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列王纪(架空历史双王AU) 第三部 13 分居

最近太忙,回复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应了,但是我还是真爱回复的,大家一定要继续鼓励我!

周五,正好北美公映的时候,再发一章完结第三部。

13

 

吉诺莎历1125年3月,吉诺莎和威彻斯特的贵族与高官,还有大陆各国的使节齐聚阿瓦隆,来到忘忧宫前,马格纳斯一世登基的王宫广场,参与威彻斯特王储加冕为吉诺莎蒂罗尔亲王的典礼。

 

那一日,天高气朗,春光明媚。

 

名将重臣,淑女贵族济济一堂,将星珠宝,璀璨夺目。场面之宏大,人物之高贵,装饰之华丽,用度之奢靡,无不令人咋舌侧目。

 

马格纳斯陛下扶着——几乎是一半搀扶,一半搂抱着查尔斯殿下,行动极为小心谨慎。

 

加冕典礼因亲王的身体状况被推迟近两个月,即使如此陛下仍不放心,甚至提议取消大典。还是亲王坚持,而且二次变种能力造就的男性孕育体质不同女性,胎儿发育极慢,虽然已经超过25周,体型仍变化不大,陛下才勉强同意。

 

真不愧是大陆闻名的模范夫妻,想到他们在爱玛叛乱之时,一个宁愿自己背负污名,也要确保对方安全无虞;一个执着地赶回战场,与恋人并肩作战;在叛军包围中,在七神之前宣誓婚姻。各国贵女不由得心向往之,纷纷让绯色浮上面庞。

 

在浮华喧嚣的表面下,吉诺莎与威彻斯特外务部的交涉,或者说争吵已经进入白热化。这桩婚姻和这个孩子所涉及的庞大利益,让两国都全力以赴。长达三个月的争吵后,双方签署初步协议:

 

马格纳斯一世与查尔斯王储的子女继承权排在其他子女之前,他们的孩子将成为两个国家的顺位继承人,由同一人戴上吉诺莎与威彻斯特的王冠;为确保王位继承人,亲王怀孕生育阶段必须留在吉诺莎;他们的子女由吉诺莎王国抚养,每年必须前往威彻斯特居住四个月。

 

到了蔷薇和欧石楠盛开的6月,受封蒂罗尔亲王的威彻斯特王储在剖腹产手术中顺利诞下一个女儿,马格纳斯一世为她取名蕾奥娜拉·艾瑞卡·兰谢尔——这就是吉诺莎与威彻斯特的王女,日后共主两国的“蕾奥娜拉一世”女王。

 

由疼爱妹妹的旺达领头,现在的王女,未来的女王在家人中获得了“洛娜”的昵称。

 

6月底的一个清晨,忘忧宫空艇坪上方,威彻斯特王室旗舰“维克托一世号”即将降临。送行的吉诺莎和威彻斯特官员都知趣地远远避开,将空间留给即将分别的伴侣。

 

那一日天空澄净明蓝,一如查尔斯的眼眸,和重新回到他“左手”的婚戒上镶嵌的星金。

 

艾瑞克严令吉诺莎工业的骄傲,巴赫仿生机械制造公司为查尔斯定制一只最好的假肢。光晶运作,星金联络,可用意识操作。接在残存的左臂上,经过一段时间训练,日常生活行为已经没有障碍。除了运动不太灵活,不能承受太大力量,与真实的手臂区别不大。

 

更令人惊叹的是,巴赫仿生科技精心制造的人造肌肤堪称惟妙惟肖。不管是用视觉观察,还是用手掌触摸,即使直接握手,也很难分辨出来这仅仅是一只假肢。颜色质感都极为真实,甚至植入温度控制器,将假肢温度控制在合理体温范围。

 

有了这样精妙的技术,艾瑞克和查尔斯的目的完美达成。除了严格控制的范围,没人知道查尔斯断了左手,也没人知道那晚在国王套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巧妙的舆论导向下,所有人都认为仅仅是一场火辣的“Angry Sex”,无伤大雅。

 

那样的丑闻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不论是查尔斯,还是艾瑞克。

 

将它泄露出去,只会煽动两国民众和官员的不满与对立情绪,给他国与其他势力留下挑拨的空间。吉诺莎需要与威彻斯特的传统联盟,威彻斯特更需要吉诺莎的保护,没有任何理由让个人恩怨影响大局。

 

所以,吉诺威与威彻斯特联手压下消息。查尔斯自愿戴上艾瑞克亲手为他做的星金婚戒,在自己亲手斩断的,又虚假重现的左手。

 

盯着那枚戒指上的星金,艾瑞克没有勇气握上虚假的左手,那就像握着他自己的罪孽。

 

他为了留下查尔斯,在协议中坚持让他留在吉诺莎生育女儿。现在时间到了,查尔斯更得知了他对布伦瑞克公爵家族的处置详情——他没有任何机会了。

 

可艾瑞克仍不愿意放弃最后一次尝试:

 

“查尔斯,你一定要现在离开吗?距离你的生日和正式继位还有4个月时间,洛娜还不满3周,可以再多陪陪女儿吗?而且下个月就是旺达和皮特罗的生日了,你不能留下来为他们庆祝生日吗?”

