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20

20、

 

旺达·玛格达蕾娜·兰谢尔,吉诺莎王室长公主在她的另一位父亲身边觉察到不对,只比她的父亲晚了一点。

 

只来得及将自己与生俱来的绯红魔力展开一角,旺达便被塞进了混乱的漩涡。

 

对,漩涡!

 

她只能暂且如此概括自己此时的感受。

 

爆炸、气浪、噪音、颠簸一股脑塞了她的脑袋,充斥着她的全身。

 

仿佛活生生经历了七神鏖战毁灭天地,再重新捏合的过程。

 

在粉碎的边缘苦苦挣扎,仿佛再强大的变种人也同渺小的蝼蚁毫无区别,随时化为齑粉。

 

当着一切停下来,灵魂不再震荡,落回现实的脚踏实地感反而踏实得近乎荒谬!

 

好像女巫的蛊惑在耳边低吟:

 

【毁灭!毁灭——毁灭方是一切,安稳只是幻觉!】

 

竭力将呕吐和幻听从大脑驱逐,旺达第一时间下意识收紧手指,确认了一切不确定中唯一让她心安的温度。

 

查尔斯叔叔的手,他的脉搏还在跳动!

 

在异动袭来的那一刻,旺达下意识用身体挡住她的另一位父亲。

 

感谢七神,他还活着!

 

在依然折磨耳膜的耳鸣中竭力收回感官,旺达用力抬起手臂,绯红能量随着手臂的动作扩张。旺达看到了光点,嗅到了鲜血和光晶火药熟悉的气味——那是战争的气息,同时她听到了砾石滑落,碎石相互碰撞的声音,越来越响,好像暴雨冲击大地。

 

接着,旺达掀翻了暗无天日的黑夜!

 

久违的空气和光线再度现身,旺达终于明白自己正坐在瓦砾和碎砖堆砌的山丘中,层层瓦砾堆在他们上方的。她看不到其他人,一些形状和质感可疑的物体夹杂在砾石中滑过眼前,当旺达辨认出来他们是什么,她几乎忘记了呼吸。

 

抖落撒满头发的碎石和灰尘头发,可疑的细碎渣滓溜进贴身衣物的感觉再难受,也难以吸引旺达的注意。她握紧左手,放下右手,拂去瓦砾与多得可怕的灰尘。

 

她的另一位父亲,被血与灰模糊的面庞显得格外狼狈,她来不及护住的腿脚正被石块和狰狞的钢筋凶恶噬咬。

 

“查尔斯叔叔?查尔斯叔叔!”

 

轻拍染血的面庞,旺达焦急地低声呼唤。

 

视线竭力避开隔着沙发压在他们身下的手臂,尸山血海的可怖场面让旺达不敢自信自己一定成功了。

 

那么剧烈的爆炸,那么可怕的冲击,查尔斯叔叔刚刚才那么难受,他昨晚才在与父亲的争执中倒下,他身体里面还那么勉强地孕育着孩子!

 

“查尔斯叔叔!”

 

眼睫被呼喊震动,接着挪动开阖,露出她熟悉的湛蓝。

 

“旺……达……”

 

在几乎因欣喜掉泪之前,古怪的声音再次从头顶落下,将旺达从感伤中彻底抽离。

 

一切,远没有结束……

 

抬头四望,吉诺莎的长公主发现四周静得可怕。沙尘组成的雾气包裹了视野中的一切,只是头顶……头顶好像有光。

 

光?

 

烟尘逐渐稀薄下沉,喧闹逐渐围了上来。

 

旺达确认他们正暴露在室外,原本身处的达尔马提亚宫殿已经被彻底毁去天花板,拆掉三面墙壁。原本父亲所在方向被断壁残垣堆砌的石山完全堵住,而那座石山的山脚正压在查尔斯叔叔腿上……

 

古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好像是金属彼此摩擦的刺耳音效。

 

它们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终于,它们从尘雾中推出了存在感令人惊悚的机械躯干,躯干组成庞大得可怕的金属人形。必须抬头仰望,才能看见全貌,仿佛诸神莅临人间的真身。

 

“旺达,快走……旺达!”

