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06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06

 

【4点钟方向、6点钟方向、11点钟方向!3个机组,9架载弹飞艇,无变种人,45秒后抵达!柯特带王女向8点钟方向转移200公尺,凯蒂小姐注意接应。】

 

手指抵上额头,杰森躲在防空公事通过心灵能力增幅器“大喊”。

 

自己居然跟随王女在废墟的丛林游猎,事情如何发展到现在的模样?

 

三个月前威彻斯特出人意料的反击和更出人意料的战力,打乱了大陆野心家的布局。

 

诺夫哥德罗的冰龙,希阿的黑鹰,瓦坎达的黑虎,雷昂的长蛇,还有马罗德斯那只叼着金币红松鼠……野兽们彻底围困,孤立吉诺莎的计划成为泡影。

 

南线,帕崔克斯元帅坚守利浦,“雪崩元帅”让里拉山脉成为南部各州与热海诸领间不可逾越的障碍;

 

东线,沈驰援千里,奔袭沙漠,配合雅什诺止步黑虎之国;

 

北线,罗根·豪利特公开倒向吉诺莎,与关一道抗击希阿及其属国。育空与达尔马提亚足以碾压坦克的战牛部队激烈交锋,谁才是真正的“大陆第一骑兵”,终有定论。

 

在西线,马格纳试一世在诺夫哥德罗宣战当日将雷昂交给部下,率领吉诺莎两位元帅和最精锐的军团直扑楚德。在北陆军队叩开吉诺莎北疆之前,楚德公国首都里嘉即已陷落。

 

各国参谋部为之震动,据说亚历山大三世几乎掀了军棋推演的显示屏幕。

 

事实似乎无言地证明:妄图在战场上正面制服仅靠区区十数名部下白手起家,推翻“不死王”的万磁王实属白日说梦。

 

但是这样的大战带来的超高强度消耗超出所有人预料。

 

杰森不太记得自己在亲王殿下身旁看到一个集团军在一场不到30个小时的战斗中,消耗一整年弹药基数的账单时,是什么样的表情。

 

赫芬和狄修特保佑,不要太丢人。

 

“战争果然是世间本钱最大,也最容易蚀本的买卖。”

 

他听见亲王殿下如此苦笑。

 

那个时候,所有国家军火库存都已告罄,所有工厂都为战争机器高度运作。

 

而在被敌国领土、领海、领空团团包围的吉诺莎和育空,支撑名将们绘制战争画卷,供给三个国家,半个大陆,整场战争的大动脉就在威彻斯特!

 

威彻斯特反攻蒂罗尔打通的走廊,以及在热海与南陆之间忙碌穿行的运输船队组成了高度紧张链条,支撑了三个国家接近一半的原料与物资供给!

 

大陆的诸王与元首,没有愚蠢之人。这样简单的道理,他们很快就明白了:

 

必须彻底封锁,扎紧牢笼,凭借无关战法的消耗困死吉诺莎的白银狮鹫。

 

于是,威彻斯特承受了史无前例的猛烈战火。

 

雷昂、希阿与马罗德斯都派出大量飞艇轰炸威彻斯特各大城市和航线,缺乏战略纵深的半岛国家陷入两面夹击。

 

马罗德斯与瓦坎达集中几乎所有军舰,放弃一切军事目标,集中一切精力拦截来往于热海和南陆的船队。破坏航线,游猎商船,无视古老的运营法则,只为切断支撑整场战局的大动脉。

 

查尔斯殿下不得不做出退让,威彻斯特精锐的空军扔下需要掩护的地面同僚,保护城镇与航线,陆地战线随之全面收缩,威彻斯特引以为傲的海军更得丢下武勋,为艰苦的护航而奋战。

 

进入冬季,战局更为紧张。王女殿下也被亲王殿下调动起来,离开相对安全的宫廷,代表王室走上街头,安抚遭受轰炸的民众,鼓舞国民士气。

 

然而,空袭警报突然拉响,松鼠和长蛇的飞艇在威彻斯特的天空和民众上空横冲直闯。

 

撕心裂肺的哭喊,震耳欲聋的轰炸,还有洛娜燃烧的眼睛,让杰森醒悟:他的任务必然失败。

 

果然,王女在防空工事里呆不住了。她攥紧拳头,或者不断拍掌,就像顽劣的孩童戏耍蝴蝶和昆虫。一艘又一艘荷枪实弹的飞艇就像被七神玩弄的玩具,在弗兰戴尔上空炸开烟花。

 

