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5 本章应该叫情妇篇么

15、

 

奥涅加湖泽之畔的广袤草原上,各国军官在猎场上大显身手,杀戮与对荣耀的竞逐同时展开。

 

大陆著名的王者与勇者却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列。

 

人们用不同的语言在猎场上传说着:吉诺莎的马格纳斯陛下完全放弃了猎场的荣耀,将一切争夺交给部下,专心陪伴怀孕的伴侣。

 

人们亲眼看见他迫不及待将查尔斯陛下抱下铁马,半扶半搂着离开会场,小心翼翼好像揣着决定三大陆命运的珍宝。吉诺莎与威彻斯特人提前半月,用令大陆咋舌的速度,在猎场附近修建了半永久性的行宫和花园,只为让那位陛下在出席会猎仪式后,稳妥休息半日。

 

吉诺莎卫队守卫在外,威彻斯特人负责内层,在主办方达尔马提亚国王默许下。不经过层层审(和谐)批,没有人能够接近两公里以内。

 

不到半日,马罗德斯的玛德琳就在贵女眼中看够了艳羡,在合作伙伴眼中看够了摇摆。

 

“陛下只是在意孩子。”

 

摆上完美的妆容和态度,传闻中兰谢尔最宠爱的情妇看似毫不在意地劝解。

 

“他们的孩子关系到日后吉诺莎之王共主威彻斯特的大局。一直以来,只有蕾奥娜拉王女一人,不太保险。陛下一直盼着能与查尔斯陛下再生育一个孩子,威彻斯特的医官一直找借口推脱,陛下不满了很久,现在终于如愿以偿。”

 

她必须解释一切,她必须证明自己在所有人眼中仍有价值,否则她便没有明天。玛德琳清楚地明白一切。

 

她曾经疯狂地爱过兰谢尔,不管是这个人还是这份权势。她凭借酷似兰谢尔前妻的容貌,接近了吉诺莎之王。兰谢尔见到她时失神的目光,让她对占据了吉诺莎正统后位的所谓亲王并不以为然。

 

她才是个真正的女人,可以毫无争议地成为王后;她拥有酷似兰谢尔旧爱的姣好容貌,可以真正唤醒他的感情;马罗德斯与威彻斯特都符合吉诺莎寻找拥有出海口的中小盟国需求,而马罗德斯比威彻斯特更为强大,人脉更广,底气更足,明明马罗德斯才是吉诺莎更好的合作伙伴,明明她才是吉诺莎最合适的王后人选!

 

泽维尔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比她抢先了一步!

 

玛德琳曾经如此自信,用不了几年她就可以取代泽维尔,唯一的障碍只在于兰谢尔多半舍不得女儿带来的共主权。

 

她曾经试探过,她曾经怂恿兰谢尔那时同样宠爱的情妇,吉诺莎交际花苏珊娜·博林向回到阿瓦隆参与新年庆典的泽维尔讨要‘酸苹果’。

 

如果成功,说明泽维尔地位不稳,她便可以行动;如果不成,也除去了竞争对手。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不会有所损失。

 

可结果令她惊悚。苏珊娜的血和兰谢尔的杀伐果决,令她再不敢轻举妄动。她不甘心地察觉到兰谢尔对自己越来越敷衍,更不甘心地发现每每泽维尔回到吉诺莎的几天,所有情妇和绯闻都会销声匿迹,仿佛她们根本就不存在。

 

可玛德琳不愿放弃,王的婚姻中,最重要的从来不是爱,而是利益。为了自己与马罗德斯,她必须一搏。

 

4年前,兰谢尔与泽维尔突如其来的和解,像一记耳光狠狠扇在玛德琳脸上,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

 

那份不甘心让玛德琳启动了最后的底牌,她联络了吉诺莎不满威彻斯特的势力,还有雷昂的极端派,将泽维尔的路线泄露出去。表面上,这一切不会跟她有任何关系,泽维尔一旦消失,她的时代就真正来了!

 

玛德琳紧张等待结局,却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般。什么也没有,什么消息也没传来,泽维尔仍和平日一样出席公务,兰谢尔仍繁忙地准备与雷昂的战争,他们甚至没有任何对失败行刺的追查举动。

 

到底发生了什么,玛德琳陷入了疑惑,但她已无法继续与雷昂联系。那之后,兰谢尔彻底加强了通讯管制,她不敢冒险。而兰谢尔对她越来越冰冷的眼神,更令她胆战心惊。

 

直到几天前,她才知道那个女孩……


安雅,流产!

 

七神啊,那时候泽维尔怀着孩子!

 

如果那时得知,她绝不敢有任何动作。利益和立场决定了怀孕的泽维尔一旦有任何闪失,她就是第一嫌疑人!

 

父亲质问过她,她不敢承认,更不敢承认她已经很久没能与兰谢尔见面。

 

她已经没有了爱,如果再没有利益和价值,她连命都不会有!

 

她不甘心!绝不甘心!

 

在暗神真正降临之前,她会抗争到最后一刻!

 

转过模仿吉诺莎前王后清秀装束也难以掩饰冶艳的眼波,它们与玛德琳手中香槟杯里荡漾的液体一样诱人沉醉。

 

“除去与查尔斯陛下的婚姻,陛下前后宠爱的都是女性。何况,即便真爱也可与两位数的情妇共存,男人就是这种生物。”

 

杯底不经意触碰大小超过酒杯,在胸口炫耀着爆棚存在感的巴洛克珍珠吊坠——那是“不死王”皇后留下的珍品,送出明晃晃的暗示。

 

“你以为我会跟她一样蠢?”

