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3

列王连载重开!


13、

 

高地的风乘着拂晓的霞光驰过草原。

 

在奥涅加湖泽北侧,广袤无垠的草原与仿若磐石的积云之间,丰沛水汽沉甸甸悬在地表,凝作无边无际的白雾。

 

烈风如怒马驰骋,风痕如鬃毛张扬,将无数异兽从雾阵托起。

 

达尔马提亚的白马,希阿的黑羽双头鹰,纳杰德的圣树,瓦坎达的黑虎,马罗德斯的红松鼠,雷昂的蓝色长蛇……

 

七彩旗帜飞扬,纹章家徽林立。

 

翱翔于纹章和国旗上的猛兽,率领各自的扈从与诸侯,那些或者响亮或者肮脏或者崇高或者威吓的名字都聚拢在它们四周,鼓起震荡大陆的飓风!

 

积云遮蔽朝霞,宛如悬在半空的整片高原,盘踞整个天空。

 

阴沉如铁的云堆降下触目惊心的雪片,密密麻麻,遮天蔽地,在视野里塑造令人惊惧的,几乎不敢睁眼睛的视角效果。

 

暴雪吹散烈风和大雾,积云行过初阳和朝霞。

 

阳光再次笼罩大地,四面王旗从逆光的地平线,与初升的太阳一同升起,霞光为它们镀上最辉煌的灿金。

 

紫藤旗帜上昂首咆哮,利爪贲张的白银狮鹫;

 

靛蓝旗帜上背插双翼,鱼尾盘旋的黄金狮子;

 

猎猎红旗上吐舌腥红的灰色巨狼;

 

海绿角旗上乘风破浪的海豚;

 

四面王旗之下,巨狼长啸,战马嘶鸣。

 

钢铁的猛兽驮来了他们的主人:

 

吉诺莎王国国王(虽然全大陆的人都知道恢复称帝只是时间问题)马格纳斯一世,

 

威彻斯特国王查理五世,

 

育空与博烈尔联盟统领罗根·豪利特,

 

亚特兰蒂斯联邦执政纳摩二十八世

 

变种人国家联盟的元首们,真正决定大陆命运的人们,终于登场。

 

他们的坐骑都裹在振钢涂层的轻铁甲胄中。战狼、健马还有海象,在众人视线,乃至全大陆远程转播屏幕中高大得超乎常识的。它们鼻翼扇阖,缓缓前行,犹如移动的王座。

 

“王座”之上,楚德山地最上等的银貂皮毛组成大氅,标志着绝佳品质的细密风毛映射晨光,凌风招摇,犹如无上冠冕。

 

锐利目光穿透冠冕,宛如腰间王剑出鞘。

 

背靠日出,四人四骑缓步前行的场面,气魄宏伟非凡,难以用语言形容。

 

他们齐步前行的威势,足以令十万雄兵退却。

 

“那位陛下果然不凡。”奥涅加湖泽之畔,开场输阵的低语中带着几分不得不服。他们对面的四人却传递他们绝不会知晓的对话。

 

【“天气、云层、光线控制都堪称完美!查尔斯,为你的好部下记上一功吧。”】

 

艾瑞克一边在脑海向丈夫献殷勤,一边瞪着海王的坐骑。

 

“纳摩阁下,您的坐骑真是速度‘惊人’!”

 

纳摩胯、下是一匹经历千辛万苦,跨越千山万水,出现在大草原本身就是奇迹的海洋生物。覆盖铁甲的海象正吃力地弯曲尾部,用一耸一耸的动作艰难推动身体,拖垮了整个队列的速度。

 

“这是信仰!”

 

坚持使用海中猛兽作为坐骑的海洋霸者不屑辩驳。

 

被查尔斯竭力劝说,勉为其难将章鱼替换为海象的经历仍令他余怒未消。吉诺莎之王利剑般的目光只能无功而返。

 

决定今日出场的讨论真是一场噩梦,艾瑞克无奈叹气,最大的难题还在自己身边的人。

 

一周半前,查尔斯在猛羽堡确认怀上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

 

他答应了娜塔莎的条件,动用四国与娜塔莎在希阿所有的力量,确保绝对安全撤出敌对势力范围。之后立刻向全大陆公布这一喜讯,并一道公布了安雅的存在和当年的意外。瞒不可能做到彻底,彻底公开,反而可以震慑某些可能蠢蠢欲动的家伙。

 

回到国境,所有就位医官一致判断查尔斯现在再次负担生育不乐观。

 

他和瑞雯费尽口舌,甚至请出肯特帮忙,仍无法说服查尔斯放弃出席即将在达尔马提亚进行的大陆和谈,安心静养。

 

他只得退一步,劝说查尔斯至少不要出席和谈开幕当日的会猎。

 

作为草原与骑兵大国,大规模会猎,或者说借此展开的军事竞赛是达尔马提亚特有的外交仪式。

 

那样人仰马翻,嘈杂混乱,还必须长时间骑马出行的场合,任何一个细节统统在艾瑞克脑袋里被打上了“危险”的单词。

 

依然遭到拒绝“那样的场合,威彻斯特国王不出席,是暗示我国不重视和谈,蔑视诸国,还是暗示威彻斯特已经把外交权给了吉诺莎?”