异常的“烟花”自然引来注意,杰森和凯蒂也自然不可能听凭王女暴露。

 

好在强大的攻击,快速的移动,还有高效的情报搜索正好在他们的队伍里一应俱全,加上凯蒂穿透建筑和土地,神出鬼没的接应。最大年龄14岁,加起来没有弗兰戴尔空防司令高寿的少年变种人组合创下了令正规军咋舌的纪录。

 

但杰森却没有一丝欣喜,沮丧跟在兴奋不已的同伴身后。他可不认为这样的纪录会得到嘉奖,等待他们的恐怕只有斥责。

 

意料之中,四个孩子乖乖蹲在地毯,被泰莎教训“雷昂主力都在应对变种人,敌人的大意才让你们的愚蠢变成功绩”,骂得抬不起头。意料之外,孩子们只通过远程影像传输的屏幕,见到温和笑着,替他们向女官求情的亲王殿下。

 

叮嘱泰莎别对孩子们太严厉,关上远程传输端,步出露台。威彻斯特罕见的晶莹碎屑正在飘落,整装待发的海军主力正等待国王陛下检阅。

 

“有了粮食和布匹,轻铁、振钢、星金和光晶,参谋部就有办法让胜利变成魔术帽子里的兔子,总能找到地方跳出来。反之,再多的智谋和勇气也毫无用处。”

 

他曾对艾瑞克如此说,今日也向威彻斯特最精锐的海军部队郑重托付。

 

作为吉诺莎最传统的保护国,最长久的盟友,唯一可靠的出海口和良港所在,最主要的物资运输、进口基地与工业后援,南海的小国成为世界大战第二阶段争夺的焦点。

 

“让我们得以向子孙炫耀‘万磁王欠我人情’的机会到了,我在比瑟姆港为你们压阵!”

 

“威彻斯特期待每一位官兵的努力!”

 

“陛下真是交给了我们一道难题。”

 

看着绰号“海妖”的昔日友人,今日将帅,将决战旗语转发出去,查尔斯露出微笑。

 

“只靠两个基地控制热海三湾和梅兰恩岛链。肖恩,如果成功了,你那堂兄这辈子在你面前就抬不起头来了。老侯爵再有什么关于婚事的唠叨,我都替你承担下来。”

 

“免了。”轻松的神色只在面上停留半刻,“海妖”恢复严正。

 

“我还是希望您留在首都,不要呆在比瑟姆港。这里太靠近马罗德斯,市区能听见炮响……”

 

“我们可以继续下一个话题。”

 

肖恩明白这样的回答意味着“我意已决,不必再谈”,更明白君主温和的表面下何等固执,他只等顺从。

 

“马罗德斯已经联合瓦坎达与亚特兰蒂斯交涉,要求热海以南诸国停止向威彻斯特出售物资,租借船只,也不能提供停泊或者允许进港,否则就是四大国共同的敌人!”

 

“这只扯着狮子鬃毛的鼠辈!陛下,如果热海诸国也对我们关上大门,那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我明白,一切由我负责。就如同在海洋上,我只能指望你、德瑞克和欧萝一样。”

 

“明白了,风雪将临,陛下小心。”

 

与得力部下道别,查尔斯在座位上多坐了几分钟,才撑着椅背,扶着利兰德拉的手臂,慢慢站起来。

 

上一次睡眠是什么时候,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心灵能力者可以用变种能力疏导脑神经的疲惫。现在,威彻斯特的国王没有那样奢侈的休息时间。

 

他不准备将这些告知部下,就如同他不准备告诉艾瑞克和瑞雯,他已经身在前线,窗外能听见呼啸的炮声,马罗德斯军前锋能望见室内灯塔,象征国王行辕所在的蓝底金狮,威彻斯特王旗正在塔顶升起。

 

合上眼睑,一条又一条数据从被疲惫浸泡却清晰如常的大脑里划过。

 

肖恩他们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参谋部二十九次军棋推演得出类似的结果。

 

威彻斯特海上的锐矛,比陆军更强,全然不惧松鼠和黑虎。但护航完全是另一回事,保护缓慢、沉重、目标庞大而珍贵的船队,等于绑上双手与敌人作战。

 

范围太广,敌人太多,雷昂、马罗德斯和瓦坎达都虎视眈眈。

 

每一块光晶,每一份铁砂,每一升粮食和棉纱都需要用同等的鲜血乃至人命换取。

 

这样下去,要么物资线断链,要么威彻斯特的海军必须用难以想象的牺牲去累积微薄的效果。

 