 

查尔斯叔叔躺在瓦砾和残断变形的钢筋之间,虚弱的声音很快换成了脑波。

 

【我的脚被卡住了,我动不了了!我察觉不到敌方的精神波动,但是……你的父亲,还有罗根他们都在那边……他们正在想办法!】

 

【快!快去和他们会合,你就安全了!】

 

【旺达……帮帮我……不能……让艾瑞克知道……】

 

【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记忆中的血手与现场的残肢重合,血色染红了旺达明亮的眼眸。

 

一发不言,坐在另一位父亲身边,转动手中红雾,增强扩张的绯红能量罩,将袭来的光晶炮火挡在罩外,化作白日焰火。

 

不,她绝不退后!

 

她不想再经历那·一·天了!

 

4年前,两位父亲刚刚和好。她和弟弟一起巡视蒂罗尔大区,与查尔斯叔叔商讨边境事物。当晚他们一起登上威彻斯特王室旗舰“维克托一世号”,陪同查尔斯叔叔回到弗兰戴尔,准备第二天一早赶回阿瓦隆,庆祝洛娜十岁生日。

 

空艇行驶在夜空的云海之上,旺达和弟弟在客舱恹恹欲睡。

 

突然巨响和巨震传来,位置是查尔斯叔叔所在的舰桥。他们立刻警觉,皮特罗立刻带着她赶到现场,但他们依然太晚了!

 

他们只来得及赶走那只可怕的铁手,目送庞大的神秘人形消失在夜空。

 

威彻斯特旗舰紧急制停,查尔斯叔叔用带血的手抓住他们,恳求他们和威彻斯特人一起瞒下这次袭击。

 

局势复杂,大战在即,查尔斯叔叔不希望扰乱那时已经极度微妙的诸国关系,他说哪怕能够多一天时间让吉诺莎与威彻斯特准备,也是胜利!

 

他们无法拒绝那样的查尔斯叔叔。但那时候谁也不知道,妹妹就这样没有了……

 

过了这么多年,父亲和查尔斯叔叔终于又迎来了一个小生命,这是七神赐予的救赎。

 

怎么可以让悲剧重演!

 

两道红光剧烈碰撞,绯红魔力与巨大光剑迸发巨响。

 

宛如巨神的人形机械双手高举光剑,仿佛劈天裂地,却被旺达看似缥缈的红雾阻拦,就像一只雄狮被一只幼鼠挡住。

 

加快手指转速,红雾从指间幽灵,迅速膨胀为绯红飓风,转成螺旋,卷向一个巨人,转瞬将它吞噬。

 

旺达沉重地喘息着,在优势面前,丝毫不敢放松。

 

她刚刚摘下耳环,将那颗隐秘的星金偷偷拍碎。

 

威彻斯特数年前进行过低档星金提纯试验,试验中意外出现了一批变异星金。它们质量优良,颜色却变得极浅,质感也变得透明——就像一块海蓝宝石。查尔斯叔叔将它们秘密嵌在送给家人的礼物上,旺达和皮特罗的十八岁成年礼品上都有这样的星金,洛娜的渐变蓝绿宝石发夹,也是用这种特殊星金打造。

 

现在,变种的能量在旺达血脉中翻涌,但这只能支持一时,机械人形没有思想,没有感情,她吓不倒它们。她甚至不敢过度发力,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在星金助威下膨胀的能力。

 

查尔斯叔叔还被卡在瓦砾的山丘下,如果用力过猛,在之前的攻击下,已经摇摇欲坠的整个楼层便会垮塌!她能在那样的灾难中保护查尔斯叔叔吗?

