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09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09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09

世界大战炽(懂的)烈进行,对吉诺莎国王一家来说,却是难得的幸福时刻。

国王行辕停驻洛宫长达8个月,合家团圆。

洛娜带着一帮小伙伴跟随哥哥和随后到来的姐姐练习能力,履行公务,两位父亲并肩在国会演讲,出席多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与盛大宴会。

早餐和夜宵被父亲们规定为每日必须全家到场的场合,如遇紧急军情例外。洛娜总会仗着小女儿的特权,霸(没办法)占父亲们的膝盖,撒娇一点,也不会遭到责备。

进入7月,一封急报叩开两位国王同(你懂)居的寝宫。无视传令军官脖子也变成粉红的窘态,挂着脖子上热(你懂)情的痕迹,艾瑞克送给伴侣一个告别吻。

半个月后,吉诺莎与育空联军击溃诺夫哥德罗皇帝率领的本队主力,随即迅速掉头,突袭博烈尔王廷,次日与关夹击希阿战神戴蒙亲王。吉诺莎北线与西线重新联通,恢复平叛前疆域,万磁王从此收获了“二日胜三王”的名号。

消息传来,威彻斯特之王举起比葡萄酒更为殷红的佳酿,遥遥祝贺。

一个月后,更为盛大的庆祝宴会在洛宫召开。

威彻斯特与亚特兰蒂斯协同作战,在南海三湾取得决定性胜利。马罗德斯残余舰队被困于雷托亚港,雷昂海军半个世纪的累积建设毁于一旦,瓦坎达光晶基地上空爆出火球,舰船无法踏出查莱港一步。

海狮与海豚对抗长蛇、松鼠和黑虎的战局至此再无悬念。

后世的历史学家如此写到:

“吉诺莎历1137年8月22日,以吉诺莎和威彻斯特为核心的变种人国家联盟终于攥住了反(你懂)击的号角。”

之后经过18个月,诺夫哥德罗皇帝在彼得堡代表帝国与只剩下三个州的楚德公国庄严宣告:

“战争已经持续太久,鲜血浸染冰海。七神垂怜,于彼得堡神殿降下神迹,以示警告。我,诺夫哥德罗皇帝亚历山大三世,谨遵神谕,即日起退出战争。七神在上,我愿以身作则,为大陆带来长久和平与繁荣!”

相比有冰海作为天然屏障,资本深厚的北陆霸主,别的国家不可能拥有这份“从容”:

马罗德斯只保住了最初的自治州,雷昂几乎快被吉诺莎截成两段,首都吕贝克陷入重围;

瓦坎达属国纳杰特亲王领退缩到沃特河以东,失去半壁领土。黑虎之国在热海势力中心的伊里安岛,也被宿敌亚特兰蒂斯占领;

而希阿则丢掉了所有属国:

实力雄厚,根基深远的达尔马提亚王国宣布独立,博烈尔王国被吉诺莎当做送给盟友育空的礼物。在西线,原属吉诺莎的属国与边州相继失陷,在东线,马格纳斯一世亲率东部方面军主力,以猛将沈与关兄弟为前锋,深(你懂)入布尔兰根大区,威胁国都,皇宫猛羽堡甚至传闻异动。

最终,在战争全面开始不久便宣告脱离希阿,保持中立的达尔马提亚王国出面斡旋下,各国默许暂时停火。6周之后,在达尔马提亚首都奥涅加举行大陆和谈——这还是大陆诸国自吉诺莎帝国被“不死王”篡夺以来,第一次元首齐聚的盛会。

而在此之前,变种人国家联盟必须先行会晤,解决内部问题。

忘忧宫中,赫芬大厅焕然敞开。彩色大理石的华丽花纹和做工精湛的金属装饰宛如生机勃勃的常春藤,爬满每一个空隙,七神与旧神鏖战的宏伟画面遍布四壁和天花板。

凡人的争执,正在诸神的征战下展开。

“这是你们所有人的意见?”

被代表所有部下的四位元帅与三位内阁长官集体请(你懂)愿,即使正忙碌于大陆和谈前哨部署的吉诺莎之王也不能视若无睹。

目光从阿扎塞尔、贝纳特、帕崔克斯、沈背上扫过,又掠过关、温佳德、克拉丽丝标准的行礼姿势。

城府最浅,性格最直的帕崔克斯忍不住代表同僚发言:

“是的,请恕冒昧,陛下!我们不能将蒂罗尔山地让给亲王殿下!”

“蒂罗尔山地高耸险峻,一直是吉诺莎西南的自然疆界,防御南海诸国的天然屏障!谁拥有这段山脉,谁就扼住了南海各国的咽喉。斯坦大帝在此设立边区,为的就是可以占据天然优势,居高临下,对南海保持绝对控制!”

“大战开启,希阿与马罗德斯选择突袭蒂罗尔,也是同样理由。当时我军分身无术,只能协助亲王殿下反击,默认殿下代管这一大区。但这只能是暂时的安排,陛下为何承认威彻斯特对蒂罗尔大区的占领,现在甚至公开纳入领土!”

