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6

16、

 

比老婆与前任婚约者见面更糟糕的局面是什么?

 

让老婆同时与前任婚约者和痴情的追求者见面。

 

这便是大陆和谈第一日下午,吉诺莎国王艾瑞克·兰谢尔目睹首席宫廷女官利兰德拉引领希阿的加布里埃尔公主进入临时行宫小客厅,内心的真实感受。

 

充满酸味的念头只在脑海出没一秒不到,就像一个泡沫消失。

 

吉诺莎之王从不会分不清轻重厉害,与希阿王族的合作是早已定下的大计,查尔斯和嘉比(对,他爱叫那个姑娘嘉比)的婚约也是孩子时候的旧账了,查尔斯对她也一向像朋友胜过情侣。

 

如此说服自己,艾瑞克从放开查尔斯的手,从伴侣身边离开。

 

“你的客人到了,多余的人知趣地消失了。”

 

绕过椅背,不甘让他弯下腰,孩子气似的越过透雕狮群的椅背,用戴着威彻斯特王室世代相传金狮戒指的左手,握住查尔斯戴着他亲手制作婚戒的手,让湛蓝的星金和艳红的宝石一道刺目闪烁。右手则抬起惊讶的下巴,用力吻过丰润的唇,仿佛一只雄狮抖擞鬃毛,宣誓领土权。

 

这家伙到底几岁了!

 

用力瞪着那个得意得就差没有尾巴尖儿可以用来晃三圈的背影,查尔斯竭力把不得体的语言和念头都压下喉咙。

 

数年不见的老友正站在面前,披着皮特罗仓促间为她准备的行猎披风。乌黑卷发和雪白额头仿佛从未改变,明显消瘦的脸颊,飘忽闪烁的眼神,还有攥着披风,紧绷发白的指节暴露她饱经风波。

 

“嘉比,你没事吧。”

 

示意利兰德拉扶着嘉比坐下,查尔斯下意识放轻了声音。

 

一开始嘉比的脸上显得木然,支撑表情的反射神经似乎慢得过分,查尔斯耐心地等待那朵凋零百合重新绽放。

 

“没事……没事。托马斯想让我屈服,嫁给他,在如愿举行婚礼之前,他不会对我做什么。”

 

百合一样的笑容,重新回到希阿公主脸上,虽然有些勉强。嘉比慢慢松开紧绷发白的指节,露出固定披风的百合胸针。

 

黑色披风上盛开一朵粉白珐琅百合,点缀着碎钻镶嵌的花蕊。那是嘉比15岁生日的时候,查尔斯为她定做的生日礼物。

 

15年前的夏天,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红茶在骨瓷茶杯里荡漾着琥珀的光泽,果酱和黄油的暖暖甜香与阳光一样鲜明。

 

他们一起坐在香气浓郁的下午茶旁,嘉比让自己帮忙评价礼服,自己奇怪为什么嘉比会戴上这对发夹,过于小巧,与她的礼服并不相衬。

 

当时嘉比是怎么回答的?

 

【“我喜欢它们,查尔斯的眼光很好。”】

 

【“查尔斯,今晚的舞会之后,请等等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查尔斯,晚上见!”】

 

那时候,嘉比露出了自己从未见过的明艳笑容。

 

自己当时正苦恼与那个还叫做“马克思”的家伙的婚事,并未在意。只认为嘉比是因正式被希阿四院列为选帝继承人而欣喜兴奋,错过了嘉比如此坦白地表达心意。

 

那一晚的舞会上,艾瑞克向他表明身份,公开求婚。从此,威彻斯特与吉诺莎新的同盟达成,密不可分。而嘉比再也没对他提过那晚想说的事,回到希阿,投入皇位竞逐。

 

从那以后,他们乘在各自命运的骏马上,朝着不同方向狂奔,再无可能。

 

回首当年,就像一场大梦。

 

好像翻身醒来,便会回到奥涅加湖畔树影斑驳的午后。湖畔轻风,还在戏弄无辜的书页。

 

努力从感伤的怀旧情绪抽脱,查尔斯将视线从亲手送出的百合移开,用左手为嘉比送上手绢。

 