不管哪一个“要么”,都是查尔斯不愿接受的。于是,冒一点风险成了最合算的选择。

 

虽然生而为王从不会比别人多一只眼睛,或者一双耳朵,戴过王冠,坐过御座的名号总比一般人多一些价值。

 

自己出现在比瑟姆港,可以逼迫一些人下决定,挑动一些人敏感的神经,方便联络,策划夹击,再不济也有撤退的底牌,只是同时会让另一些人精神紧张而已。

 

无妨。

 

他已经将国内事务托付给肯特叔叔,将孩子们托付给泰莎。如果出现意外,柯特和凯蒂的组合足以让他们全身而退。只有14岁的凯蒂郑重保证“我一定保护王女,照顾好孩子们。”,让查尔斯发自内心地笑起来,想起当年凯蒂的父亲带着自己和一群男孩子,还有更小的琴和瑞雯。

 

现在,瑞雯正代替自己去了与雷昂对战的南线,艾瑞克则在楚德对抗诺夫哥德罗与希阿。林堡事件之后,凯因乘乱逃去雷昂,还带走威彻斯特研究的反心灵能力装置,吉诺莎的幻象大师也在他手上吃过大亏,艾瑞克和瑞雯罕见地联手,谁都不答应让他去面对那个家伙。

 

等他们接到消息,插手干预,多半大局已定。

 

“大局已定!比瑟姆港已全境在我军炮火覆盖之中,赫芬已经向我们举起了胜利的酒杯!”

 

48小时后,马罗德斯议长埃塞克斯在比瑟姆前线指挥部使用了同样的语句,神情却大为不同。

 

不同于威彻斯特国王的谨慎沉静,马罗德斯议长眉飞色舞,高谈阔论。

 

“对待港口小心些,这里是威彻斯特湾中部最佳的良港,位置比布诺拉更优越,日后必是马罗德斯中部枢纽!不过,跟正在比瑟姆灯塔的那一位比起来,最佳良港也不算什么!”

 

他故意停顿一下,卖弄着悬念,笑得踌躇满志。

 

“谁能生擒那位陛下,谁就是马罗德斯的第一位元帅!”

 

“查尔斯·泽维尔对威彻斯特,对缪尔,乃至对吉诺莎都至关重要,他的分量超过你们的想象,远远超过!只要抓住他,战争就胜利了一半!”

 

“扎紧包围,不要吝啬任何牺牲!转告菲莉帕和刚特,通知盟友舰队,咬紧‘海妖’!比瑟姆港危殆,国王遇险的消息会让威彻斯特海军慌乱,他们一定会集中力量回援,一战歼灭威彻斯特主力舰队的机会就快来了!”

 

雷米·勒博和部下一样对上司突如其来的自信感到惊讶,占领一座城市不难,困死威彻斯特之王谈何容易,何况是一名具有心灵能力的变种人。

 

“雷昂的支援到了,我们的王牌已经登场!”

 

“但是,议长阁下!如果那位陛下拼死抵抗,我们无法生擒怎么办?”

 

“那就耗尽他的护卫和力气!”

 

“如果吉诺莎动用具有空间穿越能力的变种人呢?”

 

“不用担心,我们的王牌到了!”

 

“如果那位陛下宁愿自尽呢?”

 

雷米从没见过上司如此乐观,近乎不可理喻,他认为自己应该尽到一个下属的职责。

 

“我少年的时候曾在南陆游荡。那地方就是七神的锅炉,旱季的大地被烘烤龟裂,没有生物可以轻易生存,狼群甚至得冒险猎捕落单的母狮。”

 

谨慎关注埃塞克斯脸上每一份肌肉的运动,雷米控制着呼吸频率,斟酌着每一个语气,同时维持着表面的洒脱和不经意。

 

“头狼咬断幼狮咽喉,刺激母狮露出破绽,让狼群得手,头狼也遭受了愤怒的狮子拼死攻击。”

 

“后来,那头重伤的头狼不但没从饥饿的同伴口中分到猎物,还成了他们的下一顿午餐。”

 

放空眼神,尽量自然地迎接埃塞克斯议长意味深长的目光。

 

“马罗德斯可不是头狼,我们只是助威的扈从而已。”

 

跟随同僚低头行礼,齐声回应,雷米放松了肩膀与胸腔的肌肉,重重地吐息,让冷汗爬下背脊。

 

与敌视变种人的雷昂合作,本已是不得已的权宜选择,至少不希望再与威彻斯特生死相搏。

 

何况,那位陛下是皮特尊敬的继父……


评论(53)
热度(17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