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静澜之渊 尾声

流金最后的三刷开始了,有兴趣的看进来


以及周六开始继续更新列王


尾声


    等到查尔斯知晓这一切,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台风离境,豪雨停息,乌云散去。马乔雷湖在窗外翻卷着宝石质地的微澜,意大利北部闻名遐迩的湖光山色,终于露出了它明媚的笑靥。

   

   “医生说,您只是身体失温和能力使用过度造成的高烧,没有大碍,膝盖上的瘀伤也是一样,过几天就没事了。”

   

   “镇上的医生就是这么说的,但是艾瑞克叔叔不放心,让阿扎赛尔叔叔回特拉维夫带了认识的医生过来。”

   

   琴在床边反坐椅子,手肘撑在椅背上,向抱着鸡汤意大利面的老师介绍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艾瑞克叔叔就在楼下门厅一直等到您体温下降,情况稳定,才离开。”

   

   “我劝艾瑞克叔叔留下来,但是他说对您的许诺,他一定会遵守。”

   

   一面关注着老师的表情,琴一面继续说道。

   

   “博罗梅奥家的主人为香奈儿和丁克拉格收了尸,都灵塔通知了他们的家人。巴黎的报纸昨天报道,香奈儿因服用安眠药过量,前日死在巴黎利兹酒店的客房。现在全世界媒体,正在哀悼这位时尚女皇呢。”

   

   “这个新闻,正好盖过了罗马尼亚罢黜王室的庶支长子斐迪南在意大利意外身亡的消息。上尉说艾瑞克叔叔这次可以算是‘正当防卫’,应该不会有太大麻烦。而且已经证实,9号中午偷袭贝拉岛的哨兵,就是他的部下——斐迪南和‘九头蛇’有合作关系,这次行动就是接受了‘九头蛇’的委托。从香奈儿遗留的通讯记录分析,她的出现似乎也跟‘九头蛇’有联系。

   

   目前仍不清楚,‘九头蛇’放出那个假消息,并让人出手搅局的原因是什么。”

   

   “确信施伦堡不可能涉及音束弹的,只有全美协会和伦敦塔。如果不是9号在法兰克福有重要会议,包括莱茵联盟首席向导“罗莱德”安娜在内的大部分欧洲首席必须出席,那天贝拉岛上不知道会有多热闹!教授,‘九头蛇’为了一个假消息,做了这么多,到底会是为了什么呢?”

   

   “是啊,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鸡汤意大利面的热气中,她的老师目光显得飘忽,像是大病之后,精神不振的样子。不久,琴听见老师低声自语的片段:“……法兰克福……吗?……真巧……”

   

   而后,话题很快转移到琴预想不到的方向。

   

   “琴,昨天是你的18岁生日对吧!”

    

   “是啊,真不凑巧!”少女豁达地回应。

   

   “琴,可以去行李箱,帮忙把那个九英寸的蓝色天鹅绒盒子拿过来吗?”

   

   虽然不解,没有理由拒绝老师的要求,琴起身取来了那只匣子,并在老师的目光示意下,打开盒盖。

   

   璀璨的光华一时间几乎让她睁不开眼睛。匣子中间是一对鸟形胸针,黄金底托,碎钻满镶,翅膀上嵌有两粒圆润的珍珠。卷曲的尾羽造型极富动感,碎钻与金边仿佛律动一般流光溢彩。

   

   两枚胸针不是完全一模一样,大小、朝向、造型都略有不同。匣子里配有铂金的别针、项链、发箍,还有可拆分的珍珠链子与耳钉。这是一套可以自行搭配的首饰,两枚胸针可以自由组合,变化为不同项链的吊坠,头上的发饰或者帽花甚至组合成手链。

   

   “教授,这……”少女难以掩饰脸上的震惊。

   

   “这是你的十八岁成年礼物。”查尔斯扶住肩膀,让她保持镇定。

   

   “泽维尔家有给女儿送一份成年珠宝的传统,当年我给瑞雯的,可比给你和凯蒂准备的丰厚得多。”

   

   “但是……”

   

   “你们是艾瑞克的教女和养女,也就是我的教女和养女,就当这是我替他送的吧。”把手按在琴的肩上,微笑像湖面晕开的碎金似的光斑。

   

   “我明白你们的担忧。我从未怀疑过艾瑞克需要为亚历克斯他们的阵亡负责,他不会有意让部下送死。我只是……只是无法原谅我自己……”

   

   他的微笑在汤面腾起的蒸汽里,显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在艾瑞克心里,以色列和犹太民族永远是第一位,谁也无法越过。而我和他的亲密关系,让大家产生了一些错觉。艾瑞克有他的立场,这不是他的错,是我太疏忽了……”

   

   “但是,不管我和艾瑞克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们都是彼此人生中无法回避的重要存在。我们是绝对适配,我永远是艾瑞克·兰谢尔的向导!”

   

   查尔斯的目光越过窗外马乔雷湖洌滟的碧蓝波涛,投向某个遥远的方向。

   

   是的。

   

   即使数年不见,为时间和空间阻隔,不清楚对方是否依然如故,也无法得知彼此此刻的想法与做法。

   

   哪怕对方没有为自己做过任何考虑,查尔斯知道,艾瑞克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自己也一样。

   纵然他们立场迥异,观点分歧,纵使他们之间有再多的矛盾与争执,纵使两人远隔着理念与阶层的鸿沟,国家与民族的藩篱,光阴与世事的消磨……

   

   这些冲突与生死相托毫不矛盾。

   

   他们都在彼此灵魂的深处,为对方保留着一个不容忽视的位置。

   那个时候,是1971年的6月11日。

   

   距离查尔斯与艾瑞克的再次相会,还有一年零两个月;

   

   距离布莱迪雅地下堡垒中的激战与血泪,还有两年零四个月;

   

   而距离纽约四月熹微的晨光,还有整整二十六年的时间。

   

   

   

   FIN


评论(12)
热度(86)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