 

“……好吧!那我们一起出席会猎,骑同一匹马,让我可以……”

 

“马格纳斯一世陛下,威彻斯特还是一个独立国王,还没被吉诺莎吞并!”

 

他们互不退让,几乎让变种人国家联盟在大陆和谈之前就濒于崩溃。最后罗根提出钢铁战马方案,既能让查尔斯独自出场,也方便万磁王随时控场,才令各方勉强接受。

 

“陛下,请不要勉强。”红发女郎故意放弃精神对话,提高声音向所有人叮嘱,“如果有任何不适,或者反常,请立刻召唤我和医生。”

 

医疗能力出众的琴和关都从驻地赶来,参与和谈,以防万一。

 

“琴,别那么紧张,不是头一回,也不是最糟糕的状况。”查尔斯回头微笑,笑容中带着歉意。

 

“你和斯科特新婚不久,蜜月还没去过就得分开,我会记得给你们补上假期。”

 

罗根侧过头,躲开琴指间婚戒上宝石璀璨的光华,好像突然对朝阳产生极大的兴趣,跟身旁突然抬头望天的艾瑞克,姿势出奇一致。

 

两边队伍在水草丰茂的湖泽边会面,变种人的王者们早已恢复应有风姿。

 

艾瑞克抢在东道主之前开口:“为什么这里会有雷昂人?”

 

蕴藉怒气的声音更显咄咄逼人。

 

“罗伯特陛下,我们曾有言在先,绝不与将灭绝变种人写入宪法的国家和谈!史崔克总统阁下,请问贵国已经通过了修宪吗?如果是,请恕我与马格纳斯陛下耳目闭塞。”

 

查尔斯接过话题,一向温和的眼神也远比平日严厉。

 

两位王者都将彼此争执的怨气,发泄在雷昂人头上。

 

老史崔克神色黯淡,拦住忿忿不平的儿子,尽量放低姿态:“各位陛下,这需要时间……”

 

“是吗,我们的军队同样需要时间!”

 

艾瑞克的表情远比丈夫锐利,他扬头对所有国家代表笑道:“吉诺莎还吃得下更多地盘。果你们不希望停战,尽可以破坏协定,让雷昂人也来参加!”

 

拽过钢铁链条的缰绳,调转马头,做出准备离开的动作。他的盟友们与他一样,只是艰难耸动的海象调转方向,格外笨拙吃力。

 

达尔马提亚国王罗伯特二世立刻上前阻拦。一个小国可以在诸多大国的缝隙间立国,还能在大战中保持中立,出面牵头和谈,靠的绝不可能仅仅是还算不错的国力。

 

达尔马提亚首都奥涅加拥有大陆历史最悠久,最优秀的大学,培养过一代又一代风云人物,每个王室皆有成员来此修学。查尔斯与纳摩、嘉比、莫伊拉便曾在奥涅加大学学习,罗伯特二世也是他们熟识的学长。

 

他用委婉的说辞挽留学弟,并立刻命人驱逐因屈辱而面色铁青的雷昂代表。

 

查尔斯抬手命人送上文具台,为雷昂代表团开据过境许可。抬起文具台的侍从格外奢侈,威彻斯特的议长和将军分列左右。

 

查尔斯故意让他们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现在注定被大陆各个城镇,无数民众屏息仰望的远程影像传输屏幕中。

 

“人类的民众们!如你们所见,在我的右侧,是上一代威彻斯特国王的同学与密友,威彻斯特的肯特伯爵,曾经为变种人王国摄政的人类议长;在我的左边,是从本人的侍从武官做起,成为将军的人类军人和准男爵。”

 

“我的丈夫,吉诺莎的马格纳斯陛下推翻了‘不死王’的严酷统治。将吉诺莎的人类从奴隶解放为平民,重新开放星金通道,允许人类与变种人通婚,给予你们在生命、财产与权力上的基本平等!”

 

“充满偏见和杀戮的宪法能够带来和平和安宁吗?损害变种人,可能是损害你们自己的未来!我相信,有那么一天人类可以与变种人和平共处,可以在变种人领导的国家找寻自己的幸福和前程!”

