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1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1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11、

查尔斯对一个大众心理感到十分无奈:

人们总是莫名其妙地喜欢王室微服出访的故事,特别是只带几个贴身随从,来到民间的王者。

事实上,真相与想象相去甚远。

查尔斯与艾瑞克赶在大陆和谈之前,潜入希阿暗访。“微服”到了极限,前后同行人员也至少接近500。饶是如此,仍被艾瑞克新任的美女侍卫长愤怒抗议:

“请陛下和亲王殿下不要再这样随心所欲,任何预备时间少于一个月的出行活动都和光着屁股没什么两样!”

伊丽莎白是又一位为艾瑞克担过情妇名头的女部下。她的抗议,艾瑞克和查尔斯都不敢轻忽。大多时间,两位国王只是呆在大本营,等待部下们带回消息和相关人士,隔着落地窗户远眺这座天空之城。

希阿首都猛羽城矗立于辽阔而蛮芜的希阿高原,贫瘠而荒凉的北境高地和常年猛烈呼啸的剧风中。

现在的皇宫,当年莱拉家族起家的猛羽堡雄踞于风声最烈的中央山巅。全城各个角落,都能抬头望见。各个城区围绕皇宫层层铺开,层层堆叠在平缓的坡地上。从高处俯视,街道宛如彩绸穿梭,飘带环绕。一到夜间,光晶催动的大小灯光沿着山势逐一亮起,仿佛数不尽的珠宝堆叠,将这座环境恶劣,地势高耸的山城装点得有如七神夜宫。

查尔斯不必回头,接过大陆最昂贵侍从送上的殷红佳酿,遥望盘踞巅峰,夜宫最璀璨处的古堡。

“陛下,情况便是如此。”

威彻斯特首席宫廷女官利兰德拉,与吉诺莎保密局的艾琳?艾德勒中将并肩而立。

拥有天命女,再加上这位希阿皇室的旁系成员,他们对猛羽城内情的掌握,远比预想的来得迅捷而容易。

希阿本是吉诺莎帝国为防御北陆霸主诺夫哥德罗帝国和东方诸国而建立的边疆王国,远离中央,军力强大而地位不高的诸侯。

百余年前,“不死王”之乱爆发,吉诺莎王室宗亲尽遭屠戮,近畿诸侯首当其冲,损失惨重。“北疆之鹰”希阿乘机而起,以国王母亲乃帝国旁系公主为由,宣称继承吉诺莎正统,吞并并带领吉诺莎西、北部十数个州成功独立,建立帝国。

新成立的帝国疆域庞大,势力庞杂,严重挑战着新生帝国的统治能力,加之立国不久,争夺继承权的“三王子之乱”,最终促使希阿建立了奇特的“四院”与“选帝”制度。

在原有“贵族院”与“平民院”基础上,增设边疆地区和属国的“贵族院”与“变种院”,统称“东上院”与“东下院”,“西上院”与“西下院”,赋予跟随希阿独立的诸侯们和变种人以更大的权利。并且取消常见的直接血统继承排序,从拥有那位旁系公主血脉的数个家族中,分别确立继承人。每任皇帝由“四院”在他们中投票选出,并明确由变种人与普通人类轮流登位执政。

“地方与诸侯势力过于强大。”威彻斯特的王者皱眉给出简单结论。

“所以才给那只叼着金币的红松鼠留下巨大的操作空间,让它得以上蹿下跳,以小博大。”艾瑞克欢快的语气,则让人分不清是乐观还是幸灾乐祸。

“是的,马罗德斯的埃塞克斯议长趁本次选帝之机,在‘四院’上下活动。怂恿西院派别支持菲莉帕公主以对抗戴蒙亲王支持的加布里埃尔公主。分歧之声越来越大,迫使戴蒙亲王在吉诺莎遭受雷昂与北陆夹击之际,选择放弃潜在盟友,加入冰龙的行列分到一杯羹。用战争转移国内矛盾,用军功增加己方发言权,用土地和利益满足西院的异议者。”

“然而他失败了,吉诺莎和我的……我的盟友比他意料中强大太多!”搂着丈夫的肩膀,笑得如牙齿一般锐利。

“戴蒙亲王不久便意识到自己开启了一场错误的战争,他严重低估了陛下和吕贝克亲王殿下的实力。”

好吧,利兰德拉逮着机会就要恶心他,她一定是故意的,瞧瞧她提起“吕贝克亲王殿下”的恶毒表情!