 

远观马罗德斯名媛的垂死挣扎,吉诺莎保密局成员,兼职艳名远播舞星的安吉拉·萨瓦尔晃着细腻的麦色手臂和慵懒如猫的苗条身姿,语气讥讽。

 

“当陛下的‘情妇’,第一要紧的便是认清身份。”

 

她压低声音,向身旁人说。

 

但是巴尔,那个巴尔·巴哈斯。她在保密局的搭档,做舞剧明星时的助理,埋着头,一声不吭。

 

又来了又来了又是这样!

 

怒火上窜,安吉拉不准备继续忍耐,反正时机也已经到了!

 

她拽着那个顽固家伙的衣领,摆出不用假装的生气,走进了吉诺莎行宫。

 

没打算深入没有权限的内围,抬手把这个没用的家伙扔在蔷薇架上,揪着衣领吻下去。

 

那个没胆的家伙手忙脚乱起来。

 

“安吉拉!安吉拉!我不能跟陛下抢女人!”

 

“我说我跟他没实际关系!你就是不相信对吧!”

 

“……你跟了陛下那么多年,也接受过‘不死王’的王室珠宝,我配不上……”

 

怒火上涌,安吉拉控制不住脾气,提高了声音。

 

“那是我应得的酬劳!”

 

“那些是我的报酬!”

 

内容几乎完全一致的女性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这声音很耳熟!安吉拉惊讶转头,拨开身旁的蔷薇与黄杨花丛,对方也同样动作,安吉拉很快看到上司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安娜·玛丽女爵士!”

 

半小时候后,忘忧宫首席宫廷女官兼吉诺莎保(和谐)密局宫廷事务长安娜·玛丽女爵士带着两名部下与威彻斯特来的男友,坐在临时行宫花园深处,摆上几块敷衍的糕点,一场小规模临时会谈就此展开。

 

“简而言之就是这样,我们都是替陛下担了名声。”

 

“当时陛下需要安抚马罗德斯。一方面马罗德斯在诸国间处事圆滑,的确有可用之处,可以合作;另一方面,陛下已经娶了亲王殿下,但如果让威彻斯特的势力在吉诺莎上升太快,缺乏制衡,只会让人嫉恨亲王殿下,给他带来危险——马罗德斯就是一颗制衡威彻斯特的好棋子。”

 

“为此,陛下不能完全拒绝玛德琳。君王的情妇往往暗示着(和谐)上的支持,就如同亲王殿下与雷昂温和派议员莫伊拉的绯闻一样。但是陛下同样担心,亲王长期远离吉诺莎,如果他身边拥有一个固定情妇,尤其那还是一个野心勃勃,心机深沉,拥有强大背景的女人。绝对会让这个女人产生妄想,也绝对会让有的人产生错觉。”

 

“藏起一片树叶,最好在树林;藏起一个情妇,最好是用一大堆情妇。为了让这个危险的女人变得不那么显眼、重要、特别,陛下的艳史就从那时候开始了。”


玛丽赌气似的,把刺绣蕾丝花的手套摘下来垫着下巴。


“一开始,陛下选择了几位没有政(和谐)治背景的交际花。然而苏珊娜·博林居然胆敢公开向亲王殿下讨要‘酸苹果’。陛下那天晚上简直暴跳如雷,我、我的老师艾德勒、还有负责宫廷内务的卡利班都受到了重罚。后来一段时间缺人,我和克拉丽丝女伯爵都被逼着出面帮陛下凑数,都怪那个蠢女人!”

 

“从那之后,对‘情妇’的管理严格起来。保(和谐)密局亲自出马,所有情妇人选都被严查背景,严密监视。后来干脆‘情妇’也让我们负责培养,从贫穷的少女中间挑选合适的,培养成大明星,选择时机送到陛下面前。安吉拉和伊莎贝拉都是这么被挑中的。”

 

扬起下巴,点了点部下:“不过安吉拉日后被发现是晚觉醒的变种人,被追赠了骑士身份。正式进入了七处,做了我的部下,她的职业是很好的掩护,正好帮忙看着那批‘情妇’。”

 

“除去玛德琳,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保密局严格监控下。如果老老实实,认清身份,那会是一项不错的工作,收入非凡。陛下不是吝啬的人,‘不死王’女眷留下的珠宝,他不知道送出去多少。再贵重也没什么大不了,都是我挑的,陛下除了送出去那刻,看都没看过。只有送给亲王和三位殿下的礼物,陛下会亲自动用能力制作。”

 

“陛下不是粗暴凶残的人,如果不愿意,和我们一样做个纯粹的安静女伴,陛下从不会强迫。如果有想法,陛下也不是圣徒,多半来者不拒,如果就此幻想与众不同,就是最大的蠢货!”

 

一口气灌进柠檬水,清爽发干的喉咙,玛丽结束了有些冗长的解说。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两位男士?”

 

瞧瞧巴尔,还有罗伯特那心虚肾亏脑袋短路的眼神。男人就是这样,总会死在面子上。

 

不再理会还在消化庞大信息量的男性们,玛丽转向她的部下。谨慎启用精神链接,即使他们身在吉诺莎势力范围。

 

【艾德勒上将命令,和谈平定,接下来的目标必然是雷昂。安吉拉,你利用演出的机会,先过去看看情况。去找巴吉,他会给你具体的任务和支援。】

 

【最近一年应该不会有大动作吧,怎么也得等亲王殿下生下小王子或者小公主。】

 

【应该不会,但这不是你我可以插嘴的。】

 

在头脑中敲打部下,玛丽给出了此行目标。

 

【你的目的地是罗林大区东部城镇链,达泽、艾克、拉德贝格,


还有,埃斯萨兰德。】

 

 

文后小贴士:

巴尔·巴哈斯,外号猛禽,是漫画原著中安吉拉的正牌老公。

玛丽在前文出现过,就是小淘气。



评论(49)
热度(12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