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9 牌快再次上线

19、

 

“侄子!”

 

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震住了所有人。杰森撑着被血糊满的脖子,转头望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残酷亲人。

 

禁锢他的铁手再度收紧,让杰森和他的骨头一起惨叫。

 

“别急着叫我叔叔,臭虫!”

 

小史崔克脸上找不到任何一点亲情脉脉的迹象。他别过脸,好像避过什么肮脏的东西。

 

“我的父亲当年逃离吉诺莎时,失散了的一个儿子。后来查到我那位大哥死在吉诺莎内战,死在你们这些变种臭虫的争斗里。情报显示他留下了妻儿,他们的行踪消失在吉诺莎边境的林堡。那段时间林堡福利院收养的战争孤儿里面,你的记录是唯一符合的。”

 

小史崔克站在人形机械上抱臂闲谈,好像完全不把吉诺莎王子,即将合围的达尔马提亚卫队放在眼里。

 

“还有你的眼睛。”

 

眼睛?

 

杰森忍着疼痛,强迫自己抬头。小史崔克那双轻蔑的眼睛正闪着与他左眼极为相似的罕见色泽。

 

杰森有着一双近乎异色瞳的眼睛。右眼是海水蓝色,左眼颜色却浅得多,室内环境下尚不明显,强光照耀下就会呈现一种近乎透明的灰绿色,甚至出现隐约的金色。

 

“别高兴太早,说不定都是巧合。”

 

对方收好机械臂递来的血液和脊液样本,装满几个试管的体液都是刚刚从杰森体内活生生抽取。

 

“必须做过鉴定才能确认。七神在上,我真不愿相信,史崔克家族的血统居然会诞生变种的臭虫!”

 

对视的目光里只有厌恶和轻蔑,比杰森曾经见过的嘲弄恶毒千万倍。

 

“不,我不管!”

 

他的小公主大喊。

 

她在侍从们的保护里,在皮特罗王子身后,她安全了。

 

可她流着泪,摇着头,她为什么哭了?

 

“我才不管他是谁的孩子!我只知道杰森是我的侍从武官!”

 

“还给我!把他还给我!”

 

“小史崔克阁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搂住妹妹,皮特罗没有立刻行动。

 

这些人形机械与他在猛羽堡见到的看上去极为相似,但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它们的启动速度快得多,它们的装甲严密得多,它们携带的光晶枪炮和剑棍口径也大得多……就好像自己在希阿遇到的傻铁块,只是连中档也没解锁的破烂飞艇。

 

他不能轻举妄动,妹妹还在他怀里,那个孩子也还在坚持,他必须稳妥行事。

 

“杰森·林堡上士是吉诺莎的准骑,吉诺莎的军人。就算他是雷昂总统的亲属,希望安排探望,也必须经过我的两位父亲同意。”

 

“别在那里虚张声势!”小史崔克轻蔑地笑着:“有本事就拦下我啊,变种的臭虫!”

 

声音刚刚落下,毫不起眼,却控制精确的火星窜到面前,爆成火球。

 

保护小史崔克的机械人立刻回护,另外两架机械人也在瞬间失去了精确的人工操作。

 

凯蒂在这一刻,幽灵般冒出宫殿的屋檐,仿佛一只飞鱼跳出靛蓝砖瓦覆盖的海面。

 

她揪着男孩的尾巴扔下去,蓝色魔影在空中消失。同时飞身跳跃,拔出背上一双小太刀,摁开光晶能量闸,压上全身力量和下坠的加速度,猛斩抓住杰森的铁手,手指与手腕连接处最薄弱的位置。

 

光晶与振钢涂层组成银红光瀑,劈在拇指根部,只裂开少许,凯蒂忍不住面露惊讶。不知道哪里飞来附着红光的方块,准确砸上裂口,破裂处骤然扩大。

 

凯蒂立刻踏着指尖起跳,利落地滚了一个空翻,马尾甩动宛如烈马鬃毛,双脚加上全身重量用力猛揣金属拇指,终于挪开足够空间,不再紧锢着杰森的身体。

 

抓住杰森一起跳下去,凯蒂不去理会紧追身后的另一只铁掌。

 

一蓬蓝雾闪过,少女与少年终于回到吉诺莎阵营。

 

“我的本事拿出来了,你的呢?”

