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4 牌快上线

14、

 

猛羽堡雄踞于烈风与积云簇拥的希阿之巅。

 

落瀑从陡峭的古堡脚下垂落,穿过镀金的云层,沾湿展翅掠过的雄鹰羽翼。

 

细雪开始透过日光,簌簌飘落。身着希阿黑色军服的雷米·勒博上校站立于希阿皇宫古老而繁复的镂空花窗之内,俯视中庭里随着冷雪来临的不速之客。

 

吉诺莎人果然来了!他们果然不会轻易放弃最具可能性的和谈对象和潜在盟友,希阿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加布里埃尔公主。

 

但是……马格纳斯一世眼下应该在奥涅加湖畔出席大陆和谈的开幕会猎,不太可能在此现身……那个人是谁?吉诺莎人的意图是?

 

即使一开始便不赞成君主插手希阿的计划,曾多次劝谏另立皇储不切实际,马罗德斯也大不可能从混乱的希阿获利。作为军人,雷米忠实执行着看守皇宫和人质的职责,不去过多揣测君主意图。

 

摸上衣袋里的牌叠,身边的棍棒,雷米努力将视线从那个久违的身影挪开,下令开启中庭的反变种能力防御力场。

 

吉诺莎人明显没准备给皇宫守卫者留下应变空间。找不到破绽,无法拒绝王族的访问,他们只能做好应对变种人突击的接战准备。

 

中庭内的“兰谢尔”抬起手,似乎极为不满这充满防范的无礼对待。

 

所有人下意识与金属物体保持距离,雷米也在一瞬间松开了棍棒。

 

“万磁王”威名太盛,即使开启反变种能力力场,也让人心存畏惧。

 

细雪骤然转急,透过雪的帘幕,雷米看见“兰谢尔”笑了。

 

他需要的,或许就是让人如此畏惧,哪怕仅仅一个瞬间。

 

心脏突然狂跳,雷米立刻出手,但已经来不及了!

 

“兰谢尔”抬起的手搭在他的部下额头,手掌发力,光剑的利刃和血花便从后颈喷薄。

 

袖剑!

 

与此同时,弓箭和飞镖取代预想中的变种能力,让卫兵无声软倒。头戴兜帽的灰色身影纷纷现身,神出鬼没,仿佛踏着飞鹰降临。

 

这一波攻击的主力根本不是变种人!吉诺莎什么时候跟他们搭上关系?!

 

立刻向雪中撒开注入能量的牌阵,雷米大声朝部下喊出“刺客之邦”令人胆寒的名号:

 

“当心!阿萨辛!”

 

太大意了!他在内心咒骂自己的愚蠢。

 

在反变种能力力场中,不可能靠能力改变样貌或者混淆视线,那个“兰谢尔”只能是一个真正长得与兰谢尔肖似的家伙!

 

他还能是谁?兰谢尔身边有一位时常出任替身的人类侍卫长卡勒姆·林奇上校!

 

雷米回忆起,似乎听说过那位军官出身“刺客之邦”法蒂玛联盟,是曾经身为“阿萨辛”的人类。

 

法蒂玛联盟是大陆诸国中极为奇特的一个。在这片处于希阿与瓦坎达之间的崎岖山地,居民笃信代表死亡与公正的暗神切尔纳,悍勇好斗,从不畏死,甚至以死亡为荣耀。其中强悍者,经神殿认可,可模仿暗神装束,戴上兜帽。

 

他们被称为侍奉暗神的行者——在法蒂玛语中读作“阿萨辛”。自诩生于黑暗,为光明和公正效力。数百年来,他们用无数瓦坎达权贵的血,将“阿萨辛”一词与大陆最强刺客画上等号。

 

靠着凶悍的刺客,复杂的地形与虔(测试)诚的民众,神殿势力在法蒂玛山地保留得极为强大的,与宗主国瓦坎达冲突激烈,这样的混乱被北陆霸主利用。百年前,诺夫哥德罗扶植法蒂玛从瓦坎达独(测试) 立。同利用“不死王”之乱,在大陆西端扶植的楚德大公国一道,成为冰龙重返大陆,攫取利益的“双爪”。

 

他们与吉诺莎距离遥远,向来是敌非友,那位军官的个人选择不谈,吉诺莎怎么可能出动如此数量的阿萨辛?

