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2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2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12、

陌生的敌国领土,漆黑的雪夜,遭遇无法预料,敌情不明的突袭,怀里是突然昏迷,病情不明的家人。

马格那斯一世只能妥协!

刺客之民在无人能见的黑暗撩起嘴角。

成功了,他为他的正统君主抢到足以翻盘的底牌。

胜利的笑容只到此刻截止,它的主人在下一刻变成了一大堆血液、骨骼、皮肉和软组织……

各种人体细胞的碎片在空中炸裂,与他所有同僚一样!

万磁王收回手掌和骤然爆发的能力,却收不回冬夜浸透衣物的冷汗。

吉诺莎之王在黑夜与恐惧间凝结。

是的,恐惧。

那一刻,他似乎在无尽的夜幕,再度面对那些难以回首的画面:

被洞狮啃咬面目全非的女性;被“不死王”蔑视的男孩;被众人凌辱至死的妻子……

无尽的黑暗似乎幻化成苍白的噩梦,冷雾一般的幽灵,冰冷的笑声再度包围了艾瑞克,仿佛他们从未离开!

废物——一个废物!

不……不!!!

万磁王在暗无天日的命运和黑夜中狂嚎。

磁力的风暴与血肉的雪雨一同降临。

断肢,碎肉和血块与漫天细雪一道漂浮在光晶路灯一闪一现,不断惊骇切分的明暗空间。

黑夜、白雪、血红在磁力失控的空间,描绘着让没见过战场的平民,惊骇得只知道本能呕吐的地狱胜景。

艾瑞克在这个地狱中央急促喘息,只有怀中躯体的温度和心跳,让他确认自己依然存活。

他虔诚地向七神道谢,更用更为虔诚的心情感激那种温度和心跳。

它们让力量和自信宛如生命之泉涌现,源源不断!

我是吉诺莎之王!

从一无所有掀翻“不死王”,创建新王朝的玛格那斯一世!

击败两个帝国,几乎整个包含大陆联盟的英雄!

我不再是当年那个无能为力的丈夫和儿子!

我可以从命运的噩梦里保护他所在乎的人!

我不会再失去任何人!

无论发生什么!

这种自信让艾瑞克得以镇定面对爱人毫无征兆的昏迷。

“查尔斯……查尔斯……立刻叫医生过来!该死的,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无法确定?立刻联络……”

“威彻斯特大使馆!立刻送威彻斯特大使馆!”

刚刚赶到的威彻斯特女公爵,拽着艾瑞克的胳膊,突然拔高声音,打断吉诺莎之王未出口的命令。

眸色相似的眼睛盯着对方,透过似曾相识的雪夜,他们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15年前那个血色的晚上。

我不信任你!就算我信任你,在这种时刻,我也无法信任吉诺莎人!

威彻斯特的君主由威彻斯特人救护才能确保安全!

用目光对峙的双方,谁也没有心灵能力。但是艾瑞克确认从瑞雯眼里读到了这些话语。

它们如此露骨,谁都能读懂。

它们如此明白,就像一把无坚不摧的冰刃,插入吉诺莎之王最脆弱的心房。

艾瑞克只能让沉默接管了自己,默许法律上的姐妹掌握一切,跟随威彻斯特人来到威彻斯特驻希阿大使馆。

但他不肯交出怀中一直没能恢复意识,沉默得叫他害怕的躯体,直到大使馆的医师接手一切。

和部下一起站在大使馆临时安置他们的大厅内,站在威彻斯特人的监控中。

艾瑞克无心理会两国下属不着痕迹的明争暗斗,所有的思维全被远离自己的人占据。

发生了什么?查尔斯到底怎么了?

是的,三年大战让查尔斯累坏了,经过最近的休养,依然精神不济。艾瑞克一直担心他积劳成疾,几乎每天让医生跟进他的身体情况,没有太不乐观的迹象。

或者是他一直担心的,多年前那不合时宜的抑制剂和艰难孕育洛娜的过程,确实留下了潜在的后遗症?

还是那次该死的流产!

还是……

纷繁的思绪让艾瑞克没在意突然进入大厅,在瑞雯耳边低语的人。

“有人夤夜造访威彻斯特大使馆,求见马格那斯一世陛下!”

瑞雯将消息转告他的口吻,怎么也称不上和善,就和在场所有威彻斯特人的表情一样。

抬起低沉思考的头颅,艾瑞克在彼此眼眸里都看见了惊愕和杀意。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让那位贵客进来,到这里来!”

堪河女公爵瑞雯以现场最高指挥者身份下令。

不久,数位来客进入大厅。他们都披着深色大氅,看不清身形性别,面目都深埋在斗篷里,就像大厅廊柱的暗神雕像一般。

其中一人掀开了斗篷,艾瑞克看见了许久不见的旧相识。

曾经的诺夫哥德罗皇储妃娜塔莉亚,依然高挑而美丽,一如当年。岁月和风波没能在明艳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只是嘴角微笑不复当年的威严得体中透出明媚和亲切。

现在明媚和亲切已经完全从她的脸上褪去,她不再像比叶连娜更高贵的公主,她已经全然成了一位威严而锐利的女王。

掀开斗篷那一刻,豪奢的红发反射灯光,鲜艳琥珀与让人目不暇接的璀璨钻石,在鹅黄洛可可礼服上组成异常夺目的向日葵胸衣(这里指一种欧式古典胸部首饰,类似多个胸针组成的大型造型胸针,可以从胸前一直延续到腹部),仿佛高悬的艳阳,照亮整个厅堂。

