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04

关于上一章有一个比较普遍的误会,查查身体没差到这一步,毕竟都过了一年了。更主要的原因是担心女儿突然冲过来,假肢抱不住,穿帮

04

 

又一次被夏季刺目的阳光唤醒,杰森迷迷瞪瞪睁开眼睛。

 

看着窗外强烈的日光,室内陌生的陈设,还有对面床铺上那个睡姿扭曲得夸张的光屁股蓝皮肤长尾巴男孩。

 

吉诺莎的雏骑士再一次确定,自己已经住进了位于威彻斯特首都的洛宫,而不是仍呆在吉诺莎的尤豋军事预科学校。

 

这几天的经历真是匪夷所思,真像一场梦!

 

它们总让杰森清晨醒来,下意识怀疑自己不过做了一场大梦。

 

两国陛下的女儿,日后注定要继承两个王位的蕾奥娜拉王女,钻到了自己桌子底下,让自己带着她去找“妈妈”。

 

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傻乎乎地答应了,带着她混上空舰,遇到了大明星安吉拉·萨尔多瓦,她居然是保密局的人!

 

然后大战开启,他带着洛娜逃出来,见到了亲王殿下!见到了陛下!

 

亲王殿下还当了他的监护人,让他做了王女的侍从武官,跟元帅的儿子做室友,睡一个房间!还亲手送给他,攒钱好久想买下的军棋推演!

 

谁要是在一周前向他做出这样的预言,一定会被杰森当做福利院里常见的身世臆想。拜托!哪儿来的那么多诸侯遗孤或者将军的私生子?

 

可现在更离奇的经历,却在自己身上真实呈现。

 

别胡思乱想了,杰森!

 

打起精神来,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冷水直接泼在脸上,驱散思绪,用最高的效率换上威彻斯特近卫军礼服,整理仪容。

 

出门前顺手规整了室友的不良睡姿,把薄毯搭上背心,免于他待会被侍从女官凯蒂痛骂的噩运。照顾小孩子的活儿,杰森在福利院没少干,早已熟练成为习惯。

 

穿过重重叠叠,深深浅浅的绿色过滤或组成的回廊,深入以植物园闻名的洛宫。

 

杰森见到了温和又英俊的查尔斯陛下,还有可爱的洛娜!

 

她今天穿着隆重的礼服,蓬松的嫩绿裙摆上用金线刺绣着群鸟在花树间欢唱的画面,点缀着珍珠和贝母,棕色头发被梳成两个可爱小鬟,用绿色宝石做的发夹别起来。

 

那对发夹镶嵌着杰森说不出名字的四颗蓝绿色宝石。海蓝、果青、金绿、深碧,色彩逐一递进,每颗都是一模一样,同一大小的方形切割,光芒闪烁,格外美丽。

 

“真漂亮!”杰森由衷地赞叹。

 

“我喜欢诚实坦白的孩子。”查尔斯陛下冲他微笑,带着他们乘上威彻斯特王家金碧辉煌的马车,前往国会广场。

 

虽然早有耳闻,也见过油画,王室马车进入国会广场之时,杰森依然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宏伟的乳白大理石廊柱如同巨人张开双臂,环抱整个广场。其长度与高度夸张到令人惊惧的空间感,让杰森自卑地深感自身渺小。

 

广场中央树立一注比大理石廊柱更高的宏伟喷泉,喷泉下水池里装饰着象征威彻斯特三条主要河流的巨龙。水池并非规整的圆形,边缘崎岖,是威彻斯特王国全盛时期版图的形状。

 

——这就是威彻斯特首都弗兰戴尔,与阿瓦隆的七神塑像并列大陆八大奇观的壮丽广场。

 

“廊柱里立着威彻斯特开国千年以来,先后74任国王的大理石雕像,被称为‘王者回廊’。每个塑像下方对应的地下室内,就是历代国王的坟墓。”

 

“洛娜。终有一日,我,还有你都会站在里面。”

 

查尔斯陛下的声音里饱含着分量深重的东西。

 

走下马车,步入大理石廊柱之后的国会大厦。上楼进入包厢,眼前豁然开朗,楼下空间由三面长长的蓝色皮质靠背长凳塞满,长凳累积多排,上下分为三层。

 

每个位置前都立着向国王鞠躬的主人,没有一丝噪音,没有一个空位,威彻斯特的议员们几乎全员到场,只因今日是决定威彻斯特是否涉入大战的重大日子。

 

查尔斯陛下在悬挂华盖的御座落坐,洛娜坐在父亲身旁的小椅子,杰森混在侍从武官中,侍立在他们身后。

 

他听见洛娜焦急地向父亲小声说:“爸爸下令开战吧,您是威彻斯特的国王啊!”