“战争不利在希阿引起了巨大的连锁反应,‘战神’戴蒙亲王颜面扫地,西院派也没能占到便宜,他们在亲王殿下面前屡战屡败,领土与实力损失更严重。但此时,另一位适合人选浮出水面,两位公主的堂弟,之前没有任何人注意,也不见任何人提出支持的托马斯王子频频出面提议和谈,出资安置难民,发起神赐行动,联合神殿为猛羽城贫民区的教区学校孩子提供免费午餐和御寒衣物,还包括少量罕见的糖果。”

这一次连查尔斯也跟着笑起来:“埃塞克斯议长真是肆无忌惮!战争进行到现在,白糖即使在靠近南海的威彻斯特,也是限制供应的难得物资。即使七神显灵,降下奇迹,这位好心的王子何处来的大笔物资呢?这样的举动也太明显了。”

“陛下英明。埃塞克斯议长从一开始就做了多手准备:如果菲莉帕公主胜出自然最好;如果戴蒙亲王大胜,跟着希阿侵略吉诺莎和威彻斯特,占据实际利益也是大好收益;即使希阿失败,他仍有备用方案:利用战败的民怨,扶植新的继承人上位,窃取希阿权柄。这样即使马罗德斯亡国,埃塞克斯家族仍可借尸还魂!”

即使这一方案依然失败,吉诺莎大获全胜,希阿狼狈不堪,那只叼着金币的松鼠依然留有退路。遵照陛下的命令,将最后的可能性暂时吞下,威彻斯特的首席宫廷女官继续报告:

“亲王殿下‘二日胜三王’之后,‘好心’的托马斯王子就动作不断。诺夫哥德罗退出战争,达尔马提亚宣布独立,殿下的先锋深入布尔兰根大区,进逼猛羽城,更令希阿举国震动。利用这样的时机,煽动不满的贵族和军官,再加上出手相助的外力,发动政变,控制皇宫和四院并不是太困难的工作。”

“现在,戴蒙亲王和加布里埃尔殿下被叛军控制在猛羽堡,托马斯王子希望说服她嫁给自己,以巩固皇冠的正当性,因此亲王与公主殿下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希阿的乱局背后果然窜着那只叼着金币的红松鼠!”艾瑞克裂开危险的笑容,为部下的报告做了总结,举起殷红佳酿,将话题引向新登场的贵客。

“特查拉陛下,瓦坎达的情况也是类似吗?”

隔着沙漠与属国纳杰德亲王领,与吉诺莎遥遥相对的黑豹之国,它的君主此刻表情与牙疼极为类似。

“不管马格纳斯与查尔斯,两位陛下是否相信,我无意卷入这场大战。”

“我的属国和边境诸侯,联合军部,自作主张,擅自行动!擅自把整个瓦坎达拉入这场战争!”嗓音低沉的东方君主吃力运用着口音浓重的吉诺莎语,“地方与诸侯势力过于强大,这样的问题不止存在于希阿。”

“那只叼着金币的红松鼠,也不止在希阿乱窜。”

不同肤色的王者同时举杯,在彼此不同颜色的眸子里,看见了同样的锐光。

“为我们今日的‘巧遇’干杯!”

“干杯!”

“干杯!”

指令儿子送走黑虎之王。旺达需要留下摄政,洛娜作为第一继承人不能同来,不能让那臭小子顶着姐妹羡慕的眼光过得太逍遥了。

不同于女儿,儿子可没必要宠着。中部草原上的雄狮,会故意将幼崽送入狼群。

心想着查尔斯绝不会赞同的教育理论,艾瑞克通过身旁之人惊诧抬头的举动,注意到空中降下的晶莹颗粒。

“猛羽城地势较高,靠近冰海。即使3月也只能勉强算做春天,仍会飘下雪花,就像现在这样。”

抓起查尔斯的手,顶着美女侍卫长光剑一样杀气腾腾的目光踏出房屋。

“别那么紧张,莉兹。我们就去酒店的花园转转,不会随意出行,增加你们的负担。”

赶在伊丽莎白拔剑开口之前落荒而逃,吉诺莎和威彻斯特两国国王竟然像面对警探的两个小贼,那样狼狈。

他们看着彼此笑起来,在月光与雪花交织的庭院。

细碎的晶莹颗粒开始点缀树梢和细枝,池塘的边缘,武士雕像的长枪,还有路灯灯光划分的空间。

隐约的声音随着细雪降下,节奏逐渐明晰,查尔斯听见风中传来被誉为希阿第二国歌的“雪花圆舞曲”。

“这是猛羽城最优雅的传统。每到下雪之际,都会由皇宫开始,全城播放‘雪花圆舞曲’。很难想象,粗鲁的希阿人也如此懂得情趣。”

