多的口舌。】

 

莫伊拉,莫伊拉!多么可爱的名字,多么可爱的姑娘,就算已经过了35岁,也是气质出众的大美人!当年拒绝过查尔斯追求的大美人,真是与众不同!不,为什么有人会拒绝查尔斯的追求,七神在上,这完全不合逻辑!

 

【得了,得了,艾瑞克,别再这么酸溜溜的!】

 

【那是错觉!】

 

强硬地切换话题。

 

【老史崔克切中了要害,他的方案非常合理,完全符合吉诺莎的需要。为什么我要拒绝?国家与国家没有永远的敌人,吉诺莎居然与雷昂联手,没人会想到!这正是可以好好利用的地方。】

 

【何况,】

 

在黑暗中准确揽过伴侣的肩膀,将吻落在热度依然盘桓的额头。

 

【现在,有什么能比你和孩子更重要?】

 

评论(15)
热度(12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