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四部 02

提醒一个重要信息,上一章洛娜说的“妈妈流产了”,是在一年之前的事情。

大战的确在即,信息量的确庞大,杰森也的确是个充满了故事的起点男主,两位国王即将在下一章登场,之后的故事敬请期待。


02

 

带着贪看夕阳的女孩和她最宝贝的藤条篮子一起回到空舰舱内,两人的肚子都叫起来。在紧张的逃亡里,他们都忘了午饭和晚餐。

 

他们来到用餐间,现在正是晚餐时间,吧台和不多的几张餐桌旁边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杰森来到吧台旁的点餐台谨慎计算钱包的存量。

 

洛娜的父母应该是吉诺莎和威彻斯特的贵族,当年马格纳斯陛下和查尔斯殿下的联姻之后,部分贵族也达成了跨国婚姻。能做王女的女伴,还得是身份很高的贵族吧。

 

……莫非自己遇到了三元帅的女儿?!

 

杰森一时差点吓得腿软坐下,让洛娜好奇地盯着他。

 

不会的,不会的,别胡思乱想!

 

三位元帅里面,只有参谋本部长阿扎塞尔元帅的未婚妻子在威彻斯特,他们只有一个儿子!

 

不管怎么说,洛娜是贵族家女儿不会有错。杰森努力计算,希望在照顾好她和干瘪的钱包之间,取得一个比较恰当的平衡。

 

苦恼的抉择里,一阵浓郁的茉莉芬芳刺激鼻翼。

 

小麦色的皮肤,慵懒如猫的举止,极其苗条同时曲线起伏夸张的身材,浅褐柔软的沟夹在香槟色衣褶中间,就在眼前晃。

 

视线被旖旎的肌肤牢牢吸附,不自主上移。

 

杰森看见同样如猫般精致的五官,和猫眼一样明媚,仿佛琉璃质地的杏眼。

 

赫芬啊!那是安吉拉·萨尔瓦多!吉诺莎最当红的舞剧明星!深得国王陛下宠爱的情妇!

 

杰森激动地掏出备忘簿,他可以求个签名吗?!

 

安吉拉端着香槟杯,手肘支在吧台上,看向杰森的表情颇为惊异。

 

不……落点不对……

 

循着她的目光转头,杰森发现安吉拉正盯着自己身边的女孩,而洛娜也正死死地盯着她。

 

她们对视,不,是相互瞪视的眼光太复杂。杰森完全没看懂,不过怎么看也绝不会是善意就对了。

 

“我的……”艳光四射的大明星明显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说辞,“我的小小姐,您怎么上这儿来了?您的父亲同意吗?您这么胡闹,会让他担心的。”

 

洛娜握紧了拳头,好像如果不是顾忌她的宝贝篮子,会冲上去打人似的。她鼓起两腮,怒火烧红了脸蛋,气冲冲地骂道:

 

“谁要你假好心!”

 

“都是你,都是你们这些坏人,妈妈才不愿意回来!”

 

“我的小小姐,您太看重我了,我只不过对得起那份酬劳而已。”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对话。

 

难道安吉拉小姐除了是陛下的情妇,还与别的高官有染?

 

杰森突然不敢细想他带着跑路的女孩到底是什么人,而洛娜已经端起一杯矿泉水,冲安吉拉泼过去。

 

不大的用餐间一片混乱。服务生赶来拦住洛娜,餐厅经理尴尬地堆着笑向安吉拉连连道歉,保证免去一切费用,并赠送一年份的空艇使用券。

 

【住手!放开她!】

 

少年的声音突然在所有人耳边和脑内炸裂。

 

随着年少的心灵能力者尚不纯熟的能力爆发,抱着洛娜离开的服务生化为一尊僵硬的人体雕像,一把匕首从袖口掉落。

 

刀刃撞击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折射恶毒的凶光。

 

声音好像号令,趴在吧台上熟睡的醉鬼,坐在小桌前亲昵的情侣都立刻扑向洛娜,看上去像是出差职员的男子从公文包熟练抽出光晶枪,威胁因惊诧而混乱的人群:

 

“趴下!绑匪开工,不想惹麻烦的都趴下!”

 

说谎!他们绝不是普通的绑匪!

 

杰森在心里怒吼。

 

他的能力还不足以快速控制或者诱导多个对象,特别在已经控制了一个危险角色的现在!