 

混在人群中,为威彻斯特国王的发言敷衍地拍了几下手掌,马罗德斯议长埃塞克斯完美戴上自信的社交面具,将阴霾深埋心底。

 

早在数年前,对各方下注,推动大陆局势之时,埃塞克斯对灭亡吉诺莎,获得最大利益并无太大把握。但那时他还有很大把握,即使吉诺莎大胜,诺夫哥德罗会颠覆,希阿会内战,雷昂会灭亡,但马罗德斯一定会继续存在下去。

 

目光划过出席和谈的希阿代表,向面色不比雷昂代表轻松的戴蒙亲王微笑致意,给了托马斯皇子一个鼓励眼神。

 

他可从不认为这个废物备胎可以坐稳猛羽堡的皇座,他明白希阿势力林立,政变只能奏效一时,希阿的混乱就是他的目标。将混乱的希阿献给吉诺莎,让兰谢尔轻松收回更多被希阿独立带走的故有领土,他就成功了!

 

小国真正的存身之道,就是紧跟真正的强者,胜利者!

 

而且他还拥有一张吉诺莎很难拒绝的底牌:

 

如果吉诺莎及其盟友胜出,威彻斯特的壮大便几乎没有疑问——就如今日的局面一般:从吉诺莎置换蒂罗尔山地,从马罗德斯收获雷托亚平原,成功重新共主了缪尔大公国,置换了东梅兰恩岛,将热海中心的马罗德斯湾变成威彻斯特内湖,成功控制三湾的南部大国。

 

对于这样的大国,吉诺莎在提携结盟之余,也必然会加强制衡防范。马罗德斯便可凭借地利成为制约威彻斯特的最好棋子,而一个与威彻斯特王家有杀父嫌疑,绝不可能与之联合的政治家族,更可让制衡者放心使用。

 

可就在大陆和谈前夕,一个女孩打乱了马罗德斯议长精心计算的棋盘。

 

一个甚至从未活过的女孩。

 

安雅,吉诺莎曾经的公主,泽维尔与兰谢尔未能出生的女儿,兰谢尔宣布这个女儿由于泽维尔身体虚弱,奔波劳累,意外流产。

 

事实真的如此简单?

 

马罗德斯议长最清楚不过,他的私生女玛德琳代表马罗德斯与吉诺莎暗通曲款,是马格纳斯一世众多情妇中的一员,并凭借与兰谢尔前妻颇为相似的外貌颇得宠爱。依仗马罗德斯的势力与这份宠爱,她一直对吉诺莎的王后之位抱有期望。

 

他立刻质问了私生女,玛德琳矢口否认。

 

她的目光闪烁,她不敢承认!那段时间,兰谢尔公布那个女孩流产的时间,玛德琳行踪成疑,并且好像与……有过接触……

 

那个女孩……那次流产……难道真的与她有关?!

 

或者,问题仅仅在于兰谢尔是否认·为·与·她·有·关……

 

埃塞克斯想主动出击,他习惯了先下手为强,但这件事情该如何应对?

 

兰谢尔重视家人,特别喜爱女儿,如果他认为玛德琳让他失去了一个女儿……吉诺莎需要马罗德斯去制衡威彻斯特,但并不一定需要埃塞克斯家族。如果他立刻清理门户,用私生女的尸体请罪,可能还有机会!

 

但如果真的只是意外,或者兰谢尔真的认为那只是一个意外,这样的行为等于把自己的罪状亲手交到他面前!

 

埃塞克斯议长撑不住完美的面具,他几乎能听见脆壳龟裂的脆响。

 

现在必须向兰谢尔证明埃塞克斯家族的可用之处!彻底的!他需要比希阿几个边疆地区更重的筹码!他必须献给兰谢尔更完美的猎物!

 

而泽维尔呢,父亲和女儿,新仇旧恨,他会就这样放过?

 

等他生下又一位王位继承人,在吉诺莎的发言权再度攀升,并不一定被吉诺莎需要的埃塞克斯家族会是什么下场?

 

……或者,自己只能相信玛德琳的说法:兰谢尔唯一爱的只有他的第一个妻子,泽维尔与兰谢尔只是利益结合……

 

无论如何,希阿的布局已经就绪,现在只剩下……

 

埃塞克斯议长转过空蓝的眼睛,视线投向人群中的潜在目标……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希阿皇宫猛羽堡迎来了出乎意料的访客。

 

“吉诺莎,马格纳斯陛下,皮特罗王子殿下到访!”


评论(43)
热度(14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