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03 主角登场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03

 

驾驶飞艇,杰森带着洛娜拼命远离可能的作战区域。

 

没有地图,他不知道方向是否正确,是否已经到达威彻斯特领空,只能拼命保持低空域飞行。向着七神祈祷,靠着运气和月亮判断方向。

 

接近黎明的时候,洛娜在身后惊呼。

 

“爸爸!爸爸我在这儿!爸爸说立刻让柯特来接我们!”

 

身后随即传来不正常的风声。杰森回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飞艇后座突然多了一个人!

 

深蓝色皮肤,圆滚滚脸蛋,还有一条同色调长尾巴像大风里的拖把那样乱甩的男孩凭空出现。

 

接着光影紊乱,突然陷入失重的感觉让杰森头晕眼花,耳边传来军校教官示范过的空间穿越的裂音。

 

再度踏上踏实的土地,他们已经身处一座绿意盎然的花园。金色点缀的威彻斯特蓝色制服包围了他们。人群的中心,像烛火一样耀眼的人,正是杰森曾经见过的那位殿下。

 

“爸爸!”他听见洛娜欣喜地喊着,带着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挎着篮子,奔向亲王殿下。

 

但是杰森想象中感人的父女重逢,激动相拥的场面没有立刻出现。

 

查尔斯殿下的行动好像有些迟疑,手臂似乎退缩了一下。

 

自己都能看出来,洛娜自然更敏感,她的脚步也慢了,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那样受伤的表情让杰森也忍不住偷偷埋怨查尔斯殿下。

 

没有人抵住这种表情,查尔斯殿下脸上的表情更加柔和,他主动张开双臂,让女儿哭着冲进怀里。

 

冲击力让威彻斯特的国王站立不稳,退了两步。谢绝身旁侍从的帮助,他吃力地抱着几乎挂在身上的女儿,一遍又一遍轻柔拂过她的头发。

 

“没事了,没事了……我的小女孩……”

 

洛娜挂在他怀里,口齿不清地哭诉:

 

“……父亲说……父亲说植物园那棵樱桃树结果子了,爸爸就会回来!大家一起摘樱桃,熬果酱,做好吃的馅饼和蛋糕!我天天都等着,可是为什么樱桃结果了,爸爸还是不回来?我把樱桃带来了,我把樱桃带过来了,爸爸你看!”

 

女孩举起一直抱着不肯放手,连逃亡的时候也不肯扔下的藤条篮子。

 

可揭开盖子,让她的表情更糟了。

 

不出意料,剧烈的活动已经让篮子里面的樱桃烂成了一半果酱一半形状暧昧的颗粒状物体。

 

“没关系,就这样也很好,省了捣烂的工序。洛娜送来的樱桃,爸爸收到了。”

 

查尔斯殿下吻着洛娜的额头,安慰女儿,他的声音像温泉一样柔和。

 

但杰森更忘不了他的眼神,比洛娜此时的眼神,给杰森的震撼更深。

 

——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这样的眼神吧。

 

他对自己说。

 

混在威彻斯特蓝制服里经历了接下来的忙碌混乱,杰森被带到一间小厅休息,侍从奉上茶水和餐点,态度礼貌而严谨。杰森明白在核实身份前,自己一定会处于严密的监控中。于是在一夜惊险奔波后,很快靠在沙发长椅上陷入沉睡,只是威彻斯特宫廷的高效率远远远超出想象。

 

“林堡下士,陛下召见。”

 

不到中午,他就被女官唤醒。红着脸整理衣着仪容,老老实实地跟着盘着墨色发髻的女官身后。通过阳光和绿树一同闪耀的长阶,穿过完全由黄杨和攀援蔷薇搭建而成,让杰森瞠目结舌的绿色回廊,经过重重通报,来到宫廷——这应该是威彻斯特大名鼎鼎的洛宫,中心的地方。

 

一扇镶嵌海神狄修特与帆船彩色玻璃画的大门敞开,杰森进入了一间与室外,甚至与自身大门相比也奢华程度锐减的房间。

 

但是这里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查尔斯殿下坐在一张看上去非常舒适的床上,洛娜仍然紧紧搂着他的腰,在他怀里沉沉入睡,苹果似的脸蛋上还带着泪痕。

 

【泰莎,麻烦你了。杰森·林堡下士,洛娜刚睡着,我们这样“交谈”吧。】

 

泰莎……等等,刚刚带自己过来的女官就是阿扎塞尔元帅在威彻斯特的未婚妻!

