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 狼队 牌快】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转章(下)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转章(下)

上文链接


马罗德斯议长大步迈出,将众人目光从诡异的新人,引向即将登场的贵客。

脚步踏出两步就缓下来。育空统领来势汹汹,一身礼服套得乱七八糟,脸上表情活像被人欠薪十年,还拐跑了老婆。

肩上扛着战斧,腋下挟着光晶炮,嘴上叼着雪茄。身后是同样全副武装,携带武器的部下,像来砸场的,远胜过来祝贺的。

扔个部下一个眼色,身着深红斜斗篷的育空士兵干脆利落地将各式武器扔了一地。

战斧、长矛、砍刀、长剑、棍棒、重锤、流星锤,光晶供应能量的手枪、猎枪、霰弹枪,甚至小型手持步兵炮,肩扛火箭筒,乒乒乓乓摞成一大叠。全部真枪实弹,都在宾客们惊疑的眼神下泛着慑人乌光。

罗根噘嘴吐出雪茄,牙齿叼着指尖,甩头扯下雪白手套,劈头精确砸在准新郎脸上。

一直僵硬而诡异地盯着吉诺莎王子的勒博上校,总算扯回注意,面对眼前的决斗邀约。

“豪利特统领,您……”

“把手套捡起来吧,别告诉我马罗德斯军官连这点小事也得侍童帮忙!然后赶紧挑个称手的伙计,我记得你喜欢用棍棒,特地准备了好几种,随便挑选!喏,还帮你带了副扑克牌!时间地方就不用选了,我看今天这场子就不错,满地是花,我喜欢!”

“豪利特统领,我久闻您品行高洁,爱护部下,富有骑士精神,绝非一般武人可以相提并论。可婚姻的事,总得听从菲妮丝雅的安排。您可以亲自询问格雷小姐,是否出于自愿,是否还爱着萨默斯中校。”

马罗德斯的埃塞克斯议长切入两人之间。这里是炎热潮湿的南海,不是辽阔的中部高地。这匹灰狼很快会知道,这不是它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方。

可灰狼掀开的底牌,却让包括他在内,几乎所有人始料未及。

“询他娘个问个狗屁,我可不是马罗德斯人,老婆被人抢了还只会玩舌头!勒博上校,选一样兵器吧!还是埃塞克斯议长您想代劳?!”

罗根昂头环视四周惊讶、兴奋混合八卦的目光,还有外围不断闪动亮光的那个叫做照相机新玩意。

“琴和斯科特是从小认识的玩伴,琴小时候养在洛宫,直到17年前缪尔独立,埃塞克斯议长您亲自去弗兰戴尔要人!去年春天,琴从奥涅加大学毕业,从达尔马提亚来育空旅行,跟儿时玩伴见个面,找个旧识接待照顾有问题吗?至于让马罗德斯议长像被踩了尾巴的松鼠上蹿下跳吗!”

“更重要的,您知道那个通过斯科特介绍,在育空跟她见面,看上她,追求她,跟她商定了婚期的人其实是我吗!”

“我可不是没骨头的缪尔,也不是胆小怕事的查理五世!育空骑兵已经准备列阵就绪,再有不服,我们就去希阿的猛羽城,去找宗主国主持公道!看看谁才是那只贪婪蛮横,坏人婚事的鼠贼!”

场内鸦群无声,就连酒池里的乐队也忘了继续演奏;场外记者奋笔疾书明日八卦版的头条,八卦小报之王《爱神报》的记者一边忙于拍照,一边低声重复马格纳斯一世登基以来的狗仔名言:“这是最好的时代!”