“诸卿置疑我为了私情,罔顾吉诺莎的利益?”

“不敢,臣等惶恐!”

所有人的头埋得更低了,背挺得更直了。

“也埋怨我一开始考虑不周,选择蒂罗尔做了查尔斯的封号!”

“臣等不敢!”

“不用不敢。不用多久,查尔斯会在罗根与纳摩之前抵达,你们挑在此时进言,也是算准了时机。”

环视部下,艾瑞克另起话题。

“斯坦大帝时期名将堤托曾言:‘如果我们拥有一个不合格的敌国,我们只需用一个师团去防御它;如果我们拥有一个不合格的盟友,那么我们需用五十个师团去保护它。’”

“吉诺莎占有蒂罗尔是保证地利,永远对威彻斯特保有攻击先机,武力震慑;而从威彻斯特方向观察,那不是一个出击的好选择,只是一个防御的好平台。”

“到底是能够牢牢掌控,握在手心的属国,还是需要互利合作,携手并进的盟国?”

“正面对抗希阿与马罗德斯联军,独力收回蒂罗尔,在亚特兰蒂斯协助下,扛下整个南海战局——如诸位所言,经过战争的考验,威彻斯特已经给出答案。现在,是时候认真考虑对威彻斯特的真正定位了。”

“是适当让步,培养一个合格的盟国,还是强敌未平,就为自己制造一个敌人——有谁认为北陆的冰龙和希阿的黑鹰可以在近十年内解决?有谁如此自信,现在就想为吉诺莎再制造一个强敌?而且是在吉诺莎的传统势力范围,传统腹地!”

“今日我不会出言,由你们与亲王交涉,看看到底什么才是对吉诺莎最有利的。”

当查尔斯踏入赫芬大厅之际,面对的即是如此场面。

不去看作壁上观的伴侣,他抢在吉诺莎的将领与名臣之前,发动“攻势”。

“威彻斯特的国王已经不是吉诺莎的亲王殿下了?还是吉诺莎的军人都丢了礼数,忘了身份?”

故作倨傲,微抬下巴,满意看到所有人拧起眉毛。阿扎塞尔、贝纳特和沈为难而尴尬地起身,带领同僚起身行礼,行动格外恭谨。

他们都是忠臣,几位元帅格外注意维护吉诺莎新王家的权威。一旦用身份压人,他们没有选择。

撒开金蓝装饰的斗篷,查尔斯不打算给对手任何喘息之机,当即乘胜追击。

“今日我提前来到会议,有一件要事:代表威彻斯特质询吉诺莎为何违反盟约,侵占本应属于威彻斯特的领土!”

正想质问查尔斯的话题,被对方抢先抛出,吉诺莎的元帅们都在彼此眼眸里看见一丝动摇。

“殿下这是何意?吉诺莎军在本次大战中从未踏入威彻斯特的势力范围,包括传统上属于威彻斯特的地区——贝雅亲王领与马罗德斯的南部两个大区。反倒是威彻斯特一直控制蒂罗尔大区,不肯撤出!”

回头冷笑,查尔斯抬手指向正展示大陆战况的军旗推演幕布。

“那么贵国军队占领海莎,围攻吕贝克的行为如何解释?”

他的手正指向大陆西部最大的海湾——海莎湾,吉诺莎人梦寐以求的出海口,远离诺夫哥德罗势力威胁,冬季不会封冻的良港!

贝纳特的脸庞猛地抽搐,仿佛被人当面狠揍一拳。

“我,查尔斯?弗朗西斯?泽维尔,威彻斯特王国王储、贝雅亲王、缪尔大公、吕贝克公爵、海莎公爵、梅兰恩岛群领主、大赫布里底勋爵。”

人们一直认为这只是强撑颜面的名号,没人认真思考过这一冗长头衔里隐藏的信息。

“海莎公国与吕贝克公国,从来不是吉诺莎的一部分,它们一直是独立的大公国。因反抗肖,目前已经血脉断绝,只有最后一任大公有一个妹妹嫁去威彻斯特,她是我的曾祖母。”

“十年前的盟约上明白写着:‘吉诺莎有义务保护威彻斯特安全与国土完整,包括理应由威彻斯特王室合法继承的地区。’”

甩手将《阿瓦隆—弗兰戴尔合作条约》扔上圆桌,撒在吉诺莎的实力人士之间。数不清的文件四散铺开,铅字仿佛组成嘲笑的面容

——查理五世此刻真正的神情。

“查尔斯,还是让我们务实一点。”

接过部下在眼神里竖起的白旗,艾瑞克出面履行吉诺莎之王的职责,进行只有王者才有资格涉足的谈话。

“吉诺莎对海莎湾志在必得,将吕贝克设为首都的雷昂也是同样,威彻斯特保不下那么远的飞地(远离母国,没有任何接壤的国土)。”

“所以,今日我为你送来了迟到的封号:威彻斯特的吕贝克亲王,艾瑞克?兰谢尔殿下。”

“看来我只能接受你的好意,吉诺莎的蒂罗尔亲王,查尔斯?泽维尔殿下。”


评论(43)
热度(17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