 

法蒂玛联盟效忠于诺夫哥德罗皇室的正(测试)统继承人,而后者的代表,娜塔莉亚皇储妃也正在他们的保护下,流(测试)亡到了希阿……

 

难道她……

 

各种念头如路灯下蓬乱的飞蛾闪过脑海,却没有延迟雷米一分动作。高举棍棒,附着能量的牌阵已经包围了中庭塔楼上的反变种能力力场输出泵。吉诺莎先行出动大量阿萨辛,目的必然是首要破坏此处!

 

然而炫目白光从即将合围的牌阵内部爆发。一条头罩兜帽的身影,赶在合围之前冲入阵内。

 

眨了眨眼睛,雷米发现自己已经趴在地面,灰土石块覆盖头发,所在回廊整个天花板已经被抹去。轰隆隆的雷声在此之后,才迟迟在耳廓炸开,仿佛实体化为巨大的铁锤,在耳朵里猛力挥动擂砸,温热液体沿着耳廓往下淌。

 

阿萨辛果然从不畏死!

 

来不及感慨,雷米看到了双方几乎无人站立的中庭,一道突兀有如异端的身影。

 

皮特罗早有准备,躲过爆炸的气浪,掏出特制怀表。表盖刻着双头双面,双性同体,沟通梦境和空间的时空之神克瑞斯。星辰环绕中的男性与女性,一同举起手臂,托起一枚剔透鲜艳的海蓝宝石。

 

轻点宝石枢纽,露出双面表盘,一面是正常的时间流动;通过宝石切换另一面,则是四倍音速下的计时表盘。一旦切换,便自动播放皮特罗最爱的Eurythmics乐队名曲,每一段节奏都是超音速环境下的时段提示,是另一位父亲为他精心准备的成人礼物。

 

十指交叉,挺臂活动。吉诺莎的王子迈开长腿,在几乎静止的人形雕塑和时间洪流之间,凌空飞舞。

 

在四倍音速之下,在场所有人,不论敌我,都被时间凝固,再无阻碍。利用这个机会救出加布里埃尔公主,与卫队会合,尽快撤退,尽量减少冲突为上。

 

查尔斯叔叔如此叮嘱,在叔叔身后,父亲那张面孔的表情却颇为微妙。

 

是啦是啦,父亲的陈年酸醋总是喝不完。

 

光影闪动间,他已经来到猛羽堡深处,接近预定地点。

 

附着红光的扑克牌射到脚边,随即爆炸。牌块接二连三袭来,方位精确,打乱超越音速的节奏。

 

被迫停下来,皮特罗回头看着身后久违的人。

 

“我的小少爷,我很荣幸再次看到那晚的星星。分别之后,暌违他们太久了。”

 

罩着笔挺的希阿黑鹰军服,斜倚棍棒,单手分开牌扇,黑色眼睛在微笑的脸上眼神过于丰富。当年在雪山上可没见过这家伙如此威风的模样。

 

“你的舌头还挺灵活,没让暴雪冻坏了。”

 

“不能用声音赞扬那对星星,我的人生就丧失了一半意义。”

 

【“能死在这么美丽的星星底下,是我的荣幸。”】

 

就跟当年一样,自己从来不擅言辞,舌头从没有脚步快,才会被这家伙绕进去。

 

5年前的冬天,他跟随姐妹来到威彻斯特度假。查尔斯叔叔带他们去了威彻斯特的滑雪胜地博朗峰,那里也是蒂罗尔山脉东麓,威彻斯特与马罗德斯交界之地。

 

那天他兴致太高,追着霞光滑得太远,撞上了暴雪的积云。迅速逃脱本是他的强项,但他在风雪的间隙看见一个棕色的头颅,本能的善意让他撞见了那个家伙!

 

为了救人,他伤了腿,暴雪彻底扰乱了磁场也让他无法联络查尔斯叔叔。在暴虐而恢弘的自然面前,再强大的变种人与蝼蚁也并无区别。

 

他拖着伤腿勉力移动,陌生人奋力掷出纸牌,轰开雪堆,露出被掩埋的洞口。他们拼死挣扎,用尽一切手段,再加上超群的运气,滚进山洞,暂时逃过一劫。然而低温和体力透支的威胁如影随行,等到用上能力狼狈地升起火堆,脚伤已经疼得麻木。在无助和寒冷中,他们本能地……

 

“嗯,所以,我就跟他……嗯……”

 

3年前,自己在姐姐和父亲们的质问里,把头缩在肩膀中间,拈着指头戳戳点点,

 

在婚礼上意外再度撞见那个家伙,在狼狈的惊慌失措下第一次知道了他的真实姓名和身份,明显的失态立刻引来了两位父亲和姐姐的注意,

 

“那时候你才满16岁!那个禽兽!”姐姐立刻愤怒了。

 

“我剐了他!”