接下来,一场披着喜剧外衣的悲剧彻底滑向闹剧。

目瞪口呆的马罗德斯诸人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罗根?豪利特统领与琴?格雷小姐不是情侣,同样拿不出任何证据确认琴?格雷小姐与斯科特?萨默斯中校是情侣。

勒博上校被罗根统领再三逼迫,仓促接受决斗。不到三次交锋,就被罗根双手伸出的利刃切断棍棒,扰乱牌阵,狼狈落败,半点看不出“牌皇”的鼎鼎大名。

扔下情敌,罗根高高扛起喜极而泣的准新娘,扬长而去。

留下身后一地狼藉。

一个小时后,威彻斯特旗舰维克托一世号内。

欣慰喜悦的泪水还未拭去,转悲为喜的情侣携手感激罗根。

“我是回应查尔斯陛下的求助,也是看在斯科特当了我这么多年扈从骑士的份上。”

“别那么轻描淡写,罗根。得到消息,你可是催我让柯特过去,立刻接你过来。”

查尔斯微笑为育空统领表功,将披风递给次席女官赫尔西湖女男爵泰莎?瓦格纳。一个深蓝皮肤,婴儿肥脸蛋的男孩挽着女官胳膊,同色调尾巴尖翘上来,圈住胳膊得意地摇。

“不管怎么说,现在你们还得暂时分开。埃塞克斯没有追究到底,只因为缪尔与威彻斯特的联姻同样没有达成,我们现在还不能逾越他的利益底线。斯科特得留在查尔斯身边,琴得暂时跟我回育空,我会好好照顾她。好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可不想被情侣怨恨!”

“罗根说得没错。”查尔斯也在身后点头赞同:“你们还得暂时忍耐。时间不会太长,机会就在不远处。”

威彻斯特国王一向温和的微笑里,带上一丝锐利。

“到那一天,我亲自为你们主持婚礼!”

愁容彻底从情侣脸上退去。黑发军官与红发女郎相视而笑,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紧紧相握,十指缱绻交缠。相爱的人凝视对方,绽放发自心底的笑容,比十万座盛放的蔷薇园更为美丽。

而后他们如此自然地吻上对方,追逐彼此的唇,顺理成章得仿佛是七神决定的天理。

罗根的表情勉强维持到情侣退出视野。他随意向查尔斯挥了挥手,权当告别。

紊乱的红色光线闪烁,育空统领离开了伤心地。

从育空到马罗德斯,远隔数千公里。年幼的空间传输者还不能独力完成这项任务,需要他的父亲帮助。

吉诺莎的元帅没有将育空统领直接送回目的地,他们的身影出现在忘忧宫东翼行政区域,吉诺莎国王的办公室。

高挑的房间每每让罗根也感到空间宏大得出乎意料,仿佛山脉绵延的高大联排书架定下四壁,气势恢宏的紫藤色萨曼地毯托起整个房间。地毯中央编织一只尺寸惊人的银白狮鹫,尺寸同样惊人的宽大沙发分别摆在鹰头与张开的双翼。

房间与整个王国的主人从书桌之后,起身迎接他们。

“看你的表情,南海之行相当顺利。阿扎塞尔,情况如何?”

罗根的表情再没有任何掩饰,他简直变成了“垂头丧气”的图解版。耷拉脑袋,指尖发梢一律朝下,如果他有耳朵和尾巴,此刻一定耷拉得像因斯特冬霜打过的卷心菜。

大陆的枭雄,育空的灰狼,现在完全成了一条被扔进泥浆的大狗。只想找堵石墙蹲下来,不时用脑袋撞一撞。

是啊,兰谢尔自然不用单独询问查尔斯的情况,不像自己这么没用,他合法的不合法的眼线塞满了洛宫。恐怕查尔斯早餐红茶放了几分酒,喝了几分钟,他都能精确到毫升和秒。

“亲王殿下身体康健,接下来将进行对蒂罗尔大区的访问,王女和几位殿下也想呆在蒂罗尔游玩几天。”

“雷米?勒博与琴?格雷的订婚顺利取消,埃塞克斯议长没有过激反应,倒是豪利特统领的个人情感好像受了不小的刺激。”