 

威彻斯特的王储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他敲打额头透过心灵能力向飞艇坪管理塔提问:“飞艇降落到再度起飞,最快需要多长时间。”

 

在心里再次叹气,艾瑞克掏出准备已久的天鹅绒匣子,匣盖烫金威彻斯特王室纹章。

 

“那么至少请收下这个,纪念洛娜出生的礼物。这是我的家庭传统,玛格达生下旺达和皮特罗的时候,就收到过……”

 

“抱歉,陛下您弄错了!”

 

查尔斯终于有了反应,他回头打断:

 

“玛格达才是您真正的妻子!我可不是,从来不是!我只是您政治上的伴侣!我不可能跟你离婚,不管是吉诺莎还是威彻斯特,都需要我们的婚姻巩固盟约。但是,请把您用在女人身上的那一套收起来!”

 

飞艇降落的强烈气流带来大风,牵扯他们的斗篷,掀翻蜜棕和深褐的头发。

 

拨开额前散乱的碎发,查尔斯调整呼吸,竭力恢复平静。

 

“那天之后,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可以提任何问题,我绝不隐瞒。”

 

“去年初冬,你用小报散布我被你侮辱,受辱自尽的消息,引爆大陆舆论。给诸侯一个天赐良机,让所以意图反对的人都跳出来,同时撇清关系,保护我不受牵连。但我一直觉得这件事里有一些不对的地方,我们在去年7月初遇,你说过你从那晚开始喜欢我。但是在确定我们的关系之前,你的计划是什么样的?”

 

“你是‘那个心机深沉的兰谢尔,没有三倍储备,绝不过冬的吉诺莎之狐。’能提前一年以上,准备夺回因斯特领的蘑菇。绝不可能在去年7月之前,没有铲除诸侯的相关计划。”

 

这个问题让艾瑞克心脏发颤。早在因斯特冰宫破碎的琉璃墙前,他就想向查尔斯坦白一切,自己曾经为他准备的那个恶毒计划!

 

但他开不了口,他宁愿忍受最忌惮的心灵能力,拉着查尔斯的手指按住额角,催促查尔斯自己去看。但查尔斯在看到绍恩堡的悲剧,就立刻撤下双手,不愿侵犯他的个人隐私。

 

这让艾瑞克非常为难。

 

他迟疑了,查尔斯没读到那份记忆,他需要将那些难以启齿的阴谋明确地告诉查尔斯吗?

 

……不!那些计划已经作废,他不会再谋划可能伤害查尔斯的方案,即使查尔斯不知道那些事情也无关紧要。

 

那时他这样想。担忧查尔斯直面最丑恶的自己,这份潜意识终于占据上风,让他保持缄默。

 

直到今天,被最糟糕的方式揭露出来。

 

“所以我很好奇,你原本的计划是怎样的。半年的时间不够做彻底更改,否则只会漏洞百出。你原本的计划,多半与后来实施的出入不大。而从吉诺莎的利益和你的性格来看,你应该一开始就看上了我,写信让肯特叔叔派我来‘做客’,实质是让我成为你的候选对象。”

 

“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非常荒诞,非常可怕。”

 

“查尔斯,我……”

 

打断对方的言谈,查尔斯强硬地继续说下去。

 

“一开始,我在你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卑劣的心灵能力者,还是爱玛的表弟,一个潜在的威胁。仅凭前两点已经足以令你意图铲除这个目标。”

 

“在某个祭典突然当众求婚,他会真的又惊又怒,但传统盟约足以让他答应留在身边。等到时机成熟,一场真正的凌辱就会降临,仆人听到‘紧闭大门的卧室内传出哭泣和惨叫,还有越来越低的呻吟。’将不会仅是诬陷,而将成为真实发生的噩梦,借以挑拨诸侯的完美借口。”

 

“至于那个无辜的王储,谁让他是一个卑劣的心灵能力者,还是那个爱玛的表弟!之后还可以逼他自尽,以伴侣的身份争夺威彻斯特的继承权,直接吞并这个古老的附庸国。”

 

“艾瑞克,这就是你一开始为我准备的剧本,对不对?”