“马格那斯陛下,好久不见了。”

浓郁的艳绿眼波流转,捕捉了此行的目标。

优雅伸手,等待王者恭谨地行礼。

仿佛她仍是北陆霸主高贵的皇储妃,而不是失去了丈夫和父亲,被叔父篡夺皇位,被迫带着两个女儿颠沛逃亡,朝不保夕的失位皇族。

谨守基本礼仪,艾瑞克俯身吻过娜塔莉亚纤长的手指。一面警戒着这位不速之客,一面不无遗憾地抱怨,不是自己期盼的那只手。

“马格那斯陛下,我为了和平与彼此的最大利益而来,我为您带来了最符合您收益的计划。”

收回手,前王储妃侃侃而谈。

“恭喜您与您的盟友刚刚战胜了四个大国的联盟包围。作为将灭亡变种人写入宪法的国家,雷昂联盟是您的老对头。但引发几乎遍及整个大陆的包围,源头还在北陆霸主,希阿与瓦坎达相继宣战,根源都在于认定诺夫哥德罗出战,您与吉诺莎已没有胜算。”

“僭王亚历山大为了戴稳那顶偷来的皇冠,妄图用胜利和吉诺莎稳住彼得堡的皇座,轻率出兵,才引发了世界大战,给您和您的国家、盟友带来了数不清的麻烦和危险。您打算就这样饶过他吗?就算您宽容大量,既往不咎,如果僭王还想保住北陆的皇冠,拯救他在诺夫哥德罗贵族与诸侯中摇摇欲坠的威信和权势,就一定不会放弃报仇!更不用提仍在他手中的楚德四州,几乎成了僭王王座的底线,陛下如果仍想收复故土,拼合吉诺莎的大纹章,端掉北陆设在门口的前进基地,必须与僭王死斗到底。”

“而这,正好是我的利益所在。如果陛下连胜连捷,使僭王皇座松动,诺夫哥德罗正统王室的机会就来了。如果您支持我和我的女儿收复皇位,我们并非僭越上位,不需要用胜利证明自己,可以送还整个楚德。况且北陆内乱初平,我们也必须收缩势力,肃清国内,至少十年无力南顾。”

“这样一个一劳永逸的完美方案,马格那斯陛下意下如何?”

娜塔莉亚用微笑做结,然后用微笑等待答案。

她等来了对手毫无礼节的大笑,艾瑞克冲美丽的王储妃露出雪亮白牙。

“尊敬的储妃殿下,我一直认为您是诺夫哥德罗人,我从没想过你可能是最擅长做生意的汉米特人!您的计划听上去很完美,一桩完美的,不需要本钱的买卖!如果我的情报无误,除了‘刺客之邦’法蒂玛联盟,现在几乎没有实权贵族向您效忠,您手上几乎没有正规军。吉诺莎军至少需要将您送回北陆,站稳脚跟,甚至需要将您一直送上彼得堡的皇座。即便有完整的楚德和十年和平做报酬,这期间的成本和变数未免太高。”

宛如女王的储妃依然自信地微笑着。

“不,马格那斯陛下。恐怕您没有拒绝的机会。”

“除了这些,还有一项报酬,查尔斯陛下的生命安全。”

无视对方与四周转瞬充满危险的眼神,娜塔莉亚用必胜的微笑继续说。

“只有一分钟,不,57秒。我的部下,拥有爆炸能力的变种人,就将引爆自身。他已经准备好了,他的能量足以炸毁以大使馆为中心的整条街道!当然,这点雕虫小技多半无法威胁您,您可以全身而退,甚至还可以保护几位重要人物。但是查尔斯陛下呢,几分钟前突然昏迷,现在病情不明的查尔斯陛下是否经受得起爆炸的颠簸?即便您可以在这场浩劫中保护他。如此庞大的灾难,势必惊动希阿当局和马罗德斯人。您愿意让可能重病的查尔斯陛下暴露在爆炸、追杀和重兵围堵中,得不到及时救治,甚至连最起码的饮食和休息也无法保障吗?”

“不用再考虑了,马格那斯陛下。我的准备足够充分,我用部下的生命测试过您目前能力的极限,就在刚才。您那位速度出众的儿子,也不在场。现在,您已经只剩下15秒了。”

面对如果可以实体化,已经将自己切成碎末目光,娜塔莉亚坦然微笑。

她并不吝惜自己的性命。

她没有退路,她的好叔父绝不会放过皇位正统继承人。

无法反击,没有机会,只能东躲西藏,一辈子担心厄运降临的日子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如果不成功,就和女儿们一道前往暗神神殿,与丈夫会面吧!

在这令人窒息的时刻,兰谢尔身后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医师模样的人走出来,被剑拔弩张的场面震慑,结巴着不敢开口。

他的思维被心灵能力者截获,凑在娜塔莉亚耳边的耳语,令浓绿虹膜包裹的瞳孔骤然收缩。

……她应该感谢七神的安排,还是诅咒七神的捉弄?

她碰到了兰谢尔的逆鳞,她可能面对狂怒的万磁王。

但是,她们没有退路了!

调整心情和表情,娜塔莉亚向吉诺莎之王道贺。

“恭喜马格那斯陛下,您又要做父亲了!”


评论(72)
热度(165)
  1. 0thran0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