 

但他一定会保护洛娜,与她的身份无关,他一定会保护那个女孩!

 

“洛娜快跑!”

 

杰森怒吼着冲上去,想靠不擅长的肉搏把正调转枪口的职员撞倒,突破一个缺口。

 

在他撞上职员之前,带着腥气的温热液体溅上他的脸。

 

职员按着鲜血飞溅的脖子,嘴巴溢出粉红泡沫,凶悍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身体却已经和手枪一起无力滑倒。

 

在场所有顾客和侍者都在瞬间掏出武器。

 

重重枪口仿佛策划、演习、配合过无数次,所有“绑匪”和他们蠢蠢欲动的同伙都在瞬间陷入重围。

 

枪口和剑刃的行动整齐划一,几乎同时洞穿手脚,剥夺行动能力。

 

几条身影,包括之前正向安吉拉赔礼道歉的餐厅经理,紧随着猛扑上去,彻底制服了所有同僚以外的嫌疑者。

 

少年和女孩震惊地张开嘴巴,来回转头,打量这艘没有任何局外人的空舰。

 

吉诺莎大名鼎鼎的当红明星用三根纤细手指,拈起贯穿咽喉的小刀,就像拈着一枝带露的玫瑰。

 

她冲着震惊的少年男女微笑,翻转戒指,露出刻印鹫头的保密局暗徽。

 

“我说过,我只不过对得起那份酬劳而已。”

 

“如此无礼,就是保密局的做派?如果艾德勒中将知道了,想必会衷心地替你们感到高兴吧!”

 

两具焦尸甩在地板上,焦黑躯体后露出傲慢声音的主人。

 

一位年轻的军官,手持火球,昂然站立。

 

短发、高个、锐气、精悍,杰森很少见到哪个军人能把深红的吉诺莎军队常服穿得如此帅气。低头瞅瞅自己简陋的预科生军服和自己都嫌弃的细胳膊细腿,他不自觉地缩起了脖子。

 

“约翰!”洛娜轻快奔向他的背影,更让杰森垂头丧气。

 

军官在洛娜面前退后一步,右手握拳,横在胸前,左手扶剑鞘,单膝跪拜。其他所有人也跟随他,一起献上吉诺莎人谒见王族的最高礼节。

 

“蕾奥娜拉王女殿下!”

 

只有杰森还呆呆地站着,嘴巴大张,像个傻子。

 

哦,不,现在他只觉得自己是个瞎子。

 

安吉拉和约翰一出面他就应该知道!

 

操纵火球的约翰戴着狮爪胸徽,那是直属于陛下的忘忧宫卫戍部队的标识。哪个贵族女儿出逃,能把保密局和宫廷卫戍部队都招来?安吉拉又还能是谁的情妇?!

 

还有洛娜手腕上那只漂亮的欧石楠花宝石镯子,欧石楠花(Erica)的,洛娜的真名一开始就摆在自己这个瞎子眼前!

 

不过,等等……洛娜的妈妈就是……但洛娜说的是怎么一回事,他从没听说那亲王殿下遭遇了这样的不幸!

 

杰森被胡乱的思绪立在原地,这样无礼的行为本该遭到呵斥,可眼下暂时没人有功夫计较。

 

围绕着王女,纷争的波澜正逐渐扬起。

 

“殿下,请您不要被亲情蒙蔽!亲王殿下贪恋权势,他从未爱过您!刚出生的女儿还不满月,他就能狠心地抛下您回到威彻斯特!您都忘了吗?!殿下,现在局势复杂,陛下滞留楚德前线,亲王不可信任,请您不要冲动!”

 

“约翰·阿勒德斯中尉,我们的任务就是护送王女去威彻斯特,暗中,不露痕迹地更好。你有什么不满,最好直接向陛下抗议。”

 

“让陛下耳目不明的,不就是你们这群缩头的鼹鼠?”

 

“闭嘴,谁给的权利让你们在我面前放肆!是父亲的命令,还是你们各自主官的教导?!”

 

女孩清亮的声音突然拔高,还是洛娜的声音,但是杰森从没听过这样凌厉的语气。

 

她的声音像一道鞭子抽过所有人背脊,让一群原本高耸的军官密探,统统变回成俯倒的麦穗。

 

她也不再是那个可爱的,像天使或者密雪花妖精的小女孩。她的眼神威严如钢,好像高据蒂罗尔山巅,拥矛持盾,睥睨天下的赫芬!