 

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湮没良久,吉诺莎的王者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哀求。

 

“但是,我爱上了你。”

 

“这是七神的安排,赫芬把你送到我面前!”

 

在那个夏夜,如同繁星闪烁的繁花蔷薇覆盖走廊,威彻斯特的王储与披上侍卫外套的吉诺莎之王意外相遇。改变了两位王者,两个国家,亿万人的命运。

 

然而有人不为所动,“冷酷”回应。

 

“是啊,你爱上了我。但这和你认为我是合适的结婚人选,是两回事。”

 

“艾瑞克·兰谢尔,你决定选我,而在一开始就排除了几个大国的公主。除了担忧被外部插手,你的理由,至少其中之一。是否因为我和威彻斯特都国小力微,可以任你宰割!”

 

吉诺莎兰谢尔王朝开国之王,深埋头颅,无法回答。

 

“所以,我不会留在你身边,除非我可以随意与你争执,对你发怒,触犯你的权威,而不需要靠你的怜悯和爱情保证安全;

 

我不会留在你身边,除非我们的婚姻不再必须成为阴谋或阳谋的一部分,不再危及威彻斯特和我的家人朋友;

 

我不会留在你身边,除非威彻斯特成为可以与吉诺莎平起平坐的盟国,而不再是仰人鼻息的被保护国!”

 

无法回应,艾瑞克知道劝说查尔斯留下的路径已经彻底断绝。他明白查尔斯要什么,但他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保证,这种保证也不是仅凭个人意愿就可以决定!

 

就算他抛开一切,许下不顾实际,不可能兑现的承诺,也只会被查尔斯嘲笑愚蠢和冲动。

 

所以他们注定分离,面对彼此未知的未来。

 

“那么请你至少带上‘微忿’。”

 

抬手召唤,从瞬移过来的事务官手中接过被丝绸包裹的王剑,艾瑞克双手捧到查尔斯面前。

 

转过视线,查尔斯目光复杂。

 

那是他们订婚的信物,也是斩断他左手的凶器。见证着他们如梦般美好的交往,也见证了宛如噩梦的那个晚上!

 

“带上它吧。‘微忿’是吉诺莎两把王剑之一,专属于君主的配偶,标志着他们的身份,也代表着吉诺莎的最高权力。有权任意处置任何吉诺莎人,无需律令,无需理由。它会是非常有用的道具,别丢下它。”

 

艾瑞克说的是实话,自己不能因为私人恩怨,丢下这么重要的东西。

 

查尔斯伸手接过“微忿”。包裹王剑的丝绸滑落,露出崭新的剑格护手和剑柄。

 

与爱玛的对峙中,护手部分与查尔斯的左臂一同受到重创,被整个砸扁,近乎脱落。林堡之夜,为了阻止艾瑞克处决肯特,查尔斯又敲碎了剑柄上的星金。

 

现在,振钢锻造,轻铁为鞘的王剑被修补一新。“诸神之泪”像矢车菊蕊心最深的色彩,“诸神之血”却是白鸽心口的那滴血,硕大而纯净的宝石重新镶嵌,在剑柄上炫耀着令人炫目的存在感。剑格护手不再是镂空的狮鹫侧影,而是狮鹫与狮子聚首。而且工艺明显更加精湛,不像一般人类的水平,而是高手操纵金属,将轻铁抽出比金色剑穗更细的铁丝,逐一编织,最后施加振钢涂层。

 

好吧,就让这个心机深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得逞一次,收下这份“礼物”吧。

 

“对了,替我把这两份生日礼物送给旺达和皮特罗。”

 

查尔斯示意侍从上前,将两个不大的匣子交给艾瑞克。它们看上去有些眼熟……

 

【“我为旺达和皮特罗准备的生日礼物到了。”】

 

这是“那一天”早上到的礼物,查尔斯提前大半年为旺达和皮特罗准备的“惊喜”!

 

“真的不能多待一个月吗?就一个月。不管收到什么礼物,没有你在场,旺达和皮特罗不会开心。”

 

艾瑞克忍不住恳求。

 

不再回答,查尔斯转身离开,走向停在远处的威彻斯特旗舰“维克托一世”。

 

“查尔斯!”

 

离别之际,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唤他的名字。

 

脚步停顿,威彻斯特的王储没有回头。

 

“我说过‘不管发生什么,记住我爱你。’”

 

“查尔斯,我依然如故。”

 


评论(100)
热度(187)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