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静澜之渊 6

前文链接总目录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静澜之渊 6


马乔雷湖畔的金利饭店,矗立在雷雨交加的天幕下。阴云低沉,分不清早晨还是傍晚。

这样糟糕的天气,还有人拜访,实在奇怪。

化名柳德琴科的苏联哨兵向导委员会元老,传奇双面间谍“尤斯塔斯” 马克西姆?伊萨耶夫,放下早报和咖啡,淡然面对奇怪的访客。

罗马尼亚罢黜王家的斐迪南王子,此刻没有了贝拉岛上趾高气昂,在苏联向导长老面前,恭谦有礼得像是贵族子弟家教良好的典范。

“贝拉岛上发生的一切,您亲眼所见。”他说。

“我不是觉醒者,但我的部下告诉我。从那个美国人,泽维尔对吧,上岛开始。整整一个下午和晚上,压制了岛上所有向导的精神交流频道,没人能对外传输消息。更可怕的是,直到他晕倒,我的部下才发现这一点。”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更没人知道他得到了什么。”不着痕迹地关注老者眼神的细微变化,斐迪南继续试探,“但是,低调、不引人注目是各国向导首席和准首席的普遍原则。能让全美协会内定的次任首席,抛弃这一原则的,必然不会是一般东西。对了,他还一掷千金,拿出整整110万美元只为抢下几本日记,您认为这只是单纯的巧合吗?”

“那可是您的老上司,老‘朋友’,瓦尔特?施伦堡的日记!他可是极度敌视贵国的,曾经企图和美国人,还有英国人单独媾和,调转枪口,遏止贵国,当年还是您阻止了这一切!”

他盯着老者冰蓝的眸子说:“那么,泽维尔不惜一切代价,到底得到了什么呢?会不会对贵国大有不利呢?”

“退一步讲,即使他没有得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今日的行为,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异常强大向导。他的存在本身,就是贵国的隐患!现在泽维尔病倒了,他的哨兵不在身边,几个学生都是新手,还被这场大雨和山道阻塞困在了湖边旅馆……”

“我不太明白阁下的意图。”伊萨耶夫接过随从送上的餐后红茶,随手搅动茶杯中果酱颗粒,“如你所言,泽维尔是全美协会内定的下任首席,而且是保罗?尼采的弟子。如果他出了问题,并且能和莫斯科方面联系起来……阁下准备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吗?”

“我不过是希望能得到一个为贵国效力的机会!”斐迪南站起身来,洒脱行礼,“我的父辈和塞巴斯蒂安?肖有一些个人私交。这次,他委托我给贝拉岛的拍卖制造一点小麻烦,我的部下因此在兰谢尔手上受了伤。这个人要去找兰谢尔的向导算账顺理成章,就算追查起来,也只会将视线引向‘九头蛇’。”

“而本人,只需要得到贵国的承认。”窗外闪电照亮斐迪南的侧影,有如古罗马皇帝青铜塑像。罗马尼亚的失位王族终于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我的父亲是罗马尼亚国王卡罗尔二世的庶长子,末代国王米哈伊一世的庶长兄。米哈伊一世只有四个女儿,在巴尔干诸国,女儿不能继承王位。虽然罗马尼亚现在是共和国,我和我的父亲希望您能在贵国游说,默许我们为罗马尼亚王室的正统继承人!”

红茶腾起白雾,笼罩伊萨耶夫苍老的面庞。苏维埃的向导元老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

*******************************************

傍晚时分,斐迪南在阿尔卑斯山麓的旅店等待消息。罗马尼亚王室在马乔雷湖畔有一处别墅,可是他还没有资格入住。

今夜之后,就可以光明正大踏入那里。望着窗外的雷光和雨帘,斐迪南踌躇满志。

今夜派出的几个部下,已经与他撇清了关系。不管成与不成,都不会连累到自己。即使事发,也可以把一切推到伊萨耶夫头上,向万磁王澄清他只是一个被胁迫的从犯。他可是王族!摩萨德的首席哨兵不会有胆量,不顾国际影响,为了这么一点事情大开杀戒。

对了,或许还可以用此事要挟伊萨耶夫,换取更多利益。

摇晃着杯中香槟色的液体,斐迪南在馥郁的香气里开心地笑着。他的笑容极其畅快 ,直到透过闪电,看见出现在前庭的身影。

笑容凝结在脸上,举着酒杯的手臂和面部肌肉一起不自觉地哆嗦。

雨水沿着摩萨德哨兵雕塑一般的脸庞往下淌,投向自己的目光,一点也不像在看一个活人。

他扬了扬手,一支东西插进斐迪南脚边的地板。

在战栗中低头,斐迪南认出那是一支宛如长矛的铁艺栅栏,随后认出了串在栅栏上的三颗人头。

他派去解决泽维尔的三个部下,面目凄惨,神态扭曲地盯着他,没有一个人的头颅是完整的。

惨叫在斐迪南的喉咙里爆发,他拼命喊着每一个部下的名字,每一个扈从的名姓,但没有一人回应,没有一人出现!

恍惚间,斐迪南觉得自己一定是陷入了噩梦 !这太不合理了,这不会是真的!

在噩梦的世界里,豪雨为先导,狂风为配乐,雷光为背景,那个身影正在向他走来。

“无礼!这里是罗马尼亚正统的王位继承人斐迪南殿下,退下!退下!”

斐迪南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吼叫:“我是罗马尼亚王位的正统继承人,伤了我会造成严重的国际问题,罗马尼亚、苏……还有所有的君主制国家都会发来严正的外交照会!特拉维夫塔会允许你这么做吗?摩萨德会批准你涉入别国争端?你会被送上军事法庭问罪!”

那个无法无天的犹太人置若罔闻,连眉毛也没有动一下。

斐迪南扑向房门,夺路而逃。就在几分钟前还活动自如的门锁,此刻像被浇筑了生铁,压上全身也拧不开!用肩膀一次次狠狠撞击,大门纹丝不动,斐迪南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妄图撼动铁柱的蜻蜓。转过身,失位的王子把身体紧紧贴在门上,哪怕能跟那个杀神增加一厘米距离也好!

“你这个疯子!你根本不知道泽维尔这次做了什么,攫取了多大的利益!我这是在奉行上帝的旨意!”

皮靴踏入房间,在地板留下淡红的水痕,脚步没有丝毫停滞。

斐迪南鼓起了眼球,贴在门上,指甲抠进墙与门的缝隙。他多希望自己能变成一张纸,穿过墙缝,躲开迎面而来的噩梦!

“那个美国人不过是在利用你!不管你多爱他,不管你为他付出多少,他从没为你做过任何事,任何事!你有必要为了一个一开始就不愿意屈就你,为了别人整整三年不愿见你的向导,做到这一步?!”

地板上逼近的影子,停下了动作。斐迪南在不确定中狂喜,难道真的还存在转机?

然后,他看见摩萨德的哨兵扯动嘴角,露出令人胆寒的牙齿。

“念完了吗?你的遗书。”


评论(8)
热度(90)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