 

王女的耐心已经接近极限,杰森与她情况相似。

 

4天前,他们听见希阿和瓦坎达对吉诺莎宣战的消息。目前吉诺莎四面受敌,整个大陆只有威彻斯特与育空还与它处于非交战状态。

 

现在,它们是吉诺莎仅存的希望。

 

可是查尔斯陛下如此回答:

 

“洛娜,威彻斯特是宪政国家,开战必须经国会讨论决定。之前讨论已经进行了数日,今天就是最终决议的日子。”

 

不止洛娜,杰森也感到难以理解。

 

“那爸爸用心灵能力控制他们吧,爸爸可以做到的!”

 

“那可不行。如果那样行得通,在心灵能力强大的变种人面前,国会将毫无价值。国会大厅安装了最高级的心灵能力限制设置,即使我也无法随意行动。”

 

好吧,杰森和洛娜一样,只能认命又泄气地盯着下面大厅,洛娜干脆双臂趴在了栏杆上。

 

向国王行礼,议员们由议长肯特·马科尔带领,如同倒伏的树林,在地板踏响的春雷中入座。

 

一名看上去年龄不大的议员来到议长座旁的小讲台,杰森觉得他就像一条衣冠楚楚的斗犬,被放入文明的斗兽场。

 

在他面前,从议长座两端的小讲台之前伸出两条红线,相距大约2.5米。据说是为了防止情绪激动的议员在辩论时拔剑互砍。

 

议员向御座方向行礼,又向同僚们点头致意,敞开口舌,侃侃而谈。

 

“先生们,距离希阿突袭蒂罗尔高地已经过去76个小时!北方的野兽正与我们最大的敌人围攻我们最强大的忠实盟友!威彻斯特的精英,弗兰戴尔的勇者,为何还呆坐于此?斯坦大帝定下的盟约犹在,蒂罗尔的烽火已经点燃!”

 

另一个人走下二排座位,登上对面讲台。他抬手示意放下对面的屏幕,杰森吃惊地发现,那居然是巨幅的立体呈现屏幕,整个大陆最尖端的投影式军旗推演!

 

山脉一一耸立,河流一一勾勒,纹章的野兽代替国名盘踞在各自巢穴。细节的清晰与精确程度,甚至超过了杰森有幸参观过的吉诺莎参谋总部的军旗推演。

 

“吉诺莎与雷昂长年缠斗,雷昂整体落在下风。虽有马克塔格特将军和其女莫伊拉议员为代表的温和派,主张与变种人国家和解,更改宪法,但愚昧和狂热中在民众间更有市场。‘唯一纯洁的人类国家’,被每一代雷昂政治家拿出来忽悠选票的台词,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让吉诺莎的麻烦源源不断。”

 

“5天前楚德出兵因斯特,4天前希阿在递交宣战通告后一个小时突袭蒂罗尔。现在山地情势紧急,希阿与马罗德斯联军已全面掌握局面,同时瓦坎达王国也携纳杰德亲王领越过沙漠,向吉诺莎西境进军。”

 

军旗推演的屏幕上,越过冰海的冰龙,展翅高飞的黑鹰,足踏沙漠的黑虎,从四面八方,率领各自属国围向正与长蛇搏斗的银白狮鹫。

 

昂首咆哮的狮鹫仿佛在重围中垂死挣扎。

 

“虽然还不明缘由,现在吉诺莎面临着千年不遇的危局。雷昂、瓦坎达、希阿、诺夫哥德罗,四大强国从未联手出击,吉诺莎创造了历史,但是它能否从历史性的危局中脱身?”

 

“陛下、议长阁下、列位议员,我们应该在确定这一点之前,轻率地将威彻斯特也扯进这场危局吗?”

 

“难道我们应该将建国盟约弃之如履?”

 

“能履行盟约的前提是威彻斯特依然存在!”

 

“威彻斯特已经三百年没有经历战争了!”

 

“如果吉诺莎倒塌,威彻斯特就能避免战争?!”

 

“只有不克制的行为,才会引来战争!”

 

对话引发争吵,两边座位上都有人起立大声吼出自己的主张,呵斥辩驳对方。这下子,场内更像衣冠楚楚的斗兽场了。

 

杰森一边想着,一边小心拉住趴在栏杆边着急探出脑袋的洛娜。

 

他注意到对面长凳,最靠近议长席位的位置,一名老者站起来。他的动作犹如号令,吵嚷的议员们都没有了声音。

 

他虽然站在台下,却一点不比议长肯特显得矮小。

 

他不快也不慢,用一种极为从容的语气和神态说:

 

“今日,恰好有一位贵客受我之邀访问国会。议长阁下,按照威彻斯特国会的古老风俗,来访的客人也有参与发言的资格,我们不妨听听他的说辞。”

 

话音刚落,“公正的调停者”,“南洋之狐”,阴谋、诡计与混乱的缔造者,马罗德斯议长埃塞克斯出现在众人视野。

 

顶着精心修饰的胡须和掩饰健壮肌体的得体礼服,突如其来的马罗德斯议长登上威彻斯特议会讲台,向御座方向致敬。

 

“尊敬的查尔斯陛下!列位绅士!我今日为友谊而来,代表我的主人为威彻斯特带来长久的和平与繁荣!”