 

【旺达!全部能力张开防护罩!全力输出,当心!】

 

等待已久的“声音”终于在脑海响起,立刻切换能力频道,旺达俯下去,用整个身体挡在另一位父亲身前。

 

爆发的气浪与轰鸣猛地掀起红发。

 

石山瞬间炸裂,无数石砾碎块、断壁残垣漫天飞舞。

 

仿佛神话时代,诸神之敌魔神克拉斯提的坐骑,巨龙法弗洛拉冲破封印,截断因斯特山脉,爪裂长空,霸气澎湃!

 

带着窗框的露台飞上机械人形头顶,砸中面门,让它四肢乱舞,冒着电路短路的火花狠狠倒下,压垮两颗雪松,就像踩塌两棵细草。

 

于此同时,摇摇欲坠的楼层反而变得稳固。

 

在大多数人看不到的地方,无数贯穿建筑的钢筋铁条,仿佛侍奉巨龙的蛇群蜂拥蠕动。它们盘住碎石,首尾纠结,组成一张钢筋骨架的牢固石台,稳稳托住吉诺莎的亲王与公主。

 

查尔斯的意识却越来越远。

 

他几乎意识不到在腿脚脱困之后,身体下意识地蜷曲,也听不到难以抑制的呻吟,敲在众人心上的重音。

 

光线越来越黯淡,好像突然飘来大片乌云;声音越来越模糊,好像一切都隔着厚重的隔音玻璃。身体越来越轻,好像被施予了传闻中的漂浮咒语,化为一枚羽毛,飘向天际。

 

所有的行动和晃动仿佛都慢下来,就好像有人不小心碰到了影像传输屏幕的慢放键。他看见旺达摇乱了美丽的红发,表情那么悲恸;他看见艾瑞克大步走来,嘴唇开阖着……

 

七神呐,他真不希望看到艾瑞克脸上浮现那种表情,那不适合他……

 

一点……也不适合……

 

 

震惊世人的袭击之后,令人窒息的气氛笼罩了整个奥涅加。

 

达尔马提亚因安保不当,颜面尽失;吉诺莎和威彻斯特因亲王和国王的伤势,忧心忡忡;马罗德斯人更竭力奔走,为自己的清白和无辜分辩。

 

“那些机械人,那些叫做哨兵的东西是作为盟友时雷昂提供给我国的秘密武器!我从不知道,它们可以针对变种人启动!我也是变种人!如果知道,我哪来胆量将它们带在身边?!”

 

“我开罪了太多人,知道太多事情,将它们带来和谈只为防身!谁知道雷昂居然在它们体内留下操纵暗门,利用我将它们带来奥涅加,遥控它们向会场大开杀戒!”

 

“这一定是雷昂人的阴谋,他们要发泄被赶出大陆和谈的屈辱!会场遭袭的同时,另外三只哨兵袭击了吉诺莎的王女,雷昂总统之子亲自现身!”

 

“我刚刚才接到讯息,留守希阿皇宫的哨兵同样暴走,屠戮变种人,我留在猛羽堡的部下死伤惨重!我也是变种人啊,我也是它们的目标!今天,它们连同我的休息室一起袭击,我也差点丧命!”

 

在公开和私下,议论之声沸沸扬扬,这种喧闹甚至波及到了在袭击受伤,身体情况恶化,被医生叮嘱必须静养的威彻斯特之王。

 

他耐着性子,甚至用上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把守着自己30多小时不肯离开的女儿哄去睡觉,又用还在星金室内接受监护治疗的特殊病人赶走了快银和他的姐姐,接着近乎胁迫地劝退了泰莎和利兰德拉。

 

世界总算清静了……

 

斜倚在床上,几乎还没有力气坐起来。查尔斯在吊瓶和血压心电仪谱的包围中喘息片刻,从光滑的丝被上转过脸,向少数几个留守的侍从和医官说,声音虚弱而清晰。

 

“在这种时候,乔装打扮冒险混入吉诺莎的大本营,真是辛苦您了。雷昂总统,老威廉·史崔克阁下。”


评论(22)
热度(11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