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0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10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10

双位王者相视而笑,携手落座。

等到罗根与纳摩入场,四国的内部商谈正式展开。很多问题事前已有默契,会议出奇顺利。

育空确立吉诺莎北线首席盟友地位,吞下同为“不死王时期”从吉诺莎独立的博烈尔王国,以及部分希阿领属;

亚特兰蒂斯从宿敌瓦坎达手中抢回热海明珠伊里安岛,通过谈判用东梅兰恩岛,向威彻斯特置换了完成的赫布里底岛。

而威彻斯特则是除吉诺莎外收获最多的,甚至有人认为他们比吉诺莎收获更多。

从吉诺莎置换了蒂罗尔山地,从马罗德斯收获了雷托亚平原,成功重新共主了缪尔大公国,置换了东梅兰恩岛,将热海中心的马罗德斯湾变成威彻斯特内湖。

再加上战事仍在继续,但已通过共识,日后将进入共主联邦的贝雅亲王领,威彻斯特的领属扩大了整整三倍。

然而查尔斯眼底仍埋着沉重,艾瑞克不太能够读懂。

两周后,变种人国家联盟会谈进入尾声,一个极端重要,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毫无悬念的问题摆上台面。

“我们应该如何处置雷昂?”

“与其他国家的利益牵扯都有得谈。雷昂?这种一诞生就是冲着灭亡变种人去的国家,变种人国家联盟还要留着他祭典七神吗?”

艾瑞克锐利地笑着,罗根与纳摩赞同地点头,只有查尔斯的回应出与众不同。

“马格纳斯陛下,请问吉诺莎有多少人口?”

来了,查尔斯想说什么?

“最新的估算约是一亿三千三百万。”

“罗根统领呢?”

“中部高地你们还不清楚吗?所谓地广人稀,牛比人多,加上博烈尔刚超过一千万人口。”

“纳摩陛下呢?”

“略多于‘地广人稀’。”

“感谢回答,威彻斯特的数据目前刚过三千万。”

所有好奇的眼光都集中在威彻斯特国王身上,此刻突然搞起人口普查,有何用意?

“各位应该清楚各国变种人的数量。作为变种人超级大国,吉诺莎一亿三千三百万人口中仅有一百余万变种人。育空不到十万,亚特兰蒂斯刚过十万,威彻斯特不足三十万。”

在描绘七神与旧神争夺天地的穹顶之下,变种人国家的王者用言语代替刀剑争斗。

“想必各位都明白这两组数据说明了什么。”

“人类的数量远远多于变种人。即便是在所谓的变种人国家,我们的民众,绝大多数也是人类——这个比例高达100比1!”

“高级官员、将领、贵族大多是变种人,但我们的士兵,我们的公务人员,我们的工人和农夫都是人类,他们是我们的基石!”

“三年前四国夹击吉诺莎,情况危急。那时候我们奋力抗击,目的在自卫,且入侵的军队也会侵犯普通人类的利益,不会引起太大种族冲突。”

“但是现在,如果要灭亡雷昂,各位真的做好准备了,入侵唯一一个纯粹的人类国家了吗?!”

“这是战争!军队本是为了破坏而造就的杀戮机器!今日赫芬之厅将星云集,哪位将军敢向我保证您的部下不会制造任何一桩强奸,任何一起抢劫,不会误伤任何一位平民,能够保持克制,不与任何一位老人或者幼童产生冲突?!哪一个阁下敢站出来,将手按在心脏上向七神保证!”

环视会场的明蓝眼睛,利如赫芬手中的尖矛。

“就算诸位确实约束部下,培养出一支比七神更高尚的军队,我们这里还有一只擅长乱中取利的松鼠,一条被逼入绝境的长蛇。雷昂到国内漫长的距离,对他们而言已经足够了。”

“我们的民众,我们的基石会不断听到‘我们’残杀‘他们’同胞的消息!”

“‘我们’与‘他们’终究是不同的种族。‘我们’会不断向‘他们’提醒、强调、凸显这一点,亲自地!”