 

“诚然,吉诺莎与威彻斯特拥有长达千年的盟约。斯坦大帝亲自签署,由黄金篆刻,钻石镶嵌的黄金文书至今收藏在洛宫,由查尔斯陛下保全。”

 

“然而‘不死王’玷污了吉诺莎的荣誉,是他将吉诺莎所有人类贬为奴隶,肆意践踏的行为造就了今日的局面!不堪忍受的人类大量涌入吉诺莎西南部,雷昂为代表的自由都市联盟,宣布独立,成立纯粹的人类国家,仇恨和恐惧让他们将‘灭亡变种人’写进宪法,世世代代警醒曾经的噩梦!”

 

“而兰谢尔曾是肖的养子。他野心勃勃,一心恢复吉诺莎曾经的版图,自然无法获得雷昂信任。即使对威彻斯特……”

 

埃塞克斯议长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

 

“他又有多高的信任呢?”

 

“三年前,诺夫戈罗德的阿列克谢皇储和尼古拉二世先后去世。皇储没有兄弟,只有两个女儿。而在北陆,女性被认为不适合继承皇位。王储的叔叔亚历山大大公得到近卫军支持,发动政变,登上彼得堡的宝座,自称亚历山大三世。王储妃娜塔莉亚带着两个女儿出逃,支持她以及不顺从新皇的贵族和诸侯不在少数。”

 

“亚历山大三世必然急于巩固那顶戴得不太稳当的皇冠。一时无法除去有威胁的侄女,建立功业,开疆拓土就成了他最简单的选择。还有比尚未从内战中完全恢复,且与强邻陷入死斗的吉诺莎更好的选择吗?”

 

“君临北陆的冰龙下了决断,希阿的黑鹰也定了决心。近年来,希阿四院一直因继承人问题争斗不休,不管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还是为了增加己方发言权,或者仅为了制衡诺夫哥德罗在大陆的势力,黑鹰必须跟进。”

 

“类似的理由,也让瓦坎达向吉诺莎宣战。大陆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已经选择跟随冰龙的羽翼,分得自己的一份猎物,吉诺莎的命运已经决定,威彻斯特准备如何选择呢!”

 

满场鸦雀无声,静得可怕。

 

马罗德斯实际的统治者抬起双臂,鼓舞他的信徒。

 

“相信不用区区在下提醒,列位都明白跟随强者的脚步才是稳妥的选择。这个选择可以让威彻斯特一雪林堡之耻,有可能从吉诺莎手中收回部分蒂罗尔山地,甚至可以与雷昂利益交换,讨还贝雅亲王领。有了新的‘蛋糕’,我们两国也不用再过于紧张缪尔的归属。”

 

同时他也不忘用毫不出错的礼仪,向头顶御座恭谨行礼。

 

“当然,查尔斯陛下与蕾奥娜拉王女不用太过担心。今日,我代表我的宗主国而来。希阿帝国四院,授权我向陛下传达诚意:

 

这场战争不会影响到陛下与王女的地位,威彻斯特王位仍属于您与您的后代。甚至马格纳斯陛下,同样并非毫无办法。吉诺莎幅员辽阔,不是任何一国可以独吞,为了大陆势力平衡,自然更不可能如此安排。”

 

抬手指向军棋推演的巨幅屏幕,几番变化,一副全新图景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希阿的战后处理计划。吉诺莎接近一半内陆腹地,将不由任何一国染指,也不再是吉诺莎,它们将分散为数个国家。将其中一国的王位补偿于马格纳斯陛下与蕾奥娜拉王女,正是希阿四院呈上的拳拳诚意。”

 

杰森抱住洛娜的腰,不敢放手,以免女孩直接跳下去。

 

很快,他发现自己的愚蠢。查尔斯陛下早已控制了包厢,洛娜发不出声音,只能倔强地噙着泪花。陛下离开御座,抱起女儿,扶正头上璀璨的发夹,“声音”无比温柔:

 

【不管面对何等情形,冲动皆毫无用处,不应是一位王女的作为。杰森,帮我替洛娜记下了。】

 

包厢之下,马罗德斯实际的统治者正收获战果,肯特议长正主持对“威彻斯特是否参战”议题表决。

 

唱票统计尚未结束,但否决方如林的手臂,似乎已经提前宣告结局。

 

这个时候,国会宏伟的大门再度开启。身影出现在不久前马罗德斯议长露面的位置。

 


评论(46)
热度(15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