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07 场面人登场

明天有点不方便,这章提前发了


07

 

“议长阁下,列位阁下!”

 

不那么镇定的声音和神态打破了雷米的私心和埃塞克斯的沉默。

 

“我想你们应该看看这个。”

 

所有人抬头,悬在壁上的投影式军棋推演正悄然变化。

 

辽阔的热海之上,梅兰恩岛链之中,威彻斯特、雷昂、马罗德斯、瓦坎达海军围绕航路线的绞杀正陷入焦灼。

 

四色箭头在碧蓝海面宛如群蚁互噬。

 

突然出现的新箭头打破僵局,它们飞速切入战场,移动的速度令人惊诧。

 

远程影像传输端切至侦察机截获的影像。流线型舰艇乘风破浪,有如利箭,又如同疾驰的海豚——这不仅仅是比喻,海豚的纹章正在碧波与艳阳间闪烁。

 

“亚特兰蒂斯参战!”

 

与此同时,另一场对话正在比瑟姆城中心的另一座远程影像传输端之前进行。

 

热海的霸主,亚特兰蒂斯之王,正对查尔斯破口大骂,风度全失。

 

“你逼我做决定,你就是在逼我!查尔斯·泽维尔,我一定是得罪了七神,才会结识你这个混蛋!”

 

“海王”纳摩精心竖立的头发,随骂声和动作全部塌下来,振钢涂层的轻铁鳞片一片片贴合,形成反射令人胆寒光泽的轻甲。

 

“亚特兰蒂斯也是变种人国家,一旦威彻斯特崩溃,同时失去了盟国、防波堤和最大的轻铁供应商,我拿什么去直接面对雷昂?!难道让我去跟瓦坎达的黑虎低头求和,把东赫布里底让给宿敌?”

 

“我信不过他们,不管是雷昂,还是瓦坎达,或者马罗德斯那只叼着金币的松鼠,我可不愿他们做我的新邻居。”

 

“况且还有一个狡猾透顶的家伙,挖好了陷阱,逼着我向下跳!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微笑迎接老友与其说“抱怨”,不如说“咆哮”的怒吼,查尔斯给出恰当“安抚”。

 

“况且还有完整的赫布里底岛做报酬,甚至可能夺回故土,南海明珠伊里安岛。当然,如果不成,你可不能怪我给你开了空白支票。”

 

“空白支票总强过一个大胆到鲁莽的疯子,如果我更沉稳些,晚一些出手,你准备用什么对付马罗德斯?”

 

微笑不答,查尔斯抬手用两指抵上额头,及时通知另一片很可能在沉默中爆发的力量。

 

数百公里以外,琴·格雷突然睁开眼睛。

 

光晶爆裂的神彩,在碧蓝得不可思议的美丽眼眸里绽放。

 

几名马罗德斯军人站起来,他们奉命监视这位在战前突然回到家乡的麻烦小姐。

 

他们习惯地发出呵斥,认为这个女人还像平素那样柔弱可欺,只有泪水可以依靠。

 

琴径直向前走去,没有分一点目光给这群宛如蝼蚁的小丑。

 

她高举双手,肆意挥洒。几个人影凭空浮起,像几团不起眼的垃圾,撞破窗户,扔出窗外。

 

玻璃碎片纷飞落下,洋洋洒洒,如同窗外南国罕见的透明雪屑。

 

穿过同时推开的门扇,走上阳台,缪尔最强大的心灵能力者双手摁上头颅,在风雪中,向全境,所有人传达号令。

 

【起兵,起兵!缪尔大公的命令!我们等待了19年的号令!】

 

红发飞扬,宛如血帜。

 

此时,比瑟姆城中心的远程影像传输端,画面分为三幅。

 

查尔斯正面对三个不同人,同样的责备。

 

“逼我选择的混蛋!”

 

“陛下,您这样太冒险了!”

 

“您再这样,我只能联络马格纳斯陛下!”

 

不愧是肖恩,最理解自己的少年友人,给出的威胁也最具威胁效果。

 

老实认命不是他的风格,查尔斯开始反击。

 

“放心吧,我才最安全的那个人!”

 

“不管马罗德斯、瓦坎达、希阿,还是雷昂和诺夫哥德罗,不管哪一国都不会对我下杀手!”

 

威彻斯特的国王笃定而锐利地笑着。

 

“杀了我有什么好处?”

 

“让威彻斯特崩溃?有洛娜,有瑞雯,还有肯特在,我的尸体只会让威彻斯特更加团结。”

 

“可以让吉诺莎崩溃,还是可以让育空投降?别开那样的玩笑,那只会给艾瑞克最好的借口和鼓舞士气的最佳宣传道具!”

 

“不管谁要了我的命,都会成为复仇的对象,都会承担接下来最猛烈的攻击,吉诺莎和威彻斯特即使灭国也会施予的亡命之击。”

 

“多国联军的弊病在这种时候显露无疑。谁都想比别人分到更多,谁都明白分猎物不止看出力多少,更看战争结束分成时候的实力。如果被削弱太多,到底是猎人还是下一个猎物,谁又能够确定?”