吉诺莎之王欢快地说着,他的眼角眉梢仿佛正跃动着同样的节奏。郑重其事,抬手整理衣襟袖口与并不存在的领结,而后用难以模仿的,优雅与刚健并存的行动弯腰沉肩,左手背在身后,右臂划出近乎完美的圆弧。

“我记得我还欠你一支舞,我的亲王殿下。”

“看在全大陆最完美的邀舞礼仪的份上,请务必赏光。”

“看在大陆最厚实的脸皮的份上,我也得答应。”

盯着面前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无可奈何地叹气,查尔斯将手放在对方伸出的手掌上,往前一步,另外一只手搭在艾瑞克的上臂。

艾瑞克虽然出身奴隶家庭,但在“不死王”的宫廷里度过童年与少年,完整接受了宫廷礼仪教育。查尔斯更是威彻斯特王室独子,虽然古老的王家并不欢迎这种略嫌轻佻的舞曲。但在奥涅加上学期间,“夜店小王子”的传说绝非浪得虚名。

两人都是华尔兹这种时下最流行交际舞的高手。

但今天,他们都没有用上那些吸引眼球的熟练技巧。急速的旋转,大幅度的倾斜,牵引和盘旋……都被他们默契地丢在一边。

只是依偎着彼此,在悠扬的乐曲和缤纷的细雪中,不断慢慢旋转,仿佛两个笨拙的初学者。

头倚着头,肩挨着肩,行动贴合宛如一体,在微微铺上一层白色的湿润地面画出一个又一个圆形。

只是他们的对话,远不如行动那般浪漫。

“黑虎的表态有一半可信吗?”

“最多四成。”

“马罗德斯的议长真的这么天真?支持一个皇储不成,临阵再换一个?”

“‘地方与诸侯势力过于强大,这样的问题不止存在于希阿。’这是黑虎难得的实话。”

“政变只能一时得逞,不可能服众,那只松鼠又想干什么?”

“这样下去,更大的可能是谁也无法控制局面,甚至导致希阿内战。埃塞克斯不是蠢货,他会指望本就爪牙不利的松鼠在大敌未平,自身难保的树杈下面,再从混战中取利?”

“谁知道呢,鼠急乱窜也是一个可能。”

“别太费神了,不管那只松鼠现在做什么,对我们都不会构成太大威胁。”

该死的,他们可以不用在这样难得的时刻,继续公务的讨论吗?

怀里搂着几乎将体重全部交托出来的身躯,熟悉又陌生的重量让艾瑞克心脏为之疼痛。查尔斯现在的重量与初见时的几乎毫无区别,这不符合成年男性的正常生理变化。现在,他比和解之时更轻了不少,这背后意味着什么,艾瑞克最清楚不过……

一想到安雅离开之后,接踵而来的不是休息和疗养,而是席卷三大陆的世界大战,就让他想把诺夫哥德罗的亚历山大三世扯下彼得堡的王座,撕成碎片!

今日与特查拉会谈,查尔斯明显精神不振,少有开口。沉重的疲惫盘踞在吉诺莎之王钟爱的明蓝眼眸,即使在大战尾声,事务繁杂远不及年前的时候,仍无法散去。

竭力盘算如何劝说查尔斯退出之后的大陆和谈,而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斟酌接近成熟之际,艾瑞克突然感到双臂和肩膀重量加沉。

“查尔斯……”

没有回应,可怕的沉默把春雪变成了隆冬。

伏在四周阴影里的人影立刻动起来,包括那个一边抱怨“为什么要帮着吉诺莎人追求我们陛下?”,一边帮忙制造冰雪气氛的小子。

他们是两国之主,几乎不可能真正独自外出,就同初遇之夜的飞艇之行一样。

但有人抢在了所有人之前!

三支利箭擦过手臂和大腿,深深插入雪地。尾羽不断晃动,留下虚影,炫耀着傲人的贯穿力。一支箭从眼角飞过,撞上武士雕像,碎成数段。碎片擦过吉诺莎之王的脸颊,留下淡红血痕。

那是陶瓷制作的特殊箭矢!

一个声音,有如利箭,从幽黑的暗夜刺穿骤然转急的风雪。

“不要动,不论是谁!如果有人不合作,马格纳斯陛下。我弩上的箭,只能去问候查尔斯陛下。”


评论(31)
热度(137)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