 

高挑精悍的青年军官,手指把玩细小火球,上下翻飞,运动自如,笑容锐利。

 

这位操纵火焰精确牵制,最终赢得作战的军官,将深红的吉诺莎军常服穿得格外帅气。

 

“自以为狮子的跳蚤,从不知道自己的XX(和谐意会)没指甲盖宽。”

 

小史崔克的目光被愤怒点燃,在他指挥哨兵启动光晶枪炮,火力全开之际。

 

看不清的银光和听不清的诡异声音出现。

 

所有炮弹都在短短的飞行距离内,被拔掉引线和导航,变成一块块废铁坠地;所有子弹都偏离弹道,所有光晶射线都被一盏盏位置恰到好处的光盾折射,所有的攻击都落了空。

 

极速的阻拦者回到妹妹身边,把大把零件往身后一抛:“还愣着干什么,你们都是等待敌人换好弹夹才动手的绅士吗?”

 

他对围上来的吉诺莎和达尔马提亚卫队说。

 

小史崔克头盔下的面容终于变了表情,启动庞大的人形机械掩护,中间一架脚底喷出光晶能量红光,迅速腾空逃离。

 

皮特罗在稳操胜券,自信满满的面孔下,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些人形机械比他想象的更强!他的速度能防御对方的攻击,但他的火力有限,没有绝对把握可以破坏它们。妹妹就在身边,小史崔克的身份也个麻烦,没有计划就攻击或者俘获这样的政治人物不是一步好棋。多方考虑,让他知难而退,逼他逃走是最好的选择。

 

皮特罗竭力让自己的思维活跃起来,用来忽略掉那个暗中相助的家伙。

 

和昨天在猛羽堡见到的不一样,这些人形机械比他见过的强得多,也坚固得多,必须向父亲报告。

 

“杰森!”

 

妹妹在身后焦急叫喊,那个受伤的少年终于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皮特罗立刻让凯蒂召唤医官。

 

那是个好样的小伙子!心灵能力在机械面前一点用处也没有,在严重的伤口和失血下他一点没有慌张,不动声色地顽强保持着精神联络,让他和约翰、凯蒂、肯特联络顺畅,配合无阻……

 

……等等……好像有什么!

 

尖锐的警报在皮特罗大脑拉响,一缕幽灵掠过脑海,差点从他的注意力前溜走。

 

【心灵能力在机械面前一点用处也没有】

 

心灵能力者在它们面前比普通人更孱弱!就像杰森一样!

 

这批人形机械,到底是用来针对谁的?!

 

心脏在胸口狂跳,仿佛无数雷昂军人整齐的战靴踏过。

 

“洛娜留在这里,这里交给你了,泰莎!”

 

飞速扔下一句,皮特罗竭尽全能,启动最快速度在达尔马提亚的宫廷狂奔。

 

快!快快快!再快一点!

 

他的确很快,但他经常还不够快!

 

不……不……

 

查尔斯叔叔还怀着孩子!

 

他不想再经历那·一·天的场面了!!!

 

附着红光的牌块砸在脚边,精确破坏了银光的节奏。皮特罗正想回头大骂那个不知道情况危急的家伙,却被扑倒在彩色大理石铺就的地面。

 

身后,惊呼如血色朝霞晕开。

 

妹妹和夫人们的表情在悲恸和无可奈何之间还没来得及缓解,约翰带着卫队怒吼着砸碎金属物体,似乎是人形机械留下的什么……

 

温热的湿润在身下扩展,刺目的腥红缓缓填满视野。

 

不……他完全没有痛觉,应该没有受伤……

 

那是……

 

在颤栗中难以置信地回头,血流正从雷米头上滚落。

 

炽烈又冰冷的液体包裹了熟悉又陌生的微笑。

 

“我的小少爷,很荣幸离这双星星这么近……”

 

“啊,它们那么美……那么美……

 

别,请别让泪水……模糊了它们……”


评论(49)
热度(10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