 

“谁也不愿吃亏,除非拖上所有人一起下手,可这一次是战场遍及整个大陆的世界大战!诺夫哥德罗在冰海之北,雷昂在南海之滨,希阿在大陆北部的高原和山地,瓦坎达在越过沙漠的大陆东面,马罗德斯在东南平原,谁能凑齐所有国家下手?”

 

“主持国政者,没有蠢人。道理如此简单明了,谁都明白。王者之血极为昂贵,特别是查尔斯·泽维尔的!我相信没人愿意独自负担这个代价。”

 

分析面面俱到,极具说服力,可查尔斯却发现屏幕对面的人全都走了神,他们全都神情古怪或惊讶地看着什么。

 

“陛下……我想您现在应该出去看看。”

 

“对!没错!”

 

窗外正在奇怪地暗下来。

 

巨大的阴影几乎遮蔽了整座城市,庞大铁翼上烙着银白纹章,浑身暗红的钢铁狮鹫正舒展双翼,为高耸的比瑟姆灯塔遮蔽风雪。

 

“不死王”时期营建的吉诺莎帝国旗舰——“欧仁亲王号”,宛如巨大的御座,驾临比瑟姆港。

 

身后是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空舰飞艇群落,仿佛迁移的候鸟,又像忙碌的蜂群,几乎不留下一点天空和风雪的碎片。

 

紫地白银狮鹫的吉诺莎军旗在飞艇与细雪簇拥中缓缓展开,在夕阳风中猎猎飞扬,与比瑟姆灯塔顶端,蓝底金狮的威彻斯特王旗并肩招展。

 

两杆王旗同御风雪的画面感染了无数人。

 

查尔斯踏上灯塔最高的露台,瞪着自己那位深谙表演和宣传的重要性,不搞个大场面绝不公开露面的法定伴侣。

 

对方正平摊双手,运用磁力,不借助任何工具,在臣民的欢呼和飞花般的漫天细雪中,从旗舰“欧仁亲王号”缓缓降落。

 

原本吉诺莎的国王礼服,酒红底色加上黄金装饰,已经足够显眼,在大陆诸国中以艳丽著称。

 

兰谢尔王朝的开国君主登基以来,仍不满意,再三敦促陷入绝望的设计师,升级了现在的版本。

 

明亮的紫罗兰礼服,品红刺绣,搭配银色绶带、勋章、肩穗,与军旗和大纹章统一配色。

 

格外耀眼,格外适合舞会,只是总让人怀疑它的主人是否明白场合。

 

现在,它那位总会让人腹诽搞错了场合的主人,正站在查尔斯面前。随手扯下军旗,在飞雪中抖开,围住自己和伴侣,让它回归真正用途——与礼服配套的披风。

 

白银狮鹫在两位国王背上昂首咆哮。

 

“万岁——万岁——万岁——”

 

排山倒海的呼喊不绝于耳,震动王旗,撼动灯塔。

 

“脑袋被热血冲得一片空白。等醒过神来,已经跟着众人吼疼了喉咙。”

 

跟随王女来到比瑟姆港的杰森,日后如此回忆。

 

比瑟姆城外,在撼动海天的震响里,雷米·勒博上校回头看向他的主官。

 

类似的情绪第一次在彼此眼中蔓延。

 

“胜负已定!在那位陛下面前,我们没有机会!”

 

与此同时,“那位陛下”正在臣民山呼万岁中,沐浴伴侣的怒气。

 

“你怎么现在就来了!比说好的早了一个月!北线和西线怎么办!”

 

“首都由旺达摄政,雷昂那边交给帕崔克斯,我信任他们。”

 

“那楚德和诺夫哥德罗呢?阿扎塞尔来了,还有逐帅的旗帜……你把主力军团全带过来了?!因斯特领怎么办?里嘉呢,伯格呢,奥尔登呢?海莎湾呢,吉诺莎军队不是刚刚才再见到海岸线?!还有迈森和绍恩堡呢!罗根和关的柏兰登压力会多大你想过吗?!”

 

“不要了!”

 

面对如此干脆利落的回答,惊愕让查尔斯一时忘了如何骂人。

 

“南线更重要,如果威彻斯特和物资链崩溃,我明早的咖啡也未必有着落。与其落得如此下场,不如暂时把北线让给诺夫哥德罗,反正最多也就7、8个州!”

 

查尔斯的表情急剧变化,极度精彩。

 

眼看怒气爆棚,即将破口大骂的伴侣,抱着妹妹急速赶来的儿子也难以阻止,仅仅登场,就让敌方胆寒丧气的吉诺莎之王露出一丝委屈的表情。

 

“我真的不放心。”


评论(45)
热度(206)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