 

“艾瑞克,等等!我需要两分钟锁定他的方位!”

 

他在瞠目结舌之余向亲人们解释那是纯属自愿的自救行为,没有那个马罗德斯军人他可能很难活着离开雪山。

 

在世界仿佛崩塌的险地,身边的人就像是世界中的唯一。可情况一旦缓和,现实立刻浮上水面。不到第二日,他们便从彼此言谈和细节发现对方都不是普遍的变种人。隔阂与防范几乎是本能地升起,他不愿再与这个目的可疑,多半有所图谋的马罗德斯军人多做接触,不希望他对威彻斯特造成损失,同样也不希望伤害刚刚同生共死,仿佛世界中唯一的人。

 

最终,他选择留下查尔斯叔叔送给自己的礼物,带有威彻斯特金狮纹章的匕首,作为警告:威彻斯特王室已经知道你的动向,不要轻举妄动。

 

勉强离开,在远离之后与救援队伍取得联系。不愿想起匕首上的狮头衔着一块星金,是他故意留给那个人的救命底牌。

 

现在和那个人一起拦在他面前。

 

“我不想阻拦你,但我是马罗德斯的军人。”

 

说着自己也不记得上次是何时的诚恳发言,雷米启动了君主留给自己的王牌。

 

奇异声响从两侧传来。皮特罗回头,光晶在他头上闪烁红光,双足的机械人形从大门两侧站立,存在感令人惊悚的手臂从阴影中探出,低头面向雷米,似乎等待命令。

 

“谁给你的底气,这些傻铁块可以对付我?”

 

皮特罗轻松地笑起来,化作一道银光,转瞬回到原地,一上一下抛着一大把金属零件。巨大的机械人形一具在他身后坍塌,一具被组装成钢铁蜘蛛,漫无头绪,四处乱转,被皮特罗抬起长腿,远远踹开。

 

“……我本来就没有底气,BOSS给的任务,不得不完成。”

 

将苦涩和失败掩饰在轻松之下,他丢开武器,向皮特罗摊开双手。

 

“你赢了。带走你的公主吧,我的小少爷。”

 

加布里埃尔公主对马罗德斯是一个烫手烤栗,趁这个机会让固执的君主放弃不切实际的计划,不失为一个上佳选择。

 

如此考量,下意识忽略自己不愿与皮特冲突的潜意识,雷米看着宫殿大门洞开,目送银色闪电远去,头疼地回头望向那堆被皮特罗玩坏的破铜烂铁。

 

他从不看好这些看似威武的两脚机械人,埃塞克斯议长曾自信满满地表示,这是雷昂支援的王牌,高端的秘密武器!有了它们,便有把握困死威彻斯特国王。可现在……

 

回身处理这堆名不副实的残骸,毕竟是曾经的王牌,就算彻底失败,他也有义务向君主汇报使用情况。

 

翻开残破的金属“断肢”,雷米凭借记忆寻找机械人的胸腔部分,控制枢纽所在。

 

托皮特罗手脚利索的福,他很快找到了散架的部分,伸手一碰,内置操作屏掉了出来。雷米看到了一副停滞的奇特画面。

 

自己和皮特都在机械人的显示屏幕中,他们的头上都有一个黄色小框,自己的颜色远比皮特鲜亮。

 

雷米想起来:机械人启动之后,头一个动作是低头看向自己,看上去似乎……等待命令……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个纯粹的人类国家,雷昂,到底向他的君主提供了什么秘密武器?!

 

震惊扰乱了雷米的判断,反应与躲闪稍慢,利刃和鲜血从肩头喷出。勉强回头,那只被改装为蜘蛛的机械人,模样可笑的躯壳上,光晶双目正闪着凶光。

 

在它身后,他的部下用赤血和尸体妆点了猛羽堡灰暗而冰冷的长廊。

 

“只靠哨兵果然不行,必须由咱们补刀。”

 

比雪和尸体更冷的声音从头顶落下,熟悉的同僚手持兵刃包围了他,武器上都饱饮着温热的血。

 

陷入绝境的马罗尔斯军官在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在这生与死的关头,一个名字冒出来,占据所有思维:

 

皮特罗——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用了啥梗,期待法鲨年底的阿萨辛电影。再次科普一下文中那个经常当替身的人类卫队长卡勒尔·林奇,与法鲨在阿萨辛电影中扮演的现代身份同名。



评论(38)
热度(13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