 

震惊让少年忘了谒见王族的礼节。

 

等他红着脸,手忙脚乱地弥补过失。查尔斯殿下摇手示意不要吵醒洛娜,让他在一旁的垫子落座。

 

【我得感谢你救了我的女儿,也得替洛娜撒谎的行为道歉。】

 

【不!别!保护洛……不、王女殿下,是吉诺莎军人的义务!殿下您太客气了!】

 

【这是必须的,是七神定下的规则。对了,你可以放心,夜里掩护你们逃亡的保密局成员和军人都已经联络上了,七神保佑,没有严重伤亡。】

 

【感谢七神,那真是太好了!】

 

【我记得我在蒂罗尔福利院见过你,你是一个孤儿,虽然目前是尤豋军事预科学院的学员。但你还没有成年,而且不久之前失去了监护人。现在大战开启,蒂罗尔已经成为战场,你很难回国。杰森,你准备怎么办呢?】

 

【如果有什么想法和难处,尽可以说出来,这正是让我回报你的地方。】

 

【我……】少年低头混乱着。他有一些模糊想法,甚至还有一些模糊的愿望和野心。但是只要一想起,就让他觉得自己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混蛋,还有一些声音在心底责备他:

 

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不回到吉诺莎?!

 

【杰森,你可以留在威彻斯特吗?洛娜刚刚一直提到你,在洛宫,她正好缺一位侍从武官。】

 

提到侍从武官,杰森立刻就想到了那个高大帅气的约翰,他有些脸红了,不自在地缩起脖子,却被下一句“话”拽出来!

 

【我也很久没有当过监护人了。】

 

什么!查尔斯殿下的意思是——

 

杰森立刻怀疑自己的脑袋出了问题。

 

那可是一位国王陛下!也是马格纳斯陛下的合法伴侣,吉诺莎的亲王殿下!

 

因震惊而瞪大的异色眼瞳,下一刻瞪得更大了。

 

房间的一角光影紊乱。红光闪过后,两位中年男性出现了。一个是罕见的红色皮肤,一个身材高挑,有着宽敞的额头和仿佛斧头劈砍的峻峭脸庞与眼神。

 

这两个人杰森都非常眼熟!

 

他立刻遵循礼仪教官教导的姿势。退后一步,右手握拳横在胸前,左手本来应该扶住剑鞘,现在只能按在腰带上了,左腿单膝跪下。

 

【陛下!】

 

吉诺莎的战神、军魂与国王,每次提起都能让杰森和他的同学心跳加速,血液升温的偶像。此刻正从杰森面前走过,虽然他的眼睛没有任何倾斜,好像完全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

 

他径直走到床边,脱下手套,一手撑在柔软深陷的床铺,一手轻轻地摸了摸洛娜的脸蛋,还有发丝。

 

然后熟练抬头,在亲王殿下的唇上熟稔地啄了一下。

 

杰森立刻面红耳赤,觉得自己快被烤熟了。

 

两位王者目光交接,他们没有说一句话,杰森也自问没本事闯进大陆最强心灵能力者的精神交流。好吧,就算有这个本事,他也没这个胆量……

 

可仅仅如此,他们注视彼此的目光和表情,已经让杰森感到困扰。

 

为什么我那么自觉地把脸转过去,还有为什么我还呆在这儿呢?我是不是应该更自觉一点消失呢?

 

与此同时,他也明白自己迅速转头的另一个原因。

 

他想借此掩饰因羡慕而突然发红的眼圈。

 

那副模样,杰森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林堡下士。】

 

熟悉的,经常在新闻中听见的声音,借由精神波动进入他的脑袋,命令他立刻转头,迎接君主召见。

 

【尤豋军事预备学校预科下士杰·林堡,参见陛下。】

 

【下士,留在威彻斯特,听从亲王指挥。从现在开始,你的第一忠诚对象不再是吉诺莎与我,而是亲王和王女,这是我的命令!】

 

【……遵命!】

 

说不清惊讶和喜悦哪一个在心里占了上风,总之跃动的心情敦促杰森抬头。

 

他惊异地发现,他所尊崇的君王,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异常复杂。

 

好像千万种情绪在雷光般的目光里投射。

 

那个时候,杰森还读不懂它们。

 


评论(49)
热度(188)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