“嘉比,请让我还是称呼你加布里埃尔公主。我知道你最近的遭遇,但你必须振作起来。今天即将迎来翻盘机会,吉诺莎与威彻斯特站在你这边,还有奥涅加同学会,但我们同样需要你大胆地站起来。”

 

“我明白。但是查尔斯,也请你和马格纳斯陛下理解希阿的局面。经过大战失利和马罗德斯的阴谋,我和戴蒙叔父对四院掌控削弱。希阿本就势力林立,如果让步太多,我们撑不下去。”

 

嘉比逐渐缓和过来,平缓了呼吸的节奏,让红润的颜色爬上脸庞。

 

“我可以承诺,不会给你无法接受的方案。”

 

“那么,请让我代表猛羽堡向查尔斯陛下致谢。”

 

嘉比点头致意,抬手整理鬓发,嘴角弯曲的微妙弧度近乎微笑,这种表情让查尔斯格外陌生。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不再是当初的彼此。

 

示意泰莎送走嘉比,让她好好休息,为今晚的“翻盘”养精蓄锐。

 

特意留下利兰德拉,叫住了颇为惊诧的宫廷女官。

 

在奥涅加求学的时候,查尔斯曾经与嘉比有过短暂的婚约,也曾经认真追求过雷昂的莫伊拉,最终因两国紧张的关系黯然收场;那之后还曾经年少轻狂,博得“夜店小王子”的尊号。

 

在那段黄金般的少年岁月,他不是没有注意过嘉比的女伴,来自希阿皇室旁系的利兰德拉。那个喜欢在手绢绣上野菊花的少女,一直躲在嘉比身后,凝视自己的眼光那样深情而执着。

 

他们几乎没有可能,查尔斯不想给她留下不必要的幻想。

 

然而正式即位第二年,利兰德拉的父辈在希阿四院的争夺中成了牺牲品,查尔斯受嘉比之托庇护了她的家族。之后作为平衡希阿与吉诺莎在威彻斯特影响计划的一部分,他让利兰德拉越过泰莎,做了自己的首席宫廷女官,甚至默许利兰德拉在流言中成为自己的情妇。

 

13年前忘忧宫那个噩梦般的夜晚,在查尔斯身上留下代表奴隶的印记,左手也变成了极其逼真的假肢。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提起勇气再次直视镜中的自己。威彻斯特和吉诺莎的联盟不容破坏,不管是为了自尊,还是国策,查尔斯都不准备再使用任何贴身侍从。

 

但利兰德拉坚持留在他身边,为此主动提出要求,坚持让自己在她脑子里进行危险系数不低的手术,植入星金断片。凭此可以毫无阻碍看到她所有记忆,思维和想法。

 

“把我的所有心思和性命都放在你手心,陛下就不需要担心我终究是希阿皇族的旁系成员了。”

 

整整12年,利兰德拉顶着情妇的虚名和头骨内的监视器,守候在自己身边。

 

查尔斯不愿伤害她,他明白利兰德拉想要什么,更明白她的期望终究只能是泡影。

 

“谢谢你,利兰德拉,这也是我仅能给你的。”

 

利兰德拉立刻浑身紧绷起来,包裹在香槟色克里诺林长裙里娇小的身躯,僵硬犹如木偶。查尔斯强迫自己硬起心脏。

 

“当年,我曾经承诺:如果我和艾瑞克没有以后,只是利益关系,我会认真考虑你。但是,现在……”

 

抬起虚假的左手,这只手上戴着艾瑞克亲手制作,狮鹫与雄狮追逐星金的戒指,查尔斯把手放在正孕育他和艾瑞克第三个孩子的小腹上。

 

他明白这必然会刺痛利兰德拉,就像刚刚刺痛嘉比,让她用抬手整理鬓发来掩饰一样。

 

“利兰德拉,我已经不是一个可以给予别的女性幸福的人了。你是一个精彩的女人,不应该将生命浪费在这样一个人身上。你还年轻,你应该拥有自己的幸福,另外一段更精彩的人生。不管是威彻斯特,还是缪尔,都有不少人对你抱有好感,利兰德拉,我可以为你……”

 

“陛下,您真的感谢我吗?”