罗根真想探出钢爪子给背后那个红尾巴的家伙一下。

“如果埃塞克斯不是聪明人,这个大陆就没有聪明的家伙了。他不可能不知道阿扎塞尔暗中插手。知道了,也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别再奢望控制缪尔,我不会放任马罗德斯在南海独大。”

“那对铃兰耳环也让玛德琳在旺达面前吃到了教训。警告足够明显了,我可不想重走老路。与其让那只松鼠攒够松果,在我与雷昂战局激烈的时候蹦出来,不如现在就把它捅出树洞,看看它会窜上哪根树杈!”

艾瑞克就此住口,罗根明白他未尽的话语。吉诺莎与雷昂摩擦不断,诺夫哥德罗政变,希阿四院矛盾浮现,瓦坎达也屡屡传出不祥的消息。马罗德斯红松鼠叼着金币的影子,每每在阴谋之后闪过。

阴谋氤氲的阴云在大陆上空累积,所有人都嗅到了暴风雨的征兆。

吉诺莎的君王勾勾手指,盛放冰块和水晶酒具的银制冰桶凭空漂浮,佳酿如泉流倾泻。

好吧,不用看,一定是缪尔的蜂蜜酒,罗蒙山庄1120年份的。这家伙自从结了婚,口味也跟着老婆跑了。

“钳制马罗德斯,也符合目前同为希阿属国的育空需要。罗根你不是早想通了。那副暗恋多年表白失败的表情,可不适合你。”

是啊,即使不谈政治利益。看到斯科特爱上那个叫琴的姑娘,本来让罗根火冒三丈,就像有人偷走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宝贝。他想怒吼,他想伸出钢爪砸烂一切,他脑子里晃过的种种黑暗方案,不敢让别人窥见一点点。

可到了马罗德斯强行插手,为了家国安全他们不得不分开。斯科特那种绝望的,毫无生气的眼神,却让罗根的心尝到前所未有的痛苦,之前所有的恼怒与此相比不值一提。

如果那姑娘被迫嫁给别人,说不定会选择自尽,那只会让斯科特一辈子记住她。

这个结果更糟!

如此考虑,罗根接受了查尔斯近乎荒诞却切实可行的“抢婚”计划,虽然事后那场可怕的“附加伤害”虐得他胃疼。

不甘的灰狼揣着酒杯,掷出“回敬”。

“跟查尔斯分居十年,还拖累了阿扎塞尔的人没资格开口。”

奇怪,兰谢尔和阿扎塞尔的反应好像有点过头,虽然他们掩饰得都不错。表面粗鲁,实则细致的育空统领立刻转移话题。

“你如此纵容那个玛德琳,这下更别想查尔斯回来了。”

垂下头,黯淡的表情正好遮掩复杂心绪,艾瑞克晃着酒杯叹气。

“吉诺莎不能放任任何一国在南海独大。我已经娶了查尔斯,就得备好牵制威彻斯特的棋子。”

这就是政治。

不用任何人开口,所有人对答案都了然于心。

于是,三个位高权重丢老婆的男人只能凑在一起闷头喝闷酒。

然而,七神的禀赋,常人从来无法预料。

就在第二天中午,艾瑞克听到侍从明显不平稳的声音:“陛下,亲王殿下到了!”

惊喜之余,他与尚未离开的老友惊讶对视。

十年前的分别之后,除了重大会议、仪式和几个孩子的生日,查尔斯从未回过阿瓦隆。

今天不是任何大日子,发生了什么,让奇迹出现?

那是吉诺莎历1135年的春天,马格纳斯一世,艾瑞克?兰谢尔听到了命运车轮转动的声音。

文后小贴士:

友:然后呢。

LZ:然后三个位高权重丢老婆的男人,组了一个偶像组合叫做“失恋阵线联盟”,走上了征服演艺圈之路。


评论(46)
热度(19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