“我们会亲手挑起自己国民的种族仇恨,煽动自己国家的内战!”

“况且,现在虽然已不是‘不死王’的时代,各国都已经给予人类基本的公民权,部分国家甚至开放少量高级职位和贵族爵位。但心怀不平的人类有多少,想必列位阁下、殿下和陛下们,心中有数。”

“我们为何不但不缓解这一隐患,反而非得亲手浇上助燃剂,点上火焰?”

即使艾瑞克,吉诺莎的马格纳斯一世,此刻也无法与查尔斯眼中锋利的尖矛正面对抗。

“那么,我们应该送给雷昂苟延残喘的机会。等人类缓过气来,再次向我们挑衅吗?”

“自然不会!”

虽然此刻的查尔斯并不让他赞同,但那种自信高贵的神采奕奕,足以让艾瑞克舍不得生气,舍不得挪开眼睛。

“我不是只擅长指手画脚,挑剔错误的批评家,会向列位提出异议,自然已经备下解决方案。”

“雷昂现在已经陷入绝境。灭国的危局,短缺的物资,重大的失败,在民众中蔓延的失望情绪,正是彻底改造一个国家的好机会!”

“雷昂是共和议会制国家,比王制国家更容易转向,只要此时出现一个‘救世主’。而我恰恰认识这样一位合适的人选——马克塔格特将军。”

“即是雷昂的名将,现任总统老威廉?斯崔克的老部下,出身军方,同时与温和派关系融洽,女儿是温和派代表议员。足以获得双方信任,难道不是值得我们投资扶植的好人选。”

是啊,就是那个莫伊拉。查尔斯的老同学,老情人!

“这是流血最少,负担最轻,后遗症最小的方案。如果不成,再动用武力不迟,至少值得一试。”

即使再不愉快,心中脑内酸味再浓,绿光再重,艾瑞克不得不承认查尔斯的提议极具说服力,的确值得一试。

雷昂问题暂时搁置,对待诺夫哥德罗不能操之过急,自然列入议程的就是希阿与遥远的瓦坎达。比起冰海之外的北陆霸主,如何处理同一大陆上的两大强国,问题更为现实。

“不能相信那只叼着金币的红松鼠。瓦坎达宣战的理由至今不明,希阿四院争夺也并非马罗德斯宣扬的那么简单。刚刚接到的线报,猛羽城全城戒严,皇宫和四院卫戍部队全部换防——取代他们的,至少一半是套上希阿军服的马罗德斯军人。”

顺着伴侣扬起的纸条望向窗外。西北天际,阴郁层云正堆叠暧昧不明的形状,遮蔽了远处的视野。

“看来,是时候去一趟希阿了。”

*********************

“马克思,马克思?艾森哈特。”

位于猛羽城繁华的第四大街,希阿最昂贵富丽的施泰因大酒店内,客服经理卡尔正接待到店贵客。

什么样的人能被掌管希阿首屈一指高档场所的老练经理人,视为“贵客”。今日来客给出了典范:仅仅一周前起,这位经理陆续接到奇怪的订单和奇怪的退单。不到一周,酒店所有房间全被订完,其中8-12层全是整层预订,全额预付的!而几乎所有酒店熟客、老客、一周前预订的客人,全部统一退单,就连借口也统一得叫人头疼“希阿发生政变,不安全”。他们退出的房间,全在本周内被人接手。

那个包下整栋酒店的“人”,一定不是凡人。卡尔如此确认。

于是在接待贵客时,他识趣地低埋着头,绝不多看一眼,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但当他听到“马克思”这个名字,同时,也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低声惊呼。

下意识抬头,卡尔看到低声的方向,一个身材矮小的青年男子吃惊望着身旁之人,美丽的眼眸里仿佛闪着水光。

这个人真眼熟啊……

这是施泰因酒店客服经理卡尔在意识混乱前的最后意识。数小时后,他从午睡中醒来,敲着额头,回忆不起上午发生过什么。


评论(20)
热度(118)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