 

利兰德拉罕见地失态,她打断了查尔斯的话语,跪坐在他身边,裙裾漫展,宛如一朵淡金的野菊花。她昂起娇小的面容,表情与其形容为悲伤,更接近悲壮。

 

“那么,我希望陛下应允我一个愿望。”

 

“别赶走我,让我一辈子留在您身边,陪着您,照看您。照顾您长寿康健,看管您的孩子平安长大。让我看着您一生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丧失色彩的唇和声音一样颤抖,和眼神一样闪烁,但她的眼神和语气里面有一种坚不可摧的东西,坚定有如信仰。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查尔斯·泽维尔!

 

以爱的借口,让爱你的人如此悲伤!

 

一开始为了大局牺牲她,现在又为了自己心安理得如此伪善地伤害她。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残忍,又如此懦弱呢?

 

这样的念头在查尔斯心头徘徊,直到夜间祭典仍逡巡不去。

 

夜幕降下,终日屠戮野兽,炫耀武力的人们,将各自勋功献至祭台,呈现在各国君主面前。

 

达尔马提亚的神官颂唱着古老的神曲,一一点燃七神塑像面前的祭火。突然神官们停住了。光下拉长的,仿佛鸦群攒动的背影传来不吉的讯息。

 

“各位陛下,大地女神的祭坛无法、无法点燃!”

 

“谁做的准备!我要严惩典仪官!”

 

有人震怒。

 

“仪式准备皆由鄙国陛下亲自检验,没有任何疏漏。”

 

有人辩解。

 

“还有一个可能,现场出现了僭越者,七神震怒,不予承认。”

 

有人冷笑。

 

诸多拉长的人影在火光中交错纠结,仿佛群魔乱舞。

 

希阿的托马斯额头缀满冷汗,雪后的寒冷空气中能看见他头顶白气腾起。大地女神卡特蕾娜是希阿人信奉的主神,而他也是在场诸王公中地位最有争议,最不稳固的。

 

“这样的阴谋未免太过卑劣,也太过儿戏了!”马罗德斯议长站出来仗义执言,并亲自走上前查看祭坛,然而这一次轮到他满头冷汗。

 

“看来七神对你窃据皇座,真是不满之极。”吉诺莎之王露出雪亮的牙齿冷笑着。与身旁伴侣分开一步,露出身后道路。

 

乌发挽成高耸发髻,雪白而优雅的颈项,宛如天鹅。轻纱和云绡宛如草原上的云霞,夹杂闪亮水晶围绕出一条隆重的克里诺林式长裙,包裹其中的女子就像希阿大纹章上的深谷百合,优雅而高贵。

 

随着她的身影出现,火光立刻在无人靠近的祭坛中隐隐闪现。女子越来越靠近,舞动的火蛇便越来越猖狂。等加布里埃尔皇女来到诸王身旁,火光已经映红了大地女神的面庞。

 

这样的场景太过神奇,也太过震撼,加上站在希阿公主身后的两位强大王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全无悬念。

 

查尔斯不着痕迹点头,向学长遥遥致意。

 

没有什么神迹,也没有任何神奇之处。有随侍在艾瑞克身边,擅于控火的“火人” 约翰·阿勒德斯少校,还有东道主达尔马提亚之王罗伯特二世帮忙,一切“神迹”都可以做到!

 

能在大国夹缝中独立,甚至出面主持大陆和谈,达尔马提亚靠的从不止是自身实力。

 

坐拥王族云集的大陆第一学府,奥涅加同学会是达尔马提亚最大的人脉资本,自然也会不遗余力,提携同学。

 

只是……眼角余光扫过沉默的马罗德斯议长。

 

埃塞克斯这次的危机应对太过轻忽,放弃得未免太快,查尔斯精心准备的一连串后着统统没能派上用场,只能寂寞收场。

 

那只松鼠到底作何打算?疑问在查尔斯心头划过。

 

不过此刻,这些异常并不重要。

 

大陆诸国的王者终于齐聚,决定大陆命运的和谈即将开启。

 

在他与艾瑞克跨过最后的裂痕之后……


评论(40)
热度(121)
  1. wayloseword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