 

……这才是洛娜的真面目吗?马格纳斯陛下的女儿,日后会君临吉诺莎的王女!

 

她昂着头,从臣服的臣民中走过,但她弯腰捡起篮子的时候,肩膀低垂着,还在发抖。

 

不对……那个赫芬不是洛娜!

 

不知道哪里涌来的勇气,让杰森站起来,跟出去。

 

女孩抱着宝贝篮子,趴在夜幕下的露台栏杆,肩膀已经彻底垮下去。

 

“……殿下?”

 

“叫我洛娜,这是命令!”

 

女孩猛地回头大喊,而后立刻摸着脸颊被服务生挟持处莫须有的伤痕,笨拙地为发红的眼眶转移重点。

 

“都怪那个混蛋,要是留疤就糟糕了!”

 

“不会!不会!”杰森知趣地帮忙搭手搬走重点。

 

“这点小口子不会留疤的。你看,我手上小时候被野狗咬过,好大的口子现在也就剩下几个点。福利院的玛丽阿姨在内战的时候,还被野狗咬到过脸,也恢复得很好——啊,那时候真乱,野狗真多!”

 

“我说过我是孤儿,玛丽阿姨也在叛乱里失去了家人。我们差不多在同一时候来到林堡福利院,她就把我当成了她自己的孩子,我们像真正的母子那样相处了很多年。所以,即使没有亲生父母,我并没有太多痛苦。殿……不,洛娜!我见过亲王殿下,我会读心……嗯,至少会感知精神波动,查尔斯殿下是个很温柔,很和善的人,他的精神波就和玛丽阿姨的一样叫人舒服。”

 

费尽心思让洛娜的脸上不那么沉重,接近成功之时,一道“声音”射入所有人脑海。

 

【参谋本部传马格纳斯陛下令:8月4日19时34分,希阿帝国大使携所有属国,向忘忧宫递交断交国书与宣战通告。从西北到东部,全线进入最高警戒状态,一切休假取消,全员24小时轮岗!】

 

【20时,瓦坎达王国跟进同样行为。目前吉诺莎与雷昂、诺夫哥德罗、希阿、瓦坎达及其所有属国,同时处于战争状态。】

 

【这是五百年不遇之盛况,列位与有荣焉!】

 

几乎同时,空舰广播的喇叭也炸出嚎叫:

 

“蒂罗尔大区遭遇突袭!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七神在上!他们现在正飞行在蒂罗尔大区上空!

 

暗红身影飞速冲过来,那个叫约翰的青年军人一手抱起洛娜,一手拽着杰森后领,带着两个孩子从舷梯狂奔。

 

等两个晕头转向的孩子醒过神来,他们正被约翰塞上一辆简陋飞艇。

 

“雷达显示2点钟方向出现大量空舰编队,无法确定敌友,十分钟后将与我们接触!殿下,请您立刻离开,我和保密局的人驾驶其他飞艇引开他们!”

 

军官又转头,冲杰森吼:“林堡下士,我看过你的调查,飞行科目全A的心灵能力者。我不太信得过你,但我和安吉拉目标都太大,你是现在最合适的人选。为了吉诺莎,拿出你那点不多的本事,担负起你的使命来,预科生!”

 

“去威彻斯特!带殿下去见查尔斯殿下!”

 

他一拳砸上飞艇控制键,飞艇像一条桀骜不驯的龙窜进夜空。

 

“J——”

 

来不及将呼唤出口,就被夏夜的风灌进嘴巴。本能地俯低身体,护住从吉诺莎带来,绝对不能丢的藤条篮子,双臂紧搂面前的身体,双腿夹紧金属机械。

 

等稳住飞艇,女孩和少年回过头去。透过凌碎乱舞的发丝,金色的花朵在他们飞来的方向成片重复着不断绽放又凋谢的壮丽循环。

 

他们都能辨认出来,那是光晶充能的枪炮描绘的盛景。

 

那一天,是吉诺莎历1136年8月4日。

 

席卷三大陆的世界大战由此爆发。


然后继续借自己的地盘给自己打个广告

《流金岁月》同人本二刷开启